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沙雕师祖[穿书] > 照命灯无华
    这句话用词文雅,但意思浅白,通俗易懂。

    鹿时清指了指自己,“这血的主人是我,所以我已经……”

    他倒抽一口冷气,手一松,小白兔就被扔了。

    赶紧去查看,只见小白兔稳稳落地,很是镇定。他擦了把汗,“还好你是兔子,看不懂文字,否则还真是尴尬,唉……怎么会这样。”

    这时系统才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说:“青崖,你刚才好像叫我了,嗯?地上是什么?”

    鹿时清:“……”

    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却来得如此及时。

    系统把这句话念下来,本没觉得不对,直到鹿时清磕磕绊绊地将这件事告诉它,他沉默片刻,骤然尖叫:“畜生!”

    又急又怒,就像是被羞辱的姑娘。不,被羞辱的姑娘的爹。

    鹿时清正要问它为何骂人,地面的血字却倏然消失。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的位置趴伏着一个人影,嘴里发出吸食的声音,似乎正在津津有味地品味着那几滴血。

    他毛骨悚然,连连后退,岂料才退了两三步,那个影子就猛然跳起来,桀桀地笑着,冲他窜过来。

    这个影子细瘦黝黑,像是被烧焦的干尸,就连脸上的五官都模糊不清,被一个个硕大的坑洞代替。它伸出枯柴一般的爪子,在即将碰到鹿时清的时候,忽然笑声变成哭声。

    “疼啊……疼啊……”他用一种扭曲的姿势倒退着,逃也似的隐匿于密林中。

    小白兔慢条斯理地回到他的脚边,毛茸茸的耳朵被阴风吹得微微颤动。

    鹿时清叹息:“虽然不知道刚才那个是什么东西,又为什么突然跑了,可是小兔子,你这副不知道害怕的样子,真让我担心。”

    野生动物都特别胆小,一点风吹草动就躲起来。小白兔天不怕地不怕,遇到危险也不知道跑,稍微大点的动物,都能吃了它。

    他想把小白兔重新塞回袖子里,可小白兔躲开了他的手,拔腿就跑。

    “小兔子!”鹿时清赶紧去追。

    系统道:“现在这么危险,你还管得了它?”

    “可是……”

    “听过鬼害人,没听过鬼害兔子,它跑了正好回归自然。”

    鹿时清脚步一顿,望着小白兔撒欢狂奔的背影,“有道理。”

    系统说:“你和宋扬遇上鬼打墙了,得想办法破除,否则一辈子也出不去。”

    “怎么破?”鹿时清有点慌。

    “这个孳生娘娘手段邪门,连困住你们的方法,都不是迷阵结界之类,而是鬼打墙。"系统沉吟,“还好鬼打墙比较低级,只要朝虚空洒几滴童子血就能破除,可是……”

    鹿时清当机立断,忍痛按压手背上的伤口,把挤出来的血滴一通乱洒。

    没有任何效果,林中又响起桀桀笑声,不远又有几个黑影冒了出来。

    系统急道:“你都不是处了,怎么可能有童子血!这下好了,不但没破,反而又引来脏东西。”

    鹿时清傻眼了。他本来还不信孳生娘娘的邪,这下板上钉钉了。

    眼看黑影就要发现他了,他慌不择路,往小白兔的方向拔腿就跑,边跑边问:“小白,这么说,原主以前和裴戾……”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口,但系统心照不宣,“嗯,应该。”

    “什么叫应该?”

    系统说:“你虽然跟裴戾走得近,但裴戾始终没有和你发展到这一步,说是要留到合籍之时。我猜测他一则对你有恨,二是嫌弃你丑,才不肯碰你。”

    鹿时清很懵,“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我没有童子血了呢?”

    “所以我骂他是畜生啊!”系统终是忍不住,咆哮起来,“这个混蛋定是见你真容貌美,起了邪念。所以你死以后,他就对你做了那种事!”

