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破云2吞海 > Chapter 18
    “——这是故意的嘛!”王九龄一边嗦面条一边指着监控屏幕,唾沫横飞道:“你看这四月二十九、三十、五月一号,连续三天她每次走到这就踮脚往上看,不是故意观察摄像头是什么?案发当天她是刻意避开监控的!”

    晚上十点,南城分局小会议室里兵荒马乱,步重华抱臂站在屏幕前,锁着锋利的眉头。

    虽然城中村监控很少,但几条主要路段还是装了摄像头的,三分钟内原地消失这种事只有一种可能——刻意走了监控死角。为了证实这个猜想,步重华让人调来了案发前一周郜灵家附近的监控视频,果不其然发现了异样的蛛丝马迹。

    但为什么郜灵要故意避开监控,真是为了偷刘俐的东西?

    少女的消失到底是无意被害,还是某个更大阴谋的冰山一角?

    “哎,”老王突然想起来:“我听说你铐来个小姐说是有重大作案嫌疑?”

    哪壶不开提哪壶,步重华不置可否地瞥了他一眼。

    老王跟刑侦支队理论平级,并不怵他的冰寒凝视,一边哧溜面条一边抱怨:“小黑屋都快被那连环抢劫案撑爆了,你一人占一个单间,还不去审啊?小心过了24小时人家妈妈桑带女团来公安局门口挂横幅骂你哦。”

    步重华看了看表,不动声色道:“还没到时候。”

    “嘿——你这故弄玄虚的家伙,什么还没到时候,你打算挑哪个良辰吉日入洞房呢啊?”

    步重华没搭理这茬,“快了。”

    “吃什么吃什么?”内勤拿着平板电脑在办公室穿梭来去,统一给大家点外卖:“市局楼下老杨排档,一个人限额五十,自己选啊!”

    吴雩点了个蔬菜汤泡饭,把平板还给实习生,从办公电脑后探头一瞟,只见远处步重华和王主任守着解析出的高清监控不知在商量什么,已经快两个小时没挪过窝了。

    “蔡麟,”吴雩探身往前一拍。

    蔡麟正偷偷跟他爹妈发短信商量周末吃什么,一惊之下差点把手机摔了:“干嘛?”

    吴雩向讯问室方向指了指,轻声问:“上午铐回来姓刘那个女的,就一直关着?”

    “啥?那陪酒的?”蔡麟早上没跟他们一起出行动,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孟姐带着小张他们盯着呢,怎么?”

    “还不审?”

    “老板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啦。”蔡麟以为他在担心二十四小时的协查扣留期,松了口气笑道:“莫方,到时候万一来不及稍微多关两天也不打紧。你不懂这个,这些人跟警察是天然对抗不合作关系,不压到一定程度不会吐口的。”

    的确,像刘俐这种三陪女,对带警字头的早形成了根深蒂固的敌对意识,哪怕知道什么也绝不会老实交代,不给足下马威是不会合作的。

    况且这种底层的“杂碎”连字都不一定认得全,更不懂什么法规什么条例,别说协查只有24小时、重大案件协查48小时,关她半个月她都没处说理去。

    吴雩眉眼间似乎有些阴霾,突然眼角余光瞥见门口人影一闪——是张小栎。

    “步队!步队!”张小栎匆匆穿过大办公室满地狼藉,突然被地上垒成小山的案卷材料绊了个结结实实:“哎哟——”

    步重华如同背后长眼,闪电般一转身,拎小鸡似的把他拽起来:“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张小栎龇牙咧嘴:“不是啊步队,孟姐叫我赶紧来告诉您……”

    步重华与不远处吴雩的视线骤然一撞,蓦然加重语气:“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然而张小栎不愧是号称全支队十年来新人智商最低谷,就这样都还没反应过来,一把拉住步重华的手情真意切道:“好的!那您可快点儿啊!”

