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古代精准扶贫 > 第25章
    刘掌柜预言粮价一两天后会涨,吴蔚觉得有理,离开刘记食肆后他打算去粮铺再买些粮食,没想到一进粮铺却看到柳树跟人起了争执。

    这县里不止一家粮铺,他们能这么凑巧,也是因为这家铺子口碑较好。

    一看到吴蔚,柳树这个七尺汉子还委屈上了,“师父,这老板坐地起价欺负人!”

    老板是个看上去很慈善的老头,闻言额角微跳,怎么还带告状的?

    吴蔚猜出了缘由,问他:“粮价涨了多少?”

    “我来前问过柱子,他前天去丘山镇买米都是一斗一百文,这里却要一百二十文。”

    粮铺掌柜还记得吴蔚,前些天这人在他这买过粮,姿容华贵出手大方买了不少,他记忆犹新,现在自然也不想得罪这个大主顾。

    “客人,我这小店涨得算少了,其他铺子已经涨到一百五十文了。”

    看来粮食涨价已成定局,吴蔚安抚了一下柳树,“就在这买吧。”

    毕竟粮食捏在粮商手里,他们也没法强买。

    “给我也来六石米。”

    “好咧!客人稍等,保证给您挑上好的米。”

    见吴蔚都这么说了,柳树便不再坚持,他也知道粮价不会因为自己死缠烂打就真降了,只是白白多花了钱他心里不忿而已。

    “我要两石米,六石麦。”

    掌柜的喜笑颜开,吩咐伙计去称重,他笑着跟吴蔚搭话,“现在这粮食可是一天一个价,客人早买早好啊!”

    吴蔚心里在琢磨事,听到掌柜的话后微微点头,“掌柜说得对。”

    虽然家里的粮食足够他两吃半年,但他今天还是又多买了六百斤。灾患始终是隐忧,还是多做准备以防不时之需吧!

    不过这个时代的粮价是真心贵,他卖二百斤豆腐才赚的六两银子,这一下子又都全花出去了。

    在等待装粮的时间里,店里陆续来了几波镇上的人买粮,无一例外都在抱怨粮价上涨,别看只涨了二十文,但那也是一斤猪肉的钱。

    吴蔚和柳树的粮食称好了,伙计帮着抬到了他们的推车上。

    “老王,再给我来一百石的米!唉哟……”

    喊话的人膀大腰圆,路过时莽莽撞撞的差点撞翻吴蔚的推车,被沈歌提前使暗劲撞开了。

    壮汉瞪着沈歌,“你撞我作甚!”

    沈歌冷着脸说:“大家擦肩而过,何来撞你之说。”

    吴蔚在一旁暗笑,他家小老板演技不错,他轻咳两声,“我没看到这位小先生有撞您的动作,许是道路不平您崴了一下。”

    柳树也出来作证,“对啊!我们沈当家无缘无故的撞你干嘛!”

    粮铺掌柜正好在门口送客,看到起了争端,忙出来打圆场,“老魏,我都没看到人家撞你,赶紧进来称粮,今天来买粮的人特别多,还不一定能给你凑够一百石呢!”

    那壮汉虽然气恼,但魏员外交待买粮的事更重要,这种说不清楚的事也只能作罢。

    不过在进粮铺之前,他还是撂下了一句狠话,“我可是魏员外家的人,以后在虎丘县你们给我小心点”

    壮汉的话他们并未放在心上,等他走了,三人相视一笑,然后去租寄坊取了牛车,踏上了回安平村的路。

    车上装了十几袋粮食,他们只能坐在车沿边,等一路颠簸着回到村里,吴蔚的屁股差点被颠成八瓣。

    到柳树家门口停下,他扶着腰跳下车,柳树他爹闻声出来迎人。

    “吴师傅,快进屋里歇歇。”

    吴蔚忙摆手,“就不麻烦您了,几步路的距离,我回家再歇。”

    柳老爹不好强求,很快跟儿子搬完粮食,送了吴蔚一篮柳梅婶做的栗面饼。

    “吴师傅别嫌弃,你这些日子对我家太关照了,又是教他娘做栗面,又是让柳树去作坊上工,今儿个还麻烦你带他进县城买粮。”

    “是柳树自己争气,您太客气了。”

    见两人还要客套,沈歌坐上车空甩了一下鞭子,老牛得令开始往前走,吴蔚忙跟柳老爹告辞,“柳叔,我先回去了,闲了再跟您聊。”

    他小跑两步赶上沈歌,想起在县里柳树叫的那声沈当家,吴蔚一时兴起也跟风喊了一句,“沈当家,等等我!”

    结果沈歌听完却皱起了眉,“沈当家不好听。”

    作坊里的人都这么叫他,可他就是不想吴蔚也这么叫他。

    “好好好,都听我家小老板的,以后我不叫了。”

    往前挪了挪,卸力靠在沈歌背上,吴蔚轻声问他:“刚才是不是心疼我了?”

