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书] > 58.第 58 章
    沈离见她指尖都冻得发白, 直接把外套披在她身上。

    “笑笑, ”他握着她指间,“很凉。”

    对上他坚持的眼神,林笑也没再拒绝,索性身子挨着他站着, 还能互相取暖。

    大约十分钟后, 司机总算来了。

    上了车,车里有暖气, 林笑才感觉好了许多。

    回了家林笑先去洗了个澡,去去身上的寒意。

    这一次, 她没有泡澡, 所以比以往快些。

    她穿着睡衣走出, 对坐在沙发上陪狗子玩耍的沈离说:“你快去洗澡。”

    “嗯。”沈离捏了捏狗子的爪子,起身要离开,狗子却扒在他脚边不让他离开。

    林笑无奈了,上前抱住狗子。

    沈离去了洗澡, 林笑拿出肉干喂它。

    狗子蹲坐在她面前, 姿态高冷极了, 全然没有先前在沈离脚边撒泼的模样。

    全然的两面派。

    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 狗子跟沈离很亲近, 明明平日里也是她喂它吃东西多。可每次狗子面对她的时候都高冷极了,却对沈离格外热情, 活脱脱的舔狗本狗。

    难道是她长得不漂亮吗?

    怎么可能。这张脸她自己看了都心动。

    那肯定是狗子的问题了。

    想开了, 林笑戳了戳狗子的肚子, “富贵,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嗷~”清脆响亮的声音,原本爱答不理的狗子开始兴奋地对着卧室的方向摇尾巴。

    林笑:“……”

    这狗子绝壁成精了吧!

    沈离披着浴袍走了出来。

    “笑笑……怎么了?”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林笑捏着狗子的爪子,仰头看向走来的沈离,“沈离,你告诉狗子,谁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沈离茫然地看向她,求生欲让他顿悟,“当然是笑笑了。”

    “哼,听到没,是我!”林笑揉了把狗头,满意了。

    沈离看着她,笑笑是在跟狗生气?幸好,不是生他的气。

    不过,笑笑生气的样子也很好看。

    狗子高贵地看着女主人,“嗷呜~”

    余音袅袅,委屈极了。

    “……”

    林笑扑哧一笑,不知道是笑狗子那一脸委屈的样子,还是笑自己幼稚的行为。

    想想,这个世界也挺好的。

    有沈离,还有狗子,不会觉得孤单。

    甚至,心中还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归属感。

    在原来的世界,她从来都是一个人,上班忙到没时间谈恋爱,大把的青春全用在了工作上,没有试过停下来,也停不下来。

    她和大多数人不同的是,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和依赖,家人对她而言是十分奢侈的存在。

    来到这个世界后,渐渐习惯了沈离在身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喜欢上了有沈离陪伴的日子。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这样的想法只是一瞬即逝,林笑莞尔,乱想什么呢。

    第二天,外面还在下雨。

    偏偏气温呈直线上升,空气也潮湿的很。

    林笑头疼极了,特别是原主这怕冷又怕热的体质,实在是难受。

    开了空调,林笑咬着冰淇淋,刷完微博后开始投简历。

    沈离走了后,她不可能待在家里当米虫,虽然存款让她不必忧心花销问题。但一个人,如果不工作的话,她会不知道干什么,茫然地无所适从。

    和以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缺钱。

    所以选择工作更有余地了,可以随意找个闲职混混时间。

    先上着班,这样沈离不在身边了,也不会有太大的感觉,会慢慢习惯的。

    林笑一连吃了三个冰淇淋,林笑准备吃第四个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吃不下了。

    中午,林笑睡了个午觉,起来的时候精神看着不大好。

    这天气太磨人了。

    夜里,林笑睡得昏昏沉沉。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夜里受了寒,翌日清早,林笑整个人精神更差了。

    沈离给狗子倒了些粮食,换了水。

    “沈离,我们叫外卖吧……”林笑我在沙发上整个人不愿意动,浑身软绵绵使不上力气。

    沈离走到她身边,学着她从前的样子把手覆在她额头上,“笑笑是不是生病了?”

    “应该没有,就是困。”

    说着,林笑抱着软枕倒在沙发上,“我刚点了外卖,一会儿你开门拿一下,我先睡一会儿。”

    “好,”沈离并不在意吃什么,只是有点担心她,“笑笑要是不舒服的话,我们就去医院。”

    林笑含含糊糊地应了声,“嗯。”

    她这一睡直接睡到了下午。

    不是自然醒的,她是被腹中的阵痛痛醒的。

    “嘶……”林笑脸色泛白地捂着肚子,这种熟悉的痛感,例假居然提前了?!

