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制霸计划启动! > 175.钟家过往
    第一天上学钟天就觉得同学们看他的眼光怪怪的。

    不过暂时没有人接触他, 直到第一次考试出成绩,虽然钟天天资聪颖又刻苦努力,但刚刚接触天师道的他生疏无比, 最后出来的成绩只能说是差强人意。

    即便如此钟爸钟妈也很满意了, 但他们满意不代表其他人满意。

    “什么嘛,钟家的人竟然只有这点实力吗?”

    “你看他实测时的样子,好好笑,竟然还把结印手势弄错了。”

    “我爸爸说钟家不行了, 果然是这样,亏电视上还天天播放钟家先祖的电视剧, 他们也只能拿先祖说事了。”

    在人间界从来都是优等生代表的钟天终于惨遭自己人生的第一次舆论压力, 他也在别人的非议中明白了钟家的特殊地位。

    “你不用去计较那些,钟家既然已经成这样了,何必让一个孩子去承担。”钟爸夹了块肉给他。

    钟妈也抚着肚子笑道:“至于那些说闲话的亲戚也不必理会,他们要是真的厉害自己就重振钟家了, 哪里还需要靠一个孩子?”

    哪怕父母并不强求钟天去努力, 一时希望他平平安安长大, 可钟天到底不是寻常小孩子,他没有父母那么天真。

    他开始去了解钟家的现状,接着便发现了钟家面临的窘境,能够把老祖宗都卖去拍剧, 可见钟家自己落魄到什么程度。

    如果不是继承嫡脉的钟爸老实, 打死不卖祖传的法宝, 恐怕钟家的家底早就被掏空了, 可即便如此亲戚们却大手大脚欠了一屁股债,而欠债的理由不过是为了维持钟家的体面。

    回到钟家大宅后钟天总是亲眼看见一波一波的亲戚找上门,他们总是不遗余力的劝说钟父卖掉那些祖传的法宝,哪怕他们自己都知道那些法宝只有钟家人才可以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别人愿意出高价来买纯粹是为了收藏。

    这些法宝会被丢在仓库里一辈子蒙尘,仿佛象征着钟家的末路。

    钟天的爸爸是一个老好人,总是对那些来哭穷的亲戚心软,把自己辛辛苦苦攒的钱借出去,也因此钟母怀孕之后家里甚至连补品都买不起。

    灵能力者生子不易,极难有孕,所以那些养胎的补品也异常昂贵,钟天亲眼看着钟爸拼命工作,但家里的日子还是很拮据,除了那些被亲戚借走的钱之外,每年维护钟家老宅也要支出一笔不菲的费用。

    到了最后钟母甚至不顾自己的大肚子,坚持出任务,结果后来出现意外险些流产,钟父受此刺激,竟然被亲戚们骗去借了高利贷。

    钟天上高中的时候,弟弟钟净出生了,这个不断在母亲肚子里吸取营养的孩子终于在蕴养多年后降生了,哪怕灵能力者怀孕时间会比普通人长,钟净这样的也实在罕见,而家里也一贫如洗,他们被人从钟家大宅赶了出去,父亲抱着最后的倔强打死也不肯把传家宝给卖了。

    在这样贫苦的环境中,钟天学习已经不是刻苦了,那是拼了命的学,因为只有变强才可以出任务,才可以获得报酬,才可以把家里的债给还了。

    也因为家境贫寒,所以哪怕钟天长相帅气实力强劲,也没有什么女孩子敢去追他,而他更是一心修炼无心恋爱,钟天曾经遇到过几个富婆,对方说愿意包养他。

    但钟天深知这些女人不过是把自己当作玩具,等把自己的修为榨干了,恐怕就真的只剩下绝望了。

    可是有一次,他真的快撑不下去了,钟爸被高利贷催债的人打成重伤,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钟妈更是险些被拖走,如果不是钟净被藏好,恐怕会被直接抱走。

    钟天差点就妥协了,他真的撑不下去了,他年纪轻轻就承受了过多的压力,在同龄人还在享受父母的关怀和青春的快乐时他就被迫搏命。

    有时候回到家,钟天看着父母微笑的脸,突然感受到了厌倦与疲惫。

    他的父母永远都是那么温柔乐观,永远都是那么善良正直,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爷爷才会把家主之位传给资质一般的钟父,钟天小时候时也曾喜欢父母的鸡汤,可长大之后却突然厌恶起来。

    我们不得不承认,父母教导我们的善良、正直、谦逊、拒绝邪恶、不要说谎、面对暴力时忍让而不是反抗……这些东西往往不会帮助孩子适应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拥有这些品质的人往往是被欺压的最惨的那一批。

    很多次钟天都想大声对父亲吼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一再的妥协,如果不是因为你无节制地把钱借给其他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总是不肯反抗,我们家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可他无法出声,因为他知道善良的父亲会因此受到伤害,这个老好人大概永远都不知道那些受过他帮助的人背地里是怎么说他的吧。

