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难消帝王恩 > 39.犯君
    虞清嘉却没有回答慕容檐的问题, 她惊讶地上下看了看, 忍不住问:“你方才在睡觉吗?”

    慕容檐眉梢跳了跳,气不打一处来。他摁住眉心,再次问:“你到底来做什么?”

    虞清嘉抱着枕头,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我睡不着。”

    慕容檐真是奇了怪了, 她从哪里惯出来的毛病。慕容檐沉着脸, 单手使力就要关门:“睡不着回去躺着,管我什么事。”

    虞清嘉赶紧伸手拦门, 她葱白一样的手指扶在门缝上,若是用力肯定会夹到手。说来也奇怪, 虞清嘉多大点力气, 竟然还真的拦住了门。虞清嘉一手撑着门, 另一只手抱着枕头就十分吃力,她站的歪歪扭扭,慕容檐眼睛朝下扫了扫,面无表情地将她的枕头扶正。

    “谢谢……”瓷枕被摆正, 虞清嘉单手抱着舒服了很多, 她抬头望着慕容檐, 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小丫鬟累的睡着了, 屋里没人守夜,我一个人不敢睡。”

    往常虞清嘉想和爹娘要什么, 她就是这样仰着头眼巴巴地盯着, 虞文竣立刻就变得有求必应, 就连俞氏,即使开始不同意,最后也拗不过去。虞清嘉猜测长辈对这样的眼神都没有抵抗力,狐狸精虽然是个女子,但勉强也算是她的长辈,这样做……应当是有效的吧?

    慕容檐居高临下冷冷清清,神情看着没有丝毫动容:“你一个女儿家,晚上跑到外面像什么话?回去睡觉。”

    虞清嘉没有料到自己无往不利的撒娇武器竟然失效了,她眼看慕容檐当真要关门,赶紧扒住门:“那屋里两年没住人了,白芷也不在,谁知道那几个小丫鬟是谁的人。万一她们趁我睡着了,暗地里加害我怎么办?”

    慕容檐愣了愣,他没想到虞清嘉在担心这些。之前在商队时,除了第一夜实在没办法,后面慕容檐和虞清嘉都是订两间房,即便在客栈里虞清嘉都好吃好睡,为什么回到自己的家,反倒不敢睡觉了呢?慕容檐眼睛微眯,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没有。”虞清嘉低头看着自己的绣鞋,然后抬头,眼睛湿漉漉地看着慕容檐,“我只睡一夜好不好?等明天我就适应好了。”

    慕容檐被这样的眼神看着,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可是这种事……慕容檐正在为难,就听到虞清嘉低低地,抱怨般地嘟囔:“明明以前我们也一起睡过……”

    “虞清嘉!”

    虞清嘉不明所以地抬头,愣愣地看着他。慕容檐眉心不断地跳,最后没好气地转身,铁青着脸朝里去了。

    他没说不可以,那就是可以的意思吧?虞清嘉试探地进了门,见慕容檐并无反应,她立刻甜甜地笑了,转身将门合上,然后哒哒哒抱着枕头跑到内室:“狐狸精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闭嘴。”

    慕容檐翻箱倒柜,终于在一个柜橱里找到一床新被褥。他将犹带着自己体温的寝具从塌上撤下来,铺在帷帐外的地面上。他把新锦被扔给虞清嘉,指着床铺,毫不留情地说:“你睡在这里,不许说话,不许翻身,更不许往我这个方向探。”

    “哦……”虞清嘉知道狐狸精脾气怪,现在被当贼一样防着也不恼。她将自己被褥铺好,然后把瓷枕端端正正地摆在床榻中间,放好的时候她甚至还拍了拍。虞清嘉躺在全新的锦被中,耳中听着另一个人清浅节制的呼吸,内心里变得极其安宁。

    虞清嘉被慕容檐警告过,倒确实没有聒噪,也没有拉着他谈心,可是慕容檐却睡不着了。他们在广陵郡时水火不容,可是自从那次在客栈夜谈过后,虞清嘉对慕容檐亲近许多,他们两人也不再剑拔弩张。慕容檐慢慢接受了虞清嘉的亲近,心想就当带着一个伴读累赘好了。可是即便给皇子当伴读,也不必夜晚睡在一起吧?

