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学习不好怎么使用超能力 > 第二十四章
    “成为英雄毫无疑问要经过以下四个问题的拷问。”

    森野绿提笔写到。

    “一,你会全心全意保护民众的整体利益不受损害吗?

    二,你曾经伤害过他人吗?或者曾经目睹他人被伤害而袖手旁观吗?

    三,你能够严格服从命令吗?(当该命令与第一、第二道问题情景冲突时例外)

    四,你可以确保自己的生命安全吗?”

    好吧,其实这些全是她在机器人的三定律和零定律的基础上胡乱改编而来的。

    虽然放在英雄身上似乎多多少少能够适用,起码出发点总结起来都是“保护人类”“服务人类”。

    但遣词用语总有些别扭。

    森野绿拖着轰焦冻帮忙作参考。

    轰焦冻提出建议:“听起来有些奇怪。”

    “维护社会安定,服务社会大众——这样感觉会不会好一点。”

    看见他点头,森野绿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低头继续为自己的“职场体验报告”添砖加瓦。

    现在是职场体验第五天上午,轰焦冻带伤出院两小时,回到东京事务所一小时以后。

    离开病房前,他帅气又冷酷的与绿谷出久说要回去把能从安德瓦身上学到的东西全部学过来。

    但现实骨感得令人沮丧。安德瓦还在处理保须事件的后续,光是警局的笔录就花费了大半天的功夫,而今天他仍深陷于采访的囹圄。

    “英雄的时间都这么充裕的吗?”

    森野绿想起霍克斯。

    那个人对媒体的态度向来爱答不理。有空就说两句,没空余光都懒得赏一个。不过追着霍克斯的媒体也不多,毕竟他溜得快,飞得高。性格也不总是那么友好,甚至经常会反过来回怼记者。

    “其实往常不会这样的。”事务所的工作人员捧着杯子,叹了口气,“主要还是因为英雄杀手创下了欧尔麦特出道之后单人犯罪的最高杀人数,弄得人心惶惶的。”

    说白了就是闹了个不可以避而不谈的大新闻。

    网络上不断被上传被删除的,作为英雄杀手的斯坦因,最初也是最后在公众面前说的一席话,将人们的目光吸引到了盛光未曾照射到的黑影之上。

    英雄教育体制是否的确如他所说已经腐朽?好像的确有越来越多的英雄比起干实事更喜欢参加电视节目哦?

    类似的讨论不胜凡举。

    网络上“普通英雄论”与“斯坦因英雄论”各成一派,吵得天翻地覆。

    在这片争论之中,希望“执其两端,庸其中于民”的人自然也是存在的。

    但是森野绿没想到自己面前就有一个。

    她靠在办公椅里打了个哈欠,当听见事务所的工作人员说到“要是英雄杀手的想法和做法不那么极端就好了,他的话不无道理,就不能取长补短吗”的时候,没忍住笑出了声。

    工作人员一头雾水的望着她,“这么质朴的愿望哪里好笑了?”

    并不是说这种想法不好,实际上会产生这种想法的人大概是最可爱的人了。至少是个充满了love&peace的,希望所有结局都能皆大欢喜的人。

    可问题就在于此。期盼皆大欢喜的结局,却忽略了前提。

    “会从赤黑血染成为英雄杀手,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与常人的想法无法相通。你的愿望听起来的确很质朴感人,但实际上就跟让唯心主义者和唯物主义者互相承认对方认识世界的方式才是正确的一样滑稽。”

    然而,世界上滑稽可笑的事情,怎么可能只有一件。

    东京都非常大,总面积两千一百五十五平方千米。

    东京都也非常小,否则两个事务所的人哪能那么容易相遇。

    能把爆豪胜己的刺头弄得这么服帖,是用了多少发胶啊……

    不……重点甚至还不在这里。

    又盯着爆豪胜己服服帖帖油光发亮的短发看了有十秒,直到对面的少年不堪受辱地冲森野绿和轰焦冻吼:“看什么看!挖了你们的眼珠子信不信!”

    森野绿认真道:“不,爆豪君长得好看,长得好看的人怎么样都好看。”

    爆豪胜己剩下的脏话都被这一句卡在了喉咙里。

    因为森野绿的夸奖好像还挺诚恳的,并没有听出多少阴阳怪气的成分。

    轰焦冻点头:“嗯,你表情再放松一点会更好些。”

    “你这个阴阳脸混蛋给我闭嘴!”

