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这场灯会,其实在下午就已经有人应约过来。

    庭中挂满了灯笼。灯会还未正式开始,已经到场的人,三三两两站在一起互相交谈,场面很是融洽。

    邱季深同叶疏陈到快开始,才一起走进来。里面的人飘来几缕视线,没有过来攀谈,也没给出特别的反应。

    几位年轻的女子们,用扇子半遮着脸,站在一起。看衣着跟身材都差不多,一时半会儿根本分不清谁是谁。邱季深大致扫了两眼,找不出叶裁月所在,马上将视线收了回来。

    如果直直盯着她们看,会显得太过孟浪,受人指摘。

    叶疏陈说:“今年这灯会办得真是隆重,不同于常。”

    邱季深低声说:“你不是说以前从没来过吗?”

    “我是没来过,但我也知道。”叶疏陈说,“往年没有那么多年轻官员的,今次还特意向陛下借了别院,连礼部官员都多来了两位,侍卫也多了不少……”

    邱季深:“所以是特意请了谁来?”

    叶疏陈笑说:“长公主。”

    长公主唐灵瑶,也就是唐平章的妹妹。已经快要及笄,但还没有指婚,不知道会是什么安排。

    “哦……”邱季深恍然大悟,心说难怪。

    难怪国公非逼着叶疏陈过来露脸。

    那唐平章特意给她送张请柬过来是什么打算?往多了想还真是有点怕怕的。

    不过这与他们没关系,他们只是来走个过场,不是真相亲的。

    叶疏陈说:“找到项信先,应该就能找到你表妹了。我去找司阍问问,看看他们来了没有。若是你表妹没来,那最好,我们喝完一杯酒,直接回去。”

    邱季深点头表示同意。

    叶疏陈的身份在这个地方比较好说话,他朝里面去,邱季深则继续站在门口等待。

    不消片刻,门口一阵骚动。

    今晚要来的特别人物出现了。

    长公主穿着一身华服,略施粉黛。带着满脸的骄傲神情,从众人面前走过。在配乐声的烘托中,有种要带人打群架的气势。

    邱季深与其余人一道作揖低头,迎她进来。

    邱季深不喜欢这里女子的妆容。

    早上上完妆的时候,肤色过白,到了晚上,又开始发灰发黄,显得人没有血色。近看其实是漂亮的,但远看实在有点恐怖。

    好在唐灵瑶才十四五岁,这妆画得不浓。

    因为这是一场不正式的灯会,年轻人以文会友而已,以无事闲聊为主。陛下也曾来过,都未摆谱,所以长公主落座之后,众人又恢复寻常。只是闲谈的声音小了些。

    随后几位平日少见的权臣子弟相继入座。

    等人几乎坐满,仆人过来,请邱季深进去等候。

    她坐在最外面,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看着前方人头攒头,一个认识的都没有。叶疏陈应该是被人绊住了,现在还没回来。

    结果那么一扭头,就看见了她之前想找的人。

    这不就在这儿吗?项信先还主动过来找她了。

    托他的福,邱季深感受到了所谓的万众瞩目。项信先一过来,立马旁边的好几个眼神都飘了过来。可见项信先这人在同龄人里,的确是很有声望的。

    邱季深听远处长公主清亮地喊了一句:“项寺丞,你方才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来?”

    “回长公主,下官早来了,只是在湖边坐了片刻。”

    项信先疏离回答了一句,再朝她尊敬敬礼,然后就盘腿坐到邱季深的旁边。

    见人不愿意过来,长公主面上闪过不虞。

    项信先就真如叶疏陈所说,不识情趣,装作未发现唐灵瑶的不快,朝邱季深问好。

    “邱兄。”

    邱季深点了下头,目光望向他身后。

    项信先不解:“你在看什么?”

    “我来找我表妹。”邱季深压低了声音说,“你见到她了吗?”

    项信先一惊:“她要过来?”

    “我不知道。她赌气的时候说过。”邱季深说,“正好陛下给我送了请柬,我就过来看看。”

    项信先松了口气,说:“那应该是没有,我没见到她来。叶姑娘知书达理,知晓分寸,想来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邱季深点头。

    如果是那就最好了。谁也没想到这次长公主会来。只刚才一句,邱季深就能听出落花有意。要是表妹与这位主相遇,不定真得天翻地覆。

    她刚举起酒杯,旁边一道人影就箭似地冲了进来。项信先正好在说:“能否借一步说话?之前我去你住所找你,你却不在,我想同你解释清楚。”

    “你在这里做什么?”

    叶疏陈本就不喜欢项信先,更不喜欢他跟邱季深呆在一起,轰赶道:“还嫌说闲话的人不多吗?走开走开,谁要听你解释?”

    项信先:“我是要与邱郎说话,关你何事?”

    叶疏陈指着自己的耳朵:“我在旁边听得见。”

    项信先:“所以我请邱兄去别的地方说话,不打扰你。”

    叶疏陈无赖说:“可我也有话,要跟你的邱兄说。是吧,邱兄?”

