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断龙渊 > 两件事
    千寻笑道:“没见到。”

    桑丘淡定地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那就好,那就好。”他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千寻,才发现她打着绷带吊了手臂的样子,立刻诧异道:“你被人打了?”

    萧宁渊此时走了过来,他也有些诧异,没想到逍遥客桑丘同千寻相识,但转念一想,风自在已经向他说了千寻的涵渊谷身份,逍遥客桑丘同鬼医白谡又是好友,那千寻同桑丘相熟,也在情理之中。想到这里,他道:“前辈原来是苏姑娘的朋友,方才多有误会,还请见谅。如今天色已晚,前辈是否要同苏姑娘一起住在疏影阁?”

    桑丘一看就是个麻烦的,放在千寻身边却是萧宁渊喜闻乐见的。却听桑丘唉声叹气道:“不好不好,老不正经的如果知道他徒弟被人打了,而我碰巧在,却没帮上忙,铁定会用含笑半步癫来对付我!不好不好,老子要走了。”桑丘说着,就要跑。

    千寻却道:“若见到了师父,我会代为转告。”

    桑丘立刻停了脚步,回头狐疑道:“转告什么?”

    “自然是转告,你来找他,见了我这般惨景,头也不回地跑了。”千寻说完,拉着阿凌向山上走去。

    桑丘一拍大腿,叹道:“一定是前辈子欠你的!”于是也乖乖地跟了上去,没有再同方才一般聒噪地嚷嚷,只是委委屈屈地憋着嘴。

    萧宁渊将几人一路送到了客居别院外,路上又有守备弟子来找他,萧宁渊听了表情凝重,找来计雁声继续送他们回疏影阁,顺便帮忙安排房间给桑丘和阿凌。

    萧宁渊告辞的时候,千寻一直站在后面,心不在焉地想着什么。李随豫同萧宁渊说了话,同众人一起往回走。他看了看千寻,问道:“累了?”

    千寻十分应景地打了个哈欠,含含糊糊道:“嗯,困。”

    李随豫叹了口气,道:“就不该让你来的,一忙就是小半个时辰,何况你还病着。”

    千寻想要摆摆手,可唯一能动的手还牵着阿凌。她答道:“还不是因为萧宁渊看着,我特意多划拉了几下。”

    李随豫无奈地看着她,“你这不是在折腾自己?若他不肯看,你是不是此刻已经能睡下了?”

    “哈,他如果不肯看,或是我劝你不要看,你却坚持,我就只好草草了事了。大半夜看着堆腐肉,谁有好心情。他把我找来受罪,我怎么也要膈应他一下。”千寻说着,露出了点狡黠的笑。或许她自以为是狡黠,但在李随豫看来,她笑得就像是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眯起的眼和咧开的嘴边,全是寻常难见的天真烂漫。

    看着看着,李随豫也笑了起来。

    千寻晃了晃睡眼惺忪的阿凌,问道:“你怎么大晚上的偷跑到山上?随豫不给你吃饭么?”

    阿凌揉揉眼睛,道:“随豫说上山来找你,结果两天都没下来。我一直很想你啊,就上山来找你。”

    千寻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阿凌被捏了也跟着傻笑。千寻看了李随豫一眼,不信他的人会放任阿凌乱跑。果然李随豫指了指背后的山林,一道白色亮光闪过,像是用镜面反射了哪里的光源。千寻了然,知道多半是周彬或者谁,一路跟在阿凌身后。

    桑丘突然凑了过来,问道:“阿寻,你怎么不问问我?我被赌场那群人欺负得可惨了,他们还给我灌了酒。”

    千寻别开脸,心道,谁欺负谁还不一定,你桑丘大爷不想喝的酒,谁敢灌?

