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等你下课 > 81.番外一
    番外一

    结婚后, 陆少瑾和尹西定居在首都。陆妈偶尔来, 她腿好些了, 但走路还是不方便。

    收购果子的事, 陆少瑾还干, 但他很少亲为, 顶多就是去看看情况, 价格和合同的事,都交给小黑和李锐处理。

    杜洋凯、谢君豪和高量达三人, 跟着陆少瑾在首都和全国各地跑, 承包工程, 谈项目, 忙得早出晚归。

    尹西读完研究生, 进了一所生物工程研究所。因为有新加坡交换生的经历,加上又在国外做了几个挺厉害的项目, 在小熊两岁多后升了主任, 成为所及唯一一个年轻女主任。

    研究所的事不忙,早九晚五还有双休, 尹西可以说是家庭和美,事业顺利。

    她们首都的房子有是个很大的大院, 有露天的花园,是闹市中的宁静之处。尹爸每次一来她们家,就夸陆少瑾会选地方, 尹西把家打理得好。

    尹西那同父异母的妹妹比小熊小几天, 长得白白胖胖的, 和小熊放一块,比小熊大了一大圈。

    小熊个儿像陆少瑾,细细长长的,看着也是小霸王。

    尹西平事没事做,就在家种菜种花草,上班下班,一日三餐,早睡早起,一天天也就这么过了。

    准备入秋的时候,陆少瑾出差了整整一个多月。

    他从华东那里谈好工程项目,准备回家,小黑打电话来说,几家农户把烂的果子混进篮里,交货的时候被退了,合作商拒绝接收。

    整整十五车的果,卸了一车,有几箱不合格,说退就退。李锐和小黑不服气,跟人吵起来,被对方带来的人围堵,把两人打进了医院。

    如今车还在那里,已经停半天。

    这个天气天干物燥,果子没地方储藏,再过上个半天一天,果子就会烂在里面。

    陆少瑾和高量达到那儿的时候,李锐和小黑刚从会诊室出来。

    检查完成,确定都只是小伤后,四人赶往货车停车处。

    这个批发商合作伙伴是自己找上来的,陆少瑾当初嫌他们量少,还不想做,是对方加了量央求,陆少瑾才答应给他们分出一条路线。

    没想到才合作几次就出这样的事,他可真是火。

    到了那儿后,陆少瑾也不去看车上的果,让小黑给批发商老板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小黑开了扩音问:“老板,再给你一次确定的机会,果子你还要不要?”

    “给个烂的我怎么要?我要是你,你要吗?”批发商老板一点儿也不给面子。

    车里静静地,高量达把烟给陆少瑾,陆少瑾没接,手撑着车坐扶手,等着接下去的对话。

    “那些果,是我们的失误,我可以找人把烂的果选出来。”

    “哎,行吧行吧,你们把果带走吧。欺骗的生意咱们也不必做了,你们拉走,好吧?”

    对方匆匆说完,挂了电话。

    小黑骂了句“我艹,贱人”。

    “瑾哥,现在怎么办?”

    “这里是不是还有一个做批发的?”之前两个批发商同时找上他,因为这个批发商的合作先谈好了,他拒绝了另一个,如今一堆货在这儿,拉回去不现实,最好的办法是在这里直接解决。

    “我去找他。”李锐起身,要下车。

    “一起去,你一个人说不动。”

    另一个批发商的仓库陆少瑾去过,只不过位置不太记得,摸着大概的记忆过去,也终于找到了那里。

    谈的过程不算轻松,批发商想方设法和陆少瑾压价。

    “果子在这里停滞大半天,没能及时冷冻保存,效果肯定大打折扣。”

    “不会,这果子,只要你放回冷冻处,它立马恢复原样,它的保存时长很久,这也是我一直收购它的原因之一。”陆少瑾把烟掐了,从烟雾缭绕里看他。

    两人的较量从刚才到现在,似乎没有一点进步,陆少瑾也不急,批发商想压价,他也就跟着他慢慢耗。

    他有足够的耐心。

    “如果你跟我合作,我保证从三角那一带出来的货,你都是第一手,当然这是在你能承受得住那些货的情况下。”

