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子夜十 > 站台
    1/10,地铁站里。

    已经好几分钟没进来新的闯关者了。

    周云徽、何律、代晓亮、崔战,各领着自家兄弟,守在地铁站台,遥望扶梯上的地铁口,却只有一片奇怪的银光。

    扶梯也好,楼梯也罢,都只可以下,不可以上,进来的人除了眼巴巴往上看,别无他法。

    “什么情况?”周云徽摸下巴,喃喃自语。

    隔壁还乡团的代晓亮组长以为他在问自己,礼貌接茬:“是不是谁用了文具,把闯关口堵死了。”

    另一边的何律不参与这种没意义的讨论,和身后整齐站队的手下,沉默而立。

    崔战带着一帮十社的兄弟席地而坐,没看地铁口,倒兴味盎然地盯着距离五六米外,聚在楼梯底下那帮人。

    草莓甜甜圈。

    人数不多,六个,组长是看起来最弱鸡的娘娘腔,名字也像小姑娘——关岚。个子小小,脸蛋更小,一张脸粉雕玉琢,眼睛也大,睫毛也长,嘴唇因为正在吃棒棒糖,水润润的。

    崔战看得毫不掩饰,很快就被对方发现。

    关岚侧身靠着墙,歪头看了他一会儿,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打招呼似的晃:“给你三个选择。”

    崔战来劲儿了:“听听。”

    关岚:“a你看上我了;b你也想吃棒棒糖;c你觉得我能当上甜甜圈组长,一定有过人之处,想和我玩一玩。”

    崔战眼睛亮了:“c,玩一下?”

    关岚遗憾摇头:“我不想杀人。”

    崔战:“……”

    “关组长,别拒绝他啊,我还挺想看他横尸街头的。”周云徽看热闹不嫌事大,隔着两个组织,也没耽误他给崔战拆台。

    关岚被逗乐了,朝他甜甜一笑。

    周云徽蹲下来,单手托腮欣赏了一会儿,是挺好看,比崔战那厮看着顺眼多了。

    地下城的五大势力,就属草莓甜甜圈最神秘,组员基本不露面,关岚也只现身过几回,和他们四方的交流都很少,更别提动手。

    关岚的文具树到底是什么,周云徽的好奇不亚于崔战。

    安静多时的闯关口,终于传来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在封闭的地铁站里,听着很清晰。

    大约三四个人,步履悠哉,听起来完全没有通常闯关者的拼命与急切,更像在走观光通道。

    所有人都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氛。

    孔明灯、铁血营、还乡团、十社,站台上的几十号人,连同四位组长,皆不约而同正色起来。

    草莓甜甜圈那六位仍懒散着,但目光都投向了银光流泻的闯关口。

    四个潇洒身影悠然而入,男的挺拔,英姿勃发,女的高挑,窈窕飒爽。他们一字排开,从楼梯走下来,全员墨镜遮脸,仿佛走的不是地铁口楼梯,而是米兰时装周的天桥。

    “是他们。”何律沉声开口。

    唐凛带着南歌,用尖叫把四大组织都洗礼了一遍,想忘都难。

    代晓亮苦笑:“看来人家根本不用我们给名额。”

    “你们能不能关心一下重点?”周云徽真想给这两位敲黑板,“墨镜,重点是他们竟然戴着墨镜,这是挑衅了吧?”

    崔战斜过来一眼:“重点不应该是他们怎么进来的吗……”

    草莓甜甜圈就在楼梯最下方,唐凛四人之于他们,就等于迎面走下来。

    关岚旁边一个蹲那儿咔哧咔哧嚼饼干的光头,含混不清道:“我说,咱们这个位置有点尴尬吧,跟特意迎他们似的。”

    “你能不能吃东西的时候闭嘴。”另外一个同样蹲着的小哥,烦躁地扑棱自己忧郁的中分微卷发,以抖落上面的饼干渣。

    关岚倒挺喜欢这个位置,可以第一时间看清新对手,并致以阳光灿烂的笑:“欢迎——”

    四人在倒数第五级楼梯停下来,和底下六位隔空相望。

    唐凛率先摘下墨镜,视线绕了站台那边的四大势力一圈,才落回下面那张软萌软萌的正太脸,福至心灵:“草莓甜甜圈?”

