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炮灰宫婢保命记(穿书) > 第十四章
    洛书傻愣愣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青叶唤了好几声,洛书才回过神来。

    原来陆琤从一开始就没看起过她,亏她还以为自己陪陆琤吃了几年苦,两人就能算得上较为亲近的人了。

    就连他说的要送新年礼物都只是他的一步棋。

    洛书生气了,她本不想接这笔钱,是陆琤硬是塞给她的,结果又说都不说一声的要把钱从她这里拿出去。

    “让喜子进去奉茶,我不伺候了。”

    说着,洛书就将托盘一放,陆琤听见茶盏相撞的清脆之声,下意识地往屏风后望去,只看到洛书离去的背影。

    陆琤薄唇微抿,微眯双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几人,单单认错可不行,“怎么?众位大臣想好了吗?如今昌砉一带发生雪灾,就全靠国库拨钱?”

    国库要真的能够拿出钱来,陆琤也不必出此下策。先帝在世时国库就不充盈,留下个烂摊子让陆琤收拾残局。

    众位大臣扛着压力,低垂着头,自有思量。

    宫婢哪有十万两银子捐,肯定是圣上给的。别说十万两,就是有五万,三万,真要是私藏了这么多银子,头一个看她不顺眼的就会是圣上。

    但是纵使他们明知这是圣上给的,他们也没办法说出来,毕竟人家是真真实实的帮着圣上做了十年事。

    魏青朝着上首的陆琤磕了个头,“臣愿意出十万两赈灾。”

    剩下的几人不由得对魏青侧目而视,十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

    难怪都说最早魏家因经商发了才,魏家祖先就买了个官做,后来魏家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一步步发展到了今天。

    但是他们可不是如魏家家财万贯啊!

    他们只是看起来风光,根本凑不齐这么多银子,真是要逼得他们砸锅卖铁才行啊!

    陆琤就不会管他们这些银子怎么来,只要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把银子交齐了就没事。真要干害人的事,那正好自己主动递上证据,给了陆琤由头抄家。那时候可不是十万两银子就能解决的事情了。

    但是陆琤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真出不来这个银子,现在人肯定就不会在崇明殿里。这些人可都是陆琤精挑细选出来的有钱人,十万两银子他们肯定能掏出来。

    既然魏青已经表态了,其他人也不可能死守着不出,难不成真叫皇上说他们不爱民如子,再让位贤人?

    扒了几人的皮,陆琤的心情明显舒坦了许多。即使是青叶和喜子上茶的时间耽搁了些,他也没发怒,反而笑着夸了几句茶好,让众位大臣多尝尝。

    坐下的七人心情可就没陆琤的畅快了,他们这次来崇明殿拢共就喝了两杯茶,这两杯茶就值了十万两银子,再好喝那也喝得心痛如绞。

    何俞飞更是气得手在发抖,好不容易被身上召见一次,他还以为圣上要与何家修好,结果竟然是想着让他这个舅舅掏银子,偏生这要银子的方法还说的伟岸光明,是为了赈灾去的。

    其他几家那都是有底蕴,有根基的人家,只有何家是新晋贵族,这还是因为何家是皇帝舅家,何太后母族。他想要凑齐这十万两还得找太后去借点才行。

    魏家出点钱还是很容易,但是众人皆是愁云遍布,他不好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只能学着他们的模样,眉头微蹙,但是还得带着一点点高兴。

    毕竟他们捐钱,这是为国为民做了好事,不能让皇帝觉得他们捐得心不甘情不愿,虽然他们真的不太情愿。

    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陆琤还得和洛书说上一番话,果断的赶人了,“想必众位大臣还有要事在忙,朕就不久留了。”

    听到陆琤这么说,也没人会死皮赖脸的再留着,众人一一起身准备告退,谁知陆琤又加了一句,“这天灾人祸的,必须尽快筹齐资金,朕会派徐长玉与魏公一起来管此事。”

