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岳父系统 > 206.迫不得已(三十二)
    第206章

    迫不得已(三十二)

    心知肚明?他这是在说陆宜早就已经在人间和赵嘉成亲, 早就已经知道陆宜和赵嘉的关系, 而现在陆宜和赵嘉关系含糊不清,所以陆家恼羞成怒觉得伏凝事受到了莫大的欺辱, 这才要退亲?

    “退婚?不过是晚辈们不知分寸罢了,若是伏家舍不得凝儿这么快就嫁过来,那就在等上个一两百年也不是不可。”伏徽陪笑着说道, 很显然是想再对于这一桩婚事挽留一二。

    陆宜现在虽然年轻,但是伏徽确实是在这些年的时间里在他的身上倾注了太多太多的心血,这些精力和心血是伏徽以往的上千年的全部都不能及的, 因为在儿子渡劫失败之后的那段日子里, 伏徽曾经有多么渴望一个有着自己血脉的男子去承担起陆家的这个担子。

    虽然现在的陆宜,在很多地方早就已经不适合再做一个家主了。陆宜有弱点,他和一个娇弱的人间女子绑定了生死;他不通权衡之术只知道一味的去争权, 无论是先前小动作的对于库房的权力争抢还是后面那些小动作都是最好的印证;陆宜还太目中无人, 至少对于陆家的态度, 他显得太过轻视,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无视两家的婚约。

    一条又一条的缺点, 似乎全部都昭示着伏徽这些年教导的失败, 可是她仍旧是执拗的认为, 只要伏凝能嫁给陆宜, 只要伏凝识大体, 就一定能把陆宜规劝回来。或者只要伏凝过门了, 那么就算陆宜不着调, 只要有伏凝在, 那么陆家就不会断送在陆宜的手里。只要陆家不断送在陆宜的手里,那么她选的继承人就没有错,那么就没有人能否定她。

    伏凝在这陆家熬数百年,绣修仙之人原本不该在乎这些俗世里面的虚名的,可是眼看着自己寿元将尽的伏徽突然变得异常在乎自己的身后事,在乎的程度,就好像是过了明天她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一样。虽然事实上却是修仙之人即便看起来老迈,但也会有那五六十年的时间。

    然而这种等死的时光却也是无比可怕的,这种可怕又尤其是在伏徽的身上显现的淋漓尽致。

    “不知分寸?若是一般的不知分寸伏家或许还能容忍一二,可是现如今却并不是这样,您说是吗?”张澄说话的时候顺便将眼神飘到陆宜和赵嘉的身上,“年少气盛可以理解,但是有些错能犯,有些错却不能。”

    比如绑定了生死的这件事,这么大的缺陷,是断然不可原谅的。

    上辈子陆宜和赵嘉绑定生死这件事被发现的时候是在赵嘉在陆家身份稳定,而且也修练得了不小的成就的时候才曝光的。那个时候赵嘉已然不弱,而且还木已成舟,哪里像现在这样不尴不尬,陆宜和赵嘉现在弱到不行。

    (而且上一回他们用天机炉的时候准备充分,二人元灵融合也充分,哪里像这一回那样的匆匆忙忙?而且两个人融合之后还出现了一些不大不小的瑕疵。比如共享伤害之类。)

    “放方才老祖宗为何‘手下留情’,你我也都心知肚明。”张澄又提醒道。

    为什么手下留情?伏徽哪里是对赵嘉手下留情 ?分明就是因为陆宜和赵嘉绑定了元灵,而当时的伏徽不知道。张澄这样说,是在提示陆宜已经和赵嘉绑定生死这件事呢。

    “老祖宗,既然兄长已有倾慕之人,那么凝儿也不好勉强。”伏凝鼓起勇气说道,她的语气虽然是温温和和的,可是在场的这些人也不难从中听出话里面的强硬和不可挽回。

    “凝儿说的是,这一桩婚事就算了吧。等老夫回府将聘礼送到府上,至于凝儿的嫁妆天机炉。。若是陆家贤侄已经派不上用场了,那么等到老夫回府之后就让人来取。”张澄也收敛了脾气,换做平平常常的话言道,这话语之间就像是在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

    “退婚就退婚,你真以为谁瞧得上你们伏家!”陆宜或许是被张澄的态度给激怒了,他确实要退婚,但是却不愿意就这么被别人退婚。被伏家给退婚了,那得多没面子?于是陆宜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自尊心受挫的缘故,所以就变得异常敏感的给怼了起来。

    “兄长,既已无缘,那便一别两宽。”伏凝看着脸色已经被气的铁青的陆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偏偏就不生气了。