    不是吧,想到那天晚宴上她喝了不少冰镇的酒,还裸着背踩着细高跟吹了好一会儿冷风,昨天更是吹了一整天的空调,吃了三个冰淇淋……这回可有的受了。

    林笑心中哀叹。

    关键是例假用品也忘了买。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林笑咬牙起身,却因为痛感突然剧烈起来,她两眼发黑,又倒回了沙发上。

    “笑笑!”沈离刚从厨房把煮好的粥端出来,就看到她倒下的画面。

    沈离长腿一迈,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身边,把手中的碗放下,却看到她脸色发白的模样,扶着她的身体,“笑笑你怎么了?”

    “没事,”林笑缓了口气,“别担心,习惯了。”

    林笑本身的体质比较虚,加上日常工作强度比较大,基本每个月都会痛上一回,来了这个世界后,原主是很少痛经的,上一次的例假她几乎没什么感觉……而这一次,大约是她放纵的代价吧。

    “笑笑,可你都出冷汗了。”沈离不相信她说的没事,“我们去医院吧笑笑。”

    看到他眼底的担心,林笑心中一暖,安抚道:“不用去医院,女孩子每个月都会痛那么几天,只要好好休息就没事了。”

    “真的吗?”

    “嗯。”林笑虚弱地点头。

    沈离担心地看着她,抬手替她擦了擦额上的冷汗,“笑笑,我做了粥,你吃点好不好?”

    林笑诧异,“你做的?”

    “嗯,我照着视频上学的。”沈离点头,“笑笑你尝尝看。”

    林笑坐好,拿了软枕放在身前,就着沈离的手吃了一口。

    粥是甜的,甜度刚刚好。

    因为她早晨没有吃东西,这粥吃着刚好,不知不觉吃了小半碗。

    “我吃饱了。”林笑不愿再吃,小腹的疼痛丝毫没有缓解,反而有越来越疼的迹象。

    林笑手脚冰凉,哪怕室内开了暖气,还是感觉有点冷。

    但用品不能不买,晚上得用。

    林笑忍着痛走回卧室。

    她刚换上外出的衣服,沈离敲门进来,看到她身上的衣服,“笑笑,你要出去?”

    “嗯,买些东西。”

    “我去买,你肚子痛好好休息,外面冷。”

    “可……”这种东西,你会买吗?林笑有些迟疑地看着他。

    “笑笑你写下来,我给导购员看,让她帮我拿。”沈离生怕她不信似的,“我记忆力很好,你说一遍我就能记住,笑笑你说。”

    林笑瘫在沙发上捂着肚子,现在的她站起都困难,别说去超市了。

    “苏菲日用和夜用各一包,要绵柔的,夜用要超熟睡的,还有……”说完后,林笑蜷缩着身体,捂着肚子小小地发出呻·吟,“唔……”

    “笑笑……”沈离面上着急,却丝毫没有任何办法减轻她的疼痛,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轻抚她的背,叫着她的名字。

    沈离把她抱到了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笑笑你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沈离拿了现金出门,乘着电梯下楼,直奔超市。

    等他把东西都买齐了,顶着导购员惊艳和羡慕的眼神把钱付了。

    “先生,还没找零——”

    沈离好似没听到,往回赶,笑笑在等他。

    走到楼下,沈离被人拦住了。

    沈离抬起头,发现是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女人,乐白薇,此时她带着墨镜和帽子。

    “我朋友住在这边,所以进来了。”说着她摘下了墨镜。

    “请让开,我要回家。”

    “我这一次来,是帮你恢复记忆,沈二少。”乐白薇乐得卖给他人情,恢复记忆后就不再是傻子了,到底是沈家的少爷,以后的前途不可预知。

    “请你让开。”哪怕心中焦急,沈离依旧没有发火,只是语气中的焦急和恳切让人觉得此时的他看着特别可怜。

    沈离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要做什么,他只想回到笑笑的身边。

    “沈二少,我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乐白薇看着他的眼睛,傻子的眼神都这么干净澄澈的吗?

