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炮灰宫婢保命记(穿书) > 第二十三章
    日子暂且是这么一日日过着,只是洛书很明显的往故人那里走动得越发频繁了些,面对一群人闹腾唱戏,似乎能够驱散不少她心里不能离宫的烦闷。南宫霞那边洛书是去得最多的,她原先就是待在司膳房做事的,承蒙南宫司膳多年照顾,她入了冷宫后,与陆琤不愁吃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南宫司膳暗中接济。

    陆琤那人虽然看着不近人情,甚至残忍狠厉,但其实内心比普通人还要柔软,正是因为小时候遭受过被抛弃的痛苦,他才对着一点点温暖都会感觉到珍惜,女主自幼生活美满,父慈母爱,身上拥有着其他女人没有的家的温馨,或许就是因为这点才让陆琤看到了女主,再接近她后开始贪恋起这种感觉。

    洛书敢直言求陆琤放南宫司膳出宫,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觉得陆琤会念及往日恩情,只是她没有挑明罢了,毕竟谁都不会乐意自己的痛处时时被人提及。

    “我跟圣上提起过这事儿了,或许真能出宫。”洛书唇畔含着希冀地笑容,歪着脑袋看着南宫司膳。只是她话只说一半,并不曾说陆琤早有打算,而且这事儿她也是特意隔了一段时日才跟南宫司膳提起。

    若是她得了陆琤的话,就迫不及待的跑来跟南宫司膳说,未免显得她在陆琤那里的分量太重了些。这些年她但凡能用的人皆是用了个尽,欠下的人情债可是不少,人心难测,难免不保其中有人见她得宠,动了歪心思跑来求她办事,那时候原就欠了人家的,想拒绝都拒绝不了了。

    “唉。”南宫司膳轻叹一口气,紧紧握住洛书的手,眼神里复杂的情绪快速掠过,“你这又是何况呢,我虽想出宫看看宫外的世界,但是如今这把年纪了,留在宫里也无妨,何苦为了我谋划。”

    “南宫司膳不必替我担忧,我还年轻,不过二十岁,往后的日子还长着总有机会。南宫司膳若是能出宫,也算没白费我一番心思。”洛书的话算是应下了她替南宫霞谋划的事情,同时还含了引导性,她用原本自己能出宫的机会才换了南宫霞出宫。

    洛书也不怕陆琤反悔,看陆琤的态度清理后宫势在必行,左右洛书已经求了陆琤答应,她不认为自己不能揽下这个功劳。

    南宫霞侧目,沉默了一瞬不敢看洛书的眼睛,只觉得自己对不起她。

    “洛书……”事已成定局,她再怎么多说都没有任何意义了,其实她何尝看不出来洛书也想出宫?只是觉得是圣上不放洛书出宫,毕竟以她和圣上的交情,如果能出宫,早就出宫了,不会等到如今,谁知竟然是交换。

    洛书笑了笑,仿佛看不出南宫霞的内疚与歉意,笑容端得是明艳大方,好似融化了一地白雪。

    无论如何只要南宫司膳能够出宫,总归她是不欠她人情了,所以也没必要特地请她看好戏。

    深宫后院待得久了,凡事都会在心里思索三遍,每个人每个动作都会仔细琢磨。或许最开始洛书是真心疼南宫霞受委屈,可后来南宫霞请她看了几场好戏后,却不再是那种心情了。

    同为尚宫局下的一房之长,但是司膳房却被司珍房踩在脚底,更何况资历年纪南宫霞皆盛于陆金丹,本就不该受此折辱。南宫霞如愿以偿地让洛书看到,她处处受制于人却无法摆脱的状况。

    或许早就看透了宫里的人心,被人此般利用洛书倒没有过多的感慨,说到底南宫霞这般做为的只是能够得一个出宫的机会罢了,被囚禁在宫中几十年也是可怜。

    “又在出神。”陆琤抽空抬头瞧了眼,见洛书双眼盯着一处看,眼皮子眨都不眨,不知思绪飞到哪里去了。

    洛书杵着下颌发呆,登时一惊,下意识地看向说话地陆琤,“啊?”

    呆愣的洛书不是每回都有机会能见,陆琤眼底含笑,这般洛书褪去恭敬有礼,谦卑柔顺的姿态,格外的和他心意,“跟朕处在一处很无聊?”

