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19
    林慕安的目光再次回到木棉身上。

    那张白净的小脸带着一抹笑意,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他嘴角挑起一丝讥讽的笑容,眼里仿佛布满乌云,暗沉得吓人。

    “好了。”

    “那么这位女观音,今晚愿意陪我一起睡吗?”

    木棉闻言,用那双清亮透彻的眸子盯了他半会,随后眨了眨眼睛,一把合起面前的练习册,起身。

    声音干脆利落。

    “好呀。”

    林慕安面色愈发阴沉。

    他转身从回房,随后拿出一件衣服扔到木棉头上,冷声道。

    “去洗澡。”

    木棉伸手,从头上把那件衣服扯下来,无辜的睁着眼睛,像个懵懂的孩子。

    呵…林慕安暗自冷笑。

    浴室水声哗啦啦的响起,像是急促的旋律,打在人心尖。

    林慕安坐在床上垂眸沉思片刻,去阳台点燃了一根烟。

    夜里凉风很大,尼古丁的气息缓缓沉入肺中,跳动的思绪渐渐平复下来,他深吸了最后一口,吐出,然后碾灭了烟头。

    转身进房。

    木棉穿着他的白t出来时,闻到了空气中淡淡的烟味,敏锐如她,立刻凑到了林慕安的唇边,像只小仓鼠一般鼻翼翕动,不停嗅着。

    “你干嘛?”他蹙眉推开她。

    “你刚才抽烟了。”木棉笃定的说。

    “那又怎么样?”林慕安不耐烦的瞥她。

    “你不乖,明天不给你做饭了。”木棉说。

    他顿时泄气了,坐在那里没有说话,似乎有些懊恼。木棉眼珠子转了转,故作大度。

    “好了,那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林慕安依旧沉默,表情却是莫名放松下来,木棉轻笑,越过他爬上床,掀开被子把自己裹在里面。

    然后扑闪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

    “睡觉了吗?”

    “……”

    经过她这么一打岔,林慕安也没了其他复杂的心思,起身把灯一熄,就躺了进去。

    床很大,两人就这样并肩睡着,也碰不到一起,但即使是这样,他心底依旧是升腾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有另外一个人在你身旁,即使不说话,不动,不打扰,依旧是和自己一个人不一样的。

    林慕安喜欢这种感觉。

    他阖上眼,仿佛看到有什么在朝他招手。

    阳光,鲜花,草地,蓝天白云。

    很美好的世界。

    他想。

    他开始沉沉睡去。

    清晨。

    闹钟响起又被按灭的那一刻,木棉想,她终于可以享受赖床的感觉了。

    每天为了和他一起上下学,早上总是要提前半个小时起来,现在省了这一步骤,可以多睡好久了。

    迷迷糊糊的想着,她再次陷入睡眠。

    木棉最后是被林慕安叫醒的,肩膀被人摇晃,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一抹陌生的急躁。

    “醒醒。”

    “起来。”

    “要迟到了。”

    啊…迟到!木棉一个激灵就睁开了眼睛,林慕安坐在她身旁,衣服乱七八糟,头发凌乱,满脸不耐。

    她飞快拿起手机,看清上面的时间后立刻尖叫一声。

    “啊!迟到了!”

    木棉立刻坐起身,连滚带爬的奔向浴室。

    林慕安看得目瞪口呆,还未反应过来,里面又探出了一个头,在对他大叫。

    “牙刷牙刷!”

    他摇了摇头,认命起床,从床边柜子里给她翻出一把新牙刷,送了进去。

    木棉连忙拆开往上面挤着牙膏,往嘴里一塞就开始动作,白色泡沫沾满唇边,林慕安啧了一声,低头拿起另外那把牙刷。

    “你在这干嘛?”她含着一嘴泡沫,含糊不清的说着。

    “刷牙。”

    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各自刷着牙,木棉不经意间,就从镜子里看到了他们的模样。

    年轻的面容,朝气蓬勃,带着刚睡醒的朦胧,木棉刚好及他肩膀,他们穿着一样的白t,重复着一样的动作。

    嘴角的泡沫,凌乱的头发。

    她忽然就轻笑出声。

    身旁的林慕安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木棉快速低头漱口,洗脸,轻车熟路地拿起他的毛巾,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耳边已经传来了催促声。

    “快点,迟到了!”

    一路飞奔到校门,气喘吁吁,方一坐稳,任课老师就夹着书本走了进来,木棉悄悄松了口气。

    “你们怎么回事啊,竟然差点迟到?!”方芸把书竖起来,挡出面前悄声探了过来。

    “睡过头了。”木棉连忙打开书包,拿出课本,头也不抬的回答。

    “哦”,方芸点点头,了然。

    须臾,反应过来立刻惊呼:“什么?!睡过头了?!睡过头了你们两个为什么会一起来上课?!”

