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一辆高级的黑色小轿车在宽阔的郊区大道上匀速前行,窗外的景物快速的朝后倒退。

    坂口安吾满脸纠结的看了一眼后视镜,他擦了一把不停的从额头冒出的冷汗。

    他的下属们与被夺取外套后捆绑的严严实实的芥川龙之介就像是正在进行最后的压缩工艺的饼干一样挤在一起,让他对坐在前排副驾驶这个行为异常的内疚。

    “其实,我们可以联系车子来接我们回去的。”

    “嗯?但在眼下有车子的情况下,直接使用眼前的车子不是最便捷的方法吗?”柳吉把着方向盘疑惑的问道“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吗?”

    当然有了!将港口恶犬和政府人员挤在一块儿像是压缩饼干似得带回城里你确定没有问题吗?

    为什么要将港口恶犬也带回来!直接抢了车子走人不就行了吗!现在这是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地狱副本啊!以后异能特务科绝对会被这头港口恶犬给记恨上的。

    被挤在后车位上的港口恶犬满脸的悲愤厌世的表情,这是他有史以来遭受的最大的屈辱,是他太天真了,也是,虽然并不想要承认,但连太宰先生都能够迷惑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个一招半式!

    竟然是如此羞耻的酷刑!前所未闻,如此的耻辱,他堂堂港口黑手党首领直属小队长竟然被这个男人……

    “喂!你这个家伙就杀了我吧,不然我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会追着你到天涯海角!”

    柳吉开着车子,依旧是云淡风轻的表情,但把在方向盘上的手却明显的一滞。

    “你的心意我是知道了,但还是请容我拒绝,我可不需要一个男人追着我到天涯海角。”

    ……

    坂口安吾头疼的叹了口气,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车内很安静,除了织田柳吉以外的人员,连大气都不敢喘,恶犬即使失去了獠牙,其凶神恶煞的气势依旧和往日无异。

    一阵清脆的铃音打破了空间的沉寂,铃音是从芥川龙之介的黑色外套中传来的。

    “你的电话响了。”织田柳吉好心的提醒道,“你不接吗?”

    “哼,在下的样子是可以接电话的情况吗?你是在嘲讽我么。”芥川龙之介细眯着眼睛,他奋力的挣扎着双手,这个电话原本应该是令他高兴的,但此刻没有抓住织田柳吉这个卑劣的男人却反而沦为了猎物,真是令人火大憎恨。

    “真拿你没办烦啊,坂口先生,可以让他接电话吗?”

    “哼,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接电话的!”芥川龙之介打断了织田柳吉的提议,带着誓死不从的快感坚决的说道“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这个电话的!”

    “这样么,那么就算了。”

    “你这个家伙果然是在耍弄在下,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让在下接电话的!”芥川龙之介一脸果然如此,被我看穿了吧,你就是想要看我先高兴后又失望的表情,这么无聊的诡计以为他看不穿么!

    ……

    “芥川君啊,晚间8点档你应该很喜欢吧?”都可以去从事编剧行业了。

    “哼,在下是绝对不会告诉你,在下一点都不喜欢,只是陪妹妹看看,顺便打发无聊的时间罢了。”

    “芥川君看来是个好哥哥啊。”

    “那是自然!等等……你这个家伙竟然!”何等的卑劣,竟然三言两语就套取了他的信息,要知道即使是在港口黑手党内他和妹妹的关系都是机密。

    “芥川前辈为什么不接电话呢?”

    在一个破旧的死胡同中,金发的小姑娘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亮屏的手机屏幕上提示着对方已挂断的信息。

    “芥川前辈难道将手机静音了吗?”金发女孩薄润的食指指甲盖轻轻的敲着手机翻盖,“你想要干什么,人虎,不要轻举乱动,否则,你的这位前辈我可不能保证他的生命安全。”

    漆黑的枪口对准着正跌坐在地面上,双手上举的青年头发蓬松的脑袋上。

    青年绑在身上的纯白绷带似乎在经过激烈的战斗后松散开来,绑在手上的部分粘上了污渍,不再白净。

    “樋口小姐,请你住手,我和你走,请你不要伤害太宰先生!”白发的少年握紧幻化成毛茸茸的虎手,着急的说道,都怪他,这一切都要怪他,中了敌人的圈套被引到了偏僻的小胡同中。