    鹿时清绊了一跤,摔倒在地。

    系统犹自愤愤道:“在海里,对着他不知死活的师尊……他也下得去手!”

    鹿时清想爬起来,可手忙脚乱地挣扎片刻,又摔在地上。

    他记起了沧海一境山门亭外做的梦,也想起系统断言他做的梦全是记忆。

    在那段模糊的记忆里,他泡在冰凉的海水中,一个男人紧紧抱着他,并且和他不可描述。

    当时他还不信,现在啪啪打脸。

    ……全对上了。

    此时小白兔停下来,似是站在不远处等着他。鹿时清好容易艰难地爬起来,摸到脚边有个东西。

    方才,便是这东西绊倒了他。

    拿起来一看,一根细棒连接两个小碟子,是个灯盏。只不过这个灯盏里面空空如也,没有油渍也没有灯芯,底座上吊着一个囊袋,一丝细长的银线连在底座中央。

    “好奇怪的灯盏。”鹿时清晃了晃囊袋,又打开看,里面已经被泥土充斥。

    “囊袋里是装人血的,这灯年份似乎很久远了。”系统催着他,“逃命要紧,别看了。”

    鹿时清一听囊袋的用途,立马扔了,身后鬼影越来越近,他赶紧跑。

    “不过这个鬼地方,怎么会有照命灯呢……"系统陷入沉思。

    “小白,照命灯是做什么的?”鹿时清一边跑一边问。

    “对修仙者来说,此物稀松平常。最开始是为了救治病患时便于观察,取病患的血放入囊袋,燃成灯焰。人活灯在,人死灯灭。”系统顿了顿,“因这灯不受距离限制,无论离多远,人不死就能亮。有些人杀人以后,也拿它来确定对方有没有死透。啧啧,本是为了救人而生,最后却成了杀人辅助。”

    鹿时清叹息:“就看怎么用它了……东西没有好坏,人却总有善恶。”

    不多时,他便跑得气喘吁吁,远处鬼影紧追不放。

    忽然,他听到有人说话:“你们这些妖魔,赶快放了我!我可是沧海一境的人!回头就把你们一锅端了!”

    这是宋扬的声音,鹿时清赶紧跑过去,只见宋扬被几个黑影拖拽着前行,无论他怎么挣扎和叫骂,对方都不理会。

    小白兔也恰好停在宋扬的不远处,宋扬见着它,眼睛一亮,努力撑着地面喊:“你是小没的兔子吗?小没呢?他有没有被抓住?”

    小白兔看也不看他,四下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此处极为阴森。别处只是湿冷,这里却足以让人打哆嗦,像是进了坟地。

    系统安抚鹿时清:“你别轻举妄动,这些鬼抓着宋扬没有立刻吃掉,像是要送到什么地方,他暂时没有危险。”

    鹿时清稍稍放心,想去抱小白兔。可是系统也不让,“你别乱跑,鬼对兔子没兴趣,先管好你自己。”

    小白兔好像终于找到了什么,一蹦一跳地离开宋扬身边,跑到林子的另一边。鹿时清见后面鬼影飘飘荡荡,赶紧也跟着小白兔走。

    小白兔停在一棵乌桕树下,两只爪子快速扒着土。它见鹿时清来了,只看了他一眼,便继续动作。

    “它好像是在找什么,我帮帮它。”鹿时清说着蹲下身,也用两只手刨土。

    系统错愕,“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兔子想干什么”

    鹿时清埋头刨土,“反正现在跑不掉,与其等死,倒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

    系统无语,“帮兔子挖土……有意义?”

    “听起来好像很无聊,可我喜欢小兔子,所以做起来就有意义了。”鹿时清说,“它开心,我也高兴,对吧?”

    系统哼了一声,似乎有点不乐意。

    忽然,鹿时清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赶紧再挖两下,居然露出一把剑的剑柄。

    系统见状也有点惊讶,“金钱剑?这不是镇压邪祟的东西么?”