    从前洛书并不是一与他独处就发呆的性子,在批奏折时,洛书陪在他身边总会自己找事做。陆琤也从来不会拘着洛书,私下只有二人时,偌大的书房随便洛书怎么折腾,里面的书籍随洛书看。纵使是陆琤不太喜欢,但洛书平常爱看的风月小说,也命人收罗了不少进宫,最后排的一排书架整整堆了一书架。

    “没有。”

    “朕看出来你心中有事。”陆琤垂首,一边用朱笔批着奏折,一边同洛书搭话,“朕听闻年前番邦高卢进贡了几只宫廷犬,到时候让人送只给你养,解解闷。”

    洛书一愣,旋即摇头,“还是不了,奴婢怕不知轻重伤了它们,还是放在狗猫坊里养着吧。”她还要想法子离宫呢,猫狗皆是有灵性的动物,一旦决议要养着它们就不能随意的离弃,还是不要再多添麻烦了。

    陆琤薄唇微抿,心揪了两下,一股无力之感涌上心头。他看透洛书眉间落寞寂寥的情绪,却无法替她磨平。陆琤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身为他的侍女,他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但方才提出养只宠物陪她,可洛书拒绝了。

    洛书兀自在自己情绪当中,并未发现陆琤的异样。凉风从半开的窗柩吹入,洛书忍不住抖了抖身子,见陆琤只着了一件衣裳,起身进入里间拿了件外袍给陆琤,“虽说开春了,但还是有些冷,圣上也得注意些身子。”陆琤怕自己太过沉溺温暖,是以书房里并不烧地龙,而是点的火炉,这便就需要开窗通风透气了。

    陆琤笑了笑,眸子深深地看着洛书,任由她摆布。其实他不懂洛书到底在做甚,明明他们之间已经做了时间男女间最亲密的事情,他说了会竭尽全力给她最好的,甚至是她嘴里曾时常念叨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可她偏偏不要。

    一旦他想要进一步,她便会退十步,等他毫无作为时,她偏又主动地靠过来,就是因为如此才让他越发的不可自拔。他也想过这是洛书在欲擒故纵,可她大可不必如此,即使她什么都不做,只要她站在那里就永远都能吸引住他的目光。

    “阿洛。”陆琤一把握住洛书的手,温暖地手包裹成拳。洛书能清晰的感觉到宽厚大掌里的厚茧,那是常年握剑执笔而形成的,陆琤自知在冷宫多年比不上正经在南书房上学的其他皇子,所以从来不放弃任何可以学习的机会,即使是要拜冷宫风年残烛的老太监为师他都行,这番隐忍没几人能做到,他需要的是时间成长。而她只能陪他年幼,不是那能偕老之人。

    “圣上。”洛书淡笑着将手扯出来。

    眼中平静,没有掺杂其他的情绪。

    从前他还能自她眼里瞧见怜惜,现在却什么都没有,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陆琤眉峰隆起,敛目垂首靠近洛书,想看得更加真切些。洛书却被突然放大的脸吓得往后仰,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被陆琤禁锢住了,他的手放在她脑后迫使她只能与他面贴着面。

    离得再近些看洛书的眼底不过是让他看得更加清楚,洛书眼底就是平静到诡异。陆琤咬牙切齿地看着洛书恨不得狠狠地处罚这女人,只是不知不觉视线又的落在柔软的唇瓣下,那日销\魂噬骨的滋味轰地一声涌入脑海,男人好不容易开荤结果又被迫素起来,陆琤遵从内心的想法,舔舐了一把洛书的唇角,不过一触即分,没敢过多停留。

    洛书满脑子只有‘陆琤亲她了’五字,愠怒的眼神瞪着面前的男人,“圣上!”如果不是顾忌陆琤是皇帝,洛书早就上手打他了。

    上次的事情她不计较,那是因为自己也有错,谁让她最后也醉了,还把真的当做假的,以为自己是在做一场春梦。可现在两人明明白白还醒着呢,也没中什么情药。

    思及至此,洛书眼底不自觉的染上一抹失望。

    陆琤右手覆上那双清澈的眼神,漆黑的眼底流动着疯狂的神色,最后长吸一口气,将洛书摁在他怀里,结结实实地将人抱住,才稍稍压下心里的野兽。洛书说他自制力极强,定能控制住自己,全是放屁!真的太高估他了!

    不过……他真怕自己忍不住再伤了她。

    这女人刀枪不入,软硬不吃。

    陆琤只觉得胸闷气短,低低咒骂着,这辈子不将她给搞定,自己真的就要完了。

    只是对洛书说话时完全又是另外一番情形,“明明当初是阿洛主动来到我身边,等我好不容易习惯阿洛的存在,阿洛可不能离开我。”他语气亲昵,表情柔和,暗黑的眼底盛满了依恋与爱意。

    洛书被陆琤抱着丝毫动弹不得,眼前又陷入一片黑暗,不能视物,让她不自觉咽了咽口水,稍冷静下来发现她对陆琤还是怕的。毕竟虽然如今的陆琤比小说当中描写那位手段狠厉,薄情冷心的帝王,好似乎差那么一点点,但是他们本就是一人,谁知道会什么时候就成了小说里描绘的那般。

    她自认为琢磨透陆琤,那也只敢踩着他的底线做些无伤大雅之事,并不敢真的惹急了他,只是最近在某些方面陆琤的底线似乎越收越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