    然后他顿了顿,连拦都来不及,那大嗓门震得半个办公室都能听见:

    “孟姐说您让盯着的那丫头,她毒瘾犯啦!”

    步重华:“……”

    ·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求你,给我点‘肉’,给我一点——”

    刘俐披头散发,两脚踢蹬,整个人虾米般蜷缩在讯问室椅子里,不住往前拼命伸手,但被松松横贯腰间的束缚带困住了,涂满劣质红甲油的黑瘦的手指只能徒劳刮过桌面,发出刺耳的擦刮声。

    啪一声轻响,步重华把手机丢在她面前,食指从左往右,一张张翻过照片。

    “这个戒指,这两双鞋,衣服,裙子,甚至这几件内衣,全都不是你的。”他居高临下盯着女孩痉挛赤红的脸,口气冰冷从容:“这边郜灵刚死,那边你的衣柜里就塞满了她的东西。你是真的贪小便宜,还是明确知道她已经不会再回来了,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我不知道,跟我没关系!是我报的案!求求你给我点‘肉’,是我报的案——”

    “警方抓过不知道多少行凶后自导自演报案的凶手,在很多情况下,报案者即为第一怀疑对象。”

    “求求你!我真的好难受!”刘俐拼命摇头,用力抓挠自己裸露的肩膀,鼻涕眼泪几乎要流到嘴里去:“我什么都告诉你!我真的不知道!!”

    “郜灵曾经跟你说过什么?平时在家她用不用你的电脑?工作时跟什么人来往最密?”

    “没有!我不知道!我不让她进我的房间,平时根本没人理她!”

    “郜灵有没有提过自己被人跟踪,或是跟任何人有矛盾?”

    “没有,没有!谁跟踪她?!她整天骂她老子娘!她才是贱货,贱货!!”

    “她骂她父母什么?”

    “我不知道,她是个贱货,死了都不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骂她父母什么?”

    “给我点‘肉’,就一点点,就一点点,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

    一众刑警站在单面玻璃后,没有作声。

    讯问室是全隔音的,但刘俐狠命用手捶头的咚咚声响,以及她撕心裂肺的哀泣哭嚎,却仿佛穿透了包裹厚海绵的墙壁,直接震动着每个人的耳膜。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吴雩脚步刚动,孟昭用力勾住他肩膀安抚地拍了拍。

    “孟姐,她这个情况,”张小栎咽了口唾沫:“不会出事儿吧?”

    “不至于,你看她只要冰|毒,没要海洛|因。”孟昭一手圈住吴雩肩膀,另一手把乌黑的鬓发掠去耳后,说:“理论上来说,冰|毒是兴奋剂而海洛|因是镇静剂,有人用前者来戒后者,最终两种毒品都上了‘大道’,一命呜呼只是分分钟的事。现在她还能回答问题,神智尚算清楚,不会死在咱们局的审讯室里。”

    “话是这样,但这个……”张小栎心惊胆战地往里头指了指:“要不咱们先问隔壁要点货备着?咱们这审讯室里市委纪委两头都在盯,万一这丫头待会过去了,可怎么交代哇?”

    ——实习生胆子小,但怕得不无道理,这年头从基层派出所到各大队支队,只要是个讯问室,都装着双重摄像头,一头通市局一头通纪委,自纠自查的年代确实已经过去了。

    孟昭有点意动,但犹豫片刻后还是摇了摇头,说:“你先别自作主张,从禁毒支队调东西是大事。连步队都没提,我们就更……”

    “准备点吧。”突然吴雩打断了她。

    他这话声调跟平时很不同,孟昭意外地一抬头,竟发现这个全队出名的老好人脸色格外难看:

    “她真的快不行了。”

    孟昭迟疑了下,按着蓝牙耳机:“步支队,我看这姑娘快到极限了,要不要提前跟隔壁禁毒申请下?要不然待会手续多,我怕——”

    “她骂她父母什么?”步重华严厉的声音打断了她,每个字都重重钉在刘俐绝望的眼窝里。

    孟昭一哽,只听耳机传出刘俐疯狂嚎哭:“求求你,求求你!!……”

    “郜灵为什么成天都在骂她爹妈,她的事情你还知道多少?!”

