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名著]班纳特家的小疯子 > 二十五个小疯子
    发现凯瑟琳没有跟上来到书店,其实也就一会会的事情。

    玛丽一进书店,就陷入了小迷妹的状态,她沉浸在各种书籍里面,简不得不跟着她,以防止她一溜烟就没影了。

    班纳特太太看到这些花花绿绿厚的薄的大大小小的密密麻麻写满字的东西,就开始头大,总觉得那种只在班纳特先生面前出现的经常性的头晕又犯了,她受不了地躲到一边。

    出于关爱,伊丽莎白一直呆在她的身边,以防止她真的有什么身体不适的需要帮助的时候。

    随后,班纳特太太随口就感叹了一句:

    “我的莉迪亚真是我们家的福星……虽然你们都对她太严格了,不过好在她还有凯蒂可以陪她一起……”

    在班纳特太太絮絮叨叨的言语里,莉兹乍一下子听到了凯蒂。

    随后,她私下一扫,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妈妈!”莉兹猛地打断了班纳特太太的言语,她还有些不悦。

    “怎么了?”

    “凯蒂呢?!”

    “她不是——”班纳特太太随手就想往门口一指,在姐姐们不肯带着她一起玩的时候,凯蒂都是跟着莉迪亚玩的,但是莉迪亚跟着艾丝黛拉去了沙提斯庄的马车停靠的地方,所以凯蒂是没有跟去,但她——

    好像也没有跟着姐姐们?!

    这下班纳特太太的脸色也变了。

    她虽然有时候有些偏心小女儿,还总是显得夸张又溺爱,但她对每个孩子的爱都不是假的。

    当意识到自己的小女儿可能走失了的时候,班纳特太太差点直接晕过去,她慌张地抓着莉兹的手,言不达意地说着让她立刻去和姐妹们说,让他们去找警官找孩子,让他们去哪里哪里寻一寻……

    好在莉兹虽然心里也慌乱得不行,但在面对紧张到好像要昏倒的妈妈时,她还是努力地撑住了自己。

    莉兹清晰地意识到,这个事情对家中所有姐妹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以简温和的性子来看,说不定她也会情绪激动地立刻崩溃,玛丽就不要说了,自己还是个十来岁的小丫头。

    莉兹脑海内一瞬间很快地略过很多东西,但随后她便在脑海里捋出了一条清晰的线。

    首先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简,逛街买书的行为要立刻停止。

    让玛丽照顾妈妈,她和简去找人帮忙。

    然后要寻求最可靠有效的帮助,可以向大人们寻求一些援助。

    在不知道这附近的军官会不会帮忙又能帮到什么程度的时候,她可以先把事情通知给薇薇安,拜托他们发动人寻找,马车夫也可以帮忙,到时候让莉迪亚和艾丝黛拉一起,跟在妈妈身边,不能乱走。

    最重要的是,她们必须立刻去凯瑟琳可能在的地方找一找她。

    最先能够想到的就是今天逛过的那家服装店,那位穆勒女士应该是有些印象的,不知道她记不记得凯蒂。

    如果凯蒂就在服装店里,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莉兹一边走向还在挑书一无所知的两个姐妹,一边在心里计算着可能过去的时间和行程时间,如何用最有效的方式将这种要紧关头的时间最大化利用。

    “简,玛丽,不要看了。凯蒂没有跟来,可能是走失了。”

    不出莉兹所料,玛丽和简立马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简一瞬间差点哭出来,她这个愧疚的姐姐已经忍不住要胡思乱想了,但深谙简性格的莉兹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想别的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

    “还没有确定下来,别紧张。”莉兹握住两个人的手,她已经冷静了下来,尽管自己的手也同样有些发抖,身上冒着冷汗,但她的思维是清晰的,她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也知道该如何分配姐妹们的工作,以求不浪费时间。

    “玛丽,你立刻到妈妈那里去,妈妈身体不好,容易多想,你安慰一下她,稳住她,让她不要慌张。”

    “记得让她去把这件事情告诉薇薇安和莉迪亚,并且向薇薇安寻求帮助。薇薇安女士也许在镇上有些人脉,可以帮忙找人。记住,也不要让莉迪亚乱跑,她如果乱跑,你就……你就告诉她——莉兹说的,如果你敢乱跑惹乱子,她会立刻打断她的腿,让她在家里抄书写作业。”

