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按理说,在听到厉寻川的话时乐声应该心生厌恶,甚至对他骂一句神经病。

    可此刻他心跳骤停,厉寻川的话也像春风绕在耳边,挥之不去。

    良久,乐声才压低了头对着厉寻川开口:“你一个唱歌的,会演戏吗?瞎凑什么热闹?”

    “不会可以学。”厉寻川跟在乐声身边,“戏也拍完了,你是今晚走还是明天走?”

    乐声也不知道何静琳那边是怎么安排的,就跑过去问了一嘴。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明天再走。

    厉寻川听完对着何静琳问了问:“他最近行程多吗?”

    何静琳摇头:“最近没接什么活动,打算让他休息几天。”

    厉寻川想了想,说:“那我这边正好有个签名握手会,让他跟我一起去吧!活动一天就能结束,而且《一样》这首歌里的主演当天都会去,差了乐声也不好。”

    他看似是在询问何静琳的意见,实际上已经把乐声安排得明明白白。

    何静琳头都大了,她当经纪人这么久,还是头一回有种自己很没用的错觉。

    但经纪人的气势不能丢,她装模作样地皱了下眉,说:“我回去想一想,暂且给不了你答复。”

    厉寻川勉为其难地点了下头:“那我和你们一起回酒店等答复好了。”

    “??”乐声歪头看着厉寻川,“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今天也不走?”

    “不走。”厉寻川回答地理所应当。但他也不好继续赖在乐声的房间不走,所以只能到酒店前台问问今天有没有多余的房间。

    厉寻川手指一下下地点着前台的桌面,心中不停地默念,“一定要没房!”

    之后,他便真的听到前台万分抱歉地说:“不好意思,酒店今天也没有空余的房间。”

    厉寻川手握成拳,心中大喊一声,“yes!”

    那满脸喜色的样子实在让乐声无法忽略,只能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他病还没好,也没什么力气和厉寻川对着干,于是又顺从又乖巧地跟在厉寻川身后往自己的房间走。

    对于乐声的表现厉寻川也有些纳闷,停下脚步想问问乐声今天为什么这么听话。

    结果他步子一停,乐声立刻就撞到了他的后背。

    乐声鼻尖一酸,眼睛都红了。

    他揉着鼻子瞪了厉寻川一眼:“你停下来干嘛?”

    “想问问你今天为什么这么听话。”厉寻川回,然后拿下乐声揉着鼻子的手,“我看看,疼不疼?”

    乐声:“还行。”

    进了房间,乐声就累得瘫在床上。他的脸色还是很苍白,嘴巴微微张着呼吸有些沉重,很不舒服的样子。

    厉寻川看他这样有点心疼,他叹了口气,起身去卫生间浸湿了毛巾给乐声擦了擦脸。

    “别弄我我难受”乐声呢喃,翻了个身背对着厉寻川。脑顶上的那条疤正好闯进厉寻川的眼睛里。

    他伸手摸了摸,这条疤不是那么长,但也不算短了。受伤的时候一定流了很多血,缝了好几针。

    那在头上摩挲的触感有些痒,乐声又翻身回来抱住厉寻川的手甚至在脸颊上蹭了蹭。

    这个举动让厉寻川的心化作春水,他打从心底涌出想要宠爱乐声的冲动。

    两人的相处模式难得温馨,可惜这样的气氛没维持多久,就被何静琳的敲门声打破了。

    好在乐声睡的熟,没被吵醒。

    厉寻川万般不舍地抽出手去开门,不悦的对何静琳说:“敲门这么大声,也不怕把乐声吵醒了?”

    何静琳越发郁闷,乐声明明是自己的艺人,怎么厉寻川管的比她还多?