    关岚从兜里摸出一根新棒棒糖,丢过去。

    唐凛接住,询问似的挑眉。

    关岚欣然道:“答对奖励。”

    相比组长的好心情,甜甜圈组员们就微妙了。或狂塞饼干,或仰头沉思,或坐地抠脚,或忧郁点烟,还有一个已经昏昏欲睡彻底放空了,五个人用从身体到灵魂的抗拒,来真实演绎,一个不负责任的组名会对团体士气造成多大伤害。

    “多谢。”唐凛把棒棒糖细心放进口袋,收前还特意看一眼,菠萝味的。

    “三个问题,”关岚直截了当发问,“a你们怎么进来的。b你们组的名字。c……”关岚拿棒棒糖一指范佩阳,“他的身高。”

    郑落竹、南歌:“……”

    最后一个问题认真的?

    他俩默默看向范佩阳,后者黑大衣、黑墨镜,傲然而立,对于突然涉及到自己的问题,无动于衷。

    唐凛淡淡问关岚:“为什么一定要回答你?”

    关岚说:“你收了我的棒棒糖。”

    唐凛说:“如果我没记错,那是说对你们组名的奖励。”

    关岚愣了下:“对哦。”

    你认可的会不会太快了!

    站台同样好奇前两个问题答案的四大势力,彻底无语。

    不料唐凛话锋一转:“一个棒棒糖换一个问题。”

    关岚眼都不眨,就从口袋里又摸出三个棒棒糖,丢过去。

    芒果味。柠檬味。桃子味。

    唐凛把战利品分给三个伙伴,满意了:“a我是vip。bvip。c192。”

    没等关岚说话,拿到柠檬口味的范总先开口了:“193。”

    唐凛转头,蹙起眉毛:“192,我亲自给你量的。”

    范佩阳也摘下墨镜,和棒棒糖一起放回大衣口袋:“这两年又长了一厘米。”

    唐凛:“……”

    在他生病的时候,还真是发生了不少事情。

    南歌悄悄问郑落竹:“唐凛为什么会给你老板量身高?”

    “这就是男人间的友谊,”郑落竹揣好自己的芒果味,感慨道,“你们女人不懂。”

    vip组员交流时,甜甜圈组员也没闲着。

    忧郁中分凑近资历最老的光头,当然后者进组也才三个月:“组长为什么要问那家伙身高?”

    光头把空了的饼干袋揉得沙沙响,以掩盖音量:“组长痛恨所有超过190的人。”

    忧郁中分偷瞄关岚:“用190吗……171就比他高了吧……”

    关岚回头看过来。

    光头一个激灵,急中生智看见了手里的空饼干袋,立刻腾地窜起:“我去找垃圾桶——”

    中分咽了下口水,低头,让微卷的秀发挡住忧郁的脸。

    “我是vip,什么玩意儿?”

    孔明灯、十社、还乡团里,都有兄弟在小声嘀咕。

    铁血营纪律严明,没人敢窃窃私语,但不代表不疑惑。

    代晓亮回过头,和组员解释:“那是后面关卡才有机会获得的特殊文具,可以让使用者直接进入闯关口。”

    还乡团组员瞪大眼睛:“那让上面领导也给咱们弄几个啊,何必争名额争得这么辛苦。”

    代晓亮坦诚解释:“这个文具数量不多,一般都留在上面用,我们在地下城的势力足够进入闯关口,再用这个太奢侈了。”

    还乡团组员遥望vip们:“可他们一下用了四个……”

    代晓亮沉默。

    何律更严肃了,周云徽和崔战则收起了全部悠闲,目光紧盯唐凛四人不放。

    组员能获取的信息有限,但作为组长,他们都清楚<[特]我是vip>的情报。能在地下城使用上面才有的文具,还一下子用四个这么多,只有一种解释——他们在上面有人,说不定,还根基很深。

    vip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获得了某种神秘背景,和甜甜圈组长交流完,他们便到了站台,在四大势力旁边寻个空位,等待下来。

    唐凛和南歌,同四大组长微微颔首,就算打过招呼了。

    之后,他们就开始观察这个地方。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地铁站,楼梯,扶梯,大理石地面,墙壁广告,垃圾桶,该有的一个不缺。

    单看这里,几乎要以为自己回到了现实,明明只隔了一个闯关口,却再难和外面蒸汽朋克风的地下城联系起来。

    楼梯下来正对着的是站台末段,因为关卡内容是从地铁最后一节车厢往前闯,进站地铁也只有最后一节车厢的五个门开。所以闯关者都会尽量聚集在这五个上车点,一如眼下的四大势力和他们。

    地铁口最后一丝银光消散,重又喧闹起来,很快便有新的闯关者涌入,地铁站里也开始嘈杂。

    甜甜圈们这才动身,懒洋洋踱步到了站台。

    没多久,夜影三人出现。

    陶文雨直接坐扶梯扶手滑下来,直奔唐凛四人:“你们那个文具太拉仇恨了——”

    唐凛没想到他们速度这么快,以三人之力,能抢在一百左右进来,实力不容小觑。

    正思忖着,郑落竹已经和陶文雨“寒暄”上了:“还有更拉仇恨的,要听吗?”

