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此为防盗章, 谢谢支持正版

    原主在party前就已经认识了宋楚青,那时候并不算熟,但也知道宋家有个姓叶的儿子, party之后她就听说叶天慕出车祸出国治疗了;而后叶天慕回国后住进叶家老宅, 从那时候开始她才真正见过叶天慕本人。

    两人初见这也才过去半年,叶天慕不可能不记得啊,所以他为什么这么问?

    沈妙妙眼眸左右看了一眼,忙道:“没有吧, 三叔你不是才回国吗?”

    叶天慕总觉得有个人影被烙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他视线掠过她的脸, 微微弯着眼, “你看起来有点熟悉。”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搭讪,沈妙妙微微汗颜,她伸手抚着自己的脸,尴尬一笑, “可能我……是大众脸吧。”

    叶天慕微微垂眼, 想说什么又一下子又记不住。

    沈妙妙看着他欲言又止, 轻轻扯了嘴角问:“三叔,你没事吧?要不要给你叫医生?”

    “不用了。”叶天慕转身回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公文包,“一会阿姨做好饭打电话给我。”

    沈妙妙点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禁疑惑:叶天慕是不是有个白月光?所以看谁都熟悉?

    她想了一会剧情, 反派除了干掉宋家后, 因为商业竞争原因跟男主频频作对, 并没有提到说他有白月光。

    她摇了摇头, 将思绪甩到脑后,然后进了厨房。

    厨房内,饭菜已经准备好,沈妙妙等了一会,便跟着阿姨将饭菜都端上了桌。

    沈妙妙看着桌上饭菜并不多,所以便问阿姨:“今天中午他们都不回来了吗?”

    阿姨将菜端放好回她:“刚才太太是打了过来说中午没那么快回来,所以今天少做了一点。”

    沈妙妙微垂眼思虑,那一会岂不是只有她跟叶天慕在这餐厅里吃饭?

    “哦,对了,您的礼服已经都弄好了。”阿姨想到什么又道,“太太刚才来电话的时候提了一下,让您看看。”

    沈妙妙点头:“知道了,你打电话给三爷下来吃饭吧。”

    阿姨就转身去打电话。

    沈妙妙想着之前男人给自己的那些视频和照片,于是给他盛了汤。

    等了一会,叶天慕便从楼上下来,沈妙妙看了他一眼,觉得他脸色有点差,像是疲劳过度的感觉。

    她叫了一声三叔,叶天慕淡淡的应了一声,眼中没有什么情绪。

    吃饭的时候,沈妙妙偷偷抬眼去看叶天慕。

    他笔直地坐在那里,节骨分明的手微握,动作优雅的将东西送入口中,举手投足间都自然的透着一股上流人士的优雅与矜贵。

    沈妙妙有点怀疑作者是不是把反派人设外貌描写崩了,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坏,甚至还愿意帮她。

    瞧了好一会,她收回视线。

    叶天慕却突然停下了动作,慢斯条理的擦了嘴,然后抬眸问道:“看完了?”

    沈妙妙被他的话一惊,突然咳了起来,她咽下口中的食物,先舒了一口气,然后道:“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然后……顺道想谢谢你。”

    叶天慕闻言,眸子添了一抹笑意,“这么说楚青同意你的要求了?”

    沈妙妙一愣,听着这话叶天慕好像知道自己已经找宋楚青谈离婚的事了?

    可提出离婚好像才是昨天的事,宋楚青都还没有说,他怎么又知道了?

    “还没有。”沈妙妙眼眸转了转,现在感觉这别墅里好像有很多叶天慕的眼线,“不过至少那些东西让我有底气了开口了,所以谢谢你。”

    “不用谢。”叶天慕神色淡然,“到时候我会跟你讨回这个人情。”

    沈妙妙便立刻笑应:“我记着呢,等事情结束一定会请你吃饭的。”

    她不想给那三千万,那就只能脱口而出说请他吃饭了。

    叶天慕看着她脸上扬笑,那眸光熠熠透着喜悦,有点不忍心泼她冷水,但宋红光怎么可能喜欢被威胁,现在沾沾自喜到时候只会失望更大。

    所以他提醒道:“你别想得太好了,老太爷没你想象的那么好说话。”

    “楚青不一定能说得动他。”

    “那怎么办?”沈妙妙下意识的开口问他。

    叶天慕抬眼看着她,笑问:“你想再欠我一个人情?”

