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洛书在回崇明殿路上,一直在思索余瑶芳说的话的可能性,最后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作罢。

    在崇明殿还遇到了魏公与魏家大郎刚面圣出来。

    魏公官拜中书令,由徐长玉领带路,正面相遇,躲都躲不过去。

    洛书笑了笑微福身,“见过魏公、魏大郎子。”做宫人就是这点麻烦,遇到稍有地位的人就要屈膝行礼。

    魏青认出了洛书,早听闻这这位甚得帝心的姑姑生得面容姣好,性子温敦,今日一见到是与传闻的相差无几。自己不合适向洛书回礼,只点了点头,反倒是魏青之子魏明作了个揖,这也是因为洛书是圣上身边的红人,换做其他人行礼就行礼了,他们根本不会有任何停留。

    洛书定神瞧了瞧,那人长身玉立,生得眉目如画,甚是清秀,她忙又屈膝,“不敢。”

    魏明一笑,视线无意扫过洛书手上提的药材,不过并未打算开口与洛书寒暄几句。

    反倒是徐长玉有意,但他看了魏青他们一样,示意自己有事在身不好多说,便带着魏青他们往崇明殿外走。

    洛书忽地想起她在潜邸时,曾听人提起过魏明的一些事迹,忍不住扭头看了过去,魏明走了几步,也回头看她。

    二人对视一眼,皆是一怔,洛书落落大方地冲他轻点首,似乎没有偷看被人撞见的慌张,魏明亦是半分无畏,将折扇一收笑了笑,跟上了魏青的脚步。

    “这位洛姑姑本官还是头一回见,明事理又知礼,徐公公和这样的人共事应该没多大压力吧?”魏青看出了徐长玉与洛书之间的小动作,开始主动跟徐长玉搭话,魏明在后面默默地听着。

    “是。”徐长玉拎得清楚事,就算他在洛书手里吃过暗亏,那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说洛书不好。不仅不会,还会大肆夸赞,“杂家是比不上洛姑姑了。”

    “徐公公这话严重了,本官可不是这个意思。”

    “杂家晓得,这不是在跟魏公您闲聊嘛。”徐长玉摆摆手,有些人的奉承话还是不该听的,听了他的,可能下一次就失了很多人的奉承话听。徐长玉继续将话题引到洛书身上,“这位姑姑陪了圣上多年,可说到底她并不是崇明殿正儿八经的掌事姑姑,内侍监那边还没有登记造册。”

    “依公公所见,这是……”女官,尤其是圣上身边的女官。虽然不是后妃,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那是做什么。可是徐长玉这么一说,所给出的消息就有些大了。

    “杂家哪里想得到圣上所想。”徐长玉不敢多说,没准万岁爷那儿是在存着大招呢,“总之与这位姑姑交好没错。”纵使是万岁爷日后准备将洛书许配人家,那赐下的婚事定然也会是惹人艳羡。

    “多谢徐公公提点。”魏青捋了捋胡子一笑,没有给徐长玉荷包,若是给了就是见外了,人家还不一定高兴,权当他欠了徐长玉一回人情。

    洛书回自己配房前特地将药交给了厨房的小厨娘,让其帮忙熬制,这么一点的小事,还是不需要她自己自己动手。

    青叶早早地在洛书门外等着洛书回来,瞧见她的身影赶紧迎上去,接过洛书手上剩下的药包,与洛书一同进了配房,将其放在桌上,贴心地问了句:“药姐姐让人在熬了吗?”

    “嗯。”

    “姐姐你就安心的先休息会儿,万岁爷那里离不了姐姐。方才万岁爷还问起姐姐了,我如实答了,万岁爷那儿现在无事,久了还是不行,等下药好了我会替姐姐将要端进来。”她的配房就在洛书的后头,两人住得极近,拖了洛书的福,她不需要和其他人挤在一处,还能独住一间房。

    青叶这是让洛书早些调整状态过来,免得在陆琤面前久不露面惹了陆琤不喜,更怕有人在此期间踩着洛书上位。

    青叶看似憨厚,其实是个有自己主意的人,跟洛书相处了好些日子了,她不愿洛书结局不好。她是万岁爷的人,万岁爷会定时问她洛书的情况,她都是如实回答,这些洛书都知晓,但是却随她去,这背叛似的行为让青叶有些内疚,忍不住想给洛书多些提醒。

    但是青叶向洛书提起陆琤,她越发的打不起精神来,“嗯。”

    看出洛书神色恹恹,青叶也不再打搅她,退出房间还顺手替洛书将门给拢上。

    期间洛书尝试补眠失败,是青叶端了安眠的汤药过来,才昏昏沉沉地睡过去。睡前还乞求这药千万要管用,可不要让她再做噩梦了,这身子也经不住这么折腾。毕竟她出宫后还想嫁人结婚生子,二十多岁生孩子放在古代可是高龄产妇,况且古代的医疗产后保养技术不比现代。

    不过须臾,睡梦中的洛书又蹙起了眉头。

    这回与先前不同,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这是在做梦。

    想起近日来被噩梦的支配,以及醒来之后一切都不记得的茫然,洛书迫切地希望自己能醒来。但是无论怎么挣扎,一切都是徒劳,她依旧是在梦中,似乎是想让她清楚而又真实的感受着这一切。

    眼前的一切烟雾缭绕,看不太清楚,不过她依稀看得出来殿内的摆设,她所在的地方是崇明殿,陆琤的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