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特殊社情管理局 > chapter 023
    路屿带着聂闻溪踏进刑侦大队时,距离交班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秦奋站在大楼底下,苦哈哈地等着他们的到来。

    路屿一进大门,就瞅见秦奋一脸苦哈哈地站在楼下,顿时乐了:“哟,这不是秦队长吗?幸会幸会。”

    “少贫!”秦奋摆了摆手,“人我都扣下来了,说是有紧急事件要留守加班,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路屿顺着杆子问。

    “好家伙!怨声载道啊!”秦奋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您老最好真的有事!”

    “怎么说话呢?”路屿瞥了他一眼,“没事谁愿意来见你啊?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啊,确实是有紧急事件的。”

    “啥事啊?在电话里不能说,还要劳您跑这一趟?”秦奋不以为意,赶着拿话噎路屿,意图报复他都下班了还要折腾自己。

    “说了怕你害怕啊。”路屿摇了摇头,一脸地嫌弃,就差把“狗咬吕洞宾”几个字用眼神刻到秦奋脑门上了。说罢,他率先走进刑侦大队办公楼,打量了一番,招呼聂闻溪上前,并夸赞:“正经公务员就是不一样,楼修得都比我们气派。”

    秦奋没有搭腔,他的注意力全在路屿的前半句话上。他心想:有什么事会让他害怕?还值得路屿亲自带人走这一趟?联想到之前与路屿通话时提到过今天早上发现的受害者,秦奋心里闪过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念头:“你是不是知道今早那个凶手在哪儿了?”

    路屿闻言,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不错呀秦奋,嗅觉敏锐,值得夸奖。”

    “是不是就在局里?”秦奋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那东西,在我那帮兄弟身上,对吧?”

    “差不多就那意思吧。”路屿点了点头,招呼同行的聂闻溪再走快一点儿跟紧他。

    “不、不可能的吧?”秦奋一脸难以置信,“不是说我们警察阳气最旺,一般鬼怪都上不了身吗?”

    “你也说了是一般,”路屿摊了摊手,“况且,除了上身,妖灵们有的是办法折腾掉你这条小命。”

    秦奋一噎,顿时慌乱起来:“那怎么办?这些都是跟了我许多年的人,我不能看着他们出事!”

    “慌什么,不是已经在解决了吗?”

    “路屿,你先给我透个底,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秦奋忐忑不已,一想到他手下那帮兄弟会出事,他就心慌。

    “能够依附在人影子上的妖灵,姑且称之为影鬼吧。”

    “影鬼?怪不得受害者家里的镜子都砸碎了,”秦奋艰难地咽了口水,“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路屿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楼内的环境:“你先给我找一间屋子,带着镜子那种,镜子越大越好。”

    “……成!”秦奋想了想,“我们有一间搏击室,里面有一整墙的那种大镜子镜子,行吗?”

    路屿夸奖道:“行!再合适不过了。”末了嘱咐秦奋,“把今天到过案发现场的人,和他们回到局里之后遇见过接触过的人,都集中到那里,我们也过去。”

    “好。”秦奋给副队打了个电话,把事情吩咐下去。出乎路屿意料的是,秦奋手底下那群人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散漫,可真的遇到事,行动起来那叫一个干脆利落。不一会儿,副队给秦奋回电话,说人到齐了。

    “那我们也过去吧?秦奋挂断电话,连忙引着路屿和一路上沉默寡言没什么存在感的聂闻溪走向位于顶楼的搏击室。

    “行。”路屿见秦奋实在有些紧张,便找了个话题开始和他搭话:“对了,你们今天早上从案发现场出来之后,除了局里还去过别的地方吗?”

    “据我所知是没有,我开着车直接一车拉回了局里,确定了可以并案处理之后,我们连走访街坊邻居都没去。”秦奋想了想,补充,“最近组里也没有啥案子,上班时间如果不是出去办案,出门都得跟我打个招呼,今天并没有人来和我报备过外出。”

    “走访都没去?”虽然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可听到秦奋那么省事,路屿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们可以去一下的。”

    也许是被路屿轻松镇定的情绪所感染,秦奋也渐渐地放松了下来,看到路屿用白眼翻他,他也没生气,只是挠了挠头,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嗨!我这不是给你省事儿吗?你看啊,万一我们真的出去走访群众了,那得去多少地方啊,多不利于你找到凶手啊。”

    “……”路屿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恨恨道,“就你有理!”