    少女的鼻息又轻又浅,呼吸间仿佛都带着馨香。慕容檐又往外挪了挪,可是那股若有若无的体香依然在他鼻尖缭绕,伴读和少女,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因为虞清嘉突发奇想,慕容檐前半夜基本没合眼,等后面好容易能睡着了,突然鼻尖闻到一股血腥气,而隔壁塌上的虞清嘉也痛呼了一声。

    慕容檐立刻就醒了,他霍地坐起来,目光锐利清明,因为没睡好,眼睛里还带着些许血丝,越发显得杀气凛然。虞清嘉已经醒了,她正抱着被子不知该怎么办,就看到床帐被掀开,随即慕容檐冰寒凛凛的脸出现在后:“怎么了?”

    虞清嘉揪着被子的手越发紧了,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慕容檐看她的神情越发起疑,他俯身就要来拽虞清嘉的被子。虞清嘉吓了一跳,赶紧揪紧被子,和慕容檐角力:“不是……是我小日子到了。”

    慕容檐愣了一下:“什么日子到了?”

    虞清嘉脸更红了,她这一路上风餐露宿,担惊受怕,小日子推迟了许多,没想到在今夜突然造访。她对此毫无准备,本来以为隐晦地和同龄人提一提,对方就懂了。可是慕容檐目光依然狐疑,他一手攥在被子上并没有放松,而且看目光,很是怀疑她被子下面有什么。

    虞清嘉脸都憋红了,她细若蚊蝇,低低说:“是葵水……我之前受了凉,这次就来得格外凶……”

    葵水?慕容檐脑子里将这两个字过了一遍,蹭的松开手,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他握拳掩在唇边,偏头咳嗽,连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

    他年少未经人事,当然不懂女子口中的小日子代称什么,可是葵水他却是懂得。慕容檐真是尴尬到无所适从,而虞清嘉揉了揉肚子,还嫌弃地偏头瞪他:“你傻站着干什么?去取月事带啊。”

    慕容檐红意从耳尖蔓延到脖颈,他几乎是一字一顿,从牙缝里蹦出来几个字:“我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你这里没备着吗?”虞清嘉讶异地看着他,随即自己给对方找到了理由,“也对,你才刚回来,屋里东西还没备齐全。那你去我的屋里,去取我的月事带吧。它在床边藤柜最下面的一个抽屉里。”

    慕容檐站着不动,他脸上的热意好容易消退下去些许,现在又漫上来了。虞清嘉见他不动,以为他是大晚上了不愿意出去吹风,于是撒娇卖泼,可怜兮兮地抱着肚子说:“狐狸精,我之前淋了雨,又是着凉又是奔波的,现在肚子好痛。”

    虞清嘉自小在长辈的宠爱下长大,和白芷、娘亲等人撒娇手到擒来,现在对着其他人一样娇娇悄悄,尾音带旋。慕容檐从来不知道女子竟然连雨都淋不得,他见虞清嘉虽然架势泼皮,可是脸色确实苍白,手也一直按在小腹上。慕容檐猛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他赶紧将视线收回,偏头低咳了一声,飞快转身朝外走去。

    虞清嘉都被他破釜沉舟般的架势吓了一跳,她单手撑起身体,从床幔上探出半个脑袋:“你记得月事带放在那里吗?”

    “安静待着。”慕容檐的语气相当之恶劣,他走出屋子,被秋夜里的风一吹,发热的脑子才终于清净些了。别说去帮一个女子取这种私密之物,他连月事带该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

    慕容檐站在门外,努力忽略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如果他真的什么都不懂倒还好了,偏偏他长于皇室,该有的启蒙早早就明白了。他的手僵硬到没法曲张,他一想到方才经过自己手的东西,现在要触碰到虞清嘉的哪里,他就觉得浑身血液逆流,头晕目眩。

    虞清嘉终于将自己收拾好,她推开门,微红着脸,低声对慕容檐说:“好了。”

    这种事情,即便被同龄女孩子撞到,也还是觉得尴尬。

    然而看起来狐狸精比她更介意方才的事情,从进屋后慕容檐一直绕着她走,床铺更是挪到墙边,两人连视线交流都没有。虞清嘉也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好意思,她躺在收拾好的被子里,合眼睡了一会,还是觉得狐狸精是个好人:“狐狸精,刚才谢谢你了。”

