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炮灰宫婢保命记(穿书) > 第二十一章
    离宫的事情就这么耽搁下来了。

    日子依旧平静,一切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是其实都心知肚明回不到过去了。

    眼看着一切安排妥当,只差临门一脚,结果就这么泡汤了,洛书自是不甘心,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她甚至有心与太后那边的人联系,但是又怕暴露她和太后之间的交易不敢轻举妄动,于是洛书开始期盼太后主动找她,太后那么不喜她,不能成功将她送出宫肯定比她更加不甘心。

    太后不甘心也没办法,她甚至就想将洛书弄死在宫里算了,但奈何每回她派人去找洛氏,总能被人拦下,靠近洛氏身边都不能。被这么阻拦两三次后,太后也心知肚明,陆琤故意不愿她和洛氏多接触,真是越来越明目张胆的护着洛氏了。

    而且近来崇明殿里的消息一点儿都打探不到,她想晓得些崇明殿的近况都不行。

    “洛氏那边如何?”太后阴沉着脸问着。显然她已经知道结果,但是依旧不死心的问上一问。

    刘嬷嬷垂首,“洛氏那边老奴实在无能为力,还请太后娘娘责罚。”

    “以前做事情也不是这样的,怎么到了洛氏这里皆是行不通?”太后看着刘嬷嬷有些不满,心里不免疑心是刘嬷嬷不愿做。

    刘嬷嬷不敢大声喊冤,但是她也不愿承受太后的怒火,就将全部的责任推到洛书身上,“圣上有意护着洛氏,老奴也没有办法。而且依照圣上的态度,若是洛氏死得不明不白,圣上肯定会要追究,届时洛氏死了是小,影响了太后您与圣上的关系便是大事了。”

    “就算是皇帝恨哀家,哀家也要这么做。”太后此刻听不进去劝,就想着怎么将洛书除之而后快。

    “哎呦,我的太后娘娘啊,您千万不能这般想。”刘嬷嬷最怕的就是太后做傻事,她好不容易陪太后到了如今这种地步,儿子成了皇帝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万万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洛氏就功亏一篑。

    见太后一意孤行,刘嬷嬷宽慰道:“洛氏她再蹦跶,那也蹦跶不到您的头上来。为了个洛氏,搭上您与圣上的母子情分可不值当,郑氏虽然如今被您死死的踩在脚底不能翻身,可您若是不好了,那就如了她的愿。”刘嬷嬷是最了解太后的人,知道说什么能够转移她的注意力。

    郑氏永远是何太后心中的一根刺,她所经历的那些全拜郑氏所赐,每每提起她总是恨不得郑氏能死,但是这也能让太后最快的冷静下来。

    “是!不能让郑氏那贱人得意。”她还想着什么时候再去羞辱郑氏一番。

    刘嬷嬷见自己将太后安抚下来,心中松了一口气,脸上笑出了褶子,“咱们总能寻到机会将洛氏送出宫,等她出宫了,您想怎么处置洛氏都行。圣上也管不了那么多,毕竟洛氏算是叛逃出宫。”

    太后摆弄了番护甲,忽地一笑,感慨道:“若哀家身边没有嬷嬷哀家该如何是好。”

    刘嬷嬷心下一紧,果然不知何时开始,太后没有如以前那般器重她了,现在更是有心试探她,神色恭敬地道:“有太后在才有老奴今日。”

    等到被太后喊起时,刘嬷嬷才敢起身,甚至还得迎着笑脸伺候,她看着闭眼小憩的太后,原先做的打算开始在这一刻动摇起来。她年纪也大了,跟着太后身边这么些年,暗地里做下的事情不少,想追求安定了。

    洛书被陆琤缠得怕了,于是故意躲着陆不见,茶水间的事情都交给了青叶,自己则整日不出房,要不然就是往外跑,反正陆琤从来没有禁止过说她不能去宫里的什么地方。

    “我去一趟内侍监。”洛书给小安子留下这么句话就走了,没人拦着她问为什么要去,她自己也没说,就由着众人猜测。

    内侍监的太监外出采购,私下里给人带点东西是常有的事情,洛书偶尔也会让人带上那么一两回,是以她去内侍监并不足为奇。

    其实洛书压根就没让人替她带东西,她去是有别的事情,但奈何陆琤对洛书的容忍度,决定了众人对她态度,没人真敢过问她是不是拿了东西,更没人敢趁此机会搜她的身。

    洛书在内侍监外头等人,见给她带东西的小太监出来了,轻轻地唤了声:“小竹子。”

    小竹子听到有人喊他,本来还想拿乔装作没听见,但定睛一看是洛书,抬腿便向洛书的方向去,“洛姑姑,上回您让我从宫外给你带的胭脂我买到了。”

    说着,还真从怀里掏出了个用白色手帕包裹着的东西。

    洛书见小竹子一如既往的爱耍空嘴皮子,顿时乐了,眨了眨眼睛,催促他快些打开。

    在洛书戏谑的表情下,小竹子只能硬着头皮掀开叠得极好的手帕,直到露出里头的胭脂盒,“奴才说了给洛姑姑带了,就不会骗您。”

