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回档1995 > 22.团圆
    陆老大宴请宾客,摆了三天流水席。

    他朋友多,来的人也多,各路人都带着贺礼前来,瞧见黎舟的时候眼睛里也都带着善意的笑,有文化一些的会站在那夸奖他两句,而那些和陆老大一样莽汉出身的叔叔伯伯们就咧开嘴笑着,伸出大手拍了拍黎舟的肩膀,说上几声“好小伙子”“可真精神”,陆老大这个时候往往会不动声色替黎舟挡下来,生怕打坏了儿子一点半点。

    陆老大高兴,喝了许多酒。

    他酒量极好,但架不住白水似的灌,杯子用得不过瘾,干脆换了海碗,满满一碗白酒仰头一口喝下,碗还未拍在桌上,爽朗的笑声就先传出来。

    他是真的高兴啊。

    当天晚上一直喝到了半夜,宾客尽兴而散。

    等人走了之后,陆老大还是不肯撒开酒壶,他喝醉了酒情绪敏感的多,抱着那个空酒壶忽然抽了抽鼻子,哭道:“老子吹牛了。”

    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让一旁照顾他的黎舟怔愣了一下。

    旁边几个徒弟跟了师父多年,知道他大醉之后的样子,立刻互相打眼色,一个扭头跑去找师娘叶红玉,另外几个碗筷都来不及收拾就溜了。

    小厅里就黎舟和陆老大在那坐着,黎舟不太会跟人这般相处,他以往在江心远那边被教导的有些过于苛刻,应酬或许还可以,但是人情上略显不足。尤其是陆老大这样一颗真心明晃晃摆在那,黎舟有些无措,沉吟一下问他:“吹什么了?”

    陆老大人很好,如果说出来的事他能办到,黎舟不介意替他实现。他别的本事没有,带着记忆而来,弄些钱物一类总是可以办到。

    黎舟做好了准备,但是陆老大显然不安套路出牌,他喝醉了酒哭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黎舟递给他纸巾,他就擦了,瓮声瓮气控诉道:“狗日的石长风在我跟前显摆,有俩臭钱不知道怎么花了,给他儿子买啥小霸王学习机,老子不服,老子也去买,买俩!可我回来难受啊,老子儿子呢?老子儿子没了……他妈的这学习机老子给谁用?”他手背抹了一把眼泪,“气得我都砸了。”

    叶红玉进来听见最后几句,笑道:“你别理他,他平时和你石叔叔关系最好,那天俩人都喝多了跑人商场里发酒疯,买了好几台小霸王。那天算是白砸了,现在好了,一会醒来又要跑城里去买。”虽然这么说着,叶红玉倒是挺高兴的,她转头问黎舟道,“你想要什么样的?要不还是买台电脑吧,我看现在学生们都喜欢那个。”

    黎舟道:“不,我不用。”

    叶红玉轻轻拍了下丈夫的脑袋当做安抚,笑着道:“你让他买吧,他憋了十几年了,呵呵。”

    陆老大就听见个明天,跟着点头道:“等我明天,我,我接着去找,早晚有一天我能找到。”

    叶红玉给他倒了杯蜂蜜水,哄他道:“真是喝多了,都醉成这个样子,还找什么呀,已经找着了。”

    陆老大这才醉眼惺忪地看了一会儿,像是认真的确认一遍,终于想明白过来了。他眼圈泛红,咧嘴想笑,但嘴角抽动两下又一嗓子哭了,“老子找着了,老子终于找着了,我儿子找着了……红玉啊,红玉你看!你看咱们儿子都长这么大了!”他拽着媳妇的手,指着对面的黎舟哑着嗓子说了许多的话,后面醉的太厉害,已经听不清楚说的什么了。

    陆老大喝醉了力气大,简直人如其名像是一头老虎,叶红玉把人安抚住之后,又喊了两个徒弟进来把陆老大送回房间去。

    她给黎舟收拾了一个房间,坐在那多陪了黎舟一会,怕刚才陆老大那一通胡闹吓着孩子。

    母子两个即便是坐着不说话,也是温馨的。

    叶红玉端了一杯温水,拿了几颗消化的胃药过来给他,黎舟接到的时候受宠若惊,“我没事,不用的。”

    “怎么不用?”叶红玉笑道,“我都瞧见了,你晚上吃饭的时候停了几次筷子,你爸给你什么你就又吃,下次不用这样,他高兴起来做的疯事多着呢,不用管他,以后吃不下就别吃,自己身体要紧。”

    叶红玉给他轻轻揉了一会肚子,黎舟起初身体僵硬,后来慢慢放松了一点,他一直抬头看着叶红玉。

    叶红玉笑道:“你看我干什么?”

    黎舟就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才道:“我……”

    没等他说完,叶红玉就过去轻轻抱了他一下,“傻孩子。”她拍拍黎舟的脑袋,动作轻柔像是刚才在安抚陆老大那个时候做的一样,“吃了药睡一会,起来就不难受了,明天早上我不喊你,你睡个懒觉,好不好?”

