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制霸计划启动! > 174.胚胎
    钟正阳并非自大狂妄,而是他发现如果自己不去吞噬鬼帝冥邪, 那么就永远都不知道天道的秘密, 这个世界的规则。

    那么人族永远都回去被欺压的那一方, 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崛起,在人世间再潇洒又如何?百年之后也不过黄土一堆。

    吞噬鬼族的机会只有一次, 钟正阳铤而走险选择冥邪, 如果他成功、只要他能成功――他就可以找到人族的希望。

    其实除了这些大义之外, 钟正阳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能够一统诸国靠的可不仅仅是实力, 像他这样才情皆有的妖孽大多都难免自负, 况且他无法舍弃自己的族人和后代,只为自己谋一条生路。

    很明显他失败了, 冥邪反而从钟正阳的记忆中对人间产生了向往。

    “之后那些被你们奉为经典的道法都是我编撰的, 可惜我能吞掉钟正阳的情感和记忆甚至道法经验,完完全全取代他,但他的身体却无法支撑我在人间行走。”

    明明连钟正阳的妻子都认不出丈夫芯子换了,但冥邪还未曾多享受一会儿人间的温暖,便因为人类身体的溃败不得不回到鬼界。

    于是他就接着钟正阳之前的计划反向操作, 暗自修改了钟家的修行秘法, 一代代人的积累最终会酝酿出足以容纳鬼帝的温床。

    如果有心人进行研究便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原本长相阳刚威猛的钟家人在一代代传承中不知不觉间便变得阴柔精致起来,早知道最初的几代钟家先祖可是有魁梧之称, 且大多蓄有浓须, 让人看了便敬佩, 绝不是现在钟家子弟的小白脸模样。

    钟净这个男生女相的经典案例就不说了,腿上连毛都没几根,就算是他哥哥钟天还没化妖之前也是个小白脸,钟家已经许多代没有出现过壮汉了,就连像钟天这样突破一米八的都是少数。

    颜一归知道自己这次逃不过了,面对鬼帝冥邪,就算万年劫又如何?但他并没有因此死心。

    “潜伏到现在才出手,看来即便你和钟净的身体契合度高,但也依旧受限于人类之躯,今天死在你手上是我输了,但你若要以为能够就此掌控天师协会,那就大错特错!”

    “你以为我颜一归是天师协会会长就代表了天师协会的最高战力了吗?我师父那一辈的人可都还没死,他们都是濒临飞升的巅峰强者,就算你今天杀了我也不要妄想掌控天师协会!”

    颜一归说的确实不错,天师协会再怎么荒唐腐败,终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那些老一辈的强者并不支持颜一归,但到了天师协会生死存亡的时候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这就是天师协会的底气,这就是天师正统的力量!

    “你说的不错,”钟净此时却是收敛了面上的狂傲,一脸温驯道:“所以――敢来撬动天师协会,我自然是有底气的,是吧,陛下?”

    颜一归不可置信的看向天际,不过是一个刹那整片天穹都溢满了金色的火光,辉煌华贵的日辇驾着光辉缓缓降临。

    钟净无法对付的人,自然有人动手。

    锁妖塔底层的君迪似有所觉的抬头,然而终究无法穿透层层屏障窥见真相,此时的她看着手里血肉模糊的家伙,心情格外复杂。

    “就非得要拦着我吗?”她掐住他的下颌,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唯独没有打伤他的脸。

    因为痛楚不自觉抽搐,却还是努力睁开那双狭长的眼,失血过多后面容惨白,由此更衬血痕惹眼,让人情不自禁产生了残虐他的欲|望。

    江云枫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他熟悉的色彩,至少在被上任会长领走之前,每天都有人这么看着他。

    他以为他已经摆脱了。

    君迪掐住他的舌根,面无表情下了几道禁制,接着像是拖死狗一样将他拎起,“既然这么离不开我,那就跟我一起走吧。”

    君迪做了一个任性的决定。

    江云枫痛苦的哼吟出声,他以前斩过无数只堕妖,太清楚女妖生擒一个男天师后会做什么了,明明有足够的实力杀掉他,却偏偏在关键时候留手,甚至特地留了这张脸……他此时终于意识到自己会面临怎样悲惨的境地。

