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傅洵等了半天没等到楚舟回来,心下觉得奇怪,看见贺南风走过来,开口就问:“你看见楚舟了么?”

    贺南风摇了摇头,也问了句:“我也在找林宇清,你看见他了吗?”

    “辛夷也不见了。”秦小楼走出来。

    “不会吧,居然一半人都不见了吗!”贺南风夸张地捂住脑袋,疯狂地左顾右盼,“难道有反派过来打了个响指吗!啊窗台上好多灰……”

    秦小楼无语:“请停止你的蹭热度行为……”

    傅洵指了指墙角架着的摄影机:“你们发现没有,摄影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刚刚明明是关着的。”

    贺南风凑进去瞧了瞧:“真的开了,所以我们下午的录制已经开始了吗?!”

    这时,休息室墙上挂着的电视突然开了,屏幕上楚舟、林宇清和辛夷三个人被绑在了一间房子里,但看不出地点。一个被机械处理过的男音响起,语气豪气又中二:“误入岛屿的旅行者们啊!你们打扰了这里的主人,主人勃然大怒,所以抓住了你们各自的同伴。但是宽宏大量的主人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能完成一路上所有的挑战,成功与同伴汇合,主人不仅能够消气,还会给你们相应的奖励……!”

    贺南风:“……好幼稚的情景设置。”

    秦小楼:“好想回家……”

    傅洵:“。”连一个标点都不想多说。

    机械男音继续滔滔不绝:“第一名的奖励是二十块蓝牌,第二名十块,第三名五块。各位勇士们,加油冲吧!现在下楼,会有工作人员给你们指导路线和方向。”

    三人下楼,朝工作人员指导的方向走,是小岛的另一边,也就是地图上没有标识的区域。傅洵想起楚舟上午曾对这个有过疑问,感慨这节目还挺鸡贼的。

    “你们有没有发现。”傅洵突然开口,“那个人用的词,不是让我们去‘救’同伴,而是与同伴‘汇合’。”

    秦小楼摸不着头脑:“这有什么区别吗?”

    傅洵眸色稍稍沉了沉:“也就是说,很可能他们三个人也会从另一头出发,我们最终会在路上汇合。”

    贺南风肯定地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

    “嗯?”傅洵微微讶异,“你居然也能发现文字陷阱?”

    贺南风一脸“怎么可能”的表情,解释道:“综艺请了他们三个,肯定不能没镜头啊!不给他们安排行动岂不是浪费出场费了!”

    傅洵:“……”

    哦。

    -

    另一边的小屋子里,三个人被绑在一起,百无聊赖。

    林宇清唉声叹气地抱怨:“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我们组拿公主剧本的是我啊……”

    辛夷调侃:“你别说,还挺合适的。”

    “还有,节目组是不是太认真了,有必要绑这么紧么……”楚舟觉得无所事事,语气都懒散了起来,“我们就一直这么坐着唠吗?”

    “不是,你们可以出去。”工作人员突然推门走了进来,“你们从这里出发,反方向挑战关卡去找他们,最先和同伴汇合的就是赢家。”

    节目组派人过来给他们解了绳子,正当他们松了口气的时候,工作人员突然拿了一副扑克牌过来。

    “但是出发顺序要根据扑克牌游戏的输赢来决定。”

    楚舟叹了口气:“……这个节目可真会带来惊喜。”

    于是三个人盘腿坐在地上,在摄影机的重重围堵下,打起了跑得快。

    楚舟没怎么玩过扑克牌,其他两人亦不会什么技巧,所以玩到最后就变成了拼运气的游戏。而运气方面,楚舟从来没有赢过,所以磨蹭到最后一个才出发,但一路上解完几个轻松的谜题后,竟比其他两人还要快了。

    “你就算逆袭能不能也有点波澜,太云淡风轻了吧!”林宇清在他身后喊。

    楚舟回头朝他挥了挥手,笑着调侃:“抱歉啦,聪明人先走一步。”

    然后就在工作人员的指示下进了路上的一间房,刚进屋,身后的门就被工作人员锁上了,眼前还有另一扇门,只不过要密码才能开锁。

    “唉……又变成密室逃脱了吗。”

    楚舟无奈地挠了挠头,仔细观察屋子里提供的线索,结果发现,——他竟然完全看不懂!所有线索都留得莫名其妙且戛然而止,让他一头雾水。

    楚舟额上冒了几粒冷汗,喃喃自语:“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见,我不会要被关在这里出不去了吧……”

    他看见桌上有个对讲机,朝里面喊了几声,结果毫无反应,又把声音调到最大去听,还是什么都听不见,有些自暴自弃地蹲了下来,用手指敲打对讲机的背面,又放在耳边听了听:“所以这是个摆设吗?”

    “喂,有人?”

    “哇啊!”突如其来的大声把楚舟吓得将对讲机一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对讲机在地毯上发出重重一声闷响,里面的人声音沉了沉,带着些许不悦地质问:“你在摔我?”

    ——傅老师的声音?

    楚舟连忙爬起来,捡起对讲机将声音调小,有些紧张,一时口不择言:“傅老师?你在对讲机里面?!”

    “什么?”傅洵的声音带着强烈的疑惑,声音都罕见的高了几分,“谁会在对讲机里面?我在另一头。”

    楚舟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为自己的犯蠢而懊恼,连忙解释:“我口误了,我就是这个意思……”

    傅洵不知是笑了,还是叹了口气,声音缓缓:“我进了间密室,发现了这个对讲机。”

    楚舟立马懂了节目安排的意图,立刻沉稳下来:“我懂了,难怪我看不懂这个房间的线索,因为它不完整。节目应该是要我们综合两个房间的线索来解出密码!”

    傅洵了然:“原来是这样,难怪我也觉得这边线索留得很古怪。”

    楚舟开心道:“傅老师来得真及时!我差点以为自己要出不去了。”

    傅洵那边安静了片刻,然后轻轻发出了一个声音。楚舟这次能确信是傅洵笑了,像悄无声息落滑过的一片羽毛,刹那便无踪无迹,那一瞬的柔软,却能让人心痒很久。

    “因为我是高手,不能让队友等太久。”傅洵的嗓音罕见得多了分悠长的懒意,却又十分温柔,仿佛能听到浅浅的笑。

    这是书里柳梦归的台词,原话是对女主说的,“因为我是高手,不能让姑娘等太久”,傅洵稍微改了一下。

    楚舟的脸慢悠悠红了起来,幸好屋里光线比较暗,镜头不能拍得特别清楚,他稍微换换角度,就能瞒天过海了。

    真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