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炮灰宫婢保命记(穿书) > 第十八章
    可是他又不知作何解释,只能暂且装着自己依旧糊涂的样子,试图蒙混过关。

    洛书对着陆琤一肚子怨气,好好的除夕夜守岁也因为陆琤让她过来伺候而泡汤,是以并未察觉到陆琤一瞬间的异样,嘴里止不住的说着:“酒品这般不好,幸好林福州他们溜得快了,不然见到你这幅模样,定然会要被你记恨。也就是我心善,还在这里陪着你。”

    洛书这般姿态,似是笃定了陆琤醉得狠了,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更加不会在明日醒来后记得今天发生的事情。

    可她不知陆琤时刻保持着一丝理智,更是因为她方才的生气,让陆琤不敢放肆下去。不过瞧着不留情面的洛书,陆琤却是觉得新奇,这样的洛书他不曾见过。

    洛书见陆琤没有任何反应,长叹一口气,“原本还以为可以自己过除夕,没想到还是陪着你。”

    从前的那么些年度年,都是两人一起过,陆琤神色深沉,望向洛书时却是眷恋情深,全是洛书不曾见过的样子,洛书下意识准备躲避。

    他有心借着醉意吐露心声,拉着洛书的手又紧紧了,“阿洛这么好,朕舍不得把阿洛给任何一个人。他们的龌龊心思朕还不知道?就是巴不得朕不好,想趁着天灾闹事,为自己谋求福利,却是让阿洛受委屈了。”

    说是委屈倒不至于,洛书根本就不在乎,这般想着,她竟然是将自己的心思说了出来,简直毫无拖泥带水之意。

    这么些年陆琤不是没跟洛书暗自示意过,但是洛书总把自己当个瞎子聋子,一副听不见看不见的样子,今次陆琤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正面提起,结果被当事人一盆冷水泼了下来,一腔情意顿时被浇灭。

    干脆陆琤借着醉意给洛书灌酒,告白失败真是丢脸,况且他还是堂堂帝王,“要不然阿洛陪我喝一杯。”最好是醉了将今日之事全然忘了。

    洛书刚想说这里无酒,便瞧见陆琤从他案桌底下搬出来坛酒,就连酒杯都备齐了。

    林福州能让人将醒酒汤都备好,怎么会疏忽大意的留下坛酒给陆琤,让他继续喝?肯定是陆琤仗着林福州不敢太靠近他,偷偷留下来的,这下子让她遭了罪。

    洛书有意拒绝,奈何陆琤一心想灌醉洛书,让其忘记今日之事,愣是要灌她酒,甚至不惜牺了帝王颜面冲她撒娇。

    别说,陆琤容色极好,往日里又是威严惯了的性子,突然起来的反差,一时之间真让人招架不住。洛书一个愣怔,被陆琤硬灌下一杯酒。

    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次后面似乎容易多了。洛书不想再被强迫,愤愤地抢过陆琤手中的酒杯,想着再迁就陆琤最一次。反正他们只有几日光景,她离宫了后,他们之间便是尘归尘,土归土,各不相干。

    只是陆琤从来不是个按套路出牌的人,明明是他想要洛书忘记今儿个的事才灌她酒,如今却又趁着洛书隐隐有些醉了时,絮絮叨叨的谈起许多事,有他的,也有洛书的。其实没什么差别,这么些年来,两人都在一起,他口中的事情无论说的是谁,总是离不了另一个人。

    洛书才喝了几杯酒,已然微醺,但心里惦记着陆琤还需要她照顾,并不敢真醉。可自听了陆琤的话后,心口却像被一双无形的手狠狠揪紧,一股压抑了许久,她故意忽略的情绪,自心底而起,蔓延向上,绵延不绝。

    仿佛她想起了那一年在冷宫时,只能相拥取暖的两人;又想起他那时对她许下一定会带她出去的承诺;还有他再忙再累时常不记得自己的生辰,却是总在她生辰时,拿着他最拿出手的东西送给她;还有还有在潜邸时,他让她守在府内,不是嫌弃她拿不出手,而是怕她的容色示于人前,他护不住他。

    原来一路走过来的十个春秋,在她的心里早就印上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不用陆琤灌,洛书自己便接连再三的一杯杯酒下肚,不胜酒力的她脸颊酡红,双眼含春,竟是如此量浅。

    陆琤心神一动,舌尖抵着上颚,一声声缠绵而又温柔的阿洛便从他的薄唇中出来。

    或许真是醉了,洛书也不知不害怕陆琤唤她阿洛了,反而仰着头浅笑的望着他,只是脑袋终究有些昏昏沉沉,挣扎着撑着桌沿站起来,却又跌回去。

    陆琤眼神宠溺的看着洛书。

    结果目光被洛书察觉,洛书却以为陆琤是在嘲笑她无用,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颐指气使地道:“有本事你来。”

    当陆琤噙着笑,稳稳当当地站在她面前后,洛书非但不满足,反而闷哼一声,“有什么了不起,我也行。”