    玛丽害怕地缩了缩,莉兹说这话时也忍不住带上了火气,到底是小姑娘,碰上这种事情哪里可能不急,她已经很努力地镇定下来在主持大局了。

    “简,你和我去之前服装店问问情况,如果几个可能的地方找不到人,我们分开来,你去报到警局,找镇上的人帮忙,我去接着找,顺便把这件事情通知给爸爸。”

    莉兹带着两个人往门口走,玛丽拉上了班纳特太太的手,简一边点头一边听着。

    推开门,望着一大街来来往往的陌生人,两个姐妹心里都很没有底。

    “都会好的。”触及简冰凉的手指,尽管莉兹自己掌心也焦急地有了汗水,但她依然努力地安慰着她。

    “会没事的,也许她就在服装店里等我们呢。”简深吸一口气,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她知道,自己作为家里的长姐,是必须要镇定而坚强的,即使她心里已经慌得不行了。

    莉迪亚知道自己的姐姐凯瑟琳失踪的时候,并没有清晰地意识到问题有多么严重。

    她甚至以为这就和她经常偷偷溜出去玩一样,凯蒂出去玩一下然后就自己回来了。

    她也没有想到什么譬如距离等的问题,毕竟她是能自己偷偷坐马车跑到几公里外人家庄园里去的人。

    虽然听到了警告,莉迪亚看起来安分了一些,但玛丽的勒令声明可完全没有莉兹本人来得有威慑力。

    莉迪亚是谁呀?莉兹本人在此,十次都有八次奈何不了她,何况是这回明明有护着她的班纳特太太在的时候,莉迪亚怎么可能因为玛丽磕磕绊绊自己都有点不敢这么说的表现,而就此听从呢?

    在莉迪亚的眼里,自己的姐姐们都是脆弱的需要保护的对象。

    或者说,所有的女孩子都是守护天使保护着的甜心,莉迪亚就要做那个保护甜心的天使。

    而且,凯蒂也许只是偷偷想给他们一个惊吓和惊喜呢?

    莉迪亚在自己的小脑瓜子里思考着自己这么干的可能性,并且一无所知地在被打断腿的边缘疯狂试探。

    薇薇安深知此事的严重性,她把艾丝黛拉暂时托给班纳特太太照顾,让玛丽、莉迪亚、艾丝黛拉三个小孩子都呆在大人身边,而她则按照莉兹转述的,先去找了马车夫来帮着一起找人。

    郝薇香闭塞太久,在镇上没有太多靠得住的人脉,但好在下人们都有一些自己的方式和交往,在镇上也就有一些认识的一起喝酒跳舞的人。

    车夫表示可以去找镇上的几个朋友,他们住在这里,大概更加熟悉,如果真的是被人拐跑了,可以借助当地的熟人尽快追找回来。

    薇薇安自是跟着一道,剩下的人都不安地等着。

    班纳特太太一边感叹着,一边带着姑娘们往服装店的位置走。

    她听到薇薇安说起,才反应过来,自家两个大孩子也不是什么多大的姑娘,同是十几岁的年纪,尤其简还是个软性子,怕是他们也慌得不行,哪能让他们来承担这种责任。

    她是想去把两个姑娘找回来带妹妹们,随后换自己去找人或者报警的。

    班纳特太太走得急都差点摔着,还是玛丽扶得快。

    在这种晃晃乱乱之中,她觉得自己好像头晕得愈发厉害了。

    “我觉得我可以找到。”莉迪亚悄悄地和艾丝黛拉咬耳朵,“凯蒂捉迷藏从没赢过我。”

