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江楚看了一眼坐在三个孩子中间, 眉飞色舞的江秦, 心中骂了一句孔雀开屏。

    午饭过后,三个孩子就和江秦打成了一片。

    江楚收到江秦那略带得意的目光的时候,那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傻逼。

    江秦不以为意, 反以为荣。

    午饭后, 他们就是进行各自任务的时候了。

    这段时间要持续两天,这意味着, 他们四个家庭,在这两天里可以休息休息。

    毕竟——真正的工作, 其实也并不需要他们去做。

    当然, 在电视里呈现出来的是, 他们在这两天里会学习各自的任务,然后安排好劳作时间,其他空闲时间,则跟着老乡游游山玩玩水。

    江楚是分外满意这样的时间的, 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

    特别是淮桑镇的确山清水秀, 民风淳朴。

    整个小镇只有他们这些外来人, 也不必和拥挤的游客, 大嗓门的导游一起, 就显得他们无比的惬意。

    第三天的时候,小镇忽然到处都动员起来。

    因为镇上老人说, 今晚可能会下雨, 全镇人都开始抢收桑蚕。

    这是个极好的拍摄题材, 可以说是拍摄途中的意外惊喜。

    摄影们整装待发,开始拍摄。

    桑蚕不能淋雨,淋了雨就必死无疑,这对靠桑蚕业增收的小镇来说,无疑是最要紧的事情。

    就连那些被分配给四个家庭教导的人们,也放下了手头工作,专注去收蚕。

    小镇沿河全都是桑树,镇子外面还有一片不小的桑树林,分别被一些人家给划区承包。

    今天他们的临时任务,就是抢收桑蚕。

    江晏站在上风口,感觉到吹来的风中的确带了点水汽。

    其他三位爸爸也跟他站在一起,杜思兴说:“看不出来,你家老二和小孩玩得还蛮好的。”

    这几天,三个孩子俨然把江秦当做了老大,干什么都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

    江秦也仿佛抛弃了之前不乐意的态度,镜头逐渐多了起来。

    江晏却觉得有哪儿不对,面对杜思兴的夸赞,也只好道:“可能想通了。”

    他看了会儿江秦,又去看江楚。

    江楚依旧是离群索居的模样,她不知怎么的和住在另一处的后勤接上了头,搞到了充电宝。

    幸好她自己还知道不能那么高调,一般都躲在镜头后用充电宝。

    导演问了镇上乡亲们,得知桑蚕林有十几亩地,若是雨下的快了,定要蒙受巨大的损失,当即拍板让全剧组人一起帮忙收蚕。

    除了摄影师以外,包括队医,他们一共有一百人左右。

    简单讲了收蚕的注意事项,他们就全部出发了。

    一路沿河过去,江晏看见河边的蚕已经给收完了,镇上年轻人不多,许多老人都在往桑蚕林赶,只想赶在下雨前,把桑蚕全部收回淋不到雨的地方。

    剧组一百多人,全是年轻人,颇有点浩浩荡荡的气势。

    桑蚕林在镇子后面,要穿过整个镇子。

    这么一来,江晏才发现,这个镇子其实蛮大的。

    只是大多数屋子都是空的,想必是年轻人去城里赚了钱,又把老人小孩给接走了。

    到达桑树林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不少老乡在忙碌。

    他们在桑蚕林外不远处用木头和防水布简单搭了个屋子,用以暂且存放桑蚕。

    他们这里放蚕的竹匾都是特别形状,一个垒一个,不会压到里面的蚕。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挂在桑树枝上的小篓子,里面也是蚕。

    这些东西都不重,只是竹篾太大不好拿,外加数量多,时间紧。

    一到桑蚕林,导演就让所有人都去帮忙搬竹篾,剧组人员全部分散开来,开始搬东西。

    几个孩子也被分配了工作,他们被分去把一些不高的嫩桑树上的竹篓摘下来。

    那一片是新桑树林子,都是镇上居民们自己种的新桑树,刚长出来没多久,挂不得大竹篾,只能挂一些小竹篓,正好让他们来搬。

    江秦左右看看,溜去小树林摘篓子去了。

    那些竹匾太大,他可不想干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江楚见所有人都在忙碌,她一个人站在旁边,活生生和个地主婆在监工似的。

    城墙厚的脸皮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干脆也溜去小孩那边,开始慢悠悠的摘竹篓。

    剧组所有人来了没多久,就听见天空中开始有闷雷声,空气都渐渐凝滞起来。

    “快!快!”

    镇上的所有人,口中都在念叨着“快”字,仿佛这样,他们搬运速度就能赶过雷雨。

    “快,快呀!”

    剧组人也仿佛受到了影响,也开始念叨催促。

    江晏一次搬了两个竹篾,差点撞上返程的杜思兴。

    杜思兴一看他这样子,急忙道:“哎哟我的江哥,你先放下,一个一个来成不?!”

    江晏气喘吁吁,道:“我能搬。”

    “您这身体您自己清楚啊!”杜思兴被他吓得京腔都飚出来了,伸手把一个竹篾取下来,跑着放进木屋里。

    大竹篾去了一个,江晏立即感觉轻松不少,也急忙跑过去把竹篾垒好放下,再去拿下一个。

    人来人往,江晏时不时注意一下小孩子们那边,看见江楚和江秦都在那边,略微放心了一些。

    那俩就算再不靠谱,想必也不会让那三个孩子出事。

    又是一声闷雷,风骤起。

    “要下雨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整个场面更加混乱了。

    只有摄影师是没有跑来跑去的,江晏被撞了好几下,差点被撞得找不着北。

    不一会儿,谢楠跑过来了,吃力的搬着一个大竹篾,往木屋去。

    谢尔刚从木屋出来,见状急忙道:“你那边竹篓摘完了?”

    “嗯嗯!”谢楠点头。

    “休息去!”谢尔一指摄影师那边,“你在这是碍事!”

    “我能搬!”谢楠倔强道。

    谢尔提着他,往摄影师那边一塞,道:“帮我看着。”

    摄影急忙抓住了谢楠,劝道:“小楠,大人们都在忙,咱们那边做完了就可以了,你先歇歇。”

    谢楠见实在没办法,只好道:“叔叔,我去把暖暖他们带过来。”

    说完,又一阵风跑了。

    不一会儿,杜暖和胡永嘉都被谢楠给带过来了,三人围在一起,紧张的看着桑林里忙碌的大人。

    很快木屋就差不多被竹篾填满了,有人找了梯子来,继续往高处垒。

    就在此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与此同时,不知是谁大吼一声:“搬完喽!”

    随着这句话音落,“啪嚓”一声巨响,大雨倾盆而下!

    大家都发出惊呼声,摄影更是忙不迭关了机器,导演举着喇叭,大喊道:“走走走!回去了!”

    所有人在雨中狂奔起来,各个脸上却都是满足的笑容。

    一路跑回了镇子里,镇上有人打开了最靠近桑林的那几间屋子,让剧组所有人进去避雨。

    到了这里,摄影才打开了被一路护着的机器,继续开始拍摄。

    镇上似乎是领头的人握着导演的手,感谢道:“谢谢谢谢!要是没有你们,今天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多亏了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