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本书禁阅·不渡 > 7.学渣了解一下07【捉虫】
    同学,你搞错了吧,我这是偷听吗?

    我是正大光明地经过好不好。

    不对,我明明藏得很好,你是怎么发现的,观察力太好了吧。

    稳住,输人不输阵,绝对不能心虚。

    绵绵扬起乖巧又不失礼貌地微笑:“我拿校服,刚好下楼。”

    说着晃了晃自己手上那两套春秋季校服,夏季的没有他的尺码,需要定做。

    白沉多望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

    绵绵脊椎末端窜上一丝热意,说不清的,心悸动了一瞬。

    两人一前一后进教室,这时候眼保健操已经结束,数学老师刚踏入教室,绵绵见那老师那严厉的视线射过来,背脊挺直,一副准备聆听教诲的好学生模样,试图降低仇恨值。

    他记得在教师办公室头一个对白沉表达不满的就是这位头发稀疏,有些微胖,肚子还沉甸甸的中年男老师,当时那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还余音缭绕着。

    果然老师看着满不在乎的白沉,脸色都黑了,这是撞到枪口上了。

    在他的数学卷子上只填了几道选择题,后面的题目连写个“解”字都懒,听监考老师说这孩子那几堂考试基本都在睡觉,到了考试铃打了,要收卷的时候,才随便填了几个选项,虽然这些选项都对了,但这是问题关键吗?

    数学老师是个对教书育人特别有热情的,他不怕遇到笨的,怕的是遇到这种学习态度不认真的,明明有极高天赋,就爱作死的学生。

    去年期末考白沉数学是多少来着,满分+10!后面的那道附加题都做了。

    过了个暑假变种了是不是,他是知道白沉高一开学初的时候就这么干过几次,当时他还在教毕业班,转到高二也只是有所耳闻,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以前几个同事对白沉产生又爱又恨的情绪了。

    这会儿又故态复萌,这样的好苗子,必须掰,好好掰回来。

    指着神态悠闲的白沉:“你给我去教室外面站着!”

    绵绵正要趁着老师的注意力都在白沉身上,准备开溜,但数学老师哪是能让他跑的,算是一视同仁,道:“你也一起。”

    说着,也不想再看到这两糟心的,一个阴,一个笨。

    笨当然是根据绵绵考的那张数学考卷的分数加上转学过来时的成绩表来判断的,如果顾青轮在普高都只有这么点分,到他们这样的重点高中,想跟上难如登天。如果绵绵知道被老师这样评价,大概也会一笑置之,他不擅长学习,但谁不是从无到有的,他理解力不错,加上他本来就属于厚积薄发型,现在差不代表永远差吧,绵绵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大概是前几次穿越给的?

    听自己也要罚,绵绵肩膀一垮,有气无力地跑回自己位置上,将校服放在桌子上就要去罚站,前桌小美女田甜转过头来,小声道:“我就说他是魔鬼吧。”

    绵绵眨眨眼,算是回应:“能不能借我下一堂化学课笔记?”

    田甜正要拿,她的同桌,化学出类拔萃的班长马灵书头也不回地将笔记本飞了过来,不用绵绵回答,直接回道:“不客气。”

    绵绵接过本子,抱了抱拳,很江湖地轻声道:“大恩不言谢。”

    同桌刘雪阳记题的手停顿了下,绵绵并未注意。

    白沉也回了座位上,也不知从抽屉里拿了什么出来,在老师看不到的角度带着东西从教室后排一路来到后门外,与绵绵并排站着。

    绵绵也知道自己基础不好,捧着笔记默默啃着。

    化学有一点好,有各种谐音和口诀等快速记忆法,先从背元素口诀开始,低声道:“一价钾钠氢氯银……”背了一遍后,又开始看马灵书的笔记,就是白沉过来他也没抬头。

    身为一条被殃及的池鱼,他没恶言相向就很有气度了好吗。

    白沉旁若无人地打开袋子,修长优雅的手指将盒子拆开,绵绵肚子正咕噜噜地叫着,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绵绵尴尬地红了脸。