    其实对方的委托任务充满了破绽。

    照片中的人明明是去往了东京以后失踪的,但对方却引导他在横滨的小巷街口寻找,这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闭嘴,你似乎还没有搞清楚情况。”被称作樋口的女性将手机收起来,换做了另一把手枪指着看起来异常痛苦的白发少年。

    “人虎,你是我们港黑的商品,所以我会将你完好无损的带回港口黑手党,但是这个擅自跟过来的男人可不一样了,你要是轻举妄动的话,我就不得不让他去西天取经了。”

    “去西天取经吗?”太宰治突然开口说道,他的声音柔和的就像是松软的棉花糖,“听起来似乎很有意思,只是樋口小姐真的不考虑一下和我殉情吗?我如今的人生志向是和美丽的小姐一起入水殉情,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全然没有被黑漆漆的装满了子弹的枪口对准着脑袋的自觉,青年神情自若的转过头,朝着樋口露出天使般纯洁温柔的笑容。

    樋口闻言,视线朝下,想要看看明明已经是个人质的家伙怎么能够就像是坐在露天的咖啡厅中,聆听着古典乐,一边看着排版精美的书籍一边喝着咖啡的绅士一般。

    与温和的声线与灿烂的笑容不同,樋口在视线与之交叠之际,呼吸下意识的一滞,那是何等漆黑的眸孔,就像是撒旦被上帝惩罚,堕入永不见光的地狱底层一般,明明不是亲身的经历者,但只要与其对视。

    “怎么了嘛?”太宰治微笑的问道,“枪要好好的拿着,要是拿不稳的话,是射不穿脑袋的。”

    “你这个家伙,去死吧!”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的对视而吓到了,樋口恼羞成怒的将双手中的手枪与机关枪统统对准了太宰治,毫不犹豫的按下了两把不同类型的枪的扳机。

    “太宰先生!”

    白发少年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比起让其他的人受伤,他宁愿自己去死。

    顷刻间,少年不仅是手脚,整个躯体都幻化成了强壮的白色老虎挡在了太宰治的身前,虎吟响起,无数出枪的子弹被白虎如数挡了下来,与自然界的老虎不同,少年幻化出的白虎不仅仅是活物,它的皮毛比起世界最尖端的防御还要坚硬。

    “只要想做,还是做的到的嘛,敦君,干的不错哦。”太宰治从地面上站起身来,他拍了拍身上穿着的风衣背面,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照片,正是樋口伪装成委托人带去侦探社的那张照片。

    “真是个好主意呢,”太宰治将照片扔了出去,“不过,这个主意的执行难度似乎并不适合你们呢。”

    “你是什么意思!”太宰治突如其来的言语令樋口不仅对如今形式逆转而恼羞成怒,更是疑惑不解。

    “意思就是,不管是这边还是那边,你们都失败了。”太宰治摇摇头,正大光明的从口袋中取出一只手机。

    “那是……我的手机!什么时候?”

    “就在刚刚哦,樋口小姐与我深情对视的时候,我与小姐交换了定情信物。”太宰治打开手机,熟练的解锁后翻到了通讯记录。

    最新的通讯记录显示着芥川前辈,不过是未接来电就是了。

    “那么,我要不要久违的教育一下那个脑袋总是不开窍的学生呢?不过,既然打不通电话的话,那就是行动失败了吧,既然想要诱引我出来,总得拿出些像样的东西吧,一张照片?”

    “你是什么意思?什么引诱你出来!”樋口警惕的问道,她只是想要诱骗人虎出来然后抓获而已,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究竟在说什么?

    一阵清脆的铃声打断了双方的对峙。

    “你把手机还给我!”樋口着急的说道,一定是芥川前辈给她回电话了。

    “不哦,除非美丽的小姐答应与我殉情才行!”太宰治将屏面转过来给隔着敦少年的樋口瞧,上面赫印着“芥川前辈”的字样。

    “你休想!”

    “这样么,那么正好,我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呢。”

    太宰治收敛手肘,熟练的摁了一下通话键,他温和的口气一变,就像是从春天一下子倒退到了寒冬时节。

    “还是老样子呢,芥川,想要威胁我却没有这个实力,真是令人失望。”

    “嗯?”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疑惑的音调,“等一下,我不是芥川君,我换他来接电话。”

    “嗯?”太宰治一愣,眨眨眼,看样子有些出乎他的猜测有些出入呢,“不用了,我突然不想要和他说话了,你是织田柳吉吗?我们来聊聊倒是可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