    邱季深放下酒杯,从中间撤了出去,到隔壁的桌上,示意道:“你们慢聊。”

    叶疏陈:“你看!叫你给气走了。”

    项信先“呵”了一声。

    邱季深闻到了浓烈的香粉味,垂下视线,改而看着桌面。随后那道身影停在她前方不远处。

    唐灵瑶不满被忽视,直接到了项信先的前面道:“项大哥,中间最大的那盏灯,是尚书公亲自写的,我想要。”

    项信先起身,面不改色地唤道:“司仪。长公主说想要那盏灯。”

    不远处的中年官员笑问:“项寺丞是要答题吗?”

    唐灵瑶露出笑容。

    结果项信先却说:“长公主喜欢的东西,自然大家都是愿意让的。请您直接拿下来送给长公主,我想,在座应该没人有意见吧?”

    这时候谁也不能找死的出声啊。

    唐灵瑶嘴唇颤动,显然已是恼怒不已,好在粉盖住了她的脸色。

    下人将灯拿了下来,捧在手上,却不知道该给谁。

    项信先解围说:“既然是尚书公的笔墨,不如将字谜念出来,大家一起猜着玩儿吧。”

    于是司仪一字一字清楚地读出谜面,在座众人也开始虚伪地讨论。

    项信先见对方还用力瞪着自己,说道:“长公主,您的灯。”

    唐灵瑶甩袖:“不要了!”

    项信先:“是。那请先挂回去吧。”

    唐灵瑶气极。

    她身后的老奴上前,在她耳边低语两句。

    唐灵瑶听罢,吸了口气,语气不善说道:“我想要的东西,大家都愿意让?”

    项信先狐疑地看向她。

    唐灵瑶报复似地指向自己左手侧:“那我要他头上的那根发簪!”

    众人一起看向邱季深。

    邱季深:“……”

    关她屁事?!

    唐灵瑶大约是气疯了,口不择言道:“你就是邱季深?我不过要你一个发簪而已,反正你不是为了讨好别人,连自己妻子也能让吗?”

    在座众人无不变色,尤其是项信先,肩膀都几不可见地震了一下。

    唐灵瑶身后老奴还催促道:“长公主想要你身上的东西,这位郎君,怎么还不动作?”

    邱季深冷笑。

    她乐不乐意是一回事,叫对方这样当面奚落是另外一回事。今日她来是做客,凭什么要受这样无理的气?

    随意一件小事就敢在她头上泄火,往后还有谁看得起她?

    邱季深说:“人若请我让,我或许会考虑。可连请都没有,我又何来让?”

    老奴:“你大胆!”

    “我大梁政治清明,今日就算陛下要做这样的事,有冤的人也是敢叫屈的!”邱季深语气坚决道,“谁想送谁送,凭什么我邱某就要折了这份气节,供他人取笑?不行!”

    项信先冷了脸,声音严厉:“长公主,您要一位男子的发簪做什么?”

    唐灵瑶面上已经有些悔意,可还是嘴硬说:“我就是要!”

    邱季深说:“那我就要项信先的发簪。”

    唐灵瑶怒斥:“你敢!”

    项信先二话不说,直接从头上拆了下来,两手递过去。

    邱季深见他这幅模样,又觉得很没意思。迁怒项信先做什么?

    她抬手一推,说道:“罢了。”

    项信先却是坚持,微鞠一躬,沉声道:“对不住。请你收下。”

    唐灵瑶见此更觉得窘迫。

    她不过是想要项信先向她求情服软而已,为什么不行呢?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周遭众人也不知该如何劝说。

    有人小声劝邱季深将发簪送出去,难得长公主喜欢。

    “都这样做什么?”

    叶疏陈突然出声道,“行了,不就是一根发簪的事吗?”

    他也拆下自己头上的发簪,朝着邱季深靠近。

    “别动。”叶疏陈扶住邱季深的脑袋,将自己的那根玉簪插了进去。

    他笑道:“就当我跟你换了,怎样?这根我已经用了很久,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也挺贵。”

    邱季深被那个“贵”字取悦,面色稍加缓和。

    叶疏陈这才将邱季深的那根发簪递过去,说道:“公主请收下。”

    说着眼神却是阴寒地瞥向她身后的那位老奴,并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

    那老奴莫名心下生寒,退了一步,谦卑地弯起腰身。

    唐灵瑶抿着唇角一把抓过,然后大步走开。

    项信先则紧紧攥着手里的东西,强忍着心情,声音微颤地对着邱季深又说了一遍:“对不住。”

    前面唐灵瑶回到自己的座位,刚刚坐下,朝前面一扫,觉得众人的眼神太过尖刺,又发脾气道:“我回去了!”

    老奴连忙跟上。

    叶疏陈眼睛追着长公主离席,说道:“我们也走吧。”

    邱季深现在哪里还有兴趣留下,巴不得赶紧离开。何况长公主都走了,这灯会也没多大意义了。

    叶疏陈转身拍了下她的肩,笑道:“我去拿样东西,你先去马车上等我。我很快就来了。”

    邱季深问:“你拿什么?”

    叶疏陈说:“我的发簪啊。”

    邱季深反应了片刻才明白过来,说道:“是我的!”

    叶疏陈:“那我拿回来还你。你不要跟过来知道吗?”

    邱季深听他这样说,又开始担心:“你、你不要冲动啊……不是什么大事。”

    叶疏陈点头表示知道了,已经抬脚朝那边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