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一众人磨磨蹭蹭,好不容易移到凳子旁却又不干敢坐下。

    洛书脸色微变,这显得她往日里做人好失败,“你们这般可就没意思了,我往日里苛待责罚了你们,还是说整日里黑着个脸了?”洛书也是奇了怪了,按说她跟着陆琤身边,总在皇帝面前露脸,在崇明殿该是人人都扒拉着,不愿松手才对,结果没一点与她想的相似,但是吩咐人办事,一吩咐就能使唤得动,洛书就没太计较些小事了。

    不是洛姑姑待他们如何,洛姑姑为人很好。天气冷了会吩咐厨房在灶上煮着姜水,无论何时去喝都有热姜水喝,还会吩咐人给他们每人备上冻伤膏药。

    但是……着实是他们不敢靠近洛姑姑。

    除了从一开始就在洛姑姑身边的青叶姐姐外,其他尝试接近洛姑姑的宫女太监好似都没好下场,被赶出崇明殿算是最轻的处罚。

    当然,这些洛姑姑一律不知情。

    在这事儿上,他们都有一种共同的默契,青叶姐姐不说,两位总管公公不说,大家都不说。

    站在洛书左侧的宫女,算是平时与洛书接触算多的了,鼓起勇气坐下来,一边道:“没有。”

    这宫女洛书认得,是崇明殿打扫的宫女,她话一出,室内突然一静,只听得炉火里发出细微的炸裂声。

    不过一瞬间又恢复了热闹,大家故作镇定地与洛书说着话:“洛姑姑,吃茶。”

    “这糕点从厨房端来的新出炉的,又糯又甜。”

    “酒温得差不多了,这种天气喝些酒暖暖身子。”

    洛书将手放到炉火上,暖洋洋地感觉让她不住的眯了眯眼,“好了,好了。你们自己玩,我懒得凑热闹了。”

    “我陪着姐姐吧。”青叶连忙起身,替洛书披上斗篷,顺势瞪了一眼其他人,都怪他们,掩盖情绪的能力忒差了些,往后说出去是崇明殿的人,她都嫌自个脸上丢人。

    “不用了,你们守岁吧。”洛书制止了青叶脚步,又看了眼众人,他们皆是低垂着脑袋,不敢正眼看她一眼。

    再想不出来这是有人在背后捣乱,让崇明殿其他人不敢与她接触,就真是愚蠢了。

    乍一出来,又离了火,只觉得寒夜刺骨,洛书紧紧身上斗篷。只是她还没走几步呢,就被小安子拦住,让她去偏殿,说是圣上摆驾崇明殿了。

    洛书惊诧道:“难不成这么早就散了?”她这才出来多少时间。

    小安子笑了笑,呵着手说着,“姑姑您走后没多久,圣上就说自己醉了,让众人散了,众位大臣也需回家团年不是?”明眼人都看出来圣上动怒了,这圣上说要散,没人敢阻止。

    呵,男人。

    洛书冷笑一声,原来陆琤正在偏殿,等着人过去照料。当即站着不想动了,敢情是需要使唤她了,就派人来找她。

    小安子没有察觉到洛书情绪的变化,只觉得自己整张脸都要冻僵了,眼睁睁地看着前面不远的屋子里一堆子人凑在一起烤火吃酒,他们何必要站在外面聊天,外面可真是冷得,“要不然洛姑姑,小的先将您送去偏殿?这么冷的天,别这外头冻着了。”

    洛书看出小安子有些心不在焉,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很是大方地开口说道:“你若是想去烤火,去烤便是,不用担心我。”

    小安子顿时一脸喜意地应承下来,只是到了一半,突然反应过来,洛姑姑十之八\九是在诓他,“不行不行。洛姑姑,小的还是先把你送过去为好。”

    如果洛姑姑没去偏殿,他却自个儿躲起来偷闲,传到两位公公耳里,他只怕吃不了兜着走。

    洛书这边还没有来得及摆脱小安子,那边侍奉陆琤左右的喜子又急匆匆地往她这个方向跑,到了跟前嘴里止不住地说道着:“洛姑姑不好了。”他因着跑的急,说出的话也上气不接下气。

