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炮灰宫婢保命记(穿书) > 第十六章
    “国宴上总要有人陪着圣上才是,我与徐公公得负责国宴上大大小小的事务,这圣上就交给洛姑姑您了。”林福州看了眼无所事事地洛书,最近崇明殿一群人忙得脚不沾地,片刻歇息的时间都不曾有,唯独洛书一人最是松泛。

    全因了那回太后请她过去商讨度年之事,圣上就顺势将一切事由交给了他和徐长玉。洛书听话得很,当真没有插半点手。

    “怎么这事儿就交给我了呢?”洛书最近一段时间都闲得很,原先乍一闲下来还不习惯,可当真这么久不做事情,习惯了优哉游哉的日子。大晚上的让她站在一旁看着,陆琤一整晚的宴请百官,时不时还得伺候陆琤倒酒布菜,她还真做不到。

    林福州面上带笑瞧着洛书,结果洛书装作不知。见洛书不搭理他,他也自有办法,给洛书递了顶高帽子,颇为语重心长地说着,“姑姑,你是潜邸老人,这事儿还得多靠着你,是吧徐公公?”倒酒布菜都是小事,但这件事儿也得是熟人,有眼力见的人才能做的好。

    徐长玉看到林福州提到自己,他也不想揽下这活计,忙不迭点头,“是是。”

    这两人合起伙来坑她,洛书下意识地抽了抽嘴角,“我再是潜邸老人,也比不得林公公你啊,我的本事一大半还是你教授出来的。”

    两人一人一句的说着好不热闹。

    “林公公这不是有事要忙吗?洛姑姑你就多担待些。”

    “再说了,你能看着圣上一人面对朝臣百官?”要不然怎么说林福州能嘴巴毒死人,他说的这话是洛书最不愿听的。

    仔细一想,这好歹是陆琤登基后头一次大型的宴会,最终洛书还是点了点头。

    反正陪着陆琤走过这么多路,不介意再多陪他走一程。

    虽说过往皆一切皆是意料之中,可真当自己身处其中,仍旧过得胆战心惊,生怕一招走错万劫不复。

    但是等真正遇到事儿的时候,洛书恨不得自己从来没答应过林福州和徐长玉两人,她差点莫名其妙地又成了罪人。

    宴请朝臣是在太和殿,洛书在今儿个见了陆琤第一眼后,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总是一副将有大事发生,有心忡忡的模样,为此陆琤走前还笑话了她。

    纵使如此,洛书依旧不敢大意。

    她跟着陆琤由宫人引入太和殿正殿时,各路权贵早已来齐,太后坐在高位,一身正装礼服下微微纤弱的身材,面上带着沉着与威仪,眼尾微挑的看着皇帝。太后这么早到,不过是想挽回些颜面,告诉众人这场国宴虽不是她准备,但和她准备的也差不多。

    陆琤坐下不久,殿内就开始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起来,又有太后在一旁搭话,真是好一副喜气富贵的模样。

    虽然太后有些看不惯陆琤,在这么重要的日子,身边还只带着洛书一人,但是好在她记得这时候不能当众冷脸,尽力控制自己看陆琤时,不往洛书那边看。

    王子帛仗着承恩侯府的光,国宴上坐的位置颇为靠前,第十次往洛书的方向看过去,见到洛书再一次替陆琤布菜,唇畔露出一丝笑意,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摆,出列缓步行至殿中央,道:“圣上,臣斗胆向圣上求一道赐婚的圣旨。”

    这话一出,太和殿内的众人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王子昂这算是没有皇上旨意私自站出来说话了,单凭这一点,若是圣上不满,大可以治他个以下犯上的罪。

    王子帛在京城是出了名的风流浪子,就是最近收敛了些,不常出入风月场所了。众人还以为他是被自家老爹锁在家里不肯出来了,原来是准备娶亲了。

    稍有些了解王子帛为人的人家都晓得王子帛本性,让他们相信王子帛能收了风流,还不如相信王子帛会当众让皇帝给他和青楼花魁赐婚。

    “哦?”陆琤挑了挑眉,对于这个胆大妄为而又不顾礼节的年轻人,没着急说答应也没说拒绝,问到:“不知你要求的是谁家的姑娘?”

