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就不要离开我 > 84.容屿x倪歌:婚后日常①
    【JJ文学系统提示】崽, 你怎么又跳订?嗯?  大魔王坐在副驾驶,恶狠狠地转过来, 语气格外愤怒,眼神激光似的戳到她身上。

    前几天她那么认真地说没忘记他, 他本来还挺开心的。

    心情才刚好一点,就又被她一盆冷水浇下来。

    刚刚三个人一起出了商场拦出租车, 他下意识想坐她旁边,竟然被她拦住。

    小姑娘一脸殷切地看着他, 面露为难:“你能不能坐前面?”

    让黎婧初一个女生自己坐前面,太尴尬了。

    然而容屿会错了意。

    他满脑子都是:她真的很不想坐在他旁边。

    于是他沉着脸, 气鼓鼓地拉开副驾驶的门, 气鼓鼓地坐上车,气鼓鼓地向司机报目的地,然后气鼓鼓地不理她。

    倪歌不明白他怎么从上车起就臭着一张脸,而且还莫名其妙地用激光眼戳她两个洞。

    她梗了一下, 秒怂:“……没、没事。”

    过了会儿,她偷偷想。

    他确实是很凶。

    微顿,舔舔唇, 又在心里纠正:不对, 是比以前更凶了。

    ***

    party开在市中心一座青年别墅,是提前定好的位置,厨房卧室KTV一应俱全。

    一路通行, 三人赶到地方时, 已经有很多人在了。

    “哟, 屿哥,稀客啊。”宋又川瘫在沙发上打趣他,“你之前不是说不来么?不是说要全心全力备战高考,不参加社交活动么?”

    容屿简明扼要:“哼。”

    他坐在沙发上等了一阵,人慢慢聚集起来。天色擦黑时,最后一个人也到齐了。

    宋又川将小伙伴们做的菜和先前点好的外卖一起放上桌,笑吟吟道:“我们可以开饭了。”

    黎婧初从厨房走出来,愣了一下,有些抱歉地笑道:“今天加了人,之前点的菜可能不够吃,不如再点两个披萨吧?”

    “行啊。”宋又川没多想,掏手机帮她找披萨店的地址,“吃哪家?”

    “我记得有一家……之前跟阿屿一起去吃过一次。”黎婧初思考道,“是那种超大的披萨,可以自己选配料,然后我们配出了超级奇怪的味道……”

    容屿目光定定的,不知道在看什么,没搭腔。

    “那家店好像是叫……对对,就是你刚才在APP上划到的那家。”黎婧初问,“这次点什么味道比较好?”

    容屿还是没说话。

    倪歌正坐在他对面,低着头拆一盒桑葚酸奶。

    她从小体寒,家里人不让她碰冷饮,难得有聚餐,她想喝又不太敢喝,垂着脑袋,像一只陷入纠结的、毛发蓬松的啾。

    半晌,有人叫他:“阿屿,阿屿。”

    容屿如梦初醒,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嗯?”

    一群人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披萨吃什么口味?”

    容屿愣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

    然后他低下头,唇角又意味不明地扬了扬。

    “看我有个几把用?”

    他语气懒洋洋的,微顿,用脚碰碰对面的人:“问你呢,你吃什么口味?”

    “……啊?”突然被cue,倪歌愣了一下,随口道,“我的话……水果吧。”

    黎婧初无意识地握紧手机,笑道:“我记得阿屿喜欢吃海鲜?”

    容屿身形微顿,没接茬,突然站起身,走进厨房。

    黎婧初脸上的笑差点儿撑不住。

    “点个单而已,这有什么好推的?”宋又川等不及,风风火火地将手机抢过来,“你们不点我点了?都喜欢的话,就点两个嘛。”

    空气重新开始流动。

    黎婧初默不作声地抿住唇。

    大家继续谈笑,一片嘈杂里,倪歌低下头,还是决定打开那盒酸奶。

    但这东西太凉了,她不敢喝太多,小心翼翼地拿着小勺子,企图一点一点地舔——

    舌尖还没碰到勺子,酸奶和勺一起被人当空抽走。

    两手突然空空的倪歌:“……??”

    她抬起头,看到容屿两只手一手拿一样东西,桑葚酸奶魂归垃圾桶,小钢勺“叮”地一声被扔进洗碗池。

    倪歌微怔,然后炸了:“你干什么!”

    下一秒,面前突然多了一杯热水。

    她的眼睛瞬间睁得圆滚滚,像动画里的小恐龙。

    生起气来也这么奶……

    容屿面上不显,心里有点好笑。

    他坐回原位,恢复成刚才那个大佬坐姿,若无其事地玩了会儿手机,突然没头没脑地道:

    “我根本就不吃披萨。”

    音量不大,轻飘飘地落在空气里。

    黎婧初身形一僵,脸上最后一点笑意也消失了。

    ***

    晚饭过后,一群人聚集在大客厅里玩狼人杀。

    倪歌在旁边乖巧蹲看他们玩,其间宋又川搬来一箱啤酒,特别向她强调:“未成年不准喝。”

    倪歌哼:“我不喝。”

    刚刚她在厨房的保温箱里找到两瓶椰汁,这玩意儿比啤酒好喝多了。

    “行了行了,刚刚玩到哪儿了?”宋又川开了瓶啤酒,走回自己的号码牌前,“婧初你发完言了吗?”