    鹿时清摸了摸,果然剑柄是几枚铜钱聚在一起,整一把剑应该都是铜钱所铸。

    “别碰了,这底下的东西也很可怕,你快带着这个惹麻烦的小畜生离开。”系统发出警告。

    可是它刚说完,小白兔就跳过去,咬着剑柄往后退。虽然它个头小,力气却不小,加上剑身流畅,很快就将剑从土中扯出来。

    系统怒道:“它在干什么啊!”

    小白兔将金钱剑放到鹿时清脚边,飞速跑开,汤圆大的尾巴一颤一颤的,看上去灵动可爱,周身的气场却仿若雷霆。鹿时清没办法,只好拿起剑跟着它跑。

    随着金钱剑的离开,方才所在之处,地面开始震颤,土壤翻动,几只惨白的手伸出地表。不过须臾,四个人影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们的动作僵硬,表情呆滞,却极快地锁定了距离最近的宋扬。

    仿佛陷于黑暗的迷途者找到了光亮,他们瞬间调转方向,朝宋扬迅速迈步。

    宋扬正挣扎间,忽然觉得有沉重的脚步声逼近,抬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我的娘啊!今晚这是怎么了,前有鬼,后有活尸!喂喂,你们别顾着拉我了,活尸来了!”

    那几个鬼影没有转身,脑袋生生往后扭,几个活尸已经抓到了宋扬的脚,就要张口去咬了。

    鬼影立刻放下宋扬,去推活尸,可活尸力气颇大,一时推不开,反而抓住鬼影撕扯。宋扬身上一松,趁着活尸对付鬼影,两三下挣脱。冷不丁一只手拽住他,他寒毛直竖,正要尖叫,对方忙捂住他的嘴:“是我。”

    来人正是鹿时清。

    宋扬见着同伴,差点哭出来,“小没,我险些见不着你了。”

    “嗯嗯快走吧。”鹿时清拉着他悄悄躲到树后面。

    宋扬到底是个没经历的年轻人,怔怔道:“可这里四处都一样,我们怎么离开啊。”

    鹿时清清清嗓子,小心的问:“你……是童子身吧?”

    宋扬一愣,恨不得钻地缝去,“小没,刚才地上那几行字你都看见了?不许说出去听见没!虽然我进了沧海一境,可有生之年,我还是要找个浑家……太没面子了。”

    他说的乱七八糟,可鹿时清明白了,把小白兔塞到袖中。继而拉起宋扬的手,深吸一口气,用铜钱剑轻轻一划。

    随着宋扬的痛呼,几滴血洒向虚空。

    阴风仍在,黑暗仍在,头顶却见了月光,眼前也出现了孳生娘娘庙。

    “得救了!”宋扬又惊又喜,拉起鹿时清御剑而逃。

    树林中,活尸与鬼影仍在争持,又有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

    颀长的身影缓缓走向活尸,不费吹灰之力便拎起一个,双手一拉,撕成两片。少量暗黑干涸的血渍喷溅,落在来人被泥土满盖的深蓝色衣袍上。他没有停手,不过片刻,几个活尸便被他一发扯碎。

    如斯可怖,那些鬼影没有逃离,而是围过来:“尸王,人跑了,娘娘那边如何交代。”

    来人像是没听见他们的言语,自顾自地转身。他动作较活人略显牵强,但比先前那四个活尸流畅许多。他一步步走到林中,在一棵树下停住,然后僵硬地俯身,将方才鹿时清扔下的照命灯握在手中。

    影子被月光斜斜拉长,印在枝叶交横的地面,侧身英挺流畅。此人气质本该十分鲜活,可惜宛如死尸。

    他对着腹里空空的照命灯凝眸少许,浑身只有嘴部略略动了,发出嘶哑的两个音节:“师、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