    一心修道还保有元阳的天师可是妖族的大补之物,他几乎可以预知自己被榨干后丢掉的模样,哪怕她并不亲自品尝他,当做商品和其他妖族交换资源也不是不可能。

    江云枫已经努力拖了这么久,但颜一归还是没有来。

    他隐隐有了预感,颜一归恐怕已经凶多吉少,否则不可能在接到他的讯号后还久久没有音信。

    颜一归曾经告诉过江云枫,不管面临怎样惨淡的境地,只要能够活下去就有翻盘的希望,所以倘若哪一天他真的被人抓去当炉鼎,哪怕遭受再多的侮辱也要委曲求全活下来。

    “只要你还活着,我一定会来救你,那怕我死了师父也会来救你!”颜一归抓住他的肩,不断的鼓励他,“只要能够忍耐,所有的痛苦都会变成你的力量。”

    手里的江云枫安静了,君迪倒觉得有些不适应,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把这个家伙带走,可能只是脑子一时迷糊,要不待会儿把他带出去就丢给钟净吧,天师们的事情他们自己解决。

    钟天围观了一场单方面的施暴之后不仅没有感到恐惧,反而显得兴奋异常,看君迪的目光更加灼热,俨然是要把她当成对象了。

    江云枫的固执让君迪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东西,此时发现自己耽搁的时间已然不短,空闲的另一只手将狐狸捞起,化为鸟身抓着一人一妖从密道冲出锁妖塔。

    三足金乌就是有这点好处,其他的鸟都只有两只爪子,就它有三只,抓东西都能抓三个呢。

    只是君迪没有想到,她出密道之后会看到这样一副景象。

    天极城崩塌了。

    你知道群魔乱舞是什么样子吗?就是天极城现在的模样。

    除了胭脂雨之外,其他的地方都被砸了个稀巴烂,远方有巨大的妖兽疯狂捶地,近处有一只只鬼物尸妖追杀天师。

    原本繁荣的天极城短短一个小时之内便沦落成现在的模样,饶是君迪妖化之后性格稳了许多也被吓回了人型,尸和鬼她还可以理解,这些妖是怎么来的?!

    胭脂雨的上空笼罩着特殊的结界,这似乎是天师的手笔……大概是因为受到战斗波及,这片已经有了些灵性的花树林自己启动了种植者布下的天然阵势。

    倘若说君迪还是莫名其妙,旁边的江云枫便称得上肝肠寸断了,他固然看不过去现今天师协会的一些作风,但他却一直都认为颜一归修为大成之后便会认真诊治,因此平日里尽心尽力捍卫天极城的荣光。

    他并不是只晓得修炼,他参与了许多规矩的制定以及城市建设,默默为年轻的天师们争取机会,颜一归说以后要他当会长,江云枫就真的将天极城当成自己的东西守护。

    君迪见他情绪崩溃,赶紧把他打晕强制陷入沉睡,而旁边出了锁妖塔的钟天也是一脸愣然,他看着被战火吞噬的天极城,眼里竟然出现了几分怅然。

    他终于朦朦胧胧的回忆起自己还是人类时的事。

    和其他人想象的不一样,钟家其实早没以前的一大堆规矩,鬼豪钟家也就是业界内人说说,钟天出生的那一会儿家里普普通通,一直到他开始修行之前他都以为自己爸妈是普通工薪族。

    他们住在窄小温馨的公寓里,钟爸钟妈就像普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样,性格也平和亲切,根本就没有电视里天师的傲气。

    后来钟天到了要上小学的年纪,钟爸吃晚饭的时候一脸平常的问他以后想当什么,钟天毫不犹豫的指着电视里热播的古装偶像剧道:“我想当天师,像钟巨巨一样帅气厉害的天师!”

    钟妈表情有些蛋疼,事实上现在的钟家已经寥落到卖先祖名声去拍电视剧的地步了,不过大多数人却还以为钟家只是深藏不露。

    钟爸想了想,看着已经怀孕的老婆,下了决定。

    于是一家人回到了钟家大宅。

    钟爸和钟妈其实也不是普通的上班族,他们是那里驻守的天师,这些年来天师协会越来越糊涂,他们不想掺和进去干脆便主动被发配边疆,现在回来一是钟天资质好不想耽搁,二是钟妈怀的这一胎有些怪怪的。

    灵能力者产子不易,天师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钟家夫妇根本就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第二胎,而肚子里的孩子耗营养太快,胎相甚是奇特,外面资源跟不上干脆回老家养胎。

    哪怕是孩子看上去特别诡诈,但夫妻俩舍不得打掉,最后钟妈便挺着大肚子养胎,钟爸则疯狂出任务赚钱,顺便把钟天送进了特殊学校上课。

    钟天全程都是懵的,直到他被塞进了天师协会附属小学,接触到那些只在电视里面看过的东西,才兴奋的发现自己梦想成真了。

    但很快他就发现梦想成真之后,迎接他的还是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