    难道不是应该木棉一个人落单吗?!

    方芸有些魔幻了。

    木棉动作怔住,一脸淡定的回。

    “恩,恰巧他也睡过头了。”

    方芸:“……”

    熬了一节课,铃声终于响起,木棉立刻合起课本,起身走到林慕安座位前,敲了敲桌子,他抬眸。

    “我去买早餐了。”她陈述。

    “我也去。”他点头,站了起来。

    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课间只有短短十分钟,去小卖铺折返一趟的路程大概要花上六七分钟,于是两人走回来的路上,就是一人拿着个面包在啃。

    另一只手还端着瓶牛奶。

    “我觉得这个牌子的牛奶好浓…”木棉嘟囔,嫌弃的皱着眉头:“一点都不好喝。”

    他腿长,先一步抵达,在木棉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拿了东西把钱给付了。

    柜台上放着的,就是他平日里吃的那两样。

    木棉咬着吸管,十分不满。

    “你不要还给我。”林慕安瞥她。

    “喏”,木棉立刻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小声抱怨着:“哎呀,谁稀罕。”

    “呵…”林慕安冷笑一声,把她喝了一半的牛奶扔到了垃圾桶。

    木棉:“……”好气哦。

    中午最后一节课是数学,李元在临下课之际说了数学竞赛的事情,并且在宣布下课之后,把木棉叫到了他办公室。

    高二年级挑选了六个人,木棉认识的就是她们班长李秦,二班班长沈昊,今天开始要上晚自习单独培训。

    木棉听完,瞬间蔫了。

    回到教室的时候,里面已经空荡一片,大家都去食堂吃饭了,木棉目光扫过那个角落,顿住。

    她走过去,用手叩了叩桌子。

    “你怎么不去吃饭?”

    林慕安趴在桌上,脸枕在手臂上,闻言侧头看她,卷翘的睫毛眨了眨,眼眸乌黑清亮,像个小孩。

    “不饿。”他嘴唇张合,慢悠悠的说。

    “去吃饭,我也没吃。”

    木棉看着他这幅模样,忍不住用手戳了戳他白嫩的脸颊。

    好乖好可爱。

    早上那是个什么鬼。

    林慕安蹙眉,一把拍掉了她的手,起身,木棉笑着去拉他,攥着他的手指摇来摇去。

    在走出教室门之后又很快放开。

    林慕安不着痕迹的睨了她一眼。

    “刚刚李元说要我参加数学竞赛,最近这段时间都要来上晚自习了。”

    木棉往嘴里塞了一口饭,朝对面那人说道。

    他埋头挑着胡萝卜,没有应她。

    “晚上不能给你做饭了啊…”

    “恩?”那人骤然抬头,面上写着浓浓的不满,眼里一片阴沉。

    木棉还在继续。

    “早上也要补习,不能和你一起上学了…”

    “再过半个多月就要出去比赛,好几天都见不到面了…”

    “好了。”林慕安打断她。

    “闭嘴,吃饭。”

    木棉扁扁嘴,无精打采的戳着碗里饭菜。

    好担心。

    他又变成了一个人,费尽力气好不容易驱散的一些阴霾,不知道会不会,又回到起点。

    “唉…”木棉托着腮,长长的叹了口气。

    吃完饭,林慕安又去买牛奶,木棉在外面等他,低头百无聊赖的踢着脚下石子。

    他很快就出来了,这次买的是罐装的,瓶身少了一点,明显是喝过,嘴唇湿润,水光潋滟。

    绯红饱满的唇上,还沾染着淡淡的乳白色。

    “你怎么还没走?”他看到站在外面的木棉,蹙眉问道。

    从食堂出来的时候,他明明叫她先回去的。

    “我要看着你回教室,才放心。”木棉仿佛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咬着唇笑得无比得意。

    林慕安没理她,直接往天台方向走去,木棉立刻跟上,嘴里不住阻拦。

    “哎哎哎,吸烟有害健康啊,少年…”

    “祖国的花朵啊…要茁壮成长!”

    “不要去好不好…”

    木棉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就差声泪俱下的跪下来求他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两人已经走上了顶楼的最后一个楼梯口,光线愈发明亮,寂静空旷的楼梯间,只听得到木棉的喋喋不休声。

    垂死挣扎,在林慕安即将踏上最后一排台阶之际,她猛然拽住了他。

    “不准去!”

    “再去我亲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