    陆少瑾的车队主要分布在三角那一带,除去他自己有的十几辆大车,其余的都是在他手下做事的大车司机,他的收购量大到惊人,一到收购季节,那一带的果几乎被他垄断。

    所有想拿最低价的批发商,必须从他这儿经手。

    批发商目光一亮,顿时来了精神。如果他成了第一手批发商,那么其他的批发商想要货,只能从他这儿购买,那么这一代的货也都牢牢把控在他手里。

    “怎么样?有兴趣吗?”陆少瑾从他眼里看到了答案,嘴角上扬。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批发商当场拍板。

    事情处理完,已经过去一天半。陆少瑾让高量达和谢君豪先去工地看情况,他和杜洋凯跟李锐小黑赶回三角。

    尹西本以为陆少瑾处理了停滞的果就回家,没想到他又跑去了三角,气呼呼睡了一晚上后,她决定带小熊出去找他。

    她没独自出过远门,起初有点紧张,孩子的东西装完后,有点后悔了。

    要带的东西太多了,还抱着孩子,她真不知道到时候怎么走,这时候分外想陆少瑾。

    结婚的时候,两人也没少出去旅游。小熊都是他带的,尹西几乎不操心,平时过惯了由他处处操心的日子,等到自己着手,她才知道有多麻烦。

    可是不去吧,她一个人在家也无聊,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出发。

    小熊虽小,到陌生地方也没哭,半路就睡了,两个冲天瓣指着天,小脸靠在尹西胸口就呼呼大锐。

    还好不用走多少路,车子直达汽车站,尹西找了辆的士直奔果园。

    果园挺远,从城市出来好几公里。听说经过的那条路是中国最美公路,很多电视剧都来这儿拍。尹西朝窗外看,延伸远处的平路阻隔两边的绿色果园,像一幅山水画。

    很快到站,尹西抱着小熊哥行李下车。

    果园边的路口除了车就是人,尹西抱着孩子,行李搁在脚边。

    人来人往的路边,尹西四处找陆少瑾的身影。

    这里的果园太大了,路口几百米全是捡果挑果的人,热热闹闹的,像集市一样。

    而且这里空气很干燥,尹西刚下车就觉得鼻子疼。

    尹西继续往前走,这时小熊醒了,她看到陌生的世界,第一反应是惊慌 ,扭头看到尹西,扁着的小嘴才松开。

    “小熊醒啦?”

    “妈妈,我们要去哪儿呀?”她话里带着哭腔,像是下一秒就要哭。

    “找爸爸。”尹西说。

    听到爸爸小熊眼里的水雾散开,她挣扎起来,东张西望,脆生生问:“爸爸在这里吗?”

    “嗯,小熊要喝水吗?”

    “嗯!”小熊用力点头。“喝了水就能看到爸爸吗?”

    “没错。”尹西翻出温水壶,倒在小盖子放她嘴边。

    “那妈妈我自己来。”小熊接过小盖子,抿着小嘴喝下,又小心把盖子盖上。

    尹西往前走几步,突然觉得鼻子更疼了,她揉了揉鼻子往前走。某一 刻,鼻子里有东西流了出来。

    她低下头,赫然看到地上落了血。

    她擦了下鼻子,手指上的鲜血红得夺目。

    “怎么流鼻血了。”她翻包包找纸巾。

    小熊听到声音回头,眨着大眼睛:“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没事。”

    这里的天好干燥,尹西鼻子像火烧似的。

    “妈妈,我给你呼呼。”小熊伸长小手捧着尹西的脸,鼓着小嘴呼气。

    自从有小熊后,和陆少瑾在一起的生活多了更多乐趣。小熊其实不像她,大多数像陆少瑾,脾气像,长得也像,特别是眼睛和鼻子,放一起像大小版。

    白白嫩嫩的,又软乎乎,可爱极了,陆少瑾可宠死她了,几乎有求必应。尹西每次都说他会把小熊宠坏,可他就是爱这样。

    尹西笑着摸摸她脑袋。

    “妈妈没事。”

    路过的果农警惕陌生来人,可又不忍心放任母女不管,走出去了又回来,一 脸担忧,“姑娘,你找个地方歇歇。”

    尹西捏着鼻子,瓮声瓮气问:“大爷,你知道陆少瑾在哪儿吗?”

