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她以美证道[综神话] > 第 29 章
    玉娥无言,许久才说道:“可是你的族人呢,他们会支持你的决定?”

    嫦娥微微笑道:“师兄,你是上仙,自然不会明白……作为一个卑微渺小的生命,活着有多重要。”

    玉娥无奈,“那你……去吧。”

    嫦娥轻轻抚摸着月桂枝,“麻烦师兄替我与师父说一声,有劳师父关心。”

    玉娥犹豫了一下,随后声音极轻地说道:“你,可以让你的族人随身带着日月神母像……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便跪拜祈祷,假如师父和师叔听到了,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嫦娥愣了一下,以为是常仪特别交代的,笑了开来,说道:“替我谢谢师父。”

    玉娥惊慌地赶回了昆仑山,一进来就看到常仪背着手,拉着脸站在那里,玉娥心里一惊,面上就带了出来。

    常仪见状,不由蹙眉,招手把他唤过来,“怎么这副表情,出了什么意外不成?”

    玉娥忙摆手:“没有没有,一切顺利!”

    常仪狐疑道:“你在害怕什么?”

    玉娥憋红了脸,目光躲闪,不敢说话。常仪等了片刻,顿时阴沉下了脸,威压顿时爆开,吓得玉娥脸色惨白,哆嗦着跪在地上。

    常仪问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玉娥害怕地把自己自作主张的事情说了出来,常仪见状把威压收了起来,拉着他的手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不过这么点小事……没什么,不过下次这种事情,你做之前要想清楚了知道吗?”

    玉娥忙不迭点头,常仪看他这样子有点心塞,自己当时明明是看他机灵大胆,才心生喜爱将他收下的,怎么现在他看上去木木呆呆地呢,难道是跟着老君炼丹炼久了,丹毒也吸多了,导致性格也变了?

    常仪把玉娥打发下去,去找了元始。元始正在布大阵,为收徒做准备,看到常仪进来后,模样似乎有些哀愁,不由问道:“你怎么了,看上去似乎有些不高兴?谁惹着你了?”

    常仪摇头:“没人惹我,就是……”常仪把她纠结的事情说了出来。

    元始一听立刻道:“我觉得这肯定与他本性有关!妖物就是这样,哪怕本身性格不错,却还是容易被原型的天性所影响。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你第二个徒弟收的是那个人族女子,是明智的选择。”

    常仪想了想说道:“只是苦了嫦娥,人族生存艰难,她虽然是人仙修为,却不能摆脱自身责任,还要留在人族,不能升上月宫。”

    元始若有所思,“她能不能飞升月宫,不过是你一句话的事,你为何迟迟不放行?”

    常仪犹豫道:“嫦娥是人族的高手,人族本就式微,若是连她都走了,人族该怎么办?”

    “你对人族倒是怜惜。”

    “唉……对了,你之前看到女娲了吗,她对于妖族食人一事有什么看法?”

    元始将紫霄宫鸿钧警告女娲的事情说了,“她估计不会说什么,妖族食人修炼,女娲要是插手,帝俊就有理由让女娲帮助他们对抗巫族了。”

    常仪神色阴沉,“算了,暂时不说这个了。你打算好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考核招收弟子了吗?”

    元始卡住,“我还没想好。”

    常仪无语,“隔壁的通天都已经开始收徒了,我那天看了眼,还有不少妖族送来了自己的后代,我看到有许多根脚很好的,你就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是不会自甘堕落的!”元始异常坚定。

    常仪说道:“……那你把要求说一下,我来给你想办法找!”

    元始顿了顿,“那你再等等,我去刻在玉简里给你。”

    常仪无语极了,“这不是一两句话的事情吗,为什么你还要列清单?”

    元始理直气壮道:“我可是圣人,想成为我的弟子自然要根脚出色,德行皆备,悟性活人……”

    常仪挥挥手,神情异常冷漠,“好了,你快去写玉简吧。”

    元始还没说话呢,话被打断后,唇就抿起来了,不开心!

    常仪无语,只好凑过来在他的脸颊上亲亲,然后哄道:“好了,快去吧!”

    元始黑线,最后又气又羞的离开了。常仪见他出去了,无奈地摇头,元始是她见过最墨迹的人了,没有之一。像老君,人家就说了,除了玄都不再收徒,而通天则是特别爽快地收了一堆……

    当然,要常仪选,常仪自然更喜欢元始这样,贵精不贵多,碧游宫和玉虚宫隔了那么远,常仪还是时不时听到碧游宫那里传来的喧哗之声,实在烦躁的很,也就通天喜欢这种调调。

    常仪正想着呢,宫外直直飞来一个玉简,常仪抬手,将玉简拦下,探入灵识查看,随后就被玉简里密密麻麻的要求镇住了。

    常仪快速浏览完,总结了一下元始的要求,大概就是要根脚好,性格坚定,品德高尚,风姿仪度上佳……

    在最底下,他还备注了不收女弟子,常仪不由困惑,去找了元始,“你为什么不收女弟子?”