    下一刻陆琤恨不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将这话问出口过,终归还是他自己太过自信了,认为自己能够威慑所有人。

    跪在下方的青年将视线一下子移到洛书圣上,温柔得不可思议地看着洛书,笑道:“正是圣上身边的洛姑娘。”

    魏明一口酒入喉,差点没被自己呛死。

    他还想咳,但是一时间偌大的太和殿顿时没了一点声响,安静得几乎到了落针可听的地步,他只能强忍着,忍得极为辛苦,眼睛都被自己逼红了。

    这事本该在皇帝要求人捐款的时候该结束的,怎么现在闹到了国宴之上了?魏明不禁怀疑,难不成承恩侯府家的小公子不仅被逼放弃家业留恋犬马声色,而且还在继母的打压变成了个傻子不成?

    洛书听到自己被称为‘洛姑娘’,心神还有一瞬间的恍惚,在崇明殿被称惯了洛姑姑,忽然听‘洛姑娘’三字还反应不上来了,还是身边的冷笑声,让她回过神来。

    陆琤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深黑的眸子里情绪翻涌。听到有人要求娶洛书,他的第一反应是动手杀了那人,脸色随之变得难堪起来。这世上没人能够从他手里抢走洛书。

    陆琤转动着食指上的白玉扳指,眼睛不自觉的眯了眯,他是真的动了杀念。

    承恩侯心里一咯噔,看着王子昂,恨不得自己从来都没有生出过这个孽障,跑到殿前一把跪下,“皇上,小儿不懂事,还请皇上恕罪。”

    “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承恩侯怎么还说府内的小公子不懂事?”陆琤一杯温酒入喉,唇齿间流出几字,“滚出去,大殿之上无半点分寸。”

    承恩后辈不敢耽搁,赶紧逼着王子帛磕头,准备让他滚出去,结果刚站起来,就听见陆琤毫无感情声调的嗓音,在整个大殿响起,“承恩侯教子无方,一并滚出去。”

    太后有心打合场,不能眼睁睁看着因为洛书挑起君臣不合来,可是对上陆琤扫视过来的眼神时,话到嘴边一下子说不出口来。

    陆琤控制情绪已经做得最好了,念及今儿个是大年三十,没有说要砍人,她再多说只怕会刺激到他,这事儿太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作过去了。

    陆琤驳回了承恩府家小公子的请求,还将人赶了出去,当然牵扯其中的洛书也不能幸免,一样被他赶出太和殿,由两宫女领着她回崇明殿。

    洛书自觉自己完全是无妄之灾,她压根不认识什么承恩公小公子,被求赐婚更加是一脸懵,结果被当成了满殿的笑话,还被陆琤迁怒。

    虽说洛书不满陆琤迁怒于她,但是谁让他是皇帝呢。不想听他的话,那也得听他的话。

    仗着有几年情分在,就为所欲为的话,迟早得把自己作死,她还是安分守己为好,反正离宫的日子就在眼前,暂且忍他一会儿。

    洛书准备回配房,却见到偏房聚着青叶以及守在崇明殿的丫鬟太监们,还摆着一桌子的吃食,炉上温了几壶小酒,顿时让洛书想和他们待在一起,热闹热闹,这可比守在太和殿内好上千倍万倍。

    “你们可真是舒坦啊,聚在一起守岁,东西还备的挺齐全的。”洛书就是这点好,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自我调节能力极强。有了新的东西转移注意力后,陆琤是谁,他怎么样,全都被洛书抛之脑后。

    一群人见是洛书过来了,赶紧起身行礼,“洛姑姑好。”

    青叶则是跑到洛书跟前,笑着拉她走到桌前,问道:“今儿个过年,姐姐要不要也来一口?”

    洛书摇头婉拒,她滴酒不沾,从前身处冷宫喝不到酒,后来便是因为陆琤离不得她,时时刻刻需陪在陆琤身边,为了避免喝酒误事,她不敢喝酒。

    一群人因着洛书的存在拘谨了不少,就连坐下都不敢和洛书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洛书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怎么都站着,该吃吃该喝喝,该守岁的守岁,别因为我来了就让你们干不成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