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名著]班纳特家的小疯子 > 二十六个小疯子
    “你说什么?!”

    回家的之后,简和伊丽莎白为了不让班纳特太太为难,主动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班纳特先生。

    一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地,但回家的时候,班纳特太太似乎就犯了头晕的毛病,她的异常再加上几个姑娘们的沉默,明显让班纳特先生察觉出来了什么不对,尤其是莉兹的脸色,也算不得太好。

    班纳特先生很快便得到了答案,他感到荒诞,又倍感心惊肉跳。

    所幸,每一个孩子都好好的。

    “我的太太,如果您没有办法照顾好每一个孩子的话,就不要把他们都带出去了,尤其是莉迪亚和凯瑟莉,这两个孩子又皮年纪又小,出了事情怎么办?”班纳特先生不得不这样警告着自己从来都很没有分寸的太太。

    “你在胡说些什么?!”班纳特太太则是被他不悦的语气惊到了,忍不住也抱怨起来,“你知道我今天为孩子们得到了多大的便利吗?他们免费得到了一顶……”

    “就算是最新的帽子——”班纳特先生觉得在这样的原则性问题上,并不能够助长太太无礼的气焰,“那比得上凯蒂和莉迪亚的性命吗?”

    班纳特太太本就有些头疼,实话说来,一个人照顾五个女儿加上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儿子以撒,就算有姑娘们尽力帮忙和女仆的照顾,她依然显示出一种心力不足的状态来。

    而班纳特先生通常都是甩手不管的,和大部分的绅士一样,他们并不觉得这样照顾女儿是他们的天职,对以撒尽心尽力已经是很不错了。

    何况班纳特先生同样自认为自己工作、交往,和佃户租户交涉,操心家中金钱的开销和营生,保持家族的威望或者说是一点颜面,加上为女儿们雇佣合适的家庭教师,家庭的沉重负担压在他的身上,而她的太太花钱又很没有分寸——

    为了让妻子和孩子们过上还算富足的生活,他也同样尽心尽责地努力着。

    在这样的情况下,照顾孩子们这样的工作,难道不是该交给太太来完成吗?

    每一家都是这样的,先生在外工作,太太照顾孩子。

    可是现在班纳特太太居然把凯瑟琳忘在了服装店了,差一点他就要失去这个女儿了——

    “你以为我不关心凯蒂吗?班纳特,我告诉你——”班纳特太太被先生责备的语气激怒了,她本就是在一种愧疚和忧心的状态里,围观的一众孩子们也惊呆了,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父母吵架,这生活上的矛盾彻底爆发开来。

    简几乎立刻想要站出来向父母认错,作为长姐,当时她光顾着跟莉兹和玛丽去书店买书,忘记了因为太困而不肯试看衣饰便坐在一边休息的凯瑟琳,而能够买东西的喜悦盖过了她本该拥有的沉稳,是她作为姐姐失职了。

    莉兹拉住了简,她知道,简是一定会把过错揽在自己的头上的,但明白说来,他们每个人都有错,她和玛丽一样不够关心凯蒂,以至于眼里只有书和衣服,只有购物的兴奋,而忽视了自己困倦的小妹妹。

    这个错误当然是要承认的,但不是现在。

    这个时候简站出来,只会加倍激怒爸妈的矛盾。

    尽管简通常已经被看作是小半个大孩子,可以承担照顾下面的妹妹们的责任了。

    但在爸爸看来,简依然只是个小孩子,还是被照顾的年龄,在他们两个吵架的时候,他只会因此更加责怪妈妈没能做好这件事情。

    “你这就是在挖我的心!我对全家哪个孩子不是尽心尽力,我对凯蒂有哪点不好了?……反倒是你,整天就在那里故作正经地看报纸,那些无用的东西要是真的有用,我的女儿们早就可以尽情地买各种衣服,甚至让裁缝来家里给我们定制衣服,也可以请数不清的仆人来伺候我们……”

    “但是事实上呢?我这么费尽心思,想要把每个女儿都带上,不就是想要让他们省下一点钱买更多的丝巾和帽子吗?你知道那些东西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要多重要吗?”

    “啊,我苦命的女儿们啊……”到了这里,班纳特太太崩溃地倒在椅子上,她嚎哭着,用手帕掩着面孔,尽情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你……”班纳特先生气愤得脸都红了,对于她这种颠倒黑白故意想要掩盖自己失职和失误的行为,感到万分气恼。

    他看向其他几个女儿,简和莉兹都不赞同他这样和最近情绪经常会突然爆发或者崩溃的太太争吵,尽管他们也不完全赞同班纳特太太那种虚荣而格外物质的价值观念,她甚至认为女孩子读书没有什么用处,学习才艺还有助力婚姻的效果,但读书这种事情实在没什么意义,她不止一次希望玛丽放下手上的书而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学学跳舞、练练刺绣,但和妈妈是不能够辩论这些道理的。