    她走进房间,就看到厉寻川把乐声严严实实地盖好,随后关了房间的灯示意两人去门口交谈。

    “让他好好休息,病还没好利索,今天又拍了雨戏。”厉寻川抱臂靠着门框说,俨然一副男主人的模样。

    何静琳点头,然后问:“那个签名握手会大概在哪天举行?他接下来一周都能有时间。”

    厉寻川:“成,也就是这几天了,具体时间我定下来后联系你。”

    何静琳走后,厉寻川就坐在床边继续看着乐声熟睡的脸。他越看越觉得喜欢,那缩在床上小小的一团很惹人怜,露在被子外面的小脑袋瓜也特别可爱。

    厉寻川心里一颤,觉得自己沦陷了。这该死的爱情,终于对他下手了。

    曾经他百般看不上眼,认为靠后台上位的小音痴居然把他迷得连魂都丢了。但他从前对待乐声的行为太恶劣,不仅恶言相向,百般刁难,甚至专门开了微博小号去骂乐声,也不知道现在补救还来不来得及。

    想到这,厉寻川赶紧拿出手机登陆微博小号,一连发了数条微博对乐声进行吹捧。

    乐先生今天闭嘴了吗:乐声,你真好看。

    乐先生今天闭嘴了吗:我黑着黑着就对你黑转路,路转粉,粉转真爱粉了。乐声,我爱上你了。

    乐先生今天闭嘴了吗:虽然你的歌声不太好,但是我不介意。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希望你每天唱歌给我听。我会接受你所有的缺点,包括你能要了别人性命的歌喉。

    乐先生今天闭嘴了吗: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黑你,再也不骂你了。

    最后,厉寻川把那句:“爱你奶奶!谁他妈爱上乐声这傻逼不是眼瞎了就是耳瘸了!不是缺爱了就是脑残了!”的微博置顶取消,打算换一句求爱宣言。

    他思量半天,编辑了一段相当满意的文字,重新置顶。

    内容如下:爱情使人盲目,我没有眼瞎,也没有耳瘸,只是单纯的觉着你好!我没有缺爱,也没有脑残,只是本能的围着你跑!乐声,你真好!又好看,又可爱,我深深的为你着迷!

    这条微博发出去没多久,用户 乐宝求你看我一眼,就发来了一条评论。

    乐宝求你看我一眼:我说什么来着?你黑着黑着就会爱上我们乐宝。当初大言不惭地骂我们宝宝,现在被打脸了吧?你自己拿尺量一量,估计脸能肿成珠穆朗玛峰那么高了吧!

    厉寻川摇摇头,手指按击着手机键盘开始回复:你们的爱和我的不同,没有我的那么刻骨。我对乐声的爱是迷恋,是宠溺,是永远相伴他左右。我对乐声的爱比天广,比海深,是一生一世永相随。

    乐宝求你看我一眼:神经病,你在这写对联呢?

    厉寻川觉得没人会懂他现在的心情,坐在床边独自伤神,最后回复:【微笑】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他关了手机,发现床上的人动了动,半睁着眼睛看着他。

    “你怎么还不睡?”乐声往床的里侧挪了挪,“要是沙发太憋屈,你就在床上睡吧”

    看啊!多么体贴的大宝贝!

    厉寻川躺在乐声身边,他有些紧张,甚至怕疯狂乱跳的心脏声能把乐声吵得睡不着。

    幸好乐声入睡的速度快,甚至小幅度地挪着身子往厉寻川身边挤。小爪子也不安分地勾着厉寻川的腰,像抱抱枕一样抱着厉寻川不松手。

    厉寻川连呼吸都觉得费劲,不禁小声感概:“真!缠!人!”

    一夜无梦,乐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禁锢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他有印象,知道是自己让厉寻川睡在床上的。

    “厉寻川”他小声开口,见厉寻川没什么反应,便轻悄悄地起身,想从厉寻川的怀里出来。

    奈何厉寻川抱得太紧,乐声只能干瞪着眼睛看向天花板。

    从酒店离开的时候,乐声又被厉寻川死缠着拽上了车。车里两人虽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斗嘴。

    斗得乐声口干舌燥,最后决定休战。

    后来实在无聊,乐声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等刷得差不多了才看到粉丝留言要他去看看他头号黑粉发表的微博。

    乐声还真就去看了,片刻后,不禁冷笑几声。

    厉寻川看过乐声一眼,问:“怎么了?”

    乐声把手机对着厉寻川晃了晃:“以前一个黑粉,天天骂我,结果昨晚发了一连串对我示好的微博。”

    “那你是不是很感动?”厉寻川暗暗激动,期待着乐声的回答。

    “有什么好感动的?”乐声嗤之以鼻,脱口而出,“他就是个精神不正常的傻子。”

    厉寻川想哭,委声道:“请不要出言侮辱一个对你饱含真心的爱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