    桑丘的好处就是乐观开朗,没皮没脸,也不要千寻和他一问一答,自顾自说起来了。前些天他一直混迹在虞州城的赌馆酒楼,发达的时候大鱼大肉,输钱的时候食不果腹。等千寻给他的银子都输光了,他就到酒楼里偷酒喝,在酒窖里醉了不知几天几夜,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虎虎生风地跑上天门山,半路见到了在树下打盹的阿凌,慈善和蔼地上前搭话,好心地将他一起提到了松客门,这才知道阿凌找的就是千寻。桑丘摇头晃脑地总结道:“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找人也能凑一块。”

    千寻没搭理桑丘,桑丘也没有不高兴。一行人到了疏影阁,计雁声就带着桑丘去看房间。阿凌拉着千寻说要住一起,被李随豫劝了几句,十分委屈地看着千寻吊在身前的手臂,悻悻地走了。

    李随豫送千寻回房,临走前不太放心地问道:“你不会趁夜再跑去霞光阁看尸首吧?”

    千寻微微一愣,摇了摇头。李随豫点点头,道了声“晚安”,走了出去。

    子夜奔波劳碌,最是耗费精气。千寻一觉醒来,果然已到了晌午。李随豫坐在院中凉亭看书,听到动静,便吩咐仆从过来摆饭。千寻从房中出来时,就见到了四五个家常菜。客居别院单辟了厨房,向各个院阁供应一日三餐,这些菜还冒着热气,应该是刚出锅的。

    千寻坐定,却不见阿凌和桑丘,平时侍立在旁的周枫也不见踪影,不由问道:“人都哪去了?”

    李随豫一边给她布菜,一边说道:“都去看斗剑会了,我让周枫跟着阿凌。”

    这两个都是爱看热闹的,千寻也未多想,开始用饭,才吃了几口,就见一人从院外大步流星地进来。桑丘一眼见到了凉亭中的饭桌,当即跑来,嘴里喊着:“水!水!”头上还冒着豆大的汗。

    为免他拿起茶壶对嘴灌,李随豫还是倒了杯茶递给他。桑丘仰脖子咕嘟一声喝下,将杯子拍到李随豫面前,示意再来一杯,一边坐在了石凳上,大着嗓门嚷道:“出事了!出大事了!”

    果然,不等千寻开口问他,桑丘已经说了起来:“两件大事!”说着,他伸出了手指,比了个二的手势,眼中满满皆是兴奋之色。他收回一根手指,说道:“第一件,你们做梦也想不到!肖重吟那老儿这次是脸面丢尽,他的那个宝贝徒儿,叫庄……庄什么的……”

    桑丘突然在人名上卡壳,怎么也想不起来。千寻以为他要说庄建义的事,也没搭腔。桑丘甩甩头,“不管了,反正就是那个姓庄的,今天早上被人从猪圈里抬出来。哈,那情形真叫狼狈!不对,是猥琐……呃,也不对,是下流!”

    他换了几个词,事情还是没有说清楚。千寻不得不问道:“他怎么会在猪圈?”

    桑丘嘿嘿一笑,脸上露出两分猥琐,低声道:“肖老儿家教必定严,不然那姓庄的怎么会欲求不满,大晚上的跑去猪圈瞎搞,连母猪也不嫌弃,天亮了都还乐不思蜀。”

    千寻想了两遍才回过味来,一口茶呛在气管里,顿时咳得满脸通红。李随豫拍了拍她的背替她顺气,向桑丘问道:“此事桑兄是从何听来的?”

    桑丘十分嫌恶地“啧啧”两声,说道:“早上我去厨房找吃的,就见那姓庄的光着屁股被人抬出来,身上全是乌七八糟的猪屎,隔老远就闻到了。哎呦,那一个叫臭!这孙子自己瞎搞,害老子差点把吃下去的五个包子吐出来!”说着,他又缩着脖子,一手挡在嘴边,贼兮兮地向李随豫道:“老子一路跟过去,就见到人被抬进了一间院子的后门,站门口的就是肖重吟那老儿。他们那群人也是一副做贼的样子,哈哈,他们以为事情办得隐秘,老子这黄雀可在后头瞄着呢!”