    那天钟天沉默了一晚,正当他拿起手机决定屈服时,一个电话主动打了进来,是初中同学小渺。

    “钟天,我刚刚才知道你的事,你为什么什么事都要自己承担不愿意告诉我们呢?我筹了一笔钱,你先拿去用着,我们明天就去出任务……”

    年轻的姑娘絮絮叨叨说了很久,钟天知道她喜欢他,小渺是他初中时的班长,这是个好姑娘,总是替他说话还悄悄照顾他。

    “你喜欢我吧?”钟天冷不丁开口。

    “我、我……”小渺结巴着说不出话,她家境不错,从来不知贫苦滋味,因此不敢表白纯粹是因为害羞,而不是嫌弃钟天的家境。

    “我可以把元阳给你。”钟天不知道说这话时自己是什么样的表情,但对面的小渺明显生气了。

    她把电话挂掉,过了很久才发来一条短信。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让我们从交往开始吧!】

    在小渺的帮助下,钟天终于撑了下来,或许在当时真正压倒他的是一种濒临极限又无人理解的绝望,小渺挂掉电话之后,他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小小的孩子抱着枕头扑倒在他的怀里,那时的钟天其实是有些讨厌钟净的,这约莫有些迁怒的意思,如果不是母亲怀了他……可这世上没有如果,他们家沦落至此也怪不得他。

    因此钟天努力挤出笑脸抱起他:“怎么了,净净?”

    钟净紧紧抱着他,突然哭了起来,“好难过……净净好难过,哥哥……”

    他不停的唤着钟天,钟天觉得可笑,自己每天这么累还被富婆威胁都没叫苦,他天天待在家里被母亲照顾

    ,反倒觉得苦了?

    “哥哥,不要哭。”钟净突然踮起脚尖摸他的脸。

    钟天微笑道:“净净在说什么傻话,哥哥可不是你这个小哭包,哥哥不会哭的。”

    “不要哭、不要哭……”钟净执拗的重复着,不停擦着他的脸。

    钟天努力强调自己不会哭,可在孩子反反复复的“不要哭”面前终究没了微笑,“净净怎么会来我这里?”

    他试图转移话题。

    “哥哥、今天回来的时候一直在哭,很难过,我想和哥哥一起睡,这样哥哥就不会不见了。”

    小孩子说起话来自然谈不上逻辑清晰,更是和顺畅无关,可钟天却听懂了他的意思。

    那晚钟天到底是哭了,抱着钟净哭了很久,孩子被他搂着也不挣扎,只是学着母亲的样子拍他的后背。

    钟天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被母亲这么拍过背了,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和父母愈走愈远,父母看他的眼神已经陌生起来,他们无法理解彼此,却又折磨着彼此。

    钟天重新振作了起来,渐渐走出了阴影,而顺理成章的他和小渺交往起来,钟天能够感受到小渺对他的这身皮囊的痴迷,她对他有着欲|望。

    和其他女人一样,这么想着钟天主动提出和她双修。

    可每次快到最后一步时小渺都会拒绝他,因为她觉得钟天并不爱他。

    他对她很好,可这份爱却及不上他对他弟弟的万分之一,那份宠爱连她这个正牌女友看了都嫉妒,并因此有些排斥钟净。

    有时候钟天也在想,或许有一天自己会真正的喜欢上小渺吧,到时候他们会结为夫妻,和谐的生活在一起,孕育自己的后代。

    可世间的事情大抵不会如此顺利,更不要说像他这样命运坎坷的人了,或许他这样的人注定不该拥有幸福。

    桑皖一行,钟天的小队只活着回来两个人,确切的说只活着回来了一个人,小渺被永远的留在了那里,而身为人类的钟天也被留在了那里。

    钟天很快就凭借着强横的实力活跃在战场上,他接的任务越来越难,越来越危险,报酬也越来越高……然而每一次他都能够顺利回来。

    他的心思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就像是一只狡黠的狐狸,总是在算计着什么。

    他夺回了钟家大宅,带着一家人回到了宅子里,接着那些曾经暗算过他们家的仇人或者亲戚一个个遭了难,有的惨死有的癫狂,钟爸试探着问钟天时,男人凉薄笑道:“爸,你在说什么呀?那些渣滓留在世界上只会污染空气,我这是送他们去他们该去的地方。”

    钟父脸色大变,钟天却毫不介意,只要净净还亲近他就够了,他的净净聪明又有悟性,从来不会因为这些东西疏远他。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钟天的隐藏身份被发现了。

    举报他的人是钟父。

    钟天看着来围剿他的天师们,觉得真是可笑至极,他到底是因为谁才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正义善良又愚昧的父亲啊,他温柔软弱又无知的母亲啊,还有……他无法舍弃的弟弟啊。

    钟天带着钟净跑了,跑之前他以一己之力将来围剿的天师们杀了七七八八,并折断了死死抱住他不让他走的父亲手脚。

    由此,舍弃人性的他终究成为了一只真正的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