    魏青这下子可真是傻了一下眼,要债的活可不是那么好干的,做的好了是本分,做的不好了就是能力不足。而且无论做不做的好,最后都是得罪人。

    其他几人现在反倒是有闲情逸致看魏青的笑话了,毕竟身上对她们还是仁慈的,至少没挑了他们干要债的活。

    其实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等到魏青出来时,魏明已经在外等着魏青人。好在他们都要想办法筹钱,没心情寒暄,有徐长玉在这笔钱他们是逃不掉的。

    何俞飞更是出了崇明殿,就往岁羽宫去了。他得想办法让他妹妹也出点银子,这全是她好儿子搞出来的事情。

    “兔崽子,你到底犯下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你爹爹在崇明殿不仅大出血,还揽下了一个‘极好’的差事!”魏青一路忍着怒火,直到到家关上房门才开始骂人。

    魏明自觉的站在离魏青十步远的地方,才跟魏青搭话,“爹,发生什么事情了。”

    魏青看着魏明故作不知,火气更加盛了,恨不得抄起条子就往他身上挥。

    “装你还给我装。”魏青颤抖着食指指着魏明,气得胡子发抖,“肯定是你干了什么事才把你老子我卷进去的,要不然这明显出钱的事能够找的上我们魏家?”

    “咱家有钱,出些钱也不碍事,这回不出,指不定下一回还得出更大的价钱才行。”魏家的钱一大半是魏明暗地里赚来的,魏青这么问魏明,魏明当然是无所谓,反正他只管赚钱,至于管家管钱有多难,他一点都不插手。

    “孽障,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你到底干了什么?”

    “就是、就是上回看见崇明殿洛姑姑后,然后儿子在有几次喝酒的时候提起过几句洛姑姑。”那几个蠢货真的回家跟家人讲了洛书如何如何好,娶了洛书如何如何有利,结果捅到了圣上那里,这事儿也不能怪他呀,都是他们自己动了歪心思。

    魏青放下了手中的戒尺往桌子上一扔,“难怪了……”他看着去的几位大臣就总觉得奇怪了,原来他们都或多或少透漏过自己儿子要娶亲的念头,敢情他们和他一样,都觉得洛书不错。

    当然,何俞飞例外。圣上本来就不怎么待见何家,一有倒霉的事,何家总有份。

    魏明见魏青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中,立马脚底抹油的跑了。别以为他不知道他爹怎么想的,就是觉得他如今二十多了还没娶媳妇,想替他找个媳妇。

    恰好看中的人是洛书,甚至觉得圣上没册封洛书,就是有意在朝中替洛书挑选青年才俊做夫婿,他这下子总该让他爹看清楚了,圣上到底为什么留着洛书,迟迟不纳入后宫了吧。

    “混账,老子还没叫你走呢!”敢这么算计他老子,真是胆子越来越肥了,也不晓得收敛点,别哪天把魏家给玩崩了。

    魏明听到魏青的怒吼,脚底的速度更加快了,傻子才会站着任由人训斥。而魏家的下人看着魏明如风般往府外跑,则都是摇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大郎君变成三天挨一小骂,五天挨一大骂的人了,每每想起当年的大郎君,他们总是会忍不住感慨一番。

    “林福州,洛书呢?”等人走光了,陆琤也开始要人。自他看见洛书走后,就再没有见洛书人来正殿。

    “奴才这就……”林福州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似乎带着些怒气,这让林福州捏了把冷汗。

    “不必劳烦林总管了,奴婢已经来了。”

    言罢,洛书将木盒放到了御案上。

    还是陆琤给她的那个精致的镂空雕面的木盒,她没有动过里面的银票,只不过毕竟数额巨大,还是被她藏得有些深,拿出来有些难罢了。

    陆琤看了眼镂空雕面的木盒,又看了眼洛书。

    洛书觉察到他的视线,冲着他笑了笑,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陆琤,特地将木盒往陆琤身边推了推,“圣上是问奴婢要银子吗?奴婢已经给您取来了,奴婢于赈灾一事可是积极得很。”

    千万不要怨她放任百姓与不顾,那她可不就成了天底下的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