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放肆宠溺[娱乐圈] > 开房?
    《89号房的献礼》是三年前的片子,三年后的今天,各大电影院都没有排片,一般人想在线下看自然是不容易,然而这种小事倒是难不倒傅劲深,傅氏名下的影院数不胜数,他随意挑了家离两人最近的,包了一整晚,想看什么都有。

    工作人员放好片子后便马上离开,偌大的放映厅黑漆漆的,两人走上台阶的时候,电影片头已经开始播放,带着恐怖味道的音效环绕在耳畔,梁知还没看大荧幕,就已经有些胆颤,小手不自觉地攀上傅劲深结实的小臂,一声不吭地贴在他身旁,紧紧跟着,像个小可怜。

    傅劲深抿唇,大手扣上她的手背安抚。

    这样私密又黑暗的空间,两人心中的情感都在悄悄放大。

    傅劲深揽着她来到视野最佳的位置坐下,他留了点心思,挑的放映厅里的座位不是一人一座,而是一个环形沙发,可供两人一起坐,情侣正好。

    此刻梁知比起害怕傅劲深,更多的是害怕电影屏幕里时不时窜出来的带着血的鬼脸,她小手紧攥着他衬衫,拧得皱巴巴的。

    然而好奇心使然,眼神还是忍不住往屏幕上瞟。

    傅劲深坐在一旁淡定自若,梁知却没那么安稳。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能眯着眼睛看上几眼,到后来,干脆整张脸都埋在傅劲深身上,男人当然没有拒绝,黑暗中,他薄唇微微勾着,享受着小女人香香软软贴着他的感觉,单手环上少女腰间,她因为害怕,压根顾不上自己和他的距离。

    电影还在不断播放着,傅劲深并不喜欢看这些东西,可这也是他第一次想着,如果这电影的时长能再长一些就好了。

    后半段没了惊悚片段,梁知也认真地看了一部分剧情,不过还是靠傅劲深很近,毕竟这种恐怖片,说不准下一秒就会冲出什么奇奇怪怪令人尖叫的东西,然而令人尖叫的东西不再有了,奇奇怪怪的东西倒是出现在了荧屏上。

    《献礼》采用的是倒序的手法,前边恐怖的画面赚足了观众的恐惧,把不可说的部分放在了最后。

    女鬼飘在冰冷的江水中,伴着凄惨的箫声,青烟缕缕从水面飘起,回忆的片段也逐渐展开,她含着泪,回忆的画面中,还未被人害死的她,生前也是个美人胚子,丈夫温润地从背后环上她,将人搂进怀中,唇角抵在耳后厮磨,说话声暗哑中带着欲望。

    梁知哪里知道这片子尺度这么大,她只记得当初听同学提起过,说好看,一定得和男朋友一起去看。

    然而今晚她看了几段才明白同学口中,一定得和男朋友一起去看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来后边藏着不少成年人才懂的东西,她虽然已经成年,可是脸皮薄得不行,少女脸上布满了尴尬,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后来索性闭着眼,然而眼睛能闭得上,耳朵却没法不听见那奇怪的音效,她小脸在黑暗中红得彻底。

    傅劲深知道她害羞,其实这个年头,能播出来的尺度能大到哪去呢,可是对于只有十八岁记忆的梁知来说,是极大的刺激。

    她不好意思地躲在他身旁,男人对片子里的东西不感兴趣,可身旁这藏在他身边哼哼唧唧的少女却着实将人撩拨了一番。

    她香甜的气息在黑暗的环境中似乎尤为明显,傅劲深闭着眼深吸了几口气,可身下肿胀的欲望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他大手离开少女的细腰,往沙发边上的西服处探了探,可是梁知偎在他胸膛,他不得动弹,更触不到外套。

    男人低头看了一眼某处昂扬支起的小帐篷,无奈地嘶哑着嗓开口:“知知。”

    “嗯?”少女奶音里还带着股羞,闷闷的声音从他身旁传来,傅劲深险些有点受不住了。

    他薄唇抿了抿,大手在她毛茸茸的脑袋上抚了抚:“乖,帮我把旁边的外套拿过来。”

    他先前给梁知套上的西服外套被放在了她的左手边,梁知小心翼翼从他怀中起身,漆黑一片,她看不清身边男人的异样。

    “你冷吗?”她软软的问,话语天真,没可能啊,这冷气虽然足,但到底是七月末的盛夏呢。

    他哪里是冷,他简直热得发狂。

    少女看看他,听话地将手边的西服递给他,然而没见他穿上,轻飘飘的西服落在了他的大腿之上,梁知双眼单纯,顺着他的动作,还往那处地方看了几眼。

    “别看。”男人嗓音微哑,语气里尽是忍耐。

    然而十八岁的少女到底不是小孩子了,她愣愣地瞧了一会儿,荧幕上突然出现的亮光将两人之间照亮了一瞬,她突然明白了什么,脸颊烧得比刚刚看片还要炙热,心跳也忍不住乱了节奏。