    刘俐像一条脱水的鱼,只张着嘴扑腾,眼珠赤红暴突,死死瞪在步重华年轻俊美但冷酷至极的脸上。

    “……不是我害的她,不是我害的她,我只是……”她像是自我催眠般一遍遍喃喃重复,突然崩溃尖叫起来:“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咣当!

    孟昭一下没拉住,吴雩大步冲出隔间,重重推开讯问室的门,一把拉开不断用额头狠撞桌沿的刘俐,强行把她按在椅背上,用臂膀死死圈住,不断用力抚摸她后脑油腻蓬乱的头发。

    “行了,行了,没事了。”他不停地低哑重复:“冷静点,坚持一下,再多坚持一下,很快就过去了……”

    那瞬间刘俐像是被开了闸,全身上下一边痉挛一边剧颤。如果说她刚才还只是撕心裂肺的话,现在就是要把咽喉肌肉都撕裂了含血带肉地喷出来,那嚎叫完全就不是个人:“我难受!我难受!我好想死,好难受!!……”

    “没关系,再坚持下很快就过去了。”吴雩用肩膀压着她,两手把她深深刺进她自己脸颊皮肉的十个指甲拔|出来按住,低声说:“我知道,我知道……再坚持下就过去了……”

    ——我知道。

    吴雩背对着审讯桌,没看见步重华那双异于常人的浅色瞳孔突然微微压紧了。

    讯问室内外一片死寂,没有人出声,甚至没有人敢动。不知过了多久,刘俐疯狂的挣扎渐渐减弱,尖叫嘶喊也变成了变调的嚎哭,眼泪鼻涕口水就像水龙头般,连着脸颊被指甲扎出的血洞一起糊了她自己满脸,看上去荒唐恐怖,又夹杂着一丝凄凉的可笑。

    “我没有害她,我只是不想被怀疑,他们说条子查不出来就会抓人去顶……你要相信我,求求你相信我。”刘俐神经质地紧攥吴雩衣领,直勾勾盯着他的瞳孔,说:“我没有拿、我真的没有拿——”

    所有人同时咯噔一下。

    “我真的不知道,她那个东西我没有拿——”

    吴雩喘息着回过头,布满血丝的眼底隐藏着一丝恳求,与审讯桌后的步重华对视。良久后步重华终于缓缓拿起手机,拨了隔壁禁毒支队的号。

    “喂,老邵。”他简洁直接地说:“把我叫你准备的那管货拿进来。”

    ·

    冰|毒装在一支吸管里,随之而来的一大堆审批手续和书面报告已经早就准备妥了。

    刘俐瘫在椅子里,吸完毒后她整个人仿佛陷入了一种虚幻迷离的状态,脸上黑红青紫,分不清是病态的潮红还是刚才真抓出来的干涸的血。

    吴雩坐在刘俐对面的审讯桌沿上,十指交叉搭着膝盖,从上而下近距离望着她,声口十分平缓:“郜灵为什么这么恨父母,她平时真的成天都在骂他们?”

    “……”刘俐盯着空气,良久才迟钝地点点头:“她说他们没文化,吸她的血,要害她。”

    “那你没有拿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那个东西……”

    刘俐无意识地重复,视线聚焦不起来,半晌才听她声音仿佛在飘:“那个东西我也不知道,我见都没有见过……那贱人每天都像在做贼,喜欢把桶挂在门后,我跟她说过好多次都没用……”

    “她把桶挂在门后,是因为有人进来可以立刻发出动静吗?”

    刘俐发呆半晌,点点头。

    “她有没有说过她在防着谁?”

