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八零年代活神仙 > 变黑变丑了?
    李萍被顾玄芝弄出来的那‘飞起一脚’吓得不轻,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最后期期艾艾地回娘家诉苦去了。

    顾玄芝正好乐得耳根子清净,她与朱春草约好下午去河里抹虾,中午赶紧将‘钓虾丸’制了出来,用绳子绑在虾笼里,等午休起来之后就同朱春草到了河边。

    清明已过,河里的鱼儿都有了活力,时不时还会有几尾大鲤鱼跃出水面,溅起一圈圈涟漪。

    朱春草挽着裤腿站在河边的浅水里,一遍又一遍地搜寻河虾的踪迹,结果走了十来米,除去几只小虾米之外,她啥都没有瞅到。

    “四弟妹,你说这河里的虾都去哪儿了?”朱春草苦着一张脸扭头问,结果她回头一看顾玄芝,发现顾玄芝居然已经把虾笼随便下到水里去了,她连忙说,“四弟妹,捉虾不能这样搞,你得找虾多的地方,不然虾有啥想不开的,主动往你那虾笼里钻?像你站着的那地方,根本不会有虾,我刚刚已经搜寻过了。”

    顾玄芝笑而不语。

    据河伯传承中显示,钓虾丸可是连水里的虾兵蟹将都能勾搭动的,更别提几只没开灵智的小河虾了。人闻着钓虾丸的味道可能没啥反应,但虾闻到之后,那绝对是上瘾的。

    顾玄芝把虾笼放进去之后就站远了,朱春草无奈地往虾笼边走,她心里嘀咕,“果然是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四弟妹种地是一把好手,可到了捕鱼捉虾这儿,她就啥都不懂了。”

    顾玄芝的眼睛死死盯着水面下,见河底的污泥已经开始翻腾,最下面的那层水已经浑了,赶紧出声提醒顾玄芝,“大嫂,你赶紧出来,小心一会儿被虾虾蟹蟹给夹了脚趾头!”

    朱春草不信,“你说啥瞎话呢,我在这河里都走了多久了,虾虾蟹蟹的影子都没瞅着。哎呀,我脚板底这是踩到个什么东西,硬邦邦的。怎么还动呢?”

    她低头一看,惊了,头发丝都一根一根地竖了起来。

    “妈呀,咋有这么多的虾虾蟹蟹从污泥里往外钻?”

    真有一个螃蟹夹住了她的小拇脚指头,痛得朱春草‘嗷’了一嗓子,飞快地往河边窜。

    武侠世界里那些轻功精妙的侠客会草上飞、水上漂之类,朱春草此刻无师自通了‘虾上飞’的绝技,不管脚下有什么东西,她看都不看,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河岸上窜,等窜到岸上时,夹住她脚趾头的那个螃蟹已经不知道被甩哪里去了,只剩下一个断掉的蟹钳。

    把脚趾头上夹着的蟹钳掰了下来,朱春草见没有流血,只是被夹破一点皮,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看着河底那纷纷冒头、仿佛参加什么大会师一样的虾虾蟹蟹,问顾玄芝,“四弟妹,你这是怎么搞的?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啊?咋这些虾都冒出来了?”

    不等顾玄芝回答,朱春草自个儿就想明白了,她一拍脑门,激动地说,“我知道了,就是你给虾笼里装的那个东西,对不对?像肉丸子一样大,你中午拿一堆野草野菜剁吧剁吧之后还用油炸了一下的那个玩意儿,对不?”’

    顾玄芝点头,“没错,那是我之前看书时学会的一个配方,叫钓虾丸。虾虾蟹蟹们最喜欢那个味道了,只要把钓虾丸放到虾笼里去,钓虾丸被水泡了之后,味道会散开的,虾虾蟹蟹闻到这个味儿之后,自然就找上来了。想要征服虾,那就先征服虾的胃。”

    她用手一指那虾蟹成群的水里,道:“大嫂,你看,我放下去的那虾笼现在说不准已经满了,你把篓子拿过来,我去收笼,今天多捞点儿,我准备挑些快产卵的母虾养着,培育出高品质的虾苗来。等我把靠河滩的这片地收拾出来之后,专门挖个水塘来养虾,有这钓虾丸在,根本不担心虾虾蟹蟹会挖洞逃走的问题。”

    朱春草跛着一只脚飞快地取了虾篓过来,顾玄芝把虾笼收起,只见那竹编的虾笼里面已经挤了满满当当的虾虾蟹蟹,虾笼外面还爬着不少,往虾篓里抖了好几下才抖干净。

    顾玄芝瞅了一眼虾篓底部绑着的那个钓虾丸,见少了三分之一,盘算着还能再钓两次,便直接将虾篓朝虾最多的地方抛了过去。

    朱春草原本已经做好了摸虾一下午的准备,没想到都没用得了半个小时,虾篓里就已经装满了虾虾蟹蟹,绝对不下八斤重!

    将虾篓的竹盖盖上,朱春草问顾玄芝,“四弟妹,咱那抓虾用的大丸子还有没,要不咱再抓点儿虾?”