    她果然没再像刚刚那样不懂事地往某处看,尴尬地敛了敛神色,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身子还是不自觉地往旁边挪了挪,不敢再靠近他。

    她小小的动作,傅劲深当然感知得到,唇角勾了勾,也没阻止她,她坐得离他远一些也好,不然还不知道这股劲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消下去。

    “看到了?”他好不容易才将异样给压了下去,此刻倒是有闲情逸致去捉弄身旁仍旧在害羞的纯情少女。

    梁知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她柔软的耳根子都红得滴血,可是谁要在这个时候和他讨论这个。

    “没有……”

    “呵。”男人低笑一声,连撒谎都不会的傻姑娘。

    梁知紧张得手都在抖,然而傅劲深果然不负她所望,下一秒便靠近她,凑到她耳畔,温热的气息洒在她柔软的脖颈:“傅太太的杰作……”

    关她什么事嘛!梁知羞得无地自容又有些委屈,双手捂上他嘴唇:“别说了!”

    少女急得全身都发烫,傅劲深索性在她温热的掌心上亲了一口,看着她瞪大了双眼把手收回去,歪着脑袋痞痞地笑:“羞什么,我们是夫妻。”

    梁知这下不搭理他了,一个劲地往沙发最边缘上挪,要不是脑袋里还记着刚刚吓人的画面,这会儿她铁定得坐到离他最远的角落去。

    男人低低地笑,无奈地求她:“好了,不欺负你,坐回来,嗯?”

    梁知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答应。

    电影结束之后已经是接近凌晨,换做是在小城,这个点,街道上已经看不见人影了,哪怕乾市繁华,此刻也与刚刚的热闹比不上了,除了夜场,大多数还停留在街上的人都脚下生风,赶着回家。

    夜里的晚风徐徐吹来,倒是带来了不少凉意,梁知眯着眼睛感受,感觉身上被凉风抚过的每一寸肌肤都清爽舒适,细软的头发被温柔地吹起,她柔软的纱裙也随风飘扬,美得比画惊艳。

    傅劲深凝神看她,像是在欣赏美景。

    梁知的情绪也维持不了多久,刚刚的小闹剧已经被凉风吹散在脑后,此刻站在傅劲深身边,也不觉得有多尴尬。

    男人伸手将她柔软的发丝挽到耳后,眼底尽是宠爱。

    街上的车已经不多了,两人从傅氏大楼出来的时候没有开车,梁知虽然不知道从这地方该怎么回别墅,但她清楚一定很远。

    昏黄的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拉得斜长,梁知看看身旁的男人,软软地开口问:“傅先生,你回家吗?”

    傅劲深看看她,沉声到:“不回。”

    少女脸上似乎闪过一丝淡淡的失落,而后又恢复如初,冲他浅浅地笑了笑:“那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男人扬扬眉,这是以为他要将她一个人丢下了?

    他哪里舍得。

    这个时间点这个地方打不到车,梁知站在路边望了许久也不见一辆车经过,她咬着唇,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思考打不到车该怎么办。

    傅劲深看了片刻,走到她身旁,淡淡地开口:“太晚了,打不到车的。”

    “那怎么办呀……”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这段时间习惯了他的照顾,遇上事就想着依赖他,话音里都带着娇气,梁知仰头看看他,又看看这渐渐没有人的街道,心里不免开始紧张起来,她刚刚才看过恐怖片啊,此刻那股害怕的劲还没完全缓过去呢。

    然而下一秒,男人一脸坏笑地弯腰凑到她脸颊旁:“带你去开房好不好?”

    “!!!”

    他语气里满是暧昧,梁知刚刚才褪去的红晕瞬间又攀上脸颊,想到他方才在电影院里那个样子,小姑娘敏感得不得了,又羞又气地拒绝:“不行的!”

    她那副样子实在令人忍不住笑,傅劲深憋了半天没憋住,低低地笑出声来。

    “开玩笑的,酒店不干净。”他唇角弯着。

    梁知看了他一眼,舒了一口气:“哦。”

    傅劲深扬扬眉,不怀好意地:“傅太太很失望?”

    梁知快被他气死了,涨红着张脸,漂亮的杏眼瞪得圆圆的:“才没有!”

    他又逗她:“如果想开,也不是不可以的,我们……”

    “不许说了!”梁知羞得恨不得当场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男人轻笑一声,揉揉她发顶:“不过确实太晚了,这会儿林妈应该也睡了,我们不回去打扰她了。”

    “带你回我住的地方将就一晚好不好?”

    梁知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满脸犹豫。

    “不会欺负你的,嗯?”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