    元始盘腿端坐,闻言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是你说不希望有女子在我周围环绕的吗?”

    常仪愣住,心里泛起了一丝波澜,原本看着烦躁的一堆要求也顿时不是事了,神采飞扬道:“好!我心里已经有规划了,你去洪荒放下宣言吧,十年后开始试炼,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挑出最好的一批来给你选!”

    元始笑了,对于常仪这么关心他的收徒大业也很高兴,只是他却想起了另一件事,“你先等一会儿,我有件事烦恼的很。”

    常仪走到他旁边坐下,问道:“你说。”

    “我如今要广收门徒,可是大弟子却已经定了下来。我是准备收那些道术有所小成的生灵,到时候广成子可如何服众呢?”

    常仪说道:“这还不简单,你把广成子叫来,将你多年修为心得灌入他的神魂之中,我有玉露帝流浆,更能滋养神魂,可保他神魂不会受损,待他出关后,那些后来的弟子自然就不是对手了。”

    元始觉得很有道理,忍不住赞道:“月姑美胜清风朗月,胸中还另有城府,我心实在倾慕不已。”

    常仪顿了下,没想到元始居然还会说情话,一时承受不住,胡乱应了下就跑走了。

    身后,元始露出得意的笑容,哼,常仪以为自己都看不出她的手段吗?他稍微一学习,可比常仪厉害多了。

    元始说出自己的要求后,常仪立刻开始了准备,向洪荒生灵宣告元始天尊准备收徒,除了巫族妖族以外的所有生灵。

    巫族妖族一听这话,心里便有了些不满,巫族倒是还好,他们没有元神,与元始本就不是一道。妖族心里却微妙了,尤其是在通天的教义为有教无类,广收妖族门徒的对比下,对元始的感觉微妙极了。

    而负责元始天尊收徒一事的常仪也被妖族议论,明明也有妖身,还是天后的妹妹,这个人却从来不与妖族交流,而且据传言,妖妃狙如生下的十二个公主身体十分孱弱,也是因为被常仪所伤缘故。

    羲和虽然居于太阳星不出世,身边却有个涂山纯在妖族与太阳星之间来往,听到涂山纯报告的事情后,羲和冷笑一声,传讯给了常仪和帝俊。

    当夜,太阴星依然高高悬挂于空中,却不知怎的,原本浑圆的明月居然开始一点点的消失,十五日那天,太阴星彻底不见。直到第二天才又出现,又过了十五日,太阴星才出现完全。此后的日子里,太阴星一直这般变幻。

    随着太阴星的改变,修炼的月华灵力也减少了许多,太阴星消失的那一天,整个洪荒都无法汲取月华提纯灵力。

    不仅如此,妖族的周天星辰大阵的威力也受到了影响,巫族凭借这个漏洞偷袭了妖族好多次。好在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要驱使的话,要求也极难,妖族的损伤不大。

    而妖族,在帝俊的管束下,也不敢再乱传什么。

    妖妃殿里,狙如怒气冲冲地回了自己的寝宫,寝宫的大殿里十二个女孩,分散着做开,有一个模样丰腴美艳的女孩正在给一个病弱美丽的女孩喂食丹药,看到狙如后,皱着眉放下了汤碗,问旁边的侍女,“母妃她又怎么了?”

    “禀十二公主,妖妃她因为与其他大人说了常仪大圣的一些不是,被天后得知了,所以妖皇陛下训斥了妖妃。”

    十二公主听到常仪大圣的名字,不由心生恐惧,她们那时候虽然还没有出世,却已经有了灵智,因此,比她们的母亲要识趣的多,也更加害怕常仪,闻言立刻低头,不敢妄议常仪。

    含着丹药的女子也默默低下头,她们旁边还有一个女子,模样清冷空洞,依偎在榻上不说话。只是另一边与她们隔的远些的女孩胆子要更大一些,帝俊因为心里愧疚,也格外娇宠她们,也不像十二公主她这样害怕常仪,纷纷为母亲抱不平。

    十二公主听到她们咒骂常仪大圣,只觉得心惊胆战,有心劝阻,却被瘦弱公主拉住了手,“十一姐姐?”

    十一说道:“妄言。”

    旁边清冷的女孩看了她们一眼,神情依旧空洞漠然。

    玉虚宫开始了浩浩荡荡的收徒试炼,无数散仙奔来,而西方教却因为教义属于旁道,只有零星数点,看着玉虚宫和西方教截然不同的场景,一个盛极,一个寥落,准提和接引心里实在不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