    这样的想法只是一闪而过。乐白薇拿出一个黑色的怀表,那是她昨晚从系统商城用积分兑换的道具,花了不少任务积分。

    功能特别,属于一次性消耗品。

    嘀嗒、嘀嗒、指针越来越快,直至一个零界点。

    时间和空间在那一瞬仿佛静止了。

    随即,嘀、嗒——

    随着怀表的消失,四周的一切也恢复了正常。

    “我说过,你会感激我的。”乐白薇抿唇一笑,她仿佛看到了那个女人凄惨的结局了,“你都想起来了吧,是我帮了你哦。”

    走马灯般的画面一幕幕闪过,从模糊到清晰。

    他看向乐白薇,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不再澄澈,无数记忆被唤醒后,无害干净的气息瞬间变得极具压迫感——

    乐白薇整个人呼吸一滞,心脏好似被人紧紧攥住——这个男人,很可怕。

    颤栗感伴随着强烈的兴奋顺着尾椎骨爬上了头皮,害怕的同时更为其心神荡漾。

    比起秦佑的温文尔雅,眼前这个男人才是她的理想型。

    “嗡——嗡——”

    手机响了。

    沈离低头看向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

    笑笑。

    林笑特意整出了一间屋子给狗子放玩具和狗窝,以及笼子。

    她虽然是第一次养狗,但已经加了宠物店老板的微信,本着不懂就学,把狗子照顾得还不错。

    因为它才两个月大,林笑也没把它带出门,就自己时常拿着玩具陪它玩。

    可这狗子高冷的很,也不怎么爱动,这让林笑怀疑自己是不是买了一只假哈士奇。

    林笑日常跟宠物店老板发完微信,拿羊奶泡了狗粮给它吃,起身准备去洗个澡。

    “笑笑,你手机响了。”

    沈离从卧室走出来,头发还滴着水,身上浴袍随意地披着,敞着大片胸·膛,发尾的水珠顺着脖颈滑下,坠落在锁·骨上。

    林笑愣了愣,快速移开视线,接过手机,“快把头发上的水擦干,别一会儿感冒了。”

    “笑笑帮我。”

    林笑一脸木然:“……”

    沈离,你这是在勾引人犯罪你知道吗?

    抬起头,对上他湿润的眼眸,林笑叹气。

    她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显示的人名,接起:“没空,先挂了。”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赵晴研就是不死心,不是想来蹭饭,就是想要拉她一起出去鬼混。

    林笑哪儿看不出她的意图,已经没了脾气。

    她是真的佩服这个女人锲而不舍的精神,永远都斗志昂扬。

    让人心累。

    挂了电话,林笑拿了干毛巾替他把发梢的水擦干,然后用吹风机替他把头发吹干。

    沈离的头发大约是遗传了母亲,是轻微的自然卷,发丝柔软纤细,手感特别好。

    替沈离把头发吹干,她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林笑把吹风机关了,“好了,快去把浴袍换了。”

    她怀疑沈离是洗澡洗到一半跑出来的,浴袍都湿了。

    “嗯,”沈离应道,“笑笑,你手机又响了。”

    林笑拿起手机,这次没挂断,指腹轻轻一划,“说吧,什么事?”

    “笑笑,出来嗨!”

    手机另一端传来重金属音乐,还有各种背景音,不用想也知道赵晴研在什么地方。

    “不去。”

    “林笑,你怎么越来越无趣了,家花哪儿有野花好……”

    那语气,就跟二世祖一样。

    这货是喝醉了。

    “没事我先挂了啊。”林笑一点儿也不想跟醉鬼闲扯。

    赵晴研不满地嘟囔:“别挂!我已经放弃沈离了,特意跟你说一声,别每次跟防贼一样防着我,下回让我去蹭饭!”

    林笑:“……”

    这货今晚喝了不少吧。

    “哎你知道吗,昨天我去HT公司找人的时候,在电梯见到了一个特别漂亮的男人……”

    赵晴研喝得有些醉了,说话也大着舌头,但听到是女主所在HT公司,林笑随口应声,“谁啊?”

    “小鲜肉……皮肤特别白,长得好好看啊,特别有气质。”对面痴痴地笑了起来,“我问过他们公司的人,他叫秦佑,连名字也好听……我决定了,我要包·养他!”

    “……”林笑差点儿没憋住,包·养男主,“姐妹你怎么这么能想呢?”

    “我说你是不是嫉妒我啊?”

