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娇软美人恐怖求生 > 喜欢
    这个小男孩,上一秒明明还是色厉内荏凶巴巴的威胁着元软软,一副校霸不可一世的模样,可是现在,可现在,瘫软在地上。

    小脸皱巴巴在一起,哭的好绝望。

    那样说着救救我的时候,眼神之中透露出来的脆弱和渴望,和那日在楼顶看到的眼神终于是完全重合在一起了。

    “救救我……”他的哭声压抑,哽咽着仿佛是怕谁听到一样。

    元软软睫毛微垂下,轻轻问:“魔鬼是谁,是老师吗?直人,你要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帮你?”

    “我不知道……”直人用手背捂着眼睛,滚烫的泪水顺着柔软的指尖滴落。

    “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我什么都不敢说,我什么也不敢做,我害怕会得到更多的惩罚。我没有办法,是我没有勇气,如果我勇敢一点点,也许……也许雅子就不会死了。”

    “那个只会打小报告的家伙,也许就不会死了。”

    啪嗒……

    泪水落在地上,绽开一朵泪花。

    元软软这一会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对方哭的太撕心裂肺了,等到他稍微歇息下来,元软软才叹了口气,接着问:“笔仙的笔在哪里。”

    直人这个问题回答的很快:“在她的手里。”

    “她是谁?”

    直人打了个哆嗦,却不肯说。

    “那你能带我去找她吗?”

    他脸上闪现极为犹豫的神色,似乎极为恐惧。小拳头握紧,他低声道:“我告诉你笔仙的笔在哪里,但是你拿到手之后,不要伤害笔仙好不好?”

    “为什么?”元软软联想到昨夜雅子说过的话,“笔仙是保护者,她在保护你们。”

    直人点头:“对。”

    “为什么?”

    “只要做笔仙游戏,我们就可以避免受到惩罚。”

    元软软一下子明白了,和他们这些外来者一样,所有做了笔仙游戏的人,如果答案对的话,必须就不会被笔仙伤害,甚至受到某种庇佑。

    如果不做,就有可能会受到伤害。可做笔仙游戏,如果答案错了呢?

    “做了笔仙游戏,就永远安全吗?”

    “有可能会……会死,但还是有人做……”直人嘴皮子哆嗦了一下:“雅子,就一直做。”

    所以雅子没有被老师欺负,也很幸运的没有死,元软软联想到昨夜雅子帮助笔仙的模样,明白了什么。

    而直人……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她在哪里?”

    直人眼神闪烁似乎是不敢说。

    “我拿到笔,能让你们从厄运里走出来,我为雅子报仇了,也会为你们报仇。你确定不告诉我吗?”元软软道。

    直人怔愣的看了她好一会,才幽幽道:“你会……让我们都解脱吗?”

    “我会。”

    直人垂头,声音渐渐冰冷下来,像是机械式一样的回答着:“她每天都会在二楼巡视学生早自习。”

    “我知道了。”元软软站起来,重新朝着外面走。

    只是出门前后面传来轻轻的询问声,直人在轻轻问她。

    “喂,女人……我……”

    “是不是一个又脏又恶心还很坏的家伙啊?”

    弹幕这一刻都要炸了。

    【分分钟死亡:我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反转,这校霸直人,看起来在学校横行霸道欺负别人,其实还不如昨天那个小女孩胆子大。他怕死,所以不敢做笔仙游戏吧?但就是因为不敢,所以才会被那个老师……】

    【天亮说分手:禽兽,真他妈让人恶心!这破壁学校,真想一把火给烧了!我原本以为这是个校园暴力的故事,可现在……艹,恶心透了!】

    【2333:给小孩造成的这种心理阴影,会让他一辈子都没办法抬起头来啊!】

    【比之前的恐怖见鬼,更戳人心,这一刻老子真的想哭了。】

    元软软顿了顿,没有看弹幕,她的小拳头也握紧,重新回过头,看着已经变的干干净净的厕所,还有站在门口脑袋垂的像是鹌鹑一样的直人。

    认认真真的开口。

    “雅子她没有喜欢错人。”

    “直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孩子。”

    元软软直接下了楼梯,其实有点憋闷,后面立刻跟上来的张远看出来了什么,也什么都没说,一脸憋闷的跟在后面的。

    直接转到了教学楼的二楼,学生们陆陆续续的已经到了教室,但整个教学楼给人的诡异感却更深沉了。每个教室都是紧闭着的,不让他们推开。

    元软软只是稍微跟他们交代了一下要找人,发现老师就call她,但是他们兵分两路把二楼都找遍了,却发现每个教室都没有老师这种东西,只有一个个学生乖巧的在看书。

    元软软跟疯疯正一筹莫展之际,张远火急火燎跑过来找他们,“小米被抓走了!”

