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老攻是个恋爱脑 > 41.Chapter41
    因为肇事双方的特殊关系,学校在联系过赵崇业之后, 经过协商, 最后还是不动声色地把这件事情给暂时压了下来。

    苏覃在医院躺了几天之后被苏家接回了家里去照顾, 至于苏梦, 自从那天跟赵韩川在病房里进行完那番对话之后,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去做身体检查,总之是陷入了一片不寻常的沉默当中, 没有再来找赵韩川的麻烦。

    而这份沉默,随着赵崇业从外市赶回来, 彻底打破了。

    当苏梦在赵崇业书房里哭诉争执的时候, 赵韩川站在门外, 双手插着裤袋懒懒散散地倚在墙边,静静地看着空荡无物的天花板, 没什么表情的样子让人完全看不出来到底在想些什么。

    似乎赵崇业一早就预料到了家里会出现这样吵闹不休的局面,刚从外市回来就给所有的佣人放了假。

    这个时候整幢别墅里面空荡无人,女人尖锐的哭泣声划破昏暗的夜色, 在这样寂静的环境当中无尽地传递着,刺得耳膜有些生疼。

    在赵韩川的印象里,从来没有见过苏梦这样歇斯底里的样子。

    或许是因为不能生育的残酷现实让她彻底失去了理智,又或许是那么多年处心积虑的谋划最后化为了一场虚无缥缈的泡影,让她绝望地无法接受,这个时候堪比撒泼打诨的做派, 确实显得吃相难看。

    赵韩川这一刻只感到这样的争执声吵得有些让人头疼, 心里却没有一丝半点来自于胜利者的喜悦。隔着房门, 他可以听到赵崇业恼怒又沙哑的声音隐隐地传来,即使看不到父亲,依旧可以想象出那张脸上满满的失落和无奈。

    扪心而问,自从苏梦过门之后他就从来没有半点亏待过她,一直宠着惯着,可惜却挡不住这个女人不易满足的心。

    有的时候,一个人做出的选择或许必然要带有两面性,他到底还是没能留给自家老头子一个安稳舒坦的晚年,打破了这么多年经营下来的粉饰太平。

    就当赵韩川在走廊里忍不住地走神的时候,书房的门“嘭——!”地一声摔开了,苏梦夺门而出的背影从跟前一闪而过,满是不甘地最后甩下一句咬牙切齿的话来:“赵崇业,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轻易回来了!”

    这一下的力道很足,赵韩川靠着的墙壁也跟着晃了晃,一时间有些恍惚。

    这个女人平日里小鸟依人的温柔模样,差点都要忘了她也是武斗系的能力者。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苏梦已经冲下了楼去,他张了张嘴还没说什么,只听身边传来赵崇业沧桑的声音:“别拦她,让她去!”

    “……”

    赵韩川其实想说,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去拦这个女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赵崇业显得有些疲惫的样子,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变成了一句:“老爸,喝一杯?”

    赵崇业垂眸看了看跟前这个自己一直以为一无是处的儿子,想起书房桌上堆叠着的一堆堆整整齐齐的证据资料,一时间有些奇异的感觉,只觉得这十多年来自己或许从来没有真正地了解过跟前的这个少年。

    眸底的神色一闪而过,轻轻地叹了口气,应道:“好。”

    这大概是他们父子俩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地面对面坐下。

    赵崇业本来就很能喝,发生了苏梦的事之后,今天晚上喝得就更凶了点。

    赵韩川在酒量上自然比不上他老子,可是这个时候心里也感到无比烦躁,自然而然地也有一杯没一杯地往肚子里灌。

    一边喝,父子俩一边开始进行着前所未有的心灵交流。

    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赵崇业这个平时精明无比的人一旦打开了话匣子,也开始变得唠唠叨叨了起来。想起以前的事,依旧感到很是来气:“我说你小子从小到大就没跟老子这么安安静静地坐下过,只有每次惹事之后要我来给你擦屁股,每到这种时候都让人忍不住地想要揍你!”

    “那只能说你的教育手段不对。”赵韩川仰头一饮而下,把手里的空瓶子往桌上一敲,眯了眯眼,一脸嫌弃,“你随便打听打听,谁家管儿子是一言不合就体罚的?你特么就从来没有关注过我的心灵建设!”

    “怎么就没关注了?老子到处找心理专家的时候,难道还要跟你打招呼?”赵崇业怒气冲冲地拍了下桌子,忍不住爆粗道,“你特么知道一个男人把这屁点大的娃带大多不容易吗?!如果小雅还在的话,也不至于天天受你这臭小子的气!真尼玛的艹蛋!”

