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 他的小耳朵 > 年少时
    回穆家大院的途中经过训练场,沅洱探头看了下还在训练的战士们,大冬天的,寒风刺骨,也仍穿着单薄的衣衫在坚持训练。

    她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刚准备呼喊,就被人拧起领子,拉回到车里。

    “喂!”沅洱回头瞪着穆研之,“你干嘛?”

    穆研之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把衬衣的领子解开领个口,“别妨碍他们训练。”

    “……”沅洱。

    我有做什么了吗?

    回到大院,车还没停稳,沅洱就准备开门下去,穆研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沅洱回头看他,“怎么了?”

    “慢点儿,车还没停好呢!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啊!”

    沅洱吐了吐舌头,“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这会儿车停好了,她抽回手臂,一下了车就跑了个没影儿。

    穆研之扬起唇角,慢悠悠的往主楼走去,刚进屋,就看到沅洱的书包就放在进门的柜子上,人早不知道去哪儿了。

    他把手里的东西放进柜子里,然后才往屋里走,想到沅洱是个小吃货,他想也没想就往厨房走。厨房里,除了正在做蛋糕的明愉,和在明愉身边盯着那个即将完成的蛋糕流口水的小姑娘外,还有方姨和主楼的其中一个厨师。

    还有就是……

    穆亦深。

    平日忙得不见踪影,奔波在各地军区的人,这会儿居然出现在了厨房,而且还一身平日少见的休闲服,身上穿着围裙,一手掌锅,一手掌勺,翻炒着窝里肥美新鲜的大虾。

    大虾翻炒成了鲜艳的颜色,上面沾了一层淡淡的酱汁,整个厨房香气扑鼻,连穆研之都有种食指大动的感觉。

    穆研之收起那惊讶的神情,一边靠近沅洱一边调侃,“你这小丫头面子真大,我妈亲手给你做蛋糕,连我家穆大首长也亲自下厨给你做饭,你可真厉害。”

    沅洱回头看他,样子嚣张得意,“哼!谁让你没有我可爱。”

    “对啊!”明愉抬头,笑得灿烂,“谁让你没有我们朵朵可爱呢!”

    “对啊!”穆亦深回头,平日严肃的脸上也露出了高兴的笑容,“朵朵这段时间这么辛苦,现在好不容易考完试了,我当然要亲自下厨,给朵朵做顿好的,让她高兴高兴。”

    穆亦深指了指穆研之,“你啊!放假了好好带朵朵去玩几天,放松放松,不然等到上学,就再没有时间去玩儿了,毕竟要高考了。”

    “……”穆研之扯了下嘴角,“我高考的时候也没见你们这么紧张过,我严重怀疑,我不是你们亲生的。”

    闻言,明愉笑了笑,语气有点儿嫌弃地回应穆研之的话,“我倒是想啊!谁不想有一个朵朵这么可爱漂亮的女儿,不过,这事实我是没有办法改变了。”

    沅洱忍不住,抱着肚子爆笑,见穆研之瞪过来,她连忙缩在明愉身后,朝穆研之做鬼脸。

    穆研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又被明愉的话给堵了。

    “穆研之,不准凶朵朵。”

    “……”穆研之差点想翻白眼,“我还什么话都没说呢!”

    沅洱从明愉身后探出脑袋,笑得眼睛都弯了,得意的样子跟个人精似的。

    她咽了下口水,朝穆研之说:“研之哥哥,你说什么也没用的。”

    “……”穆研之。

    厨房里吵吵闹闹,欢声笑语的,沅洱回。

    外头天色渐黑,沅洱洗了把手,走出厨房准备朝穆国锋的房间走去,刚走出厨房,便被人从身后抱住,后背贴上一副温热的身躯。

    虽然一下子就知道是谁,可她还是被来人吓了一跳,惊呼声脱口而出。

    下一秒,嘴巴被一只温热的大掌捂住,尖叫声赫然而止。

    “唔……唔唔唔……”沅洱挣扎了下,用力扒下大手,回头,瞪了瞪眼,“干嘛呢你?”

    声音娇嗔。

    尖叫声惊动了厨房里的人,明瑜的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朵朵,怎么了?”

    “啊!没事,”沅洱随便找了个借口,“不小心自己拌了自己一下。”

    “那你小心一点儿……”

    “噗嗤……”

    嘱咐的话与笑声同时响起。

    沅洱张嘴刚想骂人,穆研之猛地低头,弯弯的双唇准确无误地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蜻蜓点水般的,很快就离开了。不过沅洱还是心慌了看了看周围,见没人,咬牙,脚抬起,用力一踩,狠狠地在穆研之的脚上踩了下。

    转身,往楼上跑。

    穆研之背靠着墙,提起脚,低头看了一眼露在拖鞋外的脚指头,笑了。

    这小姑娘,心也太狠了。

    这得有多用力啊!