    小熊仰着头,小脑袋上的冲天辫歪过另一边。大爷见她可爱,忍不住捏了捏她脸。

    小熊感觉到善意,冲大爷咧嘴笑。“我来找我爸爸。”

    “他是你爸爸呀,”大爷往后方指了指,“喏,他后面。”

    尹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一排大车,又站着一堆人,看不清陆少瑾在不在里面。

    尹西说了“谢谢。”,小熊也跟着大喊了一声“谢谢”。

    母女俩又继续走。

    手上的纸巾已经被血浸湿,尹西只好拿另一张。这时手机响了,尹爸打来的。

    “西西,你没在家?”

    “我在外面。”尹西眯着眼抬头,血顺着手指缝滴在衣服袖口上,滴滴刺目。

    “去哪儿了?”

    “三角。”

    “你去哪儿干嘛?”他爸抬高音量,俨然十分担心。“小熊也去了?”

    “嗯。”

    “陆少瑾呢?”

    “他在这儿。”

    尹爸这是明白了,“去找他?”

    “嗯,我先挂电话。”鼻血好像有止不住的迹象,得赶紧联系陆少瑾。

    电话响了,但没人接。尹西只好给李锐打电话,电话被接得很快,尹西望着陌生的四周,问:“陆少瑾呢?”

    “瑾哥刚刚出去了。”

    李锐听到了吵闹声,他奇怪:“你那里那么吵?”

    “我在三角。”

    “等等,不会就是我们在的三角?”

    “嗯。”

    “我过去找你。”

    挂了电话,尹西原地等待。

    李锐来得很快,几分钟就找到尹西。

    “你怎么流鼻血了?”刚才他跑得急,没注意看,此时见她捂着鼻子,纸巾上全是血,不由担忧。

    “我没事,可能是太干燥了。”

    “我去给你找点水。”李锐弯腰摸摸小熊的脸,“小熊乖,叔叔把爸爸叫过来。”

    “嗯!”小熊听进去了,郑重点了下头。

    尹西已经开始头晕,她随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一旁的大娘见她脸色不太好,抓了几个果子放她手里,这是她唯一能做的,表达善意的方式。尹西对她笑了笑。

    李锐跑回车队边,问车队司机:“还有开水吗?”

    “我没有了,你去问问老李。”

    李锐往外跑,边跑边回头,“烧点上去。”

    陆少瑾刚回来,和老李正在谈这次走车的事。

    年轻帅气的老板总是格外引人注目,他站的不远处,几个大妈和年轻姑娘不时偷瞄。

    李锐急匆匆跑来。

    “老李,开水呢?”

    “你要干嘛?”老李回头看他。

    李锐跑得脸都红了,“喝的。”

    “你要喝?”

    “不是,”李锐换了下气。一转眼,见陆少瑾就在身旁,他转了个身,说,“瑾哥,嫂,嫂子来了。”

    李锐刚说完,陆少瑾便不见影了。他还没跟他说人在哪儿呢!

    “哎,瑾哥,水还没拿!”李锐接过老李递来的水杯,追陆少瑾而去。

    李锐怕陆少瑾不识路,跟在后面指路:“瑾哥,左边过去,那个大大的 ‘王朝果业’牌子下面就是。”

    陆少瑾急得胸口都疼了,一口气跑到那儿的时候,尹西鼻孔里插着两根卷纸,正乐呵呵地跟果农大娘挑果。小熊蹲在一边,两个冲天辫都扎歪了,嘴里塞得鼓鼓的,手里还拿着剥了皮的果。

    地边堆着擦脏了的血纸,尹西一身白色长裙,绑带凉鞋顺着光洁的小腿而上,嫩黄色的针织外套放一旁。

    她明艳动人,在一群衣着朴素的大婶大娘中间,美得像仙女。

    一听说她来了,陆少瑾觉得心脏都要炸开,这一个多月没见,他也是很想她,本想这边的事处理完了,再带她出去玩,没想到她自个儿来了。

    飞奔过来的时候没看路,撞了不少人,像个毛头小子。

    那种狂喜和很多年前一样,是一种得到全世界的快乐。但看到她流鼻血,又想到她艰辛独自过来的路途,又无比心疼。

    尹西很娇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更是明显,能不做的事都不做,就连穿内衣绑头发都是陆少瑾经手,娇滴滴的,可陆少瑾就爱这口,每回都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各种生活技能,她根本不用学,也没机会学,只要有他在,她根本不用管那些杂事。

    陆少瑾面容俊郎,人群里本来就很抢眼,再这么大动静,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看过来。

    “那是老板的老婆。”人群中有人私语。

    “真年轻。”

    “我靠,老板也才二十几好不好!”

