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等你下课 > 82.番外二
    番外二

    尹西一家三口在三角过周末。

    外面依旧干燥, 陆少瑾不让尹西出门,尹西生气,一大早吃了早餐, 又跑回床上睡觉。

    陆少瑾进来收拾房间的时候, 尹西拉开被子偷偷看他。

    陆少瑾正弯腰收拾沙发上的衣服,从她这角度看去,他胸部延伸到腹部以下的线条特别完美,腹肌线整整齐齐的完美六块, 很漂亮,身上没有一寸多余的肉, 所有的都是上天计算好了似的。

    尹西突然想摸摸。

    “陆少瑾。”尹西喊他。

    “嗯。”陆少瑾把最后一件衣服拿起来, 坐在床边探她额头。

    尹西顺势把手贴上他腹部,他肌肤滚烫,像个火炉。

    “还生气?”陆少瑾摸摸她脸,柔声问。

    “气。”

    “那怎么办?”

    “我要出去。”

    “还想流鼻血。”

    “我用毛巾捂着。”

    尹西说完, 小熊在外面敲门了。

    “爸爸, 妈妈, 太阳晒屁股了!”

    陆少瑾拉开被子,把尹西抱起来。尹西两腿缠着他腰,手紧紧抱着他脖子,像树濑一样。

    “那也是因为你。”

    “嗯, 因为我。”

    陆少瑾抱着尹西来到门口, 房门一开, 小熊穿着恐龙睡衣跑了进来。

    “妈妈, 爸爸我想吃果。”小熊爬到两人床上,跳了跳说。

    小熊特别贪嘴,碰到爱吃的,她能连续吃个不停。昨晚李锐给她带回来了几个大果,她吃了一晚上没吃够,睡前还在喊要吃果。还是陆少瑾说了几句她才停止哭闹。

    这不一大早,又开始闹腾了。

    看陆少瑾还要应付这小的,尹西也不和他闹了,从他身上下来,也帮他说话。

    “小熊,别吵爸爸。”小熊不高兴,她的要求每次都不能实现,但是妈妈的要求爸爸都会完成。

    妈妈才是爸爸的小棉袄,她就是充话费送的。

    “我不爱爸爸了。”

    小熊瘪着嘴要哭,尹西看了陆少瑾一眼,后者走到床边,把小熊抱上肩头。

    “还爱不爱爸爸?”

    小孩忘性大,看到好玩的就忘了难过,她抓着陆少瑾的头发,抓了抓几下。

    “爸爸,我给你扎头发。”

    “爸爸头发不长,扎不了。”陆少瑾把她带去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画板。

    “爸爸教你画画。”

    “你会吗?”

    结婚后陆少瑾少动笔,尹西都快忘记他会画画这事儿了,听说他要教画画,她也来兴趣了。

    天赋这种东西很奇怪,有些人就是天生做不来某事,就比如尹西,永远画不好画。

    “我也要画。”尹西拉开凳子坐下,等陆少瑾给她发画板。

    画板一大一小,尹西和小熊用正好合适。

    “你出门还带画板?”

    “偶尔带。”有时候想她和孩子,他就画点,所有思念都凝聚在画里。

    他也许是大多数出来闯的人中,年纪比较小的。

    出去谈项目工程,尹爸教他把年龄往大了报,不然合作方见他年纪小,很容易就pass掉。

    尹爸说这话也不假,年轻的小伙子不能吃苦,性格也冲动,做事没耐心,这些对于合作方来说,都是必须考虑的问题。

    而陆少瑾也因为这个理由,被几个合作方拒之门外。但他依然没想过要报高年龄。

    他年纪小就出来闯江湖,这不是他的错,至于成熟与否,和能否胜任,他觉得年龄从不是问题。

    所以不管经过了多少次拒绝,多少次空手而归,他依然保持初心。直到现在“陆少瑾”这三个字成为招牌。

    他没能参加高考,是这辈子的遗憾事,但也不后悔做那样的决定,有时候生活就是在舍和取之间选择。

    “都画了什么?不会偷偷画某个女人吧。”尹西一脸质疑。

    陆少瑾把自己画板给她,尹西把画板打开,拿出夹在里面的画本。

    画本不厚,但扉页已经翻旧了。

    尹西小心翻开,第一页上面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卡通图。

    她带着兔子头饰,陆少瑾是披着羊皮的狼,而小熊是只憨态可掬的小狗熊。

    尹西手指抚过那一家三口,笑得泪水盈眶。

    “你是披着狼皮的羊?”