    千寻搁下筷子,阴着脸道:“大早上去厨房偷吃也就算了,尽胡说,不过是见到人从猪圈里抬出来,你倒是会编故事!”

    桑丘哈哈一笑,摇了摇头,满不在乎道:“有些事,你还小,不懂。”

    千寻不太想理他,才起床就听他说这么个破事,只觉得反胃,哼了一声,起身就要往凉亭外走。桑丘却一把抓住她,按回了石凳上,晃了晃手指,喊道:“还有第二件事没说呢!”他拿过千寻用过的筷子,夹了菜往嘴里塞,也不管油水从嘴角一直淌到了下巴,含着满嘴的土豆丝就开口说道:“第二件事情更玄乎!丫头,你还记得你师父跟你提过的那个艳鬼姬沉鱼不?”

    千寻从腰间掏出素帕,默默擦了擦被喷的一脸口水,说道:“青川第一美人,凌花堂的姬沉鱼,自然记得。都四十好几了还长得和二十多岁一样,十年前为了讨个养颜的药方,追了他七天七夜。”

    “好男怕缠女,可不是!”桑丘一拍大腿,甩了两下筷子,“当时我就劝那个老不正经的小心些,那姬沉鱼美则美矣,成天绷着张脸,说是为了不长皱纹,我看根本是张鬼画的皮!哪有人不会笑也不会哭的!”

    “她怎么了?”千寻问道。

    “她死啦,死在自己的成名绝技繁星剑下,一张美艳的皮囊被戳成了筛子。哟,那一个叫惨!”桑丘皱着眉拱了鼻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令人作呕的画面,可手上的筷子还夹着块肉,塞进嘴里得味地嚼着。“就在刚才斗剑会上,她同个燕山派的晚辈过招。我说这女人,就是死要面子,一开始说什么也不肯使繁星剑,等打不过了,就气急败坏。嗬!一动手就是最厉害的那招‘千叶飞花’。”

    “千叶飞花?”李随豫问道。

    桑丘看着他一笑,道:“嘿,你也知道千叶飞花?那可是小风的成名技,千叶飞花剑。姬沉鱼这女鬼,哦,现在是真女鬼了,曾经喜欢了小风好多年呢!小风给她指点过繁星剑,她就一直惦记着,把最后一招的名字改成了千叶飞花,可不就是那个意思么。偏巧小风对她没意思,自己另娶了娇妻,可把她气死了。哈哈哈哈。”

    “她怎么就死在自己的成名技上了?难不成和她对招的那个后辈偷学了她的剑法?”千寻问道。

    桑丘摆摆手,道:“非也非也。这事说来古怪,女鬼当时气急败坏,使了招千叶飞花,接着剑光四射,剑气翻涌,我那时候还暗暗赞了句,这剑法虽看着花里胡哨,可威力倒也是不同凡响。哪知那女鬼竟突然跑了出去,一把推开了那个后辈,呆呆看着自己的剑气袭来。”他用手上的筷子敲了敲桌面,发出“嗒嗒”两声。“接着就变成筛子了。”

    千寻听了,慢慢转头看向李随豫,见他也正看过来。两人都心中了然,恐怕风满楼回来索命的传言要被坐实了。亭中一时默默无语,唯有桑丘还在风卷残云般地扫荡吃食。

    沉默片刻,千寻似想起什么,又向桑丘问道:“你见到阿凌了么?都过晌午了,怎么还没回来?”

    桑丘不太耐烦地挥了挥手,说道:“他又不归我管。瘦得跟豆芽菜似的,胆子还贼小。女鬼耍剑的时候,他躲在树上看,女鬼变真鬼后,就吓得从树上跌下来了,再然后就没见到了。”

    千寻叹了口气,知道问不出什么来,却不知为何心中不定。她坐了会儿,起身说道:“我还是出去找找吧。”

    李随豫忙拉了她道:“有周枫跟着,不必担心。”

    千寻想了想,道:“就当散步吧,我顺便去松风阁看看沈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