    “我就是太惊讶了……这么年轻就结婚了。”

    “这样就是好果吗?”尹西抓着篮子里一个亮橙橙的大果问。

    “嗯,这是上等果,老板最喜欢这种。”大娘说。

    老板,她家老板。

    尹西弯弯唇,小心把果放进篮子里。

    小熊拍了拍篮子里的果,学大娘说话:“上等果。”

    尹西碰碰小熊的脸,目光一转,视线里落入一双皮鞋。

    尹西抬头,对上陆少瑾温柔的目光,好像无论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看多少次,尹西都会心跳加速。

    小熊看到爸爸,尖叫一声扔了果子跑过去,抱着他腿一直喊“爸爸”。

    尹西突然就想起她上大学那天,陆少瑾一身疲惫和风尘,在动车外追逐的身影。

    这个少年,从年少时就喜欢她,逼着她和他谈恋爱,强势又霸道,可在面对她的时候,偶尔会露出点小情绪。

    那天,他也是眼红了吧,还有送别时,雪崩的那时候,他奋不顾身冲出来救他……

    纵使再要强,也总是有心的。

    尹西庆幸陆少瑾给她这份爱情。

    突然有点想哭,而尹西也真哭了,不知道为什么。

    她眼眶充红,陆少瑾以为是难受,他胸口微涩,也没抱小熊,往前走,把她搂在怀里。

    尹西顺势把脸埋进他胸膛,吸取他熟悉的味道,也只有在他身边,她才觉得安心。

    陆少瑾也是想她,脸蹭在她脸上,觉得这样的亲昵不够,又顺着她脸颊细吻到侧颈。

    “鼻子怎么出血了?”

    “干燥。”尹西偏头看他,忍下眼眶压制不住的酸涩。

    “怎么来了?”

    “过来玩玩。”

    “想来又不跟我说。”

    “你忙你的,我自己能来。”她不要做他后退,总是让他操心。

    陆少瑾把她搂紧。

    尹西鼻子已经不流血,只有干涸的血迹在鼻侧,她皮肤白,一点脏东西都很明显,残留的血擦不干净,鼻头红艳艳的。

    她有鼻炎,一丁点儿灰尘都受不了,对干燥天气更是敏感。在首都,陆少瑾每天都开加湿器,所以她鼻子四季湿润,不觉得干燥疼痛,但一出来就受不了了。

    “还疼吗?”陆少瑾擦擦她鼻子,轻问。

    “刚刚疼,现在不疼。”

    “以后还敢随便跑吗?”

    出来跑的这一个多月,陆少瑾没什么打理自己,胡渣都想长了不少,凑在尹西脸上,麻刺麻刺的。

    尹西笑着捧起他脸,小心端详。“你长胡子了。”

    陆少瑾冷淡的双眸也只有在尹西面前,才会有温度,嘴角永远是向上的弧度。

    “嗯,不喜欢?”陆少瑾笑了笑,亲了下她鼻子。

    “喜欢,怎么样都喜欢。”

    小熊被他忽略,不高兴,叉着小腰生气:“爸爸,你忘记我了!”

    陆少瑾这才把她抱起来,亲了一下她脸颊。

    “小熊有没有听妈妈的话?”

    “我可听话了,”小熊一本正经说,“妈妈鼻子出血血,我还给她呼气。”

    “这么棒。”

    小熊小手捏着陆少瑾的脸,小额头靠着陆少瑾额头,父女俩温情对视,她软萌萌说:“爸爸,妈妈和我都很想你哦。”

    陆少瑾偏头看了尹西一眼,后者揽住他腰,抿着嘴偷笑往前走。

    “来呀,爸爸妈妈牵着手,我们一家人要永远在一起哦。”

    -

    三角白天气候干燥高温,夜里就凉了。

    尹西带的都是裙子,洗完澡出来,只能裹着被单在沙发上玩手机。

    陆少瑾和李锐他们谈完事儿回来,一进门就听到尹西在骂人。

    “我靠,快救我!颜枝云,你让他们别老打我,我快死了!”