    刘俐没动静。

    吴雩换了种方式:“是不是还有其他人想害她?”

    “害她?”刘俐突然像被惊醒似的,呢喃道:“害她?”

    她神经质地呵呵起来,那声调里满是嘲讽:“谁想害她?干嘛害她?我们都是贱命,都是这个城市下水道里的贱骨头,有钱有势的人随便碾一把我们就死了。也就郜灵那贱骨头认不清现实,还做梦说她有‘大生意’,只要做完了大生意就能发财——哈哈哈哈哈,发大财,你相信吗?”

    ——能发财的大生意。

    讯问室外人人脸色都变了。

    “让老王出两个理化员,带人重勘郜灵家。”步重华一秒钟都没耽误,按住蓝牙耳麦低声吩咐:“墙缝、地板、天花板隔层全部打开重检,另外注意提取检材看是否有任何化学反应,尤其是……毒品残留。”

    孟昭心知肚明:“是!”

    一名刑警飞奔而出,只听讯问室里刘俐不屑一顾地扬起头:“她哪有值钱的东西做生意?我都找过了,到处都找过了,根本什么也没有。”

    吴雩望着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这时审讯桌后的步重华沉声问:“郜灵有没有提过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意,你是不是经常翻找她的行李?”

    “她能告诉我?——那贱人藏藏掖掖的,才不肯说。”刘俐撇着干裂流血的嘴角,又哼地轻蔑一笑:“但她偷了我的电脑,偷了我的钱,我得把损失弥补回来,所以找了好久好久。她的箱子、水桶、床铺、地板……能找的地方我都找了,除了那堆破烂之外什么值钱东西都没发现,她一定是在骗我。”

    步重华问:“郜灵失踪前,你偷偷翻找过她的东西吗?”

    “失踪前?没有……没有,她看得太紧了,没机会。” 刘俐眼神直直瞪着前方,仿佛对虚空中并不存在的贱人满怀愤恨,说:“一定是她把宝贝拿出去卖,被人抢了杀了,一定是。”

    这疯疯癫癫的女孩其实有可能说中了一部分真相——郜灵坚信自己能做成一笔“大生意”,于是躲开监控偷偷跟什么人约好去交易,却被人黑吃黑杀了灭口,倒符合警方侦察到现在发现的一系列线索。

    但为什么她要带走刘俐的旧电脑和五百块钱?

    讯问室外人人面面相觑,大家都是办过经济案子的,霎时都不由想起了离岸账户、电子交易、虚拟货币等一系列词汇,顿时感觉非常荒谬。

    “那贱人死了……她怎么会死了……她怎么就死了呢?”刘俐眼底的仇恨渐渐被疑惑所取代,看上去又朦胧又涣散,梦呓般颠三倒四地嘟囔:“你要相信我,警官,你得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害她,我还给过她饭吃,我怎么会害她呢?她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真的没有拿啊。”

    刘俐嘴角干得可怕,又被她自己咬烂了,血珠顺着她说话的动作往下流,在黑瘦的下巴上留下一道道血迹。

    讯问室外面面相觑,难以言喻的沉重从所有人心底升了上来。

    ——从一起看似简单的雨夜杀人到现在,案情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吊诡,已经超出他们最坏的预测了。

    吴雩坐在桌面上,回头看了看,伸手拿走步重华面前的纸杯,递给刘俐:“喝一点。”

    “……”步重华刚要起身去找人接水,又坐回去了。

    “她怎么就死了……她怎么就死了呢?……”刘俐错乱似的不住念叨,声音嘶哑得令人不忍倾听。吴雩把纸杯塞在她手里,这个动作让女孩眼珠一轮,如同瞬间被注入了活气,溺水浮木般上半身向吴雩一弹:“不是我拿的,你相信我吗?你信我吗??”