    “嗯。”

    叶红玉坐在他床边多陪了他一会,瞧着床上的人呼吸变得平稳之后又看了他一眼,小心起身出去了,把房门给他关上。

    黎舟躺在床上又睁开了眼睛。

    他等了一会,听到外面安静了以后,才起身去了房间里面的小卫生间吐了。

    胃里清空之后,反而舒服了不少,打扫干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黎舟又重新洗漱躺回床上,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精神却是放松的。他的胃一直不好,这是多年的习惯了,并不能一下吃这么多东西,这具少年时的身体负担还小,主要是心理上习惯性发出了警报。

    黎舟躺在这张小床上想了很多。

    在不知道他是被拐卖的之前的数十年里,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被抛弃的,他甚至都详细考虑过亲生父母抛弃他的所有理由。

    他不知道他们找了他这么多年。

    不知道他们一直这样找着。

    他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想过回来。

    其实他这次回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上一世他用事业来填满自己的人生,但是现在他没有争斗之心,淡了倦了,他容许自己的身心在这忙忙世界有个安顿的归宿,不用多好,有一处立足就好。江心远养育了他十几年,伪善的外表撕开之下是要他为黎家、为他江心远卖命,他不知道十数年未见的亲生父母要的是什么……他想过很多钱或者是别的什么,他都可以给他们,总归不会比江心远要的还多。

    但是他从来没想过,他们什么都不要,只是想要儿子回来。

    他的小心翼翼在陆老大和叶红玉面前,变得一点都不重要了,他们欢天喜地,用尽一切热情,连带着让黎舟的心也一点点滚烫起来。像是潮湿的篝火堆重新点燃了一颗火星,紧跟着慢慢重燃,这需要时间,但在黑夜里已经有了温度。

    黎舟躺在床上翻了个身,然后脑袋就磕到了墙壁——这里太小了,磕到脑袋的时候还发出了咚的一声。墙壁边沿上带着海边特有的微微潮湿的海风气味,黎舟额头抵着墙壁忽然轻笑了几声,他也没有挪开,就在这样的气息里安心的睡了。

    他做了一个梦,那是上一世少年时期的黎舟经历的事情。

    梦里有一个平凡普通的小家,一家人柴米油盐十分融洽,而他坐在客厅的沙发,像是一个来做客的人,带着拘谨。有小孩子跑过去,好奇的看他,一对中年夫妻客气地问他待几天。

    他沉吟一下,说略休息一下就走。

    他在梦境里像是一个过客,看着那个少年黎舟一步步成长,看到他被江心远带走,后来工作压力折磨的他无法去想其他的事情,就像是一台机器一样,只知道工作,维持江心远所谓的体面。

    直到后来他心都硬了,冷了。

    再查到这座岛,他也没有敢踏上这块土地。

    他怕和之前一样,失望太大。

    他也怕他们太好,他不能回家。

    梦里的回忆久远而模糊,但他依旧记得江心远扭曲愤怒的脸,江心远指着他的鼻子嘲讽,他说:“你不过就是黎家的一条狗。”

    “养你这么多年,你做的不错。”

    “当初不愧是你外公从孤儿院挑了最好的带回来。”

    ……

    后面的声音模糊不清,像是被海浪吹散了,只剩下大海浪涌发出的哗哗声响。

    这让他很安心,像是趴伏在养母黎曼的膝盖上,又像是叶红玉掌心贴在胃上,暖意从皮肤透过来,散到四肢躯干。

    虽然换了环境,但生物钟依旧非常准时,黎舟一早就起来了。

    昨天后半夜睡的不错,他精神挺好,起来洗漱之后,略想了一下就打算出去看看自己能帮什么忙。他不知道正常的父子之间怎么相处,但可以努力学着去做,他以前没坐做的事,这次都想弥补上。

    外面小厅里已经都收拾干净了,只是院子里的桌椅还留着,陆老大说了要摆三天,那是一天都不能少的。

    庭院已经打扫干净,房间里也都干净整洁,黎舟转了一圈,听到厨房一点响动,就走了过去。

    陆老大两口子已经起来了,叶红玉在切菜,陆老大正在那卖力揉面,打算大展厨艺。

    “红玉,我跟你说,我让人去打问市里最好的高中了,就在那附近买套房子,让小舟去住,别耽误他学习。”陆老大一边揉面一边道,“等以后我们老了也去市里,咱们一家三口有滋有味地过日子。”

    叶红玉轻声笑道:“我今天早上起来还想呢,这日子美的不真实。”

    “啥不真实的,老子儿子回来了,哈哈哈!”

    陆老大扭头看到黎舟,笑到一半呛了一下,“咳,那啥,你,你起了啊?”

    叶红玉也抬头看过去,“起这么早?要不要再去睡一会,等做好了早饭喊你。”

    黎舟卷起袖子,走过去道:“不用,我来帮忙吧。”

    陆老大连声说不用,被叶红玉踩了一脚之后,又沉吟一下道:“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