    “没了,我就整了一颗,抓太多也吃不了,留它们在河里自己长吧,过几天我把田地里的水塘给挖好之后再抓。”

    妯娌俩拎着一大篓虾虾蟹蟹回去,朱春草急着要用热水烫,顾玄芝赶紧把那些肚子里有虾籽的母虾选了出来,放到一个水缸里养着,等到了晚上,顾玄芝亲自掌勺,掐了红彤彤的朝天椒放到油锅里炸酥了,将那些清洗干净的虾都下锅炸酥,引得一家人胃口大动。

    李萍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杜振党知道顾玄芝同李萍吵了架,连屋门都没出,自个儿掐着馒头就着半凉的开水将就了一顿。

    顾玄芝不想做恶人,想着自个儿反正马上就要动身盖房,没必要同杜振党闹得太僵,而且她和杜振党之间还夹着一个杜振华呢,没必要因为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就让杜振华难做,便同杜老太说,“妈,要不让加荣给她二叔也送点儿虾蟹吃?”

    杜家荣是朱春草和杜振国生的儿子,也是杜家长孙,他下面还有个亲妹子,叫杜家棉,据说是种棉花的时候生下来的闺女,所以才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不过顾玄芝不信,她觉得朱春草是冬天穿的衣服薄,被冻怕了,这才会儿子叫‘加绒’,闺女叫‘加棉’,闺女是亲妈的小棉袄,得加点棉花,那儿子可不就是亲妈的军大衣么?

    杜老太冷哼一声,“别搭理他,一个大男人,是是非非都分不清楚,他好意思吃!怎么,自家婆娘不知道抽的哪门子风,他也跟着抽风了?他婆娘同家里人不对付,他也准备同家里人断了关系?蠢东西!”

    骂了几句后,杜老太又叹气说,“不过这事儿也怪我。”

    杜振国和杜振民兄弟俩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妈,你怎么这么说?他自己想不开,走不出来,这事儿怎么能怪你?”

    杜老太摇头,“这事儿确实怪我,当初生你们兄弟三个的时候,没给你们安脑子,后来生振华的时候,把省下来的脑子全都安给了振华,所以你们犯傻不能怪别人,怪妈自个儿偏心了。”

    杜振国:“……”

    杜振民:“……”

    顾玄芝还以为杜老太要说什么‘隐情’呢,结果杜老太一本正经地逗了个闷子,直接就将她给逗得笑喷了。

    杜老太又同朱春草和王雪梅说,“得亏你们俩都是性子踏实稳重,不爱作妖的人,不然振国和振民肯定管不住。还是老四好,脑子好,眼神也好,娶回家的媳妇儿不仅文凭高,种地也强,捞鱼捞虾都比一般人能耐!”

    鉴于顾玄芝做农活儿很快,而刨鱼塘是个重体力活儿,杜老太就做主让杜振国和杜振民兄弟俩帮顾玄芝刨鱼塘去,顾玄芝一边打理自己种的那三十亩菜苗,一边帮衬朱春草和王雪梅收拾麦田里的营生。

    每天都有源源不断地木系灵力汇入她体内。

    眨眼就到盛夏,地质学院来的教授已经在顾玄芝说的那个山头上转悠了好几次,成功被他们找到数块新型鱼龙化石,同省里申请的‘地质保护申请’也被批了下来,牛秀禾教授就迫不及待地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锦旗来找顾玄芝了。

    适逢麦苗成熟,顾玄芝要挖的鱼塘也已经进入了夯土工作,菜畦里的各种时令菜蔬也都长得欣欣向荣,顾玄芝又拿出那‘野驴附身’的速度来,飞快地将自家麦田的麦子收割好,脱了粒,然后晾在杜家院门口的坪坝上,转头就去帮杜老太和杜老头把老两口给自己留的那几亩地里种着的小麦也收了,最后还帮朱春草和王雪梅也都做了收尾工作。

    几十亩地里种着的小麦全都收割掉,虽然有点累,但给顾玄芝带来的益处却是无法估量的。

    最直观的益处,便是她体内凝聚出来的那一颗黄豆大小的土褐色丹丸,在天庭做过合同工的顾玄芝露出了淳朴、憨厚、老实的乡土味笑容,她抹了一把草帽下的汗,眼中满是惊喜。

    这可是金丹啊!

    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话听着确实有些扯,但却并非百分之百扯淡,因为金丹是区分修士和真仙的门槛,没有金丹,修士就算掌握了一定的道术,那也是修行路上的门外汉,可要是有了金丹,那天地将变得广阔许多!

    这颗土褐色的金丹毫无疑问,是因为她将土地公的术法修行得入了门,并且还积攒了一些土系灵力,量变引发质变的!

    而且这颗金丹确确实实给她带来了不少改变,顾玄芝能够感受得到,只不过这种感受有点微妙,还有点一言难尽。

    地头忙着捡穗的王雪梅瞅了一眼对着麦田傻乐的顾玄芝,小声同朱春草嘀咕,“大嫂,我总觉得四弟妹身上好像发生了一些改变,你发现了没?”

    “改变?能有啥改变?”朱春草直起腰来,也认真打量顾玄芝。

    王雪梅说,“变黑了,似乎也变丑了一点,原先四弟妹刚嫁进来的手,我看她白白净净,长得就和仙女儿一样,可你看她现在,看着比咱这些村里人还要村里人啊……”

    朱春草一看,立马也换上了不忍直视的表情,“嘿,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