    这个问题不论回答是或不是都非常违反审讯规定,孟昭刚要出声阻止,只听吴雩简洁地道:“我也觉得不是你 。”

    孟昭:“哎小吴……”

    步重华背对着她一抬手,孟昭生生咽了回去。

    刘俐这才哆哆嗦嗦地瞪着他接过那杯茶,突然嗓子眼里古怪地咕噜了半声,像是被痰卡住的怪笑,说:“……吴警官,你的手真好看 。”

    所有人:“?”

    “来人给隔壁一院打电话。”步重华按住耳麦:“她开始了。”

    ——她要开始散冰了。

    很多毒虫故意让年轻女孩子染上冰|毒的瘾,就是因为散冰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清楚。孟昭一分钟都不敢耽误,果断亲自带人进去把她从椅子上抱了起来,但冰|毒对中枢神经产生的刺激效果已经开始发作,刘俐痴痴地笑起来,一边挣扎一边用充血的眼珠死盯着吴雩指关节,仿佛要扑上去啃似的:“跟弹钢琴的手一样,哈哈哈——跟弹钢琴的手一样——”

    吴雩望着女孩迷离通红的脸,目光中有种莫名的悲哀:“谢谢……但我不会弹那个玩意。”

    刘俐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呵呵笑着把手一松,纸杯啪地掉下去溅了满地水。孟昭一个激灵,竟然被她挣脱出去半个身子,那双黑瘦带血的手跳舞似的在半空中摇晃,就想去摸吴雩的胳膊!

    啪!

    步重华一把握住她手腕,强行从吴雩身前扯开,低声吩咐孟昭:“立刻带她上车,跟急诊打好招呼注意职业暴露。”

    边上立刻有识眼色的刑警脱下外套裹住刘俐的手:“孟姐这边!”

    孟昭赶紧半扶半抱地把她拖起来,低声安慰:“好了好了,我们走了……”同时几个人左右架着,一路踉踉跄跄地出了讯问室。刘俐这时候已经不太清醒了,一边拖长变调地笑着一边手舞足蹈,铁门就在那夸张的尖利笑声中咣当!一声摔上,重响回荡,久久不绝。

    吴雩坐在审讯桌上,背对单面玻璃,把脸用力埋在掌心里,重重呼了口气。

    步重华也呼了口气:“别担心,没事了。”

    吴雩没有动,修长的手指插进黑发里,指关节细瘦明显,每个指甲都因为用力而微微发白。步重华看着他,心底一动,刚想低声劝两句,突然吴雩嘶哑地问:“你故意等她毒瘾发作的,是不是?”

    步重华顿住了。

    吴雩抬起头,眼尾自下而上形成一道尖锐的弧度:“是不是?”

    隔音室内只剩他俩,步重华回头望了眼外面监控室里的人,扯下蓝牙耳麦关掉,丢在桌子上,直视吴雩满是血丝的眼睛:

    “是又怎么样?”

    “……”

    步重华目光冷静得近乎冷酷:“我不管你跟那些人混过多少年,你已经回到我们的阵营,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了。要是你还分不清什么是现在什么是过去,永远习惯于把一切推到安全线以外的话,你就永远也走不出来,甚至有一天会被那些东西吞掉,变成他们的同类。”

    吴雩眼珠黑森森地,一动都不动。

    “‘解千山’可以在黑白之间左右逢源,‘吴雩’却只能收起一切多余的同情心来适应规则,所有手段的最终目的都是破案!如果你还意识不到这一点的话,触线对你来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你给我记好了!”

    吴雩的第一个念头是:难道我不是跟你们一样,一直竭尽全力想要破这个案子?

    但那话尚未出口就戛然而止,被某种更冰冷的东西哽住了——

    “那些跟黄、赌、毒沾边的杂碎,派出所笔录一个比一个可怜,但实际道德底线几乎没有,什么都做得出来……”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都是自作自受!”

    “洗白上岸重新做人的可能性比万里挑一还低!”