    伏凝朝着陆宜扶了扶礼,然后又和在场的诸位长辈道别,随后便和张澄一道转身离开。

    众人看着这对父女的离去,有看着刚刚陆宜那么气急败坏的样子,随后都无不无奈的摇摇头。今天在的还有不少是元洲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收了伏徽的帖子来的,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围观了陆家和伏家的私事。

    刚刚陆宜的态度,从气场上就输了。陆家可以退婚,但却不必如此贬低伏家。至少这样贬低的话不该从陆宜的口中说出来,因为当初亲自去求亲的人也是陆宜。他这样一来不就是自己打脸。

    如此说来,倒是伏凝的那句“一别两宽”比较有风度。伏凝此次“捉奸”虽然愤怒,也出手了,但却也是点到为止,还顾及两家的面子,这样一来就确实是显得要比陆宜更加有胸襟。

    至于那个已经缩成一团的当事人赵嘉,很遗憾,一个没有实力的凡间女子还真的是不容易被人重视起来。

    陆家人走后伏徽还是给陆宜留了点情面的让人将陆宜和赵嘉带下去,至于她自己则是带着客人去了别的地方闲谈。陆宣在这个时候则是乖乖的跟在伏徽的身边搀扶着,临走之前还不忘记回头瞅了陆宜和赵嘉一眼。那眼神中带着怜悯,但更多的却是挑衅。

    “欺人太甚!”陆宜在自众人散尽之后带着六七分的怒意道。

    “我、我知道这件事是我连累你了。我、我这就离开,你也不用和伏家退婚。”赵嘉掉着眼泪说道。

    泪汪汪的双眸让陆宜将她抱的更紧,“嘉儿又说胡话,也就是嘉儿太善良了,才这么的一再退让。”陆宜软言哄道,随后又保证道,“这次退婚也算歪打正着,他们不是不认你吗?我偏偏要迎娶你进门。”

    陆宜说着就勾起唇角笑了,这笑声似乎还带着六七分别的意味。

    “我相信你,可是我又怕拖累你,怕伏家报复你,又担心陆家人为难你。”赵嘉凑到陆宜的耳边轻声说道。那个样子小心翼翼的,隐忍而又舍不得的样子别提有多让人怜爱了。

    “放心,伏家不足为虑,一个功法上有漏洞的世家?就算会做点丹药又能如何?”陆宜不以为然道,似乎他所有的底气都是源于自己知道了这个秘密。伏家的功法有问题呀,伏家的功法修练到一定程度就会止步不前,更有甚者还会反噬。这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

    就这样陆宜带着赵嘉安安心心的在后面的院子里歇着,陆宜眼珠子稍微转了转,似乎是觉得今天伏家既然这样直白的要退婚,那么他自己就确实是有必要在元洲风光的办一次婚事。

    当然啦,如果另外一件事也能顺便在那一场婚宴上面办的话就更好了。陆宜想着,似乎觉得自己前些日子的伏低做小和暂时妥协都是错误的,因为这样不仅会灭自己威风,还会助长某些人的气焰。(比如现在陆宣的气焰就有些过于嚣张。)

    陆宜要迎娶赵嘉于是就堂而皇之的让人在府中张灯结彩的布置。府中的管家权力是陆宜刚刚抢过来的,这份权力当然也不适合陆宜去过问因为实在是太琐碎了。陆宜原本去争这一份权力,也是打算给赵嘉准备的。赵嘉成为女主人,那就不能连家都管不了而事事受制于人。

    平心而论从陆宜与赵嘉成亲到现在算起来,就算是陆宜对于赵嘉的喜欢没有那么的纯粹而是把这份喜欢当成他行驶陆家权力的象征和在与伏徽争权时候的幌子,但是陆宜整体上对赵嘉还是不错的。即便在一开始对婚事有所隐瞒,但是直到目前为止陆宜所想的还是将赵嘉护在手心。

    为什么说是目前为止?当然是因为陆宜和赵嘉快要成亲了。陆宜大张旗鼓的筹办婚事,陆家的诸位长老都以为伏徽要大发雷霆,却没想到伏徽竟然听之任之。而且是一点阻挠都没有。

    伏徽的举动很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这种反常若是在一般的时候陆宜也该察觉。可是现在的陆宜早就已经被冲昏了头脑,他现在满脑子里想的是他要和赵嘉成亲,要让伏家那“欲擒故纵”的把戏失败。(陆宜在这个时候还一直认为赵嘉那种主动言退婚,也不过是以退为进的幌子而已。)

    陆宜成亲的日子定的很近,往外面发的贴子也很多。陆宜这一次好像就是要整个元洲的人都知道自己要成亲了一样。在陆宜看来这就是一种示威,一种对伏家人的示威。

    于是,在陆家发贴子的第一时间里,伏家也收到了一张陆家的婚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