    小雅是赵韩川母亲的名字,从小到大一直没有从他父亲口中提起过,本以为这个男人早就已经把这个温柔娇小的女人忘了。

    这时候冷不丁从他的嘴里听到,赵韩川微微一愣后,嘴角也不由地泛起了一丝苦笑来:“是啊,如果她还在的话……”

    聊到这里,两个大老爷们忽然都沉默了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倒是一个比一个喝得猛。

    最后,赵崇业重重地抹了把眼角的泪,道:“小子,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你老子说,别再一个人憋着了,知道吗?”

    赵韩川半晌没有出声,最后才心情复杂地“嗯”了一声。

    ……

    接到赵韩川的电话时,温溯容一瞬还有些恍惚。

    不知不觉,距离篮球场打人事件已经过去三天了,而这三天里,赵韩川始终没有再在学校里面露面过,倒是他和苏覃的关系包括那个叫苏梦的继母,都被人扒了个一干二净。一时间各种版本的传奇故事到处飞起,堪称精彩万分,为他这个风云人物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越是这样,关于这起事件带来的影响,更是让人感到有些不安。

    因为,谁都不知道事态最后到底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起初温溯容也曾经给赵韩川打电话过,一开始没人接听,到后来干脆直接关机,非常让人怀疑是不是在对他之前爱答不理的态度在做蓄意报复。

    如果按照他原来的脾气,估计早就已经把这人的手机号码拉黑了,可偏偏不知怎么的,这几天满脑子里都是赵韩川当天发飙暴走时候的画面,甚至于去阅览室读书的时候,都经常看着上面的知识点发呆,结果几天下来居然半点内容都没有看进去过。

    这时候,温溯容在第一眼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时,居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几天累计下来的不悦情绪让他本能地想要拒听,但是手指在上方停顿了片刻之后,到底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压着嗓子,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发音听起来淡漠一些:“喂?”

    然而话说出口后,没有人回应,只听到一阵低沉呼吸声,显然有些粗重。

    或许是因为周围过分的安静,使得这样轻微的声音从耳边擦过的时候,忽然地让心跳也不由地跟着飞快地蹿动了两下。

    温溯容破天荒地没有直接挂断,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就这样静静地听着手机那边的声音,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那头的人才忽然声音低哑地开了口:“容容。”

    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音符,但仿似已经在嘴边经过了无数次百转千回的酝酿,在沙哑且带有磁性的声线之下,充满着肆意宣泄的酒意。

    当初在小公园里见面的时候,那人就曾经笑眯眯地说“以后就叫你容容吧”,可是真在这之后却一直是般调侃地喊着大学霸。

    如果是往常,温溯容或许早就已经连赏他几个“滚”字了,可是这会儿只觉得心头赫然地有了一种微紧的感觉,下意识地从书桌前站了起来,问道:“你现在在哪?”

    这时候他在宿舍里,其他舍友们看着这位学霸大佬反常的举动,不由都错愕地看了过来。

    开学到现在,这位神仙级别的学霸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向来处变不惊,可从来没见过这样有些乱了方寸的样子。

    温溯容对落在身上的视线视而不见,听那边又没了反应,拧着眉头又一字一顿地问了一遍:“你,现在,在哪里?”

    赵韩川看了看周围空荡无人的环境,在嗓子过分干燥的感觉下轻轻地咳了两声,这才慢吞吞地应道:“在我家……呃,外面的公园里。”

    温溯容看了看外面有些寒意的夜色,没来有地有些烦躁:“这个时间还在外面溜达什么,还不赶紧回去!”

    赵韩川刚刚才把赵崇业扶回房间,因为心里头被各种混乱的情绪冲撞地难受,才自己一个人跑到外头来呼吸新鲜空气,闻言撇了撇嘴,道:“不想回去。”

    “……”温溯容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可是听这有些胡搅蛮缠的语调,觉着自己要是跟个醉鬼讲道理大概真是傻逼了,当即二话不说随手从衣柜里取了一件外套,一边往外走着一边用命令的口气说道,“把你家的地址定位发给我!就现在!”

    舍友们一早就有人已经上床了,这时候见温溯容居然还要出门,不由开口提醒道:“马上就要落锁了,你这是上哪去?”

    温溯容看了眼手机,见赵韩川还算识趣地把地址发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才稍霁一些,穿好鞋子后头也不回地推门走了出去,给舍友们丢下一句话来:“有人来查房的话,替我做下掩护,麻烦了。”

    看着直接被关上的房门,宿舍里的几人不由面面相觑。

    这种同学们互相做掩护的事情以前自然是没少发生,可是落在温溯容这个遵纪守法的好学生身上,却是绝对的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