    他骨头硬倒没事,就不知道她那白嫩嫩的脚底板会不会搁着了。

    事实证明,是没事的。

    在看见她跟在穆国峰身边一级一级地跳下楼梯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啧!小没良心。”

    嘴上是这么说话,可晚饭的时候,还不是心甘情愿地给她夹菜,挑鱼骨头,剥虾,见她吃得津津有味,满嘴塞满了东西跟只小仓鼠一样的可爱模样,他不由地想笑。

    好像,面前的饭菜都特别香了。

    大概是穆研之的目光特别有侵略性,沅洱下意识看向他,对上他那双幽深的眸子,她愣了下,夹起碗里的一只剥了壳的虾子,凑到他嘴边,小声地说道:“研之哥哥,你是想吃这个吗?”

    穆研之大大方方地看着她,浅笑着,默了片刻,他突然张嘴,一口咬下那只虾子,细细咀嚼。

    “嗯!很清甜。”

    见他吃得高兴,沅洱看了眼碗里仅剩的一只虾,迟疑了片刻,最后夹起,又问,“研之哥哥,你还想吃吗?”

    话是对穆研之说的,可目光却盯着手里的那只虾,依依不舍。

    “这可是最后一只了。”她小声嘀咕。

    穆研之咽下嘴里已经咬碎的虾,舌头伸出来,不知道是不经意的还是故意的,舌尖绕着嘴唇舔了一圈。

    “比起这个……我更想吃别的。”

    目光下垂,刻意落在了小姑娘吃得油腻腻的嘴唇上,“别的,好像更好吃呢!”

    沅洱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刹那间,连耳根子都红了。

    桌底下,她提脚往旁边一踢,重重地提在穆研之的小腿骨上,穆研之闷哼了声,脸上却还是维持住那微笑着的模样。

    沅洱朝他打了个颜色,仿佛在说:你再乱来,我废了你。

    穆研之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想起答应她先不公开两个人谈恋爱的事情,决定不再逗她了。他收起目光,又一本正经了起来,“不了,你吃吧!”

    知道两个人关系好,饭桌上的小插曲看在长辈们的眼里,就像是平日里的小打小闹,他们都没怎么在意。

    吃完了晚饭,明瑜从冰箱里取出蛋糕,又很有仪式感地点上了一根蜡烛,蜡烛是一个小兔子的卡通图案,戴着个黑框眼镜,样子呆呆的,很可爱。

    穆研之看着那小兔子,笑着说:“这小兔子怎么这么像我家小姑娘呢!”

    “嗯?”沅洱不明白,“什么意思?”

    穆研之抿了下唇,轻笑着说:“很可爱啊!”

    “谢谢研之哥哥……”沅洱开心道谢,却未料穆研之没等她把说完,又继续说:“笨笨的,呆呆的,傻傻的。”

    “……”

    你才笨笨的,呆呆的,傻傻的。

    沅洱不想跟他说话了,目光重新放到了蛋糕上,明瑜已经点好了蜡烛,“来来来,朵朵,快许愿。”

    “啊?”沅洱哭笑不得,“穆妈妈,这不是过生日啊!”

    “那有什么关系,谁说生日才能点蜡烛许愿的。”明瑜说着,又催促道:“朵朵,快点儿。”

    沅洱知道推脱不了,只好乖乖地闭上双眼,双手合十举到面前,很认真地许了一个愿望,尔后睁眼,在一众充满了关爱的目光中,吹灭了蜡烛。

    明瑜拿起刀开始切蛋糕,沅洱坐在位置上,准备吃蛋糕,小馋猫似的。

    穆研之又忍不住想要逗她玩儿,他伸手抽出一张面纸,伸过去,在小姑娘的嘴角擦了擦。

    沅洱回头看他,一脸懵圈,“你干嘛?”

    “擦口水。”穆研之叠着纸巾,“快滴下来了。”

    “什么?”沅洱伸手碰上嘴角,下一秒,好像知道了什么,转头,穆研之早已经无声地笑了,眉眼微弯,眼尾还微微挑了下,她指着他,不高兴了,“穆研之,你又骗我。”

    当场,餐桌上的人笑成了一片。

    结束之后,沅洱把穆国峰送回房间休息后,又跟穆亦深和明瑜道别,才跟穆研之两个人一起离开主楼。

    庭院深深,在穿过主楼到北楼那条种满了小竹子的小路时,穆研之突然站住,双手插进兜里,看着在前头蹦蹦跳跳的小姑娘,笑了。

    暖色调的路灯下,他那温柔的眉眼,除了爱意,剩下的都是宠溺。

    小道上,除了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就是小姑娘低低的笑声,飘在耳边,就像悦耳的小曲,特别好听。

    能有她在身边,真好。

    “小耳朵。”他突然喊她一声。

    这时,沅洱才发现他早就停了下来,“什么?你怎么站在那儿不动呢?”

    他笑笑,手从裤兜里拿出来,修长的手指摆动了几下,是在朝她招手。

    “你先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