    求时光倒回五秒钟前。

    在谁面前丢人,都不想在白沉面前有木有。

    白沉这次倒没笑他,绵绵紧绷的神色稍稍放松了点。

    余光看到对方手里的食物眼睛都直了,实在漂亮得让人忍不住看。

    那是摆成甜甜圈形状的各类寿司,有一层层包裹着奶黄色芝士的,那芝士溢了一些出来,缀在白嫩的米粒上看着可口,旁边是虾肉蛋皮的,粉色的虾肉配上黄色蛋皮、青色黄瓜,色相上很勾人。有点缀着橙色鱼籽,包裹着蟹肉,煎得焦红色的鳗鱼,有缀着嫩呼呼生鱼片的等等,让人食指大动。

    绵绵跟着美食情圣也学了点,同样的菜色不同的刀工、食材、火候、手法都会产生完全不同的口感,这一看就是精工细作的高级料理,所以这人迟到只是为了这样一份早饭吗。

    更让人窒息的是,这个饭盒还配有已经调配好的酱油、芥末碟,就这样,看白沉还不太想吃的模样,我可能是个假高中生。

    肚子又叫了,虽然被数学老师的讲课声掩盖了一些,但绵绵觉得站在旁边的白沉一定是听得到的。

    “要吗?”白沉像是没发现绵绵的心思完全不在笔记上,随口问道。

    绵绵以为自己幻听了,直勾勾地目光落在白沉脸上,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幻听。

    这人这么好心吗?

    等等,这明显是他不想吃,废物利用吧。

    绵绵表示自己是个拥有海的胸怀的男人,既然你不要那我就不客气地接收了吧。他拿了过来,就见白沉从那塑料袋里取了一包湿纸巾给他,绵绵秒懂,接过就随意擦了擦手。

    对方又看了他几眼,不明含义,绵绵本来要扔掉湿巾的手又收了回来,重新将手指的边边角角都擦拭干净。

    你这么讲究,到底谁受得了你啊。

    看到那袋子,想到自己在办公室那儿看的时候,白沉手里就拿着这个吧。

    你不爱吃,干嘛带来学校?

    最后还不是便宜我。

    擦完手,绵绵就丢了颗进嘴里,他以为昨天晚上跟着美食情圣口中指导做的饭团已经算味道不错了,但对比专业的,他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难怪美食情圣每每看着他做的东西总是唉声叹气,原来不是对方要求高,而是他没吃过真正好吃的。

    绵绵不知不觉吃了好几颗,狭长又微上扬的丹凤眼弯成了月亮般的幸福弧度,像是一只有吃万事足的猪仔。

    猪仔绵见白沉正在打字,望着这人优雅的侧面,没了那种无形的压迫感,其实也与这个年纪的少年差不多,最夺目的还是那双仿佛无声的眼,绵绵注视好一会,才在对方察觉的视线中回神。

    白沉将赔礼还了回去,就不再关注猪仔,掏出手机开始回复弹了好几个语音提示的微信窗口。

    白:在上课。

    不渡口:少来,以为我不知道你从不听课吗?我听说你大清早的,就把杨南给喊起来做寿司,你不是说寿司袭自华夏古文化,并且技艺不精,到现在也只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一团团冷糯米?

    白:有吗

    不渡口:怎么没有,真该把那些话录下来。你把它贬的一文不值,现在居然主动要求做,还要各种口味来一个,食材都要最新鲜的,你怎么不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不渡口:喂,别装死。

    不渡口:别以为你不说话我不知道你在。

    不渡口:白爷,沉哥,人呢?

    白沉的确没回复,因为还是决定再给白沉一次机会的数学老师在让同学翻书页的时候,出来准备叫他们进去好好听课,却看到一个玩手机,一个吃得正嗨,气得冒烟。

    我让你们出来罚站,你们当茶话会是不是?

    一声怒吼响彻安静的高二走廊,这下,这两个嚣张的学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出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