    尹西跟颜枝云和他男朋友玩最近很火的射击游戏,尹西玩得菜,总是被他们盯上,进去没几秒就挂了。

    “怎么了?”见她气呼呼把手机往沙发仍,陆少瑾坐下去,搂紧她腰,手顺着被单进去。

    “颜枝云老打我。”

    “她干嘛打你?”

    被单已经被他扯下来,尹西里面穿着裙子。

    “我菜。”

    “什么游戏?”陆少瑾贴上来,亲吻她的后背和耳朵。他气息好烫,尹西被他亲得心儿直颤。

    尹西边躲他,边顺:“不是,那个打枪的。”

    陆少瑾摸进她裙子的手停下,闭了闭眼:“打枪。”

    “没错。”尹西把他手拿出来,贴在自己脸上,她眨眨眼,撒娇:“老公,你要帮我赢了她,她和她男朋友一起欺负我!”

    “嗯,老公帮你打赢了之后呢。”

    “赢了后咱们就睡觉。”尹西笑嘻嘻。

    陆少瑾幽幽地自下而上看她,声音暗哑:“怎么睡?站着?躺着?”

    尹西咬咬唇,豁出去:“随你。”

    陆少瑾笑了,手顺着她背部往上。

    “还记得,在楼底那次吗?”

    尹西脸红,但还是点头。

    陆少瑾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眼睛一直盯着她。

    “那会儿,怎么穿着裙子?”

    想空手套白狼?不给。

    “你先打赢了再说,说不定你比我还菜。”尹西嫌弃。

    “等着啊,看你老公怎么把他们按在地板上摩擦。”

    陆少瑾来斗志了,他起身,边脱衣服边朝浴室走。

    他近几年四处跑,比健身还锻炼身体,身子精壮又结实,肌肉线条流畅优美,是典型的脱衣有肉穿衣显瘦。

    想着每次和她纠缠的样子,尹西不自觉脸红。

    浴室里传来水声,尹西赶紧拿手机找颜枝云约战,约好又去洗果准备饮料,待会儿观战的时候吃。

    陆少瑾出来的时候,睡衣也没穿,裹着浴巾就出来了,很明显,打完就“睡”。

    “手机给我。”他湿发也不擦,拿了手机直接坐沙发。

    尹西找了毛巾给他擦头发。

    等待进入游戏的时候,陆少瑾回头看她:“亲我一下。”

    尹西想了一下,轻吻他唇。刚要离开,他突然抓住她手,头压了下来,温热的舍在她唇齿间流连辗转。

    尹西手中的毛巾掉落,不自觉抓紧他的肩膀。

    这时游戏音乐响了,陆少瑾撤离,他目光熠熠。

    “热情点给你老公助兴。”

    尹西毛巾往他脸上丢,“夸那么大的海口,可别输得一败涂地。”

    陆少瑾哼了一声。

    事实说明,尹西小看陆少瑾了,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学的游戏,竟然打得如此顺溜。

    一开始他枪也没拿,身上就弩和锅铲,愣是把颜枝云他们几个给打死了。后来呢,颜枝云他们聪明了,一堆人埋伏陆少瑾,陆少瑾也不担心,躲在暗处看他们对打,猥琐发育到最后,只剩陆少瑾和他们单挑的时候,他扛着□□站在搂定,对着他们一个一个狙击。

    几局炸开,愣是把颜枝云男朋友从荣耀皇冠打到了坚韧铂金。

    颜枝云认输了,在游戏里喊了几声“老大,我们投降”,然后一帮人灰溜溜地下了。

    尹西兴奋得小脸坨红,刚要夸他厉害。陆少瑾突然丢了手机,把她按在墙上,身体紧贴她后背。

    “尹西,我们试试这个。”他的声音已经低沉沙哑,滚烫的身躯靠在尹西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