    黑暗里安安静静的,虞清嘉没有等到回应,她内心里叹喟一声,闭上眼睡了。

    第二日虞清嘉醒来时,屋子里早已没有慕容檐的影子。虞清嘉知道慕容檐的作息比她严苛许多,对此她并不意外,而是坐了一会,就自己起身。

    这次月事来得气势汹汹,虞清嘉脸色苍白,腹部隐隐抽痛。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去给虞老君请安时,虞老君说:“四娘倒提醒了我,我上次供奉佛祖,如今还没还愿呢。你们回去准备一二,明日一起去无量寺听佛。”

    虞老君在虞家向来都是出口成旨,没人敢提异议,虞清嘉即使身体不舒服也只能低头应下。第二日,虞清嘉和慕容檐戴了幕篱,相继登车。

    虞清嘉刚刚踩在矮凳上,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六妹且慢。”

    虞清嘉讶异回头,发现虞清雅急急忙忙走了过来。她脸上的笑热络得虚假,看着让人很不舒服,偏偏她还要故作亲昵,亲热地缠上了虞清嘉的胳膊:“我好久没见六妹妹了,有好些话想和六妹说。今日我和妹妹同车吧。”

    虞清嘉隐晦地朝虞清雅的脑袋望了又望,虞清雅被这样的眼神看得不自在,她暗自皱眉,口气也说不得好:“我背后有人不成,六妹妹在看什么?”

    虞清嘉这才知道自己的眼神还是太露骨了,她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对着虞清雅甜甜一笑,那笑容灿烂直白,浑然无异:“我在看四姐的头花。四姐发髻上簪的是哪家店铺买来的绢花?我从来没见过这样新奇的花样。”

    虞清雅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鬓间的绢花,原来虞清嘉在看她的头花。也是,虞清嘉刚从穷乡僻壤回来,哪里见过世面,何况这还是系统出品的精品发饰,光是材料和工艺就远非现在这个时代能及。虞清雅放下心,她刚才被虞清嘉的眼神看的发毛,无端从脊背生出一种凉意,现在想想虞清雅都觉得可笑,她兴许是重生后太过紧绷,都有些疑神疑鬼了。

    虞清雅笑而不语,她身后的侍女适时地补充:“这是我们四小姐自己做的,从配色到制作,都是小姐一手完成,乃是高平郡独一份,哪是外面的首饰铺子能及?娘子的手巧得让人惊叹,现在高平郡里官宦千金、世家小姐,全都争相效仿四小姐的穿衣打扮,只要四小姐新想出什么花样,转眼就成了城里最流行的款式。”

    侍女眉飞色舞,一口一个她们家四小姐,显然对虞清雅引流潮流这件事十分自豪。虞清雅撇过头,轻轻喝了一句:“红鸾,六妹妹才赶回来,你别吓着了六妹。”

    虞清嘉眼瞳中带着了然的笑意,恍然大悟般“哦”了一声:“原来是四姐自己想出来的花样,这可真是厉害了。”

    虞清嘉的笑容又清又甜,当她认真看着一个人笑的时候,仿佛天光乍颇,雨霁云开,一束光透过云层铺洒在湖面,几乎将人的心也照亮了。饶是虞清雅满心忌惮和敌视,现在也没法发作。而且虞清嘉主动称赞,这让虞清雅产生一种赢了女主般的舒爽感。虞清雅心中得意,再对着虞清嘉就失去了兴致,她敷衍点了点头,道:“不是什么大事,当不得六妹这样的赞。老君还在里面,我就不陪六妹妹叙旧了。”

    虞清嘉点头,目送虞清雅轻摇慢摆走向室内。虞清雅刚刚露面,屋里就传出一叠声的问安,虞清雅带着端庄的笑意跪坐到虞老君手侧,亲自从侍女手中接过瓷盅,要侍奉虞老君喝药。

    虞清嘉借着整理衣袖的动作,视线不动声色往里探了探,也是巧了,虞清嘉刚好看到虞清雅接过青瓷盅时将长袖抖落,等再抬起手时,汤药就带上一种异样清透的色泽。

    虞清嘉心中一动,方才,是不是虞清雅又借助系统了?虞清嘉想起梦中,虞清雅就是和系统兑换了无色无味的毒,才能悄无声息地置自己于死地。既然系统能兑换杀人害命的毒,那没道理不能兑换强身健体的灵药。

    虞清嘉若有所思,这一路走来,即使没特意打听,她也听说了虞老君格外看重四小姐。如果虞清雅特意和系统兑换了灵药,每次来见虞老君时都悄悄滴上一两滴,这样一来虞老君每每见到虞清雅就会病痛全无精神振奋,虞老君不明所以,便会下意识地觉得虞清雅有福,见到她就会有好事发生。长此以往,岂不是会越来越依赖虞清雅,甚至都形成反射?

