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炮灰宫婢保命记(穿书) > 第十二章
    洛书诽腹:陆琤就没有心情好的时候。

    “朕说了,给朕出去!”

    洛书的脚步一顿,跟在后面的小太监明显头一低,动作都慢了,只等洛书转身,他立即就会挪动脚尖朝门外走,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洛书不仅没选择离开,反而还抬腿走向御桌。

    “皇上先用膳,身子要紧。”她的声音很好听,柔和而温暖,如同冬日的骄阳,只听声音,便让人觉得心中一股暖流划过。

    陆琤见到是洛书进来,脸色稍霁,“你过来了。”

    洛书将手上的食盒放于案桌,打开盒盖将里面的菜色一一端出来,小太监偷瞄了一眼赶紧低下头照着洛书的来,暗自替洛书捏了把汗,好在圣上不曾恼怒。

    陆琤看了一眼,看了一翻呈上来的折子,处理一堆子政事就够让他气饱了,并没有胃口,“朕不饿。”

    “好歹用上一两口颠颠肚子,您的身体才是最要的。”洛书执着筷箸递到陆琤面前。

    “这是洛姑姑亲手做的。”小太监壮着胆子,讨喜地说着。

    洛书瞥了眼说话的太监,声音有些严厉地道:“没让你多言。”却没有反驳小太监说的话。

    陆琤有些心疼洛书这么冷的天手还下水,想将洛书的手攥在掌心,却发现如今他们间的关系早不像以前那般无畏,只得肃着一张脸,声音微哑道:“你亲手做的?这么冷的天,有没有冻着?”看了眼洛书白皙纤细的手,没有明显的痕迹,只是指尖微微泛红,“我记得库房里有卿肤冻疮膏,等下拿一瓶出来。”

    “不碍事。”这是刚刚提着食盒过来吹了点冷风,才显得有些红,“再不用膳,菜都要冷了。”这些碗都有保温的功能,里面烧着地龙温度不低,菜没那么容易凉。主要是她因为要再外头走,身上穿得多,还披着厚实的斗篷,待得久了着实有些热,想找个机会将斗篷脱下来。

    “好。”他好久好久没有尝过她做的菜了。

    陆琤加起一块肉丝放入嘴中,是凉的,吃着却异常的舒服,“还是和从前的味道一样。”

    那小太监极有眼色的躬身退出,出来时见到林福州依旧在,恭敬地喊了声:“林爷爷安。”

    “好你个小子。”林福州上下打量了小太监一番,在外间他将里面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胆子够大,“你叫什么?”

    “奴才贱名小竹子,林爷爷说笑了,奴才就是实话实说。”小太监嘴角露出乖巧的笑容,嘴巴又甜,一口一个爷爷喊着林福州。

    厨房里做事的人难以见到主子,就算是平时主子有赏,也轮不到一个打杂的小太监。他是好不容易抓着了这么个机会,得以在主子面前露脸,就想着借此得了主子赏识,就算不能一飞冲天,他在主子面前说了洛书姑姑的好话,洛书姑姑也能看见他有点用处。

    “这世上敢实话实说的,可没有几个了。”林福州点了点前方,既然主子被哄开心了,他也该做点什么,“从明儿个起,你就开始打扫前院吧,前院还缺个人手。”

    小竹子忙不迭点头,“多谢林爷爷。”扫雪他也开心。他不是小厨房御厨的徒弟,学不了做菜的事情,待在小厨房里再暖和,也比不得前院扫雪。好歹扫雪每天都能见大臣们走来走去,万岁爷也需进进出出。

    “你该谢万岁爷。”林福州纠正小竹子的话。

    “是,奴才定然会不负万岁爷和林爷爷的赏识。”等回小厨房时,小竹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到底做了什么,进厨房前他收敛的眉间的喜意,换成了一副忧愁模样。

    陆琤独自用膳没那种必须得人布菜的习惯,尤其是面对洛书时,他都恨不得洛书能跟他同食,更不可能还让洛书伺候他。

    洛书见陆琤用完膳,从熏炉上取下温暖的帕子递给陆琤,陆琤擦了擦嘴角,突然问道:“就要过年了,新年想要什么?”

    洛书眸色一怔,随后立即反应过来陆琤刚刚说了什么,呐呐地道:“圣上?”

    陆琤越发俊逸的脸上轻点笑意,双眸深谙,“今年的新年礼物有没有想要的?”

    再听了一次,洛书还是不相信陆琤竟然要送她新年礼物,但是对上陆琤的眸子,洛书没胆子再向陆琤确认一遍,想了想还是摇头。

    其实每回陆琤问她要什么,从第一次到如今,洛书从未变过自己的要求,就是一个‘银子’,至于给多少全凭陆琤心意。但其实洛书从来没收到过陆琤送的新年礼物的,现在突然说要送礼物给她,事出反常必有妖。

    “嗯?”陆琤慵懒地轻声问了声。没有胁迫,但是比直言胁迫更加有效。

    洛书拿回帕子的手一抖,不假思索地说:“钱吧,银票最好。”银两太重,不好带出宫。

    这一次理直气壮了很多。

    “你要这么多银子作甚?”

    在陆琤身边伺候,陆琤对她素来大方,时常会有东西赏赐下来,洛书可以说什么都不缺,她也并用不上银子,每个月的俸禄都能省下来,就想着这些钱出宫后她能用得上。

    洛书眼珠子转了转,想着自己激怒陆琤的可能性,又一想还是否定了自己惹怒陆琤的想法,半真半假地道:“头面首饰我也用不了,衣裳还有几箱笼新的,胭脂水粉我也不爱碰,除了银子,好像就什么可以要的了。”

    许多东西都印了官印,根本就带不出去,纵使带出去了想出手也难,况且官家的东西还容易被人查到,不如银子好使。有了银子,首饰物品哪样不能置办起来?不比皇家贵重,皇家再贵重那也只能在四方之地佩戴,还是自由更加重要。

    “十万两够不够?”

    说着,不知陆琤从哪里拿出一只红漆木盒,推到洛书眼前。

    精致的镂空雕面的木盒一看就很珍贵,更加贵的当然还是里面的钱。

    洛书听到陆琤报出来的数字心都是颤的,几两银子就够普通的一家四口一个月消费的古代,陆琤一下子给她十万两,果然谁都想当皇帝,出手忒阔绰了些。

    “奴婢不能要。”说完,洛书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声音生涩得不像是她的,隐隐约约还有些被陆琤这番操作吓到了的感觉。

    她说她不要,有巨款摆在她眼前都不要,真是傻了。

    但是仔细一想,确实要不得。她怕自己身怀巨款,反而惹来了祸端,带着这么多钱,她在宫里头都睡不踏实,更何况是去宫外。

    洛书怕陆琤多想,觉得她扫了他的面子,解释道:“您给我这么多银子我也无处花呀。”

    要钱的人是她,不要钱的人也是她。唤作其他人,早对洛书厌烦了,陆琤却站起来,一步一缓的靠近洛书,“你是在嫌弃吗?”

    洛书忙不迭摇头,“不是,太多了。”

    “朕给你的,你拿着便是。”陆琤屈指敲了敲桌面,眯着眼看面前的苏妹。

    洛书垂首轻声应了声,如陆琤所言收了起来,心想大不了到时候陆琤需要用钱的时候,她再还给陆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