    “诶,可是……”艾丝黛拉犹犹豫豫地,结果就在这种匆忙的时候,莉迪亚和个小泥鳅似的,刺溜一下就滑走了。

    “你在这等我,服装店那里。”莉迪亚与她摆摆手,在玛丽惊恐的表情里一溜烟跑进人堆里没影了。

    玛丽的小脸惨白惨白,班纳特太太这下是真的要昏倒了,眼前一阵阵发黑,玛丽只能慌忙扶助,艾丝黛拉个子小小也只能牵了另一边。

    有这么多孩子在,班纳特太太都没法跑过去找回莉迪亚。

    但她其实又对莉迪亚有一种莫名的自信。

    毕竟她可是比这更小的时候,都能够在郎博恩胡乱窜的小姑娘。

    莉迪亚的方向感和她的记忆力一样惊人得出色,她有自己的一套辨认地点的方式,至少从第一次溜出去到最近一次翻窗出去,莉迪亚从来没有迷路过的时候,有时候她甚至会窜到连班纳特家其他姑娘都没有去过的小树林里,找回来各种东西然后在差不多点的时候回家。

    班纳特先生有好几次都用一种吐槽的口吻和女儿们开着玩笑,当然这在班纳特太太眼里就是对她的莉迪亚的夸赞。

    而事实又一次证明,莉迪亚是对的。

    她和凯瑟琳手牵着手,在莉兹和简几乎要晕过去或者气疯了的时候,开开心心地回来了。

    两个当事人脸上还都带着轻松的笑容,莉迪亚那没心没肺很是得意的笑容,加上凯瑟琳没心没肺傻白甜的笑容,真是让焦急中的人感到气愤又无语。

    凯蒂小脸不知道怎么糊了黑灰手印,看着简直让人心惊肉跳,但同时,搭配上她真的一无所知的没点负面情绪的憨厚笑容,大家松了口气感到后怕的同时,又倍感哭笑不得。

    薇薇安差点就要带着他们去报警了——还是给两个女孩子一起报警。

    还好,他们自己回来了。

    他们自个儿回来了。

    无语。

    生气。

    放松下来,连一向好脾气地简都忍不住想要打他们两个没点分寸的家伙了。

    但偏偏两个姑娘都不太在意,甚至有点不以为然。

    凯瑟琳那是天生缺根筋,跟着莉迪亚那是什么胡来的事情都敢做,莉迪亚指哪她就走哪,半点不带怀疑,其他人的话都不像莉迪亚的话那么好用。

    莉迪亚……莉迪亚她就是天都能捅个窟窿,自己还得意得不行的鬼性子。

    如果给她知道,她的大胆溜走去找“捉迷藏”的凯蒂的玩耍行为,还能让大家为她如此震惊——莉兹不确定她会不会是得意居多,以后也学着要胡闹了。

    “你给我过来。”莉兹脸色一拉,冷冷对莉迪亚道。

    “怎么啦,世界上最漂亮最善良的莉兹?”莉迪亚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生气,自己又找回了凯蒂还没有得到夸奖,但她贼精啊,看到伊丽莎白不高兴,那还不能立刻装乖吗?

    好的小朋友,就要能屈能伸。

    莉兹和简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轮番轰炸,才勉强让莉迪亚意识到了这种行为的不好。

    最关键也是最让两个人松一口气的,莉迪亚似乎打消了那种朦胧的想要自己也来一次这种“刺激”的想法。

    这才是让两个放她一马的核心原因。

    算了,这皮孩子教不了了。

    只要她不想着偷偷失踪,其他怎么都好吧。

    看在凯蒂也被找回了的份上,除了原谅她,还能咋的呢?

    没看莉迪亚都已经发动凯蒂,在给妈妈捶肩揉手臂的,班纳特太太可是被哄得表情都熨帖了。

    尽管嘴上还说着她俩不能怎么怎么样,必须要听姐姐的话,要跟紧大家等等,但她的态度实际就已经软了。

    莉兹冷眼看着,最终悄悄和简道。

    “以后不带他们两个出来,等他们懂事了再说。”

    “嗯。”简点头应了,第一次如此强硬。

    可怜的凯蒂,完全不知道自己作为大两岁的姐姐,也即将剥夺去镇上的机会。

    直到大家都觉得莉迪亚和凯蒂足够大了才可以去镇上了,他们两个才会被允许一起跟着去镇上买东西。

    这个原则对前头的姑娘们来说一直是遵守的,直到了莉迪亚的时候,因为班纳特太太的溺爱才被破例,现在又即将被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