    潮爆牛王揉了揉眉心,他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迟早有天要长眉间纹:“爆豪君,跟你说了多少次作为英雄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潮爆牛王是个人气超高实力超强的模范英雄。

    人气超高、实力超强的英雄不在少数,可担得起“模范”一词的就少之又少了。

    欧尔麦特绝对算一个。

    至于往下两位排行第二第三的安德瓦和霍克斯,基本不能跟这个词挨边。

    因为英雄不仅要遵纪守法为民除害,有时候还要像个明星,得抽空照顾粉丝的心情。

    “随心所欲”的羽翼英雄暂且按下不表。同他相比,从不给粉丝签名的烈焰英雄更加硬核。

    而潮爆牛王无论是事务所的业绩,还是面对粉丝的态度都无可挑剔——他没架子,言行举止有尺有度,身边还有一个不用对比就能自动产生差距的爆豪胜己。

    即使知道自己的问题很愚蠢,可森野绿还是想问,并问出了口。

    “潮爆牛王先生。”

    “怎么了?”

    “爆豪君的头发是您弄的?”

    “是哦。”

    “那他的紧身牛仔裤?”

    “这是我们事务所的规定服饰。”

    “哇哦……”可事务所的规定不就是你定的吗。

    本来从新闻上知道了废久他们在保须同敌人斯坦因的战斗,就已经在爆豪胜己的焦躁上添了一把干柴。而他这六天做过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也只有巡逻!巡逻!和巡逻!

    除此之外还要被潮爆牛王从各个方面各个角度“挑刺”。

    结果现在这幅丢人的样子竟然被森野绿和轰焦冻一起看到了!!!

    爆豪胜己气得青筋暴起,偏偏重力混蛋森野绿还在叽叽喳喳不停的问东问西。

    他捏着拳头,三步作两步地向森野绿冲去,“你这混——!唔唔唔!!!”

    然后爆豪胜己就在森野绿肆无忌惮的挑衅眼神中,被潮爆牛王的牛仔纤维捆回了事务所。

    “轰君,你刚才拍照了吗?”

    “没有。”

    “欸,怪我,刚才太开心给忘了。”森野绿好不遗憾。

    “我们该走了。”轰焦冻看了眼时间,提醒她还要赶车,“以及,之前就想问你了。”

    “什么?你问。”

    “你面对爆豪时表现出来的对抗心,是因为体育祭的事情吗?”

    “大部分是,小部分不是。”她难得坦诚。

    轰焦冻看着她的侧脸,“我还以为你是个没什么胜负欲的人。”

    “很久以前有,现在佛了。”森野绿耸了耸肩,“不过从实力来讲,本来冠军也是我的东西。”

    “其实领奖的时候都还挺无所谓的,回过头就后悔了。”

    “那剩下的‘小部分’是什么?”

    “剩下的‘小部分’啊……”森野绿的眼神放空了些,似乎在斟酌用词。

    轰焦冻比森野绿高一个头,他发现从这个角度,自己能看清少女的眼睫。

    是和她头发一样的颜色,非常浅,像覆了层雪。

    又过了会,森野绿才道:“人的劣根性吧——迁怒什么的。”

    她的眼睛一眨一眨。

    可雪没落下来。

    轰焦冻不着边际的想。

    ·

    从东京新宿区出发,不用换乘,半小时就能到横滨。

    森野绿以为遇见脑无已经用掉了她这七天的全部运气——虽然太阳之下本来就无新鲜事,但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森野绿才会信口开河的跟轰焦冻胡扯:“英雄”总是不甘于平凡。

    “听说横滨黑手党活动挺频繁的……想看。”

    但他们现在正在平凡的送文件,再平凡的从那所会社走出来。

    “所以为什么不快递?”森野绿感到迷茫。

    “好像是保密级别很高的文件。”

    “保密级别很高,却让高中生护送?”

    还嘱咐了一大堆让他们不要乱用个性的话。

    想起他们走前工作人员横飞的唾沫星子,轰焦冻无言以对。

    其实他也怀疑这是老爸为了不让他们闲下来想出的鬼主意。

    走出会社,迎面就是一条宽敞笔直的三车道马路。

    马路另一边则是河堤。

    双眼视力10,走路不看路又总爱乱瞟的森野绿,扯了扯身边轰焦冻的衣袖。

    “轰君……我好像看到人了。”

    闻言轰焦冻环顾四周,空无一物,甚至连专门为了彰显环境“荒芜”的风滚草都没有。

    轰焦冻问:“哪里?”

    森野绿答:“河里。”

    “……”

    ·

    职场体验第六天正午。

    轰焦冻和森野绿。

    从横滨北野大桥下不缓不急的水流中捞出了一个……

    ……人。

    一个男人。

    一个全身漆黑,没被衣物遮盖的地方缠满了绷带的,年轻英俊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