    “好了,既然是给我的,拿过来吧。”

    小竹子有些不舍,伸出去准备给洛书了,又收回来,还被洛书瞪了眼,心里越发觉得委屈。说给洛书带了东西,只不过是想为接头走个过场,没真准备把东西给洛书。如今洛书问她要了,他算是骑虎难下,只能把手上的几盒胭脂给了出去。

    眼见洛书得了他的胭脂后,面上开始有笑容,暗叹一声:洛姑姑的抠门原是真的。

    “奴才这胭脂是给奴才的……”

    “下回吧,不差这一回。”既然说好了是给她的,到了她手里断没有还回去的道理,而是从袖中摸出一只钱袋给他,“钱给你。”

    小竹子慌忙接住,只觉得拿在手中沉甸甸的,里头的分量真不少,“这……”肯定比他们原先谈好的价格要多。

    “收着吧,那银子留作下回用。”

    有钱不收那是傻子,小竹子忙把银子收好,动作之快让洛书以为自己还没给他银子,“姑姑上回让奴才安排的人是作甚?他们说他们在那儿等了一整天,并没有看见来接头的人。”

    洛书没说告诉,也没说不告诉,就是一双眼睛盯着他,无比真挚地道:“你当真想知道?”

    在宫里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尤其洛书的身份还有些特殊,因为她手上要办的事情很有可能是替皇帝办的。

    小竹子一时之间有些怂了,不准备过问洛书任何事情,“算了算了,就当奴才什么话都没问过。”

    洛书见小竹子这般识趣,给了他一颗定心丸,“总归钱不会少了你的。”

    “您放心,您让我办的事情我保管办妥,至于银子您给不给无所谓。”如果舍点银子能够和圣上搭上边,再多的银子只怕谁都愿意干。

    洛书上下打量了眼小竹子,小竹子察觉到洛书的视线将背挺得直直的,洛书摇摇头,真是不相信他会乐意不收钱。

    “下回的时间我令通知你,不过人你可得给我找靠谱的了,关键性的一环在你手上,办得好了钱不少,办不好了……”洛书也得跟他提提醒,不然她出宫的同时命也给砸了。当初她就是看小竹子办事妥当,宫里宫外还有联系,主要是不是任何一边的人才用他的。

    “我办事洛姑姑放心,您让我寻什么样的人,我就寻什么样的人。”

    这些保证其实并没有什么用,但是还是让洛书安心不少,摆了摆手让小竹子该干嘛干嘛去了,自己则是拿着几盒胭脂往司膳司去。

    她拿着胭脂没什么用,她不爱这些,不过她记得南宫司膳特别喜爱胭脂。

    “除了跟随圣上刚进宫那会儿你来瞧我,中间再没有来过了,可真是好狠的心呐。”南宫霞给洛书倒了杯茶,嘴里说着控诉的话,心中却是欢喜洛书能来看她的。

    洛书笑了笑,“那不还是因为圣上那边离不了人,况且太后素来对我不满,我怕连累南宫司膳。”有些时候人家找不了你的麻烦,为了给你添堵,她就会费尽心思的找你亲近的人麻烦,这亏洛书前世吃够了,今生当然不愿意再吃。所以某些时候越是在乎的人,洛书就越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里会在意这些?”南宫霞抿了一口茶,都是近五十岁的人了,黄土没过半截身子,大风大浪见过不少,小小刁难她不放在眼中。

    “倒是你呀,又瘦了。”南宫司膳拉着洛书左右打量,幽幽地叹了一口气,“难不成在崇明殿吃的用的还不如司膳房?”

    洛书顺着她的动作一起往自己身上看去,没觉得自己瘦了多少,相反因为不要忙度年的事情闲下来什么都无须做,她还觉得自己比先前有肉些了呢。

    “没有瘦,没有瘦,我在崇明殿一切都好。”明明如今自己在尚宫局的日子好过不到哪里去,她却还是一心关心着她,洛书鼻尖一酸,“南宫司膳进来可好?”

    “也就是这样罢,谈不上好坏,几十年都过去了。”

    洛书印象里的南宫司膳虽然是不争不抢,但却不是如今这般凡事无欲无求,对生活没什么奔头的感觉。

    如今后宫除了太后以外没有其他主子,皇帝的事情又都有内侍监那边负责,如今尚宫局可是清闲得很,人只要一闲下来就爱胡思乱想。

    洛书忽地灵光一闪,“南宫司膳想不想出宫?”她虽然求不了陆琤放她出宫,但是洛书可以求陆琤放南宫司膳出宫,况且当年她在冷宫时,南宫司膳就三番几次的暗中相助,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陆琤应该会答应吧。

    能够出宫南宫霞也想出宫看看,但是她不想洛书为了她做下惹主子厌烦的事情,“你可别……”

    话不曾说完,就被人打断了,“哟,洛姑姑如今可真是好大的本事呀,想放人出宫便放人出宫?”

    尖酸刻薄的声音让洛书微微蹙眉,真是好久不曾有人对她这般横冲直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