    ……

    “你说得对,这世上没有重新做人这回事。”吴雩冰冷的黑眼珠盯着步重华,几乎和讯问室背景融为一体,每个字都像是从黑暗中渗出来的:“但我不论走到哪里,都不会跟你这种人成为同类!”

    咣当一声讯问室门被推开了,门外张小栎他们刚一回头:“步……”

    吴雩一言不发,面色森白,与众人擦肩而过。

    “路监网范围扩大到南淝路跟沿河大桥交叉口一带,给老子一秒一秒的筛,一帧一帧的筛!我他妈就不信了!一个小丫头有那么神通广大,还能避开所有摄像头不成?! ……”

    蔡麟坐在大办公室桌沿上,一边狼吞虎咽牛肉炒饭一边唾沫横飞指使小碎催,突然瞥见吴雩推门回座位,便扭头冲他喊了一嗓子:“宝贝儿!你叫的那个蔬菜汤没有了,我给你换了个好点的啊!”

    吴雩脸色异乎寻常地苍白,也没看出是听清了还是没听清,远远冲他一摆手。

    电脑上的监控录像放到一半就被暂停了,画面停在被暴雨冲刷的街道上,路面积水倒映出被狂风吹拂的树杈和电线。吴雩点开播放,在重新响起的唰唰雨声中点了根烟,颤抖着手重重抽了一口。

    冷静一点,集中精力破案,现在尽快破案才是最关键的,其他都不重要。

    其他都不重要。

    吴雩几口抽完一根烟,呛咳起来,随手把烟头在窗台上用力摁熄,一边盯着监控屏幕一边端起刚送来的外卖汤,咳嗽着掀开盖子喝了一口。

    下一秒,肉类特有的浓郁咸鲜直冲咽喉,将食道猛然绞紧,汤碗当啷一声泼在了桌面上。

    蔡麟经过吓了一跳:“小吴?怎么了?!”

    周围同事觅声回头,只见满桌汤里带着白白的脂肪和油花,几块形状崎岖的猪脊骨淋漓带肉,毫无预兆闯进了吴雩骤然紧缩的瞳孔。

    “谁把这——”

    吴雩只来得及吐出几个字,紧接着剧烈呕吐感直冲喉头,他一把捂住嘴推开蔡麟,堪称是踉跄地夺门而出,在周遭惊异的目光中冲过走廊,直扑进了洗手间!

    “我不关心那吸毒妹说她拿没拿,她整篇证词只有郜灵那句话有意义,现在跟我说什么搜检手续都没用!把她的房间也给我撬开重检,墙面、地缝、天花板、洗手间!所有能验出东西的地方!……”

    步重华强压火气的呵斥响彻电话两头,就在这时走廊尽头突然传来了喧哗声,随即只见吴雩冲出办公室,蔡麟踉踉跄跄跟在后面高喊:“对不起小吴!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卧槽你们赶紧去扶一把——噫!!”

    咣当!一声洗手间门重重甩上,险些夹着了他的鼻子。

    步重华的脸色简直能让那几个新来的理化员吓哭,他哐地摁断电话,快步走去:“怎么回事?”

    “我、我……”蔡麟哭丧着脸向办公室一指,说:“我真的不知道他信教啊!”

    半碗排骨汤泼在吴雩桌上,汤汁顺着桌沿滴滴答答,满地泛着油光的海带葱花。

    步重华的视线凝固在那几块猪骨上,直觉中的怪异感让他停顿了两秒。

    紧接着他闪电般意识到了什么——

    碰都不碰的炒肝和红烧鸡,泾渭分明的挟菜方式,转手换成素菜包子的咸肉鸡蛋灌饼,仿佛孩童赌气般既明显又幼稚的行为方式……

    “……不,他不信教。”步重华轻声说:“他只是不能吃牲畜肉。”

    蔡麟:“啊?!”

