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与吉米同行 > 186.第186章
    哥几个特无聊, 又没工作又想把妹, 于是组了个乐队,问题解决了!

    这时候,总喜欢事必躬亲的德怀特先生费劲儿地穿过拥挤的人群,焦急地拉着一名服务生, 大声问:“行星乐队?负责暖场的行星乐队在哪?该死, 不会放我鸽子吧?我在后台没看见他们……”

    “那是因为后台没我们下脚的地方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詹姆斯双手插在衣兜里, 叼着一根烟走了过来,乱糟糟的金发在灯光下闪着光, 明亮的绿眼睛带着笑, 用满不在乎的玩笑语气说:“袋鼠们几乎霸占了后台所有的空间。”

    “别抱怨啦, 吉米!”德怀特先生被他的语气逗笑。

    他干脆张开手臂拥抱了这个总给自己找麻烦的坏小子,边用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边又在他耳边低声安抚着:“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不要像个被抢了玩具的小孩一样不高兴。来, 表现大方点儿, 只需要三天!对了, 一会儿记得把暖场时间控制在三分半到四分钟左右, 总之, 别超过五分钟。现在听我的,赶紧去舞台上准备, 等下幕布就要拉起来了。”

    “别叫我吉米。”詹姆斯很无奈地抗议着。

    然后, 他朝坐在吧台角落里休息的队友们用力挥了挥手臂, 又指指舞台,示意要开始了。

    兰斯他们就站起来,一起朝着舞台的方向走过去。

    詹姆斯挥挥手告别德怀特先生,快跑几步追上了他们:“嗨,兄弟们!我们要不要喊个口号,比如行星必胜一类的?”

    “不,绝不!那么做一点儿都不酷。”西奥一口拒绝。

    “场合不对,下次在后台没人的时候,可以陪你玩。”鲍德温好脾气地耐心说。

    “你闲的没事干了吗?”兰斯微停了一下脚步。

    他漫不经心地伸手把詹姆斯唇边那根快抽到头的香烟拿过来,放自己嘴里吸完了最后两口后,才随手扔到地上,再抬脚踩灭:“少废话,上台!”

    詹姆斯挠了挠头发,只好放弃了这个鼓舞士气的好法子。

    他和队友们肩并肩地朝着舞台走去。

    没有怯场!

    没有紧张!

    也没有恐惧!

    他们满腔的雄心壮志,一心只想夺回属于自己的舞台。

    四个人抬头挺胸地大步朝前走,姿态仿佛西部片中准备去进行生死决战的牛仔们。

    周围认识乐队的人群习惯性地为他们让出了一条道路。

    偶尔还有几个喜欢他们表演的人会喊他们的名字。

    可他们现在一心只想打一场胜仗,对这些声音全都置之不理,无比傲慢地一路走上了战场。

    假如能给配个背景音乐的话,这时候的调子一定激昂又中二!

    此时,幕布还没拉起。

    鲍德温坐在了一堆大鼓中间,随手转了几下鼓槌;西奥低头调整着贝斯的肩带;兰斯弯腰把他们的乐器插到内置12英寸喇叭的两个巨型音箱上,同时不动声色地把音量给调到了最大;詹姆斯难得安静地站在立式麦克风前,闭着眼睛回想待会儿要唱的歌词。

    大约过了半分钟,工作人员跑上台和他们说可以开始了。

    幕布缓缓拉开……

    他们只有五分钟时间!

    五分钟!

    兰斯没耐心等幕布完全拉开。

    在幕布才拉起一点儿的时候,他就故意让电吉他发出了噼啪作响的电流声,然后,是几声不和谐又刺耳的啸叫。

    底下的人群下意识地捂了耳朵,但注意力成功地被吸引到了舞台上,意识到有表演要开始了。

    但让他们想象不到的是,这次的开始比以往的开始还要更加激烈和迅速。

    电吉他一上来就发出了近乎狂风骤雨般的压倒性声音。

    沉重的鼓声开始‘砰——砰——砰’地汇聚其中,强势地为旋律增添动感和活力,接着,滔滔不绝的贝斯声也响起,前奏旋律如大瀑布一般奔腾而下,几乎势不可挡。

    这时,大幕完全拉开。

    詹姆斯把唇靠近麦克风,一双望着台下的绿眼睛像是急于抓到猎物的猫一样凶狠、迫不及待又志在必得。

    和以往不同,他这次是吼出了第一句歌词。

    那种压低声线后,有些沙哑却充满力量的嗓音极具爆发力,让底下的观众们一下子被震住了。这感觉就好像是去饭店吃饭,看到服务员开始上菜,本以为是一道简单开胃菜,可结果直接上了超豪华大餐!

    吉他声、鼓声、贝斯声和人声交织在一起,给室内带来一阵阵的轰鸣,连墙壁似乎都在颤动。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跟着音乐动了起来,他们猛烈地晃动脑袋,摇动身子,睁大眼睛,兴奋又狂热地仰着头,这一刻的舞台像是一个拥有磁力的吸铁石,让人完全没办法移开视线。

    两百一十六场!

    这是乐队成立以来的第两百一十六场演出,还不算私底下的近千次练习。

    如今,那些付出的辛勤汗水终于都有了甘美的回报。

    詹姆斯在舞台上卖力又疯狂地奔跑跳跃,肆无忌惮地用自己的热情去点燃、去感染所有的观众。

    他全情投入,不停地挥舞手臂去煽动观众,当看到底下的人群像是巨大的浪潮一样,在自己的指挥下,开始一波波地涌动和起伏的时候,心头就浮现出无与伦比的巨大满足感!

    但更让他骄傲的是……

    德怀特先生还有几个明显是袋鼠乐队的成员居然也站到了舞台边,脸上是和观众们一样激动的表情,似乎也沉浸在了他们的表演中!