    “嗯,看你一直扶着腰。”

    沈歌依旧坦率的可爱,看他身体不舒服,便不顾长辈在场,挥鞭说走就走,只为给他一个脱身的理由。

    脸贴着沈歌温热的后背,吴蔚心里酸酸涨涨的很满足。

    之后几天,村里人听到粮食上涨的消息,开始陆续来沈歌家借牛车去县里买粮。每次还牛车的时候,吴蔚都能听到粮价又涨了多少,如今年关将近已经翻了一倍了。

    至于作坊,方衡川的五千斤粉丝订单完成了一半,年后还有两个月才交货,时间绰绰有余。

    所以腊月二十八,沈家作坊宣布休年假。

    吴蔚给所有的雇工都发了年礼,还多结了一天的工钱。

    得了一箩筐的祝福,送走雇工后,吴蔚问牛三婶,“您真的不跟我们回家过年吗?”

    牛三婶待沈歌至诚,他们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不想老人家连过年都孤孤单单的,商量过后才提出这个邀请。

    牛三婶笑着摇头,“我一个人习惯了,过年给亡夫和孩子烧烧香,有他们陪我呢!你们两就放心吧!自个好好过年去。”

    见劝她不动,吴蔚只好作罢。

    年前这些天太阳依旧温暖,吴蔚种在木框里的菜光照充足,已经开始长苗了,他便照顾的愈发精细,想着等过完年吃了一肚子荤腥后,能多些新鲜蔬菜给沈歌改善胃口。

    腊月三十除夕夜,是吃年夜饭守岁的日子。

    这一天吴蔚施展浑身解数,从早忙到晚,做了一大桌好菜出来。

    傍晚给牛三婶送了几样好菜,剩下满桌的都是沈歌爱吃的菜,以豆腐和肉为主。

    给沈歌倒了杯酒,两人碰杯,“沈歌,新年快乐。”

    “嗯,你也一样。”

    沈歌不会说花哨的话,但他一双黑眼珠亮闪闪的,眼角眉梢都透着开心。

    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人陪他一起过年了!

    吃着合胃口的饭菜,听吴蔚讲一些奇怪又有趣的小故事,饭桌上的气氛很温馨,几杯酒下肚后,他觉得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见他神色不对,吴蔚凑近捏住他的娃娃脸,轻笑道:“原来小老板你是三杯倒!”

    鼻尖嗅到熟悉的气息,沈歌头一歪枕在了吴蔚肩上。

    他眼神迷茫,清灵秀气的小脸蛋上白皙透红,较之平时更显可爱,手指下的肌肤触感柔嫩,吴蔚心中微微涌出一股异样。

    突然问道:“小歌,你……想过我离开以后,自己怎么过吗?”

    “唔~等……等到死,或者等到想好怎么继续活吧!”

    在酒醉的这一刻,沈歌说出了重生这些年来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不过这句话一出口,却又好像跟以前的想法有了一丝出入。

    他歪过头看向吴蔚,眸光灼然,唇角微翘。

    “等到死,或者等忘了你。”

    说完沈歌再度枕了回去,却不想他这句话给吴蔚造成了多大的冲击。

    手指变捏为抚,掌心慢慢拢上沈歌面颊,久久之后,吴蔚轻笑出声,“我的小老板啊!你可真是个宝贝。”

    将人抱起放到屋内暖炕上,吴蔚走出门口,抬头看向夜空中的繁星,星光闪烁很像沈歌的眼睛。

    可细一比较,他却觉得沈歌的眼睛更胜一筹!因为那双眼睛是他最喜欢的。

    “哥,我好像……找到了你说的那个人,那个更适合我,我也更喜欢的人。”

    话音落,雪落下。

    伸出手接住突然而至的飘雪,吴蔚笑了。

    午夜,雪扑簌簌的下着,漫天鹅毛,沈家院子里已经空无一人,夜静静的漫长着。

    第二天一早,吴蔚被冻醒了,他一个喷嚏也惊醒了沈歌。

    看到吴蔚睡在床上,自己却睡在炕上,沈歌疑惑,“怎么换了?”

    “喝了酒睡冷床对身体不好,不过我也没想到会突然下雪。”

    穿好衣服走到暖炕边,见沈歌宿醉后反应有些迟缓,吴蔚轻笑着捏了捏他的脸,从被子里摸出捂得热乎的衣服给沈歌披上。

    “掀开了被子就赶紧穿衣服,别着凉了。”

    就在他要动手帮沈歌穿的时候,走完神的沈歌一个激灵,忙夺过了衣服,低着头穿衣服不肯看他。

    摸摸他的头发,吴蔚笑意更深,“想起来了?”

    沈歌小声哼哼,“我喝醉了,说过的话都想不起来了。”

    不打自招!

    吴蔚也不拆穿他,说:“我去做早饭,你慢慢洗漱。”

    结果一出门他被惊到了。

    一夜过去,雪却没停,积雪已经厚到堆在了门板上,于是他一打开门直接就被雪扑了一腿。

    “小歌,快出来看。”

    沈歌闻讯出来,看到院子里堪称恐怖的积雪,先一把将呆立着的吴蔚扯进了屋里。

    皱眉道:“雪太大了,要出事。”

    吴蔚心里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