    步重华没有犹豫,推开洗手间门,下一秒只听:“呕——”

    吴雩一手紧紧按着洗脸池边缘瓷砖,再也忍不住痉挛的咽喉,弯腰全吐了出来!

    这一吐翻江倒海,简直要把多少年没有沾过肉的食道都绞成碎片从喉咙里喷出来,到最后除了黄水已经完全出不来食物残渣了。剧烈冲上头顶的血让吴雩膝盖发软、视网膜发黑,耳鼓轰轰不断震荡,许久他才感觉到一双手稳稳托着自己上半身,步重华的声音模糊而有力:“好了,没事了……来漱个口……”

    我吐他手上了,混乱中吴雩突然冒出来这一个念头。

    他说不上是狼狈还是恼火地想把步重华推开,但来自对方臂膀的支撑却毫不动摇,同时还接了杯水强行递到他嘴边,让他含了半口。

    “卧槽他没事吧?小吴?小宝贝儿?”洗手间门被咚咚敲了两下,蔡麟惊慌失措地叫人:“你们几个,过来别发愣了,快去把那个排骨汤收走桌子擦干净!快快快……”

    排骨汤。

    ——天是血灰色的,瘦骨嶙峋的人影围在空地上,大锅里热气腾腾地烧着肉骨头,散发出难以形容的香气。

    “你怎么不吃呢?”他听见有人操着浓重的口音在耳边问:“这么好的肉,这么好的汤,你怎么就不肯吃呢?!”

    “给我吃!把这帮贱种每个人都他妈押过来吃!”

    ……

    这么好的肉,你怎么就敢不吃?

    一股更疯狂的呕吐欲灭顶而来,吴雩一头扎在洗脸池边,连声都来不及出,呕吐物就从鼻腔跟喉咙里同时喷了出来,直到最后一丝水分都从肠胃里绞得干干净净,满嘴都是酸涩浓重的血腥。

    他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仿佛连五感都丧失了,等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隔间的马桶盖上,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狂蹦,血液不断冲击四肢末端,但一丝力气也没有。

    哗啦啦——

    洗脸池边的水声停了,少顷步重华走进隔间,拿着一条温热的湿毛巾,不顾吴雩虚弱的推拒,用力擦干净了他的脸、脖颈和鬓发,整理好衣襟,然后塞给他半瓶矿泉水:“漱一漱。”

    吴雩咽喉麻痹,想说话又说不出来,颤抖着手指刚接过来就泼了自己一身。幸亏步重华眼明手快一把接住,然后用臂弯扶着他,让他就着自己的手漱了口,又喝了小半瓶水,那口堵在胸腔里带着血锈味的气才呼了出来。

    洗手间门关着,外面传来隐约不清晰的人声,隔间里空气却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良久后吴雩急促的喘息终于被强行压抑住,刚一抬头,就撞上了步重华的目光。

    步重华半边衬衣被蘸水擦过了,湿着贴在身上,现出明显的肌肉轮廓——那是因为沾上了呕吐物的关系。

    “……对不起。”吴雩垂下眼帘,嘶哑道:“对不起步队,不好意思。”

    但这冷淡客套的道歉没有得到回答,他听见衣料悉索声,然后步重华半蹲下来,英俊、深邃但异乎寻常浅淡的瞳孔在咫尺之际紧盯着他。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知道每次当你说‘对不起步队’的时候,心里其实在想什么?”

    吴雩还没来得及向后仰,步重华突然伸一手按住了他后颈,把他的头按向自己:

    “‘这个空有背景的傻逼学院派,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跟姓张的一样表面道貌岸然,实际连一点人心人肺都没长。这破警察我也不稀罕,哪天忍不住干脆辞职走人算了,出生入死十三年就当老子喂了狗’——是不是这样?”

    “我这点分量在你心里,可能连你卧底时抓的随便哪个毒枭都不如,是吧?吴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