    玛丽和莉迪亚、凯瑟琳都吓坏了,他们被班纳特太太毫不控制地嚎啕大哭惹得惊慌不已,就在这时候,女仆抱着以撒来说,他发烧了,似乎有些降不下去。

    一家人都慌乱起来,而班纳特太太因为过度地发泄,也已经脱力地晕了过去。

    这一天过得格外煎熬。

    家中一切平和的表象似乎都被打破了。

    所有人的神色都显得慌张而疲惫。

    莉迪亚和凯瑟琳手拉着手,她甚至能感到凯蒂惶然的情绪和那双微微颤抖的冰凉的手。

    那种被抛下的独自一人在陌生地方的恐惧,早就已经被对家人的担忧和对现在不明情况的恐惧而替代,凯蒂实在是个心大的女孩子,早在她被莉迪亚找到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用小孩子的笑容开开心心地彼此解决了心头的忧虑。

    她们两个都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们要这样争吵,为什么简和莉兹看她们的眼神那么复杂,欲言又止又迫于某种原因而只能暂时沉默。

    班纳特太太晕倒了,以撒发烧了,班纳特先生疲惫又心累中必须要安排事情找人看病,这种工作他实在不是很擅长,简和莉兹在上午的惊慌之后,同样感到疲惫和倦怠,极度的紧张之后放松,总是会感到疲劳的,但现在他们必须帮助爸爸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

    最重要的是,以撒不能有事,班纳特太太不能有事。

    现在,谁也管不了他们三个小的了,玛丽、莉迪亚和凯瑟琳只是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也不乱跑,也不多说,安静地等待着医生过来,开药看病和处理。

    莉迪亚轻轻地拍着凯蒂的手,在她慌得要哭出来的时候,她慢慢地给凯蒂唱着童谣。

    这是他们家的大人们哄小孩子时都会唱的歌,从班纳特太太到简到伊丽莎白,并不一定是圣歌,有时候也是他们乡间的歌曲,莉迪亚从大人们那里听来的。

    玛丽抱着自己新买的书,她很紧张,也很惶恐,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要买书,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错误,但她确实非常担忧,也非常恐惧。

    听到莉迪亚的歌声时,她忍不住看了过来。

    当小调唱过“我将去伦敦拜访女王(i\'ve been to london to visit the queen )”时,玛丽终于慢慢地也露出了一点笑容。

    玛丽坐了过来,莉迪亚一手挽着凯蒂,一手拉着玛丽,三个小姑娘挤在一起,很小声地唱着歌。

    当玛丽犹豫地起调了圣歌时,两个妹妹都安静了下来,慢慢地,他们也跟着接上了拉丁语的歌词。

    玛丽的唱歌水平很一般,甚至比起两个妹妹来,都有所不如,但真挚的情感不需要多么华丽的技巧来衬托,而圣歌也从来不是仅仅依靠音量或者技巧就能够概括所有的好坏的。

    简和莉兹进客厅的时候,就听到了三个妹妹令人熨帖的歌声。

    不算非常响亮,他们不敢大声地唱歌,好像那样会破坏大人们的心情或是什么奇怪的气氛。

    就像在他们吵架的时候,他们也都害怕得不敢说话一般。

    “凯蒂,你能原谅我这个不称职的糟糕的姐姐吗?”简走了上去,认真地道歉,“很抱歉,我把你落下了。”

    “我也是,真的非常抱歉,请原谅我,我向你保证不会了。”伊丽莎白同样认真地说着。

    莉兹给玛丽使了个颜色,玛丽虽然不太懂人情,但她在这样明显的暗示下,不会不懂她的示意,她连忙也跟着站起来认真地表示歉疚。

    “对不起,凯蒂,我不该因为想要买书就把你忘了的。”

    “怪厉害的。”企图和凯蒂抖机灵的莉迪亚被莉兹毫不客气地拍了屁股。

    莉迪亚立刻闭嘴,安安静静地装乖不说话了。

    “没、没关系。”凯蒂根本不懂这什么情况,但她依然决定大方地原谅姐姐们,哪怕她不知道他们犯了什么错,“莉迪亚会找到我的。”

    “至于你,莉迪亚……”莉兹盯着她,小机灵鬼立马安分地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看她,她深深地叹了口气,“鉴于你、还有凯蒂根本无法意识到在陌生的地方一个人溜走有多么的危险……”

    “我不知道这和你在家里就喜欢溜出去一个人撒野有没有关系,但在你年纪还小,而我们又无法时时刻刻地盯着你的时候,我不得不遗憾地通知你……”

    “在我们觉得你可以一个人出行之前,我们是不会把你带去镇上的,万一你真的在镇上跑了,我们可不一定还能够找得到你。”

    莉迪亚眨了眨眼睛,比起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特权的凯蒂来说,莉兹相信莉迪亚是肯定懂了她的言下之意,但她会装出不太懂的无辜的样子,以博得更多的同情和好感。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莉兹,”莉迪亚乖张地就是不肯正常说话地道,“那么我会尽可能多地陪着你的,毕竟我是如此爱你。”

    简思考了一会,才慢慢地反应过来……

    这好像是她和莉兹有一回在讨论一本爱情小说的时候,男主人公说的什么台词。

    他们好像知道莉迪亚是从哪里学来的了。

    但是,也许是她的天赋技能占更多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