    陶文雨:“什么?”

    郑落竹:“三十万,一个。”

    陶文雨:“……短时间内我不想再和你们说话。”

    随着时间流逝,站台上的人越来越多,四大势力又陆续进来不少人。

    00:33,最后五人抵达,带队的竟然是吕爵。

    依然是一水的白衬衫。

    唐凛看着他们坐扶梯下来,看着他们融入人群,明明是最后几位,却神情自若。

    闯关口彻底关闭。

    200位闯关者,明确分出七大阵营——孔明灯(36人)、铁血营(37人)、十社(29人)、还乡团(41人)、草莓甜甜圈(6人)、vip(4人)、其他闯关者(47人)。

    原本唐凛他们四个,也应该属于“其他闯关者”,毕竟五大势力是公认的,而其他闯关者里,三五个人组一队的很多,比如夜影,奈何vip们进闯关口的姿态过于潇洒,已经和其他闯关者们格格不入了。

    【地铁即将进站——】

    站台里响起播报音,随之,隧道深处就吹来一阵凉风。

    最后一节车厢的五个上车点,四大势力各占一个,唐凛他们和甜甜圈占了第五个,后面进来的夜影站在他们身后,更后面进来的闯关者,则哪里人少去哪里,基本是均匀分布在了五个上车点后方。

    虽说一节五门车厢容纳200人绰绰有余,但郑落竹看着满站台的人,还是头疼:“刚抢完票,又早高峰了。”

    南歌直视前方,拉伸手臂和关节,认真做着热身:“第一次就能进关卡,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郑落竹蓦地想起她先前说的“等了六年”。

    唐凛走过来,和他俩低语一番。

    这是早就定好的计划,郑落竹了然于胸:“懂。”

    南歌是第一次听,没料到他们还针对可能发生的意外,制定了“挤地铁”的应急方案,随后点点头:“明白了。”

    唐凛这才放心。

    虽然从破t恤还有其他渠道得来的情报都显示,只要进了关卡,上地铁就不成问题,但凡事都有意外。

    万一有人下黑手,想在这里就制造混乱,减少竞争者,他们也不能打无准备之战。

    回到范佩阳身边,唐凛又和他确认了一遍计划,末了道:“只要发现有上不去地铁的风险,就行动。”

    范佩阳对应急预案的执行不担忧,担忧的是:“一旦使用文具,我就顾不上你了,自己小心。”

    “你才是,”唐凛故意道,“挤不上来,我不会下去找你的。”

    范佩阳毫无压力:“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唐凛:“……”

    论自信,唐总和范总都能傲视群雄。但前者的自信往往源自缜密的分析和冷静的控场,后者的自信——没有理由,就这么自信。

    地铁进站了。

    车头先出现,然后飞快驶过末端站台,带着车厢继续向前,直到速度越来越慢,最终,末节车厢停在二百人面前。

    人群轻微骚动,但大体安静,都在等着地铁门开启的一刻。

    然而足足一分钟过去了,地铁门连个缝都没开。

    “叮——”

    二百个提示音一起响,提神醒脑。

    二百人一起抬臂查看,颇为壮观。

    <小抄纸>:[密码格]

    没有任何额外提示,投射在半空中的<小抄纸>界面,就更新了这么一个东西。

    唐凛抬手,继续点击[密码格]。

    界面变成了一张“10x10”的方格,每一格里都有一种动物,象狮虎豹狼猫狗有,蛇虫鼠蚁蝶蛾鱼有,麒麟飞龙独角兽这样的传说动物竟然也有,虽然才一百种,但天上、地下、水里、神话里,全涉猎了,简直海纳百川。

    就在众人对着自己的界面懵逼之际,站台墙壁上的某块广告屏,广告突然消失,变成一只圆头圆脑的猫头鹰,欢快地左右歪头,还挺有节奏——

    【各位闯关者,你们好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