    “不然?”陆少瑾坐在桌上,一只长腿撑地,一只踩在尹西凳梁上。

    “是披着羊皮的狼。”

    “那你爱哪种?”陆少瑾勾起她下巴,凑上去亲了一下。

    尹西笑嘻嘻:“都爱。”

    陆少瑾削了笔给她。

    “来,要开始了。”

    尹西似乎回到了高中时代,她正襟危坐,手握铅笔,一脸凛然。

    陆少瑾看她认真的模样笑了笑,依旧是刚才的慵懒动作。小熊已经开动,在画笔上画出各种小圈圈。

    陆少瑾对尹西的教法是,他一笔,她也一笔。

    明明很简单,尹西总能把圆的画成扁。

    在陆少瑾帮她改到第五次的时候,她生气了。

    “我不画了,丑死了。”

    她向来聪明上进,从没有学不好的事,唯独这个画画。

    老天爷似乎就为了衬托陆少瑾有多会画画似的,一点天赋也没给她。

    太委屈了。

    陆少瑾从桌上起身,他让尹西起来。

    尹西起身,又要跑去床上待着,陆少瑾拉着她坐上大腿。

    “五次不会咱们学十次,十次不会学二十次。”陆少瑾亲她侧脸。

    “你看哪个人学了十次都学不会,怕不是傻子。”尹西扭着身子要起身,“你让我起来。”

    大早上陆少瑾本来就一柱擎天,她再扭几下,陆少瑾这老二可以不用要了,他掐紧她腰,哑声道:“再动。”

    那东西戳在她腿间,直挺挺的,热度和硬度都吓人,尹西连忙安份。

    见她乖乖,陆少瑾握着她手拿笔,一点一点在纸上描画。陆少瑾是老手,画得特别快,有时候一笔落下,都把画画了个大概。

    “眼睛画大点儿。”陆少瑾边画边解释。

    他画的是只熊猫,萌萌憨憨的。

    “眼睛大就好看?”

    “你眼睛大,你好不好看?”

    不带这么比喻的,尹西撅撅嘴。

    陆少瑾很耐心,尹西有事故故意搞乱他也不生气,画外了,他就用橡皮擦掉,然后继续给她讲解,后来还是尹西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了,才乖乖不再捣乱。

    小熊她画她自己的,压根儿就不管尹西和陆少瑾在画什么。画完一个看尹西和陆少瑾兴奋尖叫一声,然后又继续画。

    尹西看累了,下巴就搁在他胳膊上。

    随着年岁增长,陆少瑾以前的少年感褪去,面部轮廓开始清晰分明,逐渐显现硬朗线条,看起来特别耐看。

    尹西不看画了,就撑着下巴看他。她说目光专注认真又包含爱意,陆少瑾没能坚持到最后,他停笔看她。

    尹西眨眨眼:“你画呀。”

    “不画了。”陆少瑾把她抱紧,唇蹭蹭她脸。“最爱的老婆满怀期待地看着我,我还不识趣地忽视,那不是暴殄天物。”

    尹西捧着他脸,认真看他:“陆少瑾,你画画吧,画漫画。”

    “怎么画?”

    “就画了发网上,或者拿去投稿。”

    陆少瑾笑了。“好啊,到时候你做我经纪人。”

    一家三口画到中午,吃完午饭,宸年背着个背包风尘仆仆来找他们。

    他面色惨白,进门前只留下一句话:

    一会儿有个白衣服的女人来找我,你们就说没见到。

    宸年跑进房里躲了没多久,一辆吉普车呼啦啦地朝他们开来。

    汽车扬起的尘土让尹西迷了眼。

    车上跳下来一个白衣服的漂亮女生,她手上戴着风铃,叮铃叮铃地响。

    “宸年呢?让他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