    沈妙妙闻言一噎,当初他给照片可是开口要三千万,这次要是找他帮忙岂不是开天价?

    所以还是等宋红光知道她提出离婚后的反应再想想对策。

    沈妙妙夹着碗里的东西塞入口中,含糊应他:“我随便问问的。”

    叶天慕听到她没有接下自己的话随便吃了点就放下碗筷准备起身离席,对面女人却倏然咳了几声。

    叶天慕微微一顿,转眼看着她。

    女人面色微微涨红,一动不动的坐在位置上,看上去似乎有些惊慌。

    “怎么了?”叶天慕看着她问。

    女人慢慢抬头,她按着自己的胸口,努力的咽了几下,那慌乱的神色更甚。

    没一会,她指着自己的喉咙,“卡……”

    “卡住了?”叶天慕看出了她的不对劲,“食道还是气管?”

    沈妙妙摇头,胸口的气被堵住,她的脑海似乎开始窒息,脸也热了起来。

    她起身,身子也抖了起来。

    她估计要死了,吃个饭被骨头给卡死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回到原来的世界里。

    叶天慕当即起身从桌对面走了过去立刻叫了阿姨,“马上打电话叫120。”

    阿姨听到叫声急急忙忙去打了电话。

    叶天慕看着她一副窒息模样,很快判断了原因。

    看着女人一张嫩白的脸逐渐变色,他顾不上其他,直接从后面抱住了她腹部。

    女人似乎想要挣扎离开,叶天慕双臂围环着她的腰腹部,语气命令:“不想死就别乱动。”

    他边说边急速又用力的在她腰腹部出向里向上挤压,一下两下的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大少奶奶,您……您感觉怎么样啊?”阿姨打了电话后跑了过来,救护车最快也要二十分钟才到别墅。

    “您撑着点啊,小小少爷和小小姐还不到五岁。”阿姨看着她神色都吓坏了,“会没事的。”

    沈妙妙没有什么心思去回着阿姨说的话,或者说是她现在没办法开口回话。

    她身子软绵,任由男人对自己做着奇怪的动作,如果再来一次,她再也不会臆想什么豪门梦和热搜梦了。

    她一定好好跑她的龙套,还她的房贷,踏踏实实工作,尽量少做梦。

    这个急救法叶天慕在国外的时候学过,但没有试过。

    看着自己抱着的女人身子越来越软,他抬头问阿姨:“救护车什么时候到?”

    阿姨看着他脸色就觉得不好了,“说最快也要二十分钟。”

    叶天慕皱眉,二十分后到,估计人都凉了。

    他紧紧抿着唇,顿了一会,重新调整了自己围环女人的姿势,然后再用力。

    男人的臂力越来越急促,在沈妙妙觉得自己要断气时,一股气倏然从腹腔往上冲出了喉咙。

    噗的一声轻响,她感觉有个东西从嘴里飞了出去,有一股气瞬间从外闯入口腔里,她狠狠地咳了起来。

    叶天慕松了一口气,他抽出了一只手,给女人拍了拍背。

    沈妙妙两只腿都是软的,她弯着腰整个人都挂在男人的臂弯里,大口地喘气。

    阿姨谢天谢地,马上去厨房给她拿水。

    沈妙妙慢慢正身,察觉后面的气息和温度,这才察觉两人现在有些暧昧姿势。

    “三叔……”她的声音还有些抖,“我好了,我去那边坐坐。”

    叶天慕闻言很快明白,还没等他放开手就听到身后宋楚瑜一阵惊愕又恼怒的声音:“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沈妙妙不语,再看了宋楚青一眼。

    她不想解释什么,有宋楚青就行了。

    宋楚青冷睨了她一眼,别过脸看着何向琴,“妈,我们两个可以秘密离婚,反正现在这事实就在眼前,必须得离婚。”

    “你闭嘴。”何向琴轻斥着他,“那些媒体有多疯狂你不知道吗?若孩子不是你的消息一旦传出去,你