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奉崽成婚[星际] > 178.番外(4-1)
    这个文超级甜!  门一打开, 里外的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亚奇伯德愣的是羊央的打扮, 羊央身上裹着松松垮垮的浴袍,因为抬手擦头发的动作,露出了一片白皙透粉的瘦弱胸膛。

    从亚奇伯德的角度,甚至能看到羊央胸前的一抹嫩粉。

    亚奇伯德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慌张, 虽然都是男人, 但他还是觉得多看一眼就是在耍流氓。

    而羊央此时,正诧异地盯着亚奇伯德的下半身——亚奇伯德明显刚运动完, 穿着短裤和背心,背心都湿了大片。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穿着短裤的亚奇伯德, 把他兽形的下半身完全暴露了出来。

    亚奇伯德的腿是完全的兽形, 如趾行动物的结构。和他的尾巴一样,他的双腿表面也覆盖着坚硬粗粝的黑色鳞甲,乍一看像是玄铁打造的铠甲,有一种冰冷的力量感和压迫力。

    而且, 很漂亮。

    ——腿部的肌肉线条很明显, 即使粗硬的鳞甲也无法掩盖, 羊央发誓, 如果想剖开这条腿, 一定需要很大的力气,并且它的肌肉纹理一定漂亮得能放进解剖教材的凤凰彩票图。

    羊央搓了搓手指, 忍下了弯腰去撩短裤摸大腿的冲动。

    然后羊央抬起头, 若无其事地抬头看向亚奇伯德, 笑问:“公爵大人有事?”

    亚奇伯德:“……”

    为什么笑得这么遗憾?

    亚奇伯德压下心里的一点疑惑,冷冰冰说道:“古姨让我来监视你一晚。”

    羊央恍然,才记起饭前检查时跟古丽塔的约定。

    羊央耸耸肩,退后一步让开了门,“请便。”

    亚奇伯德没有客气,他目不斜视地走进卧室,然后拉过窗前的沙发,面朝着床坐下,然后一动不动地盯着羊央。

    羊央:“……”

    羊央放下擦头发的毛巾,跟亚奇伯德对视:“非得这样?”

    亚奇伯德回视羊央,仿佛从羊央无奈的神情中找到了点愉悦,他挑了下眉说道:“我的任务是‘盯’着你。”

    羊央:“……”

    羊央把毛巾往床上一扔,对亚奇伯德笑道:“好吧。”

    亚奇伯德:“……”

    有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亚奇伯德就看到羊央抽了浴袍带子,浴袍一下从他身上滑落,露出了羊央赤-裸的身体。

    老实说,羊央现在的身体并不好看,瘦骨嶙峋,皮肤苍白,因长期卧床,肌肉线条等同于无。

    但是,这不代表着可以视它如无物。

    “!!!”

    亚奇伯德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身体也随之震了一下——他想要转过头去,但他记得自己的“任务”,也知道这是羊央故意的“挑衅”,于是硬扛着没移开视线。

    羊央见状,笑了一声,然后抬起了双手,说道:“看清了吧,我没携带任何药剂。”

    亚奇伯德一怔——羊央脱衣裳是为了这个?

    下一秒,羊央弯腰捡起床上的睡衣,朝亚奇伯德走过来。

    亚奇伯德的身体猛地绷紧了。羊央虽然身体瘦弱,但皮肤很细腻,而且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像是花草被风稀释过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衣裳熏香染上的。

    随着羊央一步步走近,亚奇伯德的头也微微抬起——他的视线一直牢牢锁着羊央的眼,不敢越界半分,且面上还要做出平淡如水的样子来。

    羊央还真没发现亚奇伯德的紧张,他站在亚奇伯德跟前,尽管赤-身-裸-体,但神态自若,仿佛没穿衣裳的那个人不是他。

    羊央把衣裳递到亚奇伯德跟前,说道:“衣裳和床也检查一下吧,不然如果我在里面藏了东西,你的监视不就没意义了吗?”

    亚奇伯德没看递过来的睡衣,语气平淡冷静:“不用,我能看清你的任何小动作——你最好不要妄图蒙混过关。”

    羊央挑眉,倒不觉得亚奇伯德在说大话,毕竟有兽形的莱斯特人的五感,比普通人强多了。

    “随你。”

    羊央无所谓地耸耸肩,然后转身走回床边穿上了睡衣,继续吹头发去了。

    在他身后,亚奇伯德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然后他松开掌心,偷偷在短裤上蹭掉了那层薄汗,继续面无表情地盯着羊央。

    之后的一切归于平静,两人相处一室,没有说话,但气氛意外地和谐。

    羊央之前回来的路上,只打了个小盹,现在吹干头发后,抱着毛茸茸的罗兔子,快速进入了梦乡。

    一如既往地,羊央一入睡,灵魂就进入了魂立方的虚空之中。

    羊央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果然,很快就有黑灰色的物质飘散了出来,然后在魂立方里消失殆尽。

    羊央注意到,腹里的那团微光虽然还是鸽子蛋大小,但光芒要明亮了一些,如呼吸般闪烁的频率也稳定了不少。

    这是好事吧。

    羊央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腹。魂体触碰的感觉和肌肤有些相似,很柔软,也很温暖。