    “发完了。”黎婧初笑吟吟,“我说,我是一个好人。”

    “这不废话么,狼人也都说自己是好人。”宋又川坐下来,“那轮到我。”

    然后他做了长长的阐述。

    游戏第一轮下来,黎婧初被首杀。

    翻牌是匹狼。

    “唉,”她捂住脸,无奈地笑,“我果然是一个不会撒谎的人。”

    倪歌睁圆眼,叼着根吸管,左看看右看看。

    黎婧初眼前突然一亮:“倪倪,你喝的是什么?椰汁吗?”

    “嗯。”

    “还有吗?我也想喝甜甜的东西。”

    “这是我刚刚在厨房保温柜里捡的。”倪歌真诚地道,“好像只有两瓶,另一瓶在容屿那儿。”

    她的饮料明显已经见底了,黎婧初转移视线,见容屿面前果然也放着一瓶。

    ——只喝了一口,几乎还是满的。

    心下微动,她抽出一个一次性纸杯:“阿屿,你那个能不能倒一点给……”

    她话还没说完。

    坐在她正对面、跟她隔着几乎一整个客厅的容屿,突然抄起面前的玻璃瓶,仰头一口干尽剩余的300CC。

    倪歌:“……”

    他果然是个机器人。

    然后,下一秒,容屿舔舔唇,抬起头。

    不知是对着宋又川,还是对着黎婧初。

    “好巧,”他语气慵懒地道,“我也没有了。”

    ***

    没料到他会是这么个反应,黎婧初明显愣了一下。

    然后强撑起笑意:“没事没事,我去问问前台,店里应该还有的,再去买几瓶就好。”

    说着,她站起身:“还有其他人要喝椰汁吗?”

    其他人还没开口。

    “不用。”容屿先一步站起身,迈动长腿走过来,闲闲地打断,“我跟倪歌去就行。”

    倪歌本来就圆的眼睛,一下子睁得更圆了:“为什……”

    他冷声:“另一瓶不是你喝完的?”

    “……是。”

    他简单粗暴:“那就走。”

    说着,像拎鸡崽子似的,把她揪起来。

    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并肩离开客厅,很快消失在视野内。

    黎婧初盯着看了一会儿,好奇地转过来:“他们两个,从小关系就这么好吗?”

    “算是吧。”宋又川大笑,“屿哥小时候超级凶,只有倪倪不嫌弃他。”

    “那倪倪当时,为什么要转学走呢?”

    “因为身体不好嘛,她妈妈身体状况就挺糟糕的,我觉得可能有点儿遗传。”

    “可是,”黎婧初顿了一下,笑着问,“我好像听说,还有别的原因?”

    ***

    走出青年别墅所在的大楼,初秋的凉意裹挟在风里,迎面扑来。

    被风一吹,倪歌立刻清醒过来。

    “那个……”容屿沉着脸走在前面,她小声求教,“大楼里面就有便利店,我们为什么非得舍近求远,跑出来买?”

    容屿神情不耐:“你哪儿那么多话?”

    “……”

    她不说话了。

    容屿见她沉默,心里莫名升起一股烦躁。

    其实没什么别的理由,他就是在里面待着,觉得烦。

    老有人不停叨叨叨,叨叨叨。

    他想跟她单独待一会儿,哪怕什么都不干,也挺好。

    “倪歌。”站在货架前,他的声音硬邦邦。

    “……嗯。”

    “你要不要别的?零食或者饮料?”还是硬邦邦。

    “不要。”

    她比他矮一个头,垂着脑袋时,他就只能看到她的发顶,完全无法分辨她的表情。

    但她的声音很小,听起来闷闷的。

    容屿突然有点无措,姿态依旧高高在上:“那……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好。”

    答应得很干脆。

    没有赌气不理他,也没有发脾气。

    但容屿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他漫不经心地在柜台上翻找椰汁,几分钟的功夫,再回到便利店门口,就看到倪歌正站在外面,面前立着个穿着孕妇装的年轻女人,小腹微微隆起,像是在和她交流什么。

    容屿脑子嗡地一声,邪火一下子就上来了。

    他大步上前,不由分说地冲过去攥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回扯:“你干什么呢!”

    倪歌一个趔趄,撞在他胳膊上。

    “我……”

    “是这样的。”见来人面色不善,年轻女人赶紧解释,“我和我先生在附近散步,不小心走丢了,所以想来借用一下电话。”

    容屿沉着脸。

    “不过小姑娘没借。”年轻女人又笑道,“有防范意识挺好的,我再去问问便利店的店员。”

    ……没借啊?

    容屿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他差点儿以为她又在给社会送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