    “怎么回事?”疯疯问。

    张远满头是汗,“我们去二楼最尽头那个教室找人的时候,听到楼梯间有动静,所以冲过去看,但是从墙里面忽然窜出来很多头发,抓着小米直接就往墙里拖,我拦都拦不住。”

    元软软和疯疯对看一眼,“带我们过去。”

    到了二楼尽头的教室,这间教室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学生都是拿着书在看书,可他们一个个都匍匐在桌子上,像是在睡觉。

    张远指着其中的一堵墙,“就是这,推进去了。”

    元软软靠近墙体,耳朵凑过去听了听,却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恭喜,用户金主给你打赏了2个火箭。】

    【金主留言:嗯?怎么还不找笔仙问画?】

    【分分钟死亡:金主是在画画这个坎上过不去了,笔仙怎么会画画啊!遇上这么执迷不悟的金主,笔仙也得气死!】

    【套路套不套:惹不起的大佬,这一题我弃权,拒绝吐槽!】

    【2333:金主还在看多久之前的画面呀,笔仙都不知道窜哪去了,现在找同伴呢!小米不见啦。要不要把墙劈开看看,会不会在墙里面啊!】

    【恭喜,用户金主给你打赏了2个火箭。】

    【金主留言:100个火箭不想要了?梵高都不会,齐白石的国画也行的。】

    元软软:“……”

    她瞬间停下了举着椅子要砸墙壁的举动,开始去推教室的门。

    被直人的故事耽误差点忘记了自己的正事,通关是要的,接触厄运也是可以的,但是在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要有命在!

    一百个火箭,五百分钟!

    自己数都数不清!

    【分分钟死亡:主播随时随地都在真实上演什么叫做要钱不要命!hhhhh!】

    【菜逼:这间教室感觉很诡异,主播还是不要进去了吧?】

    张远在后面道:“怎么不砸了,小米说不定还在墙里面呢!你们不砸我来!”

    “你冷静点,要是真拉进去,现在也死了,砸了也没用!”疯疯道。

    旁边的教室传来尖叫:“周周,周周!!”

    纷纷侧过头去,看到一对情侣在旁边出现了同样情况,从墙壁里伸出来头发将人一口气直接拖进墙里。那男人急的眼睛都红了,手里有两把匕首,拼命砍!

    真的是拼了命的在砍,匕首锋利,竟然轻而易举洞穿了墙壁,撕拉撤出来一大块……

    瞬间露出了里面的尸体,刚才被拉进去的女朋友,脑子已经被那男人砍了个稀巴烂,而后下一秒,头发丝疯狂的涌出来,将男人一起裹着也抓了进去。

    墙壁复原,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张远:“……对不起,我冲动了。”

    疯疯:“……”

    大家眼神极为复杂的看了正在专心致志的撞门的元曲一眼……

    元软软毫无所觉,用力的撞了三下,在最后一下终于是用力砰的一下,直接把门撞开了。

    然后下一秒,原本那一个个在课桌上趴着的小孩,这次一个个重新抬起头来了,脸纷纷全部都顶住了元软软。

    嗯……

    没有眼睛。

    眼珠子全部都挖出来了,只剩下两个黑漆漆的黑洞,流着血泪一个个凝望着元软软,场面有点惊悚。

    眼睛往上抬,很快她就知道这群小孩的眼睛去哪里了,讲桌上摆放着一个网兜袋子,还在往下不停的渗血,而网兜里面装着的,就是一双双的眼睛。

    而拎着网兜的人。

    是浅浅笑着的小米。

    她依旧是那一副有些害怕的怯弱模样,冲着元软软招手:“嗨,玩游戏吗?”

    弹幕爆炸了。

    【恭喜,用户分分钟死亡给你打赏了一个火箭!】

    【恭喜,用户菜逼给你打赏了一个轮船!】

    【恭喜,用户233给你打赏了30个金币!】

    【???艹,怎么回事,小米怎么会出现在这啊。】

    【艹,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唯有金主淡定如常。

    【恭喜,金主给你打赏了2个火箭。】

    【金主留言:啧,齐白石,水墨虾也不错。】

    元软软看了一弹幕,噗嗤一声,忽而笑出声来。

    呐……

    她之前想的没错呢,金主,果然有问题,那家伙,似乎……

    早就知道一切的样子。

    而且,一直以来,似乎都在帮她呀。

    眼前的小米露出森森的笑容,又怯弱又诡异,抓着的一网兜的眼睛,整个教室看起来如此森罗,却没有叫元软软露出半点害怕的神色。

    她只是专注的盯着盯着金主的那一串留言,笑弯了眼。

    弯成微微月牙,甜甜的,突兀问道。

    “金主,你是不是喜欢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