    有什么是比征服台下观众更值得高兴的事吗?

    当然有!

    那就是征服你的对手!

    让他们也为你鼓掌!为你尖叫!

    四分半钟!

    完全没有超出规定时限。

    行星乐队圆满,或者说超出想象地完成了暖场任务,让俱乐部中的所有观众都high了起来。

    但事实上,他们表演造成的后果,却使得袋鼠乐队迟迟没办法登台表演。

    不仅仅是观众们的问题,还在于设备……音箱爆了!

    “你是故意的吧?把音箱开到最大超负荷状态不说,还把吉他也开那么大。”詹姆斯小声问。

    兰斯坚决不认,一脸正直:“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我只是想让演出的效果好,什么过载?我听不懂。”

    这优等生真是坏透了!

    乐队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朝给他比了一个中指。

    这时,被过大音量搞到喇叭都烧坏的可怜音箱被抬下了舞台,临时换上了备用的旧音箱。

    袋鼠乐队们才在观众们的嘘声和啤酒瓶的投掷中登场。

    可不怎么好的环境氛围,加上音响效果也不行的结果就是……

    黯然收场。

    他们演得很卖力,也有自己的精彩。

    但对比下来就显得不行了。

    可这种对比本身就是不公平的。

    因为詹姆斯他们等于是把所有的爆发点都集中在暖场的四分半钟里,可袋鼠乐队根本不可能在两三小时的漫长演出中,从头到尾都保持在最高峰的状态中。

    这事办得不地道。

    而且,还损人不利己,万一传出去的话,业内名声也不好听。

    毕竟,大家都是搞乐队的,虽然会有竞争,可也有互帮互助的情况在,彼此帮暖场,顺便蹭蹭朋友的演出,慢慢才能出头。可如果是一支专抢别人风头的乐队,谁以后还敢再找他们来暖场啊!

    所以说,詹姆斯他们这时候真的是年轻气盛,做事不计后果。

    终于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德怀特先生快心脏病发了。

    他颤抖地指着詹姆斯他们,气得快连骂人的话都想不起来了。

    先不说被玩坏的音箱,关键在于……

    袋鼠乐队的演出还有两天,他们这么一搞,周六周日的门票还怎么卖?

    被情绪冲昏头的乐队四人可能这时候才慢慢意识到这些问题。

    但他们在后台或站或坐,却都倔强的不吭声,也不愿认错。

    许久……必须感谢袋鼠乐队。

    这群被欺负了的傻袋鼠们不仅没有为被抢风头的事情生气,反而对他们的表演有极高的评价,并大方、真诚地发出了‘同台合作演出’的邀请。

    詹姆斯对此特别吃惊。

    他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记得这件事。

    也许音乐行业内总有一些小肚鸡肠、心胸狭隘的人存在,同行间竞争也极度残酷,没什么高尚和善良可言。

    可就像今天所发生的那样,只要你的才华和天赋足以证明自己的实力,总会有一些人愿意不计前嫌,慷慨、无私又热情地伸出手,引领着年轻不懂事却拥有着无限未来的音乐家们正式入场!

    兰斯弹的那一段充满自恋氛围的自创吉它曲十分悦耳动听。

    他对此十分自得,后来又试着弹了好几次,想把这个简单的片段填补、扩充,使之成为一个完整的曲子,但暂时还没什么灵感。

    西奥十分羡慕嫉妒恨。

    别看他现在转行当贝斯手了,但最开始也是学吉他的。

    所以,他愤愤不平又间接地展开了一番抱怨:“太讨厌那些有天赋的人了,记得我刚学吉他的头几年,别提多可怜了,连怎么换和弦都不会,更别说想玩什么新花样了。可有些人简直是生来就打击人的,明明也才没学多久,可一首歌听个两三遍就能完完整整地从头弹到尾,现在居然还能搞自创了,真是见鬼,上帝为什么对有些人这么好?”

    詹姆斯被他酸溜溜的口吻逗得想笑。

    可兰斯却微微一笑,假模假样地抱着吉他欠了欠身,一副看似彬彬有礼,实则欠揍的得瑟样儿:“我就当你是在夸奖我了。”

    西奥气得直咬牙。

    他抬手在贝斯上横扫,弹出一堆杂音。

    “得啦,好歹你贝斯弹得还不错,站舞台上看着挺酷。”詹姆斯举起两个大号的彩色沙锤,好心地安慰说:“你瞧,我现在只能到台上玩棒棒糖。”

    然后,他举着两个红红绿绿的沙锤,在头顶挥舞,一边做鬼脸,一边模仿学校啦啦队少女舞花球,时而热情,又时而假装娇羞地在大家身边蹦来跳去,在沙锤沙沙作响的音色中,把所有人都逗得哈哈大笑。

    这是兰斯永远都做不到的事情。

    他能把大家聚到一起,但让大家都能心情愉快,开开心心去干活儿的人,只有詹姆斯。

    总之,团队成员们就这样在一场场的练习和演出中,变得越来越团结和默契起来。

    但这时候,一件事情的出现,却打乱了他们平静的生活步调。

    德怀特先生连续给他们放三天的假,要求他们这三天都不用去俱乐部了。

    有假期当然是好事,大家又不是那种满腔热情为了工作可以不吃不喝不享受的神经病,可这次得到假期的原因,却让所有人都不怎么开心。

    一支据说是来自澳大利亚,正在进行什么巡演的小型乐队来到了这所城市。

    精明的德怀特先生及时地抓住了这次机会,凭借之前行星乐队帮俱乐部带来的超高人气,和最近内部装修后相对不错的场地,成功争取到这支外国乐队在此地的三天演出承办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