    洛书眉头狠狠地皱了一下,“再是不好也别喊我,我没空。”大年三十的,最后一天了,眼看着就要迎接新年的到来,什么不好不好的。之前再不好的事,那也过去了。

    “哎呦我的洛姑姑,您别耍小性子了,赶紧去瞧瞧圣上吧。”喜子不如小安子般对待洛书谨慎小心,这会子已经对她上手了,拉着她的手腕,就往偏殿的方向拖。

    “圣上又怎么了?”洛书用的是一个‘又’字,显然是被他们一群人给弄得烦了。

    喜子哪里听不出洛书的不耐烦,这天底下也就洛姑姑敢这么说话了,奈何圣上还是一如既往地看重洛姑姑,他们对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了,“本来在宴上圣上就喝了不少酒,结果回了崇明殿又和了不少,这会子已经醉了,但是还问林公公要酒喝呢。这不是实在劝不住,就叫小的过来喊您了吗?”

    言毕,喜子还往小安子那边瞧了一眼,也不知道徐公公的干儿子怎地这生不会做事,都等了这么久还不见他把人带过去,害得他还得亲自跑这一趟。

    “洛姑姑,能够劝得住圣上的也就只有您了,再不去、再不去崇明殿的一干人可就再无路可走了。”

    竟然是将洛书捧上天,好大一顶高帽子给洛书戴着。洛书勉强点头答应了,喜子抹了抹眼角,真是快要喜极而泣了。

    到了偏殿大门紧闭,林福州好几人都立于门口等着,真是好大的阵势。

    洛书行至门口,左右看了眼,“不是说圣上需要人照料?那你们怎么都在外面待着?”

    林福州笑了笑更加像是只老狐狸了,“等着姑姑你来去照料圣上,咱们现在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姑姑您请。”将手抬起,做了个请的姿势,而后竟然是带着一群人离开了,只留洛书一人在原地。

    洛书四顾看了看,除了头顶迎着冷风飘摇的大红宫灯,真就只留下她一人了。洛书无法,只能推开宫门,抬步走了进去。

    难怪林福州他们不敢进来,这简直就像被扫荡般,偏殿一片狼藉。能够摔的倒的都被陆琤给摧残了,洛书想找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从前也不晓得这人酒品竟然这般不好啊。

    陆琤趴在案桌上寻声抬头,喝了酒后,薄唇绯红泛着水光,墨黑的眸子暗沉,似乎有情绪在眼里涌动,唤了声,“阿洛。”

    只是洛书见他醉得狠了,现下又只有他们二人在,就充耳不闻,放任他喊她,这种能够撂担子不干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洛书瞥见离陆琤不远处,还有一碗醒酒汤,讽刺地笑了笑,她就说林福州怎么留她空手进来了,原来早就放在里头了,真是准备的周到。

    “圣上,您醉了。快,喝口醒酒汤就好了。”

    陆琤瘪了瘪嘴,不满地看着洛书,洛书怕他一个动作就把醒酒汤给打了,赶紧放下来,果不其然下一刻陆琤就钳制住了洛书的手腕,一把将她拉到近前,喃喃自语地说着:“朕的阿洛可真是好看,惹了那么多人惦记。阿洛,你说朕要不要把你藏起来?让谁都看不到你。”

    洛书无奈地掀了陆琤一眼,权当陆琤这是借着酒劲发疯了。

    她在宫里除了陆琤和各位大臣谈论事情时,她出来奉茶后,她就没见过男人,太监不能算,哪里又会遭人惦记?今日国宴上的求娶更加是荒唐至极。堂堂侯府子弟娶个婢女回去,也不怕笑掉大牙,也只有傻子才会当真。

    “殿下,咱先把醒酒汤喝了。”

    陆琤看见洛书一而再再而三地忽略他说的话,神色抑郁,指节被他捏得泛清作响,撒起泼来,“朕不喝!朕没醉!”

    竟是要和她较真起来。

    洛书被陆琤的态度气笑了,她犯下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陆琤一见她就黑脸,还一副作势要打她的模样。

    若真不乐意见她,大可不必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请,这除夕漫漫长夜夜,她独自一人度过又不是什么大事。

    她将醒酒汤一放,爱喝不喝,只是嘴上还是趁机要占便宜,“圣上还是少喝些酒为好,免得伤肝,我瞧着圣上最近总是发怒,肝火肯定甚是旺盛,这身体可经不起您这么折腾。”

    陆琤原就脑子混沌一片,只留了些许理智在,在看到洛书后就真的任由迷蒙充斥他了,但是此刻感受到洛书生气,心里还是不免登时一咯噔,酒意顿时消散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