    秦奋自知理亏,开始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其实一开始,我真打算安排他们去走访的。”

    “为什么?”路屿不解并气闷,“你不都打算交给我了吗?”

    “因为确定不了。”秦奋如是说道,“确定不了是不是同一个案犯行凶。”

    “怎么回事?”路屿停下脚步,严肃道,“我收到的消息可没有说不能确定。”

    “是确定的,不过那是后来法医和技术队来验证过,才给了你们消息。”秦奋解释道,他有未尽之言,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好在路屿跟他锅兄锅弟数年,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犹豫。

    “这么说一开始,你并不这样认为。”

    “嗯……”秦奋挠了挠头,“嗨,说这个干吗,都验证了我的想法是错的了。”

    “不如你说说看,没准对我有帮助呢。”路屿正色道,“你是多年的老刑警了,我不觉得你的认知是完全没有价值的。”

    “好吧,其实是感觉的问题,两个案子给我的感觉不大一样。”

    “感觉?”路屿皱起眉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他试着理解了一番,“你是指两个受害者,一个是被掐死的,另一个是被乱刀砍死的,是类似这样的东西吗?虽说并不是用同样的方法,可你们不是经常说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犯罪的手段是会升级的吗?”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和作案手法没关系,我说的感觉是指你看到犯罪现场时感知到的,凶手的情绪。在第一个案子里,凶手很享受杀死受害者的这个过程,整个现场有种猫捉耗子的诡奇感,你能感觉得出来,凶手在痛下杀手之前,一直在戏弄死者。”秦奋顿了顿,组织了一下措辞,“我们经常说连环杀人案的凶手犯罪手段会一再升级,可是这种升级是不会改变内核的,有的凶手杀人的内核是恐惧,有的是兴奋,有的是喜悦或者享受,在这个案子里,凶手很明显是在享受杀戮的过程,即便升级,现场给人的感觉应该是不会改变的。但是在第二个案子里,我并没有感受到这种享受感。”

    “能具体说一下吗?”

    “第二个案发现场,整个场面看起来并不像是在享受被害者的死亡,反倒更像是凶手在宣泄自己的愤怒……”

    路屿瞬间眯起眼睛,脑海里闪过了某种想法,但他没能抓住。于是他开始顺着秦奋的思路往下走,按照他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可以推断出来两个受害者确实是被同一个凶手杀死的,那么为什么一位凶手在犯下两起案件时,会有着截然不同的心境?

    是环境改变了它?还是受害者本身激怒到了它?

    这两个受害者之间有什么明显的不同点吗?

    有,最明显的应该就是双方的性别,可路屿并不认为性别是造成这种情绪变化的根本因素,因为影鬼在镜面之中享有极大的自主选择权,它完全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性别下手,但它没有。

    单单是性别,似乎并不能把它激怒到这个程度。

    那么还有什么呢?

    “秦奋,你回想一下,第二个被害人家里有什么地方和第一个被害人的差异巨大?巨大到足够成为它泄愤的理由。”

    “我想不出来……”秦奋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如果非要我说一个的话,我觉得,很有可能是镜子。”

    “镜子?”

    “没错,我进到他家里之后,印象最深的东西就是那些被砸碎的镜子。”

    他这么一说,路屿立马想了起来,这一次因为时间紧迫,路屿并没有来得及抽出时间去第二个受害者家里复勘,对这些镜子的印象并不是特别深刻。但秦奋一说起,他就想起他曾在卷宗里见过对受害者家中镜子和玻璃的描述——家里所有的镜子,所有能够映得出影像的物品,都被击碎了。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可能。”路屿肯定了秦奋的猜测,秦队长顿时精神大振:“为什么那家伙会对被砸碎的镜子感到愤怒?那些被击碎的镜子对它有特殊的含义吗?”

    “事实上是有的,对于影鬼而言,镜子就等于它的家,被它完全看不上眼的目标砸碎了自己的家,这种耻辱憋屈的感觉一定会令它非常挫败,因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它会乱刀砍死了第二个受害者来泄愤了。”

    看来影鬼真的十分不能忍受击碎镜面这种事。

    路屿眼珠子转了转,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新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