    洛书着实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刚站起来身子就往后倒去,还是陆琤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洛书,他拦着洛书的细腰,让她靠在了怀里。洛书身上有着不同于其他人的清香,这股香味不停的钻入鼻中,拨动着陆琤原就不甚坚定的心神。

    明明都是醉酒的人,陆琤的反应还是要比洛书敏捷不少,洛书不满地耸了耸鼻子,开始乱动起来。

    陆琤被她蹭得呼吸一滞,他是再正常不过的男人,面前的又是自己心悦的人。

    洛书脑子昏胀得很,似乎都不是她的脑子了。结果又发现有什么东西杵着她,更加不舒坦起来。喝醉了的洛书不像清醒时那般好说话,稍有些不舒服便会说出来,当下不满地哼了哼。

    陆琤咬了咬牙,下腹胀得越发疼,耐着性子哄道:“乖,别闹了。”

    “呵呵。”洛书傻笑着指了指陆琤,“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我的谁啊!”

    “你想我是你的谁?”陆琤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干涩的字,期盼着洛书的回答。

    他们之间能是什么?

    “嗯……”洛书费尽思索,却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陆琤抿唇,想唤人进来伺候,可瞧着洛书双眸含水盯着他看,好像全身心只有他,他就止住了念头,撑起自己还踉跄的身子将洛书抱到榻上,正欲离开,却突然间听得洛书喊了他一声,“阿琤。”

    陆琤呼吸一滞,眼角染了微红。

    “你刚刚喊我什么?”陆琤紧张的看着洛书。

    喝了酒洛书的反应比平常要迟钝很多,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又唤了陆琤一次,“阿琤。”糯糯的像在撒娇,甚是好听。

    陆琤控制不住将洛书牢牢扣在怀中,似迷醉又似清醒,轻吻了洛书头顶。她一向严谨自持,就算是再冷宫他式微时,也一直喊他殿下,为数不多的几次听她喊‘阿琤’,还是在他生病时。“阿洛,再唤我一次。”

    “阿琤。”

    洛书只觉得贴着自己的身子温度越发的滚烫起来,似乎要将她灼伤才罢休,可洛书半点都不想逃避,甚至有一股干脆被烧死算了的感觉。

    “阿琤还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你还记不记得?”陆琤的声音饱含着蛊惑的意味,似乎是要勾出洛书隐藏在心底的话,他也给了洛书足够的反应时间,耐心的等着她的答案。

    “我们会好好活着,永远在一起。”

    陆琤笑了,指尖拂过洛书眉眼,精致的蛾眉,灵动的双眼,秀挺的鼻子,最后停留在莹润的粉唇,心中一片悸动,最后忍不住吻了上去。

    温热的唇一点点试探着,见主人并未反抗,控制不住的吸吮舔舐,流连辗转。

    洛书只以为自己是在做一场春梦,这还是洛书头一回做这么让人羞涩的梦,但不得不说陆琤的脸极具诱惑,若是梦里共赴云雨的人长着一副仙人模样,其实似乎不难接受,况且这梦做得洛书极为舒坦,竟然不似梦境。

    洛书紧了紧环住陆琤的手臂,二人之间的距离更进了。陆琤大喜过望,酒意上头,可他身心皆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舒坦的不仅仅是洛书一人,陆琤直勾勾地盯着身下魅惑勾人的妖精,他爱惨了这种合二为一的感觉,难怪芙蓉帐暖春宵苦短,君王不早朝之说。

    只是一想到有人趁他初登帝王,向他求娶洛书,一想到洛书有可能会在别人身下承欢,陆琤整个人就要发狂,赤红着双眼覆在洛书身上,嘴里喃喃道:“阿洛,你是我的。”

    “快说,你是我的。”

    洛书自觉被填得满满,猛地一撞击,只觉得三魂六魄失了两魂五魄了。

    陆琤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又欲冲刺,瞧出陆琤意图的洛书心里一怕,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忙不迭地说着,“是,我是你的。”

    陆琤嘴角一咧,露出个傻傻的笑容,“阿洛是我的。”

    动作顿时如暴雨般侵袭而来,纠缠间全然都是对方的气息。

    洛书更加确定这是一场梦。

    她跟在陆琤身边多年,陆琤就从来没有让任何女人沾过他的身,说来大抵没人会相信,坐拥天下的皇帝到如今可还是哥儿。洛书迷迷糊糊的想着,如果不是梦,他的技术怎会这般好呢。

    “看来是我没能满足阿洛,竟然让阿洛在这种时候走神。”陆琤狠狠一撞,让洛书回了神。

    被陆琤这么一弄,洛书确实将视线放在了陆琤身上,陆琤来不及高兴,就见洛书一推他,竟然是趁他不注意将他压在身下,一双明亮如月的眼睛看着他。

    洛书心想:既然这是梦境,彻彻底底放纵一回是一回,她要让陆琤哭着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