    仿佛感受到了他的亲近,那团微光也朝着他手掌的位置挪了挪,然后一个前冲的动作,从羊央的身体里飘了出来。

    羊央:【…………】

    羊央:【罗特!它出来了!】

    罗特倒很淡定:【嗯嗯,小主人精神了不少呢~】

    羊央:【……】

    羊央还是有些懵:【它可以出来?它不是被我怀着吗?】

    罗特解释道:【雌体孕育,都是先育魂后育体。您怀的是小主人的身体,可小主人的灵魂是独立的。之前没动弹,应该是因为还太虚弱。】

    羊央:【这样啊……】

    羊央放松下来,他低头看了看那团微光,然后伸出了一根手指,试探着去触碰。

    微光像是柔软的萤火,看着杵到跟前的手指,并不害怕,反而亲近地绕着手指绕起了圈圈,时不时凑上来蹭两下。

    暖暖的,软软的,还很有弹性。

    羊央嘴角的笑意加深,晃动手指陪微光玩耍,一边问罗特:【它怎么没形状?】

    罗特:【灵魂是自我意识的体现,当小主人对自己有了清晰的认知——普遍成年后,灵魂就会成形了。】

    羊央点点头,还想说什么,却忽然感觉一股凉意从外侵袭而来,刺入他的灵魂,如刮骨般寒冷。

    玩耍的微光被羊央指尖的凉意惊到,一下惊慌地飘远了。

    紧接着,羊央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再睁开眼,他醒了。

    “抱歉。”

    羊央的眼神迷茫,还没搞清状况,就听到了亚奇伯德的道歉。

    羊央缓了一会,才看清现状。

    此时,羊央躺在床上,蜷缩着,双手护着腹部,汗水打湿了额前的发。而亚奇伯德半跪在床边,脸色也很不好看,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羊央感觉到那种刺骨的冰寒褪了些,但还是有些不舒服。

    他拥着被子坐起来,疑惑地看着亚奇伯德:“怎么回事?”

    亚奇伯德的呼吸很重,说话带着喘声。他说:“我的魂力溢散了,影响到了你。不过我已经吃了药,一会就好了。”

    罗特自动对羊央解说起来:【主人,魂力溢散的原因很多,但常见的是魂宫受损。】

    羊央明白了:【应该是道顿家的遗传病。】

    羊央看亚奇伯德并不轻松,不过既然对方已经说吃了药,他也就没多说什么。

    倒是亚奇伯德缓过来后,问羊央:“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我让古姨过来看看?”

    羊央只觉得冷,且醒来后就没什么感觉了。再说有魂立方,他并不担心。

    但羊央并没说出来,反而还捂着肚子,一脸虚弱地说道:“你吓着孩子了。”

    亚奇伯德:“……”

    羊央的虚弱之色更甚:“孩子感受到了你的魂力,想要亲近你。”

    亚奇伯德不为所动。

    羊央气若游丝地露出了真面目:“你把尾巴给我摸摸。”

    我信了你的邪。

    亚奇伯德直接站起来,神色冷峻地看着羊央,近乎命令地说道:“睡觉。”

    哎,没骗着。

    羊央遗憾地叹了口气,裹着被子重新躺下了。

    刚才那一阵冰寒着实磨人,羊央迫不及待想要回到魂立方里缓缓。

    然而就在他的意识将睡未睡的迷糊之际,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被子。

    羊央下意识伸手一摸,微凉,粗硬,略扁的圆柱体。

    ——嗯??

    羊央一下清醒了,他睁开眼,就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坐在床边,背对着他,身体有些紧绷,那条金属质感的尾巴一半没入了被子里。

    随着他的清醒,尾巴也小弧度动了一下,显然是发现他醒了。但尾巴的主人依旧装没发现。

    羊央:“……”

    羊央笑了起来,然后他双手搭在腹部的尾巴上,重新闭上了眼。

    羊央:【罗特。】

    罗特:【主人我在。OVO】

    羊央:【他好可爱啊。】

    罗特:【……啊?】

    羊央:【晚安。】

    罗特:【…………】

    所以,主人你叫我是干嘛???

    从帝星到旧帝星,如果连续跃迁,只需要一天的航程。但考虑到和束跟羊央的身体状况,减少了迁跃次数,航程也延长到了十天。

    起航第一天,羊央还有心情欣赏了一下星舰飞入宇宙的景色——这在他的那个世界,只有宇航员能亲眼看到真正的宇宙。

    宇宙的景色和羊央曾经在纪录片里看到的差不多,但用自己的双眼身临其境地去看,又是别样的震撼。

    不过这样的震撼看一会也够了,羊央目前还有个“15天流产”的重大问题亟待解决。

    ——如果孩子没了,他的未来会怎样?

    其实并不难猜,在确定他孕育的孩子会是健康的后,往好处想,他会被要求继续完成协议;往坏处想,他可能会被当做一个孕育工具。

    但而无论好的坏的,羊央都不想要。所以保住目前肚子里的那只荧光球才是捷径。

    于是羊央看够宇宙浩瀚后,就从古丽塔那里要了些助眠熏香,然后把自己锁进了房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