    “不,我是觉得你白忙活。”

    “我问过了,他家境不好,娱乐圈也混得也很惨,我家在娱乐圈有些路子,一定能帮他大红大紫……”

    那是男主他伪装得好。

    林笑按了按太阳穴,头疼得厉害,“你高兴就好。”

    挂了电话,林笑靠在沙发上,算算时间,这个时候男女主合作的综艺已经拍完了。

    沈离……也很快就要恢复记忆了。

    算起来,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个月了,总感觉时间过去了很久。

    按照现阶段看,林笑大致上可以确定沈离恢复记忆后也应该不会对她下死手。

    大概。

    翌日,华灯初上时。

    林笑带着沈离去参加圈子里某位富太太举办的晚宴。

    原本晚宴只邀请了林笑一人,但她不可能把沈离一个人丢在家里,就带上一起了。

    晚宴的地点在本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她刚走进宴会厅,赵晴研远远迎了上来。

    “你可来了,”说完看向她身旁的沈离,顿时语气跟吃了柠檬似的,“你能把人带来,我还真没想到。”

    林笑睨了她一眼,“你的小鲜肉呢?”

    哪壶不开提哪壶,赵晴研狠狠地白了他一眼,“就你会聊天!”

    林笑毫不谦虚,“谢谢啊。”

    “……”

    没理原地气成河豚的赵晴研,林笑直接带着沈离去跟晚宴的主人问了声好,随后林笑就待在角落里,一边嘱咐沈离,“饮料不能乱拿,只能喝果汁和水知道吗?”

    “知道了,笑笑。”

    林笑这边与沈离交代完,另一边有人走了过来。

    “林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林笑抬起头,“原来是秦总,好巧。”

    “晴研刚说你来了,我想着先来跟你打声招呼。”今日的她身着香槟色晚礼服的她看起来优雅极了,耀眼夺目的珠宝也不能压过她那出色的容貌和气质,也更让人心动了。

    可惜这么漂亮耀眼的女人却嫁给了一个傻子,太可惜了。

    他心中一阵遗憾,面上却不显,当看到五步远的沈离后一时有些惊讶,“林小姐是带他一起来的?”

    这话让林笑感到不舒服,但她脸上依旧维持着社交场合练出来的得体微笑,“我先生与我一起来,有什么问题吗?”

    “抱歉,”秦一诚察觉自己失言,“我不是这个意思。”

    俩人这边正说着话,另一边的沈离被人拦住了去路。

    “你是沈离吗?”来人笑靥如花,“你好,我是乐白薇。”

    沈离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对方模样有点眼熟,笑笑……也不像,笑笑比她好看多了。

    “我不认识你。”

    “我们现在不是认识了吗?”乐白薇一身白色低胸晚礼服,笑容亲和温婉,“我们还会再见的。因为,只有我能让你恢复记忆。”

    最后一句话,乐白薇是贴着他耳际说的。

    面对陌生女人这样靠近,沈离退开一步,她身上的香水味他不喜欢,太甜腻。

    见他躲开自己,乐白薇心中没由来得一阵恼怒。

    不过是一个傻子。

    “你会感激我的。”

    说完,乐白薇没有久留。如果不是从系统那儿得知沈离的事情,她今晚也不会过来。

    不过这个沈离,好看是真好看,可惜却是个傻子。

    如果她帮他恢复记忆,那会是颗很有用的棋子。

    秦佑有她就够了,不需要再多出一个长得相似的人。

    林笑那个女人还是一样恶毒啊,想到从系统那儿得知她对沈离所做的一切,乐白薇抿唇一笑。

    她看向人群中那个一身珠光宝气也压不住优雅高贵的女人。

    等着作茧自缚吧,林笑。

    手机轻微的震动让她回了神,点开微信,是秦佑发来的消息。

    【近期我不能回来,晚宴玩得开心吗?】

    【你都不在身边\落寞】

    【抱歉,我尽快把手上的事情解决,到那时我将在英国城堡为你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再也不和你分开。】

    这个时候的秦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歌手,还没有跟她坦白身份,所以她是“不知道”秦佑的真实身份。

    于是,她回:【就知道哄我开\害羞】

    【我真心的。】那边很快又回复了一句,【等我回来我会告诉你一切。】

    【我等你回来\爱心】

    离开宴会厅,乐白薇心情格外地好。

    当年曾是一座大山的林笑,现在也不过是脚下不起眼的小石子。

    拥有系统后,她对未来充满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