    虞清嘉此时看向虞清雅的背影已经满是深意,她心里想着事情,突然耳边响起一道声音:“你在看什么?”

    嗓音清冷靡靡,瞬间将虞清嘉的思绪拉回来,虞清嘉抬头,见慕容檐就站在不远处,已经不知看了多久了。虞清嘉赶紧收拾起乱七八糟的想法,微笑着摇头:“没什么,我们先去给祖母请安吧。”

    慕容檐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虞清嘉率先朝外走去,慕容檐跟在其后,转身时,快而平静地朝虞清嘉方才凝视的方向投去一眼。

    虞家四世同堂,这在世人看来简直是了不得的福分,而辈分最高的虞老君也被视为大福之人。虞老君熬走了她的丈夫、儿子、儿媳乃至孙子,虞家上下无不供着捧着虞老君,生怕惹得老君丝毫不悦。在这种条件下,几乎没人还记着,二房的老夫人,虞文竣之生母虞二媪还活着。

    虞老君生有两子虞傅、虞俨,大房虞傅夫妇早已过世,虞俨也在几年前撒手人寰,唯独二房老夫人虞二媪还活着。虞清嘉是虞俨夫妻正经的孙女,她此番回来,拜见了虞老君后,紧接着就要去给祖母请平安。

    虞清嘉走到梵香袅袅的门口,等着侍女去房间里通报。果然,侍女很快出来,说道:“六小姐,老夫人正在侍奉佛祖,现下腾不开空。六小姐舟车劳顿,想来一路上很是辛苦,您的孝心夫人已经知道了,老夫人说您不必讲究这些虚礼,先回去休息吧。”

    虞二媪醉心佛法,早在十年前就做了居士,潜心在家礼佛,很少见外人了。在虞清嘉小的时候,俞氏被大房刁难,也曾想过依仗婆婆,可惜虞二媪已经是半个方外之人,碍于世家身份没法出家,于是只能将住所改造成暗室礼佛,对于虞家大房二房的纷纷扰扰若干争斗,早就撒手不管了。俞氏身为她的儿媳都指望不上,虞清嘉作为隔了辈的孙女,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几面,更不会寄希望于虞二媪了。

    虞清嘉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她又和虞二媪的侍女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带着慕容檐往二房的宅院走。虞二媪嫌宅院吵闹,早搬出来独居,而祖父虞俨、母亲俞氏已经病逝,父亲虞文竣又耽误在平昌郡,所以现在,二房门庭深深的三重庭院里,竟然只有虞清嘉和慕容檐两个人。

    虞清嘉进门时悄悄和慕容檐说:“幸好还有你,要不然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院子,晚上一定怕得睡不着觉。”

    慕容檐隔着眼前雾一样的幕篱,将四周寂静的厢房配房扫了一眼,眼底浮现出些许满意。虞氏一族世代聚居于建安巷,斗拱重重青墙连绵,将半条街都占据了,浑然一体又各自独立。行人站在外面,只能看到虞家重重叠叠的屋檐,郁郁苍苍的古藤,对此唯有歆羡地叹一声虞家子嗣连绵,福泽深厚。

    从建安巷进来,跨入虞家外门后,青石小径四通八达,每一个庭院都住着虞氏一系。这些庭院关上门便是独立的天地,打开门又和整片大宅融为一体,处处都显示着这个家族的枝叶繁茂。虞俨一支作为虞家的嫡系,庭院当然非常大,只可惜虞俨一家不似家族一般子嗣昌盛,虞俨和虞二媪唯有一子,虞文竣还被过继给大房兼祧两支,李氏和俞氏的官司打了十年都没扯清楚,导致到现在,二房也不过虞清嘉一个孩子。

    虞清嘉走在空空荡荡的庭院中,说不出的唏嘘。俞氏死后,虞文竣带着虞清嘉去青州赴任,临走前虞文竣放出去好一批仆奴。即使还没走的,经过两年的功夫,也都各找门路调到其他房了。虞清嘉进门许久,只看到两个十二三的小丫鬟,还有一个年老体弱的老婆子。

    得,老的老弱的弱,这三个仆人有和没有并没有什么区别。白芷白芨还随着虞文竣滞留在青州,虞清嘉也不想去和虞老君要新人,想也知道领回来的必然全是眼线。反正这段时间也不长,能自己动手就自己动手,暂且忍忍吧。

    第一进的正房是家主所住正房,祖父已死,祖母也搬出去独自礼佛,正房便腾给了虞文竣和俞氏夫妻,虞清嘉住在第二进的小跨院中。第三进是一套后罩房,除去最中间的弄堂,虞清嘉院里还有一扇角门能直通第三进。现在诺大的院子里只有他们两人,虞清嘉也不客气了,直接问:“狐狸精,你要住哪儿?现在家里人丁少,我看旁边那重院子还空着,不如你住到那里去?”

    慕容檐此刻正站在虞清嘉的院子里,推开黑木角门朝后看。第三进的房间比之前两进低矮了不少,相应就显得非常不打眼。而只要开着这扇门,后面这间罩房和虞清嘉的院子几乎毫无阻隔。慕容檐低头瞧了眼门栓,即使关着门,也没什么区别。

    慕容檐很愉快地做了决定:“就这里吧。”

    虞清嘉走到他身边,扶着门朝里望了望,心下相当之吃惊。旁边那套院子同在第二进,和虞清嘉的住所平起平坐,显然只有嫡小姐有这个资格,最不济也该是个受宠的庶女,分给慕容檐这个姬妾可谓非常抬举。可是,在广陵嚣张的恨不得上天的慕容檐,现在竟突然找回了尊卑意识和良心,要住在地位差一级的罩房?

    虞清嘉无奈,好吧,狐狸精的心思总是这样不可捉摸,既然她愿意,那就随她了。

    虞文竣和虞清嘉父女这两年留在青州,虞二媪也搬离府邸近十年,这重庭院两年没有住人,即使有三个奴婢打点着,许多地方也不免落灰生潮。虞清嘉支使丫鬟们去烧水擦洗,一直忙到入夜才降降安顿好。

    虞清嘉这里因为大清洗而折腾不休,不远处属于大房的宅子里,也有人久久不得成眠。

    李氏拿了剪刀挑铜灯里的灯芯,剪了许久都没法将焦线绞下来。李氏心里越发烦躁,咣地一声将剪刀扔在桌上:“听说二房那个女儿回来了?”

    虞清雅随意点头,李氏咬住唇,停了一会,忍不住俯身问:“那你父亲呢?”

    她父亲?虞清雅不屑,她巴不得自己没有这样的白眼狼生父。但是李氏独守空闺数年,早就盼着虞文竣回来了。见李氏一脸期待,虞清雅只能随口打发道:“他受了伤,现在还在平昌郡呢。”

    李氏轻轻“啊”了一声,连忙问:“他受了伤?伤势重不重,有无大碍?”

    虞清雅记得上辈子虞文竣回来时就遇到了山匪,没想到她重生后将他的归期提前,竟然还是没法躲过。看来这就是命,虞清雅漫不经心,她知道后面的事情,当然明白虞文竣的伤并没有什么,再养几个月就能回来了。她正要说,脑海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宿主,不得泄露未来进程。”

    虞清雅舌尖的话打了个滚,复又咽了下去,她在脑海里问:“连我的母亲也不行吗?”

    “根据女配协议,宿主不得向任何第三方透露系统的存在及未发生事件。”

    虞清雅遗憾,她那时得到系统喜不自胜,没有看协议就直接滴血签订了,现在却发现系统的条条框框实在极多。虞清雅不能透露虞文竣的动向,只能随口安慰李氏:“阿娘你放心,父亲在信里说他那日遇袭后正好遇到平昌郡太守,他与平昌郡太守有旧,太守得知此事后大怒,带着他回城养伤,还派人去追击山贼。太守府里奴仆郎中应有尽有,想必不会有事的。”

    李氏如释重负地应了一声,她拍了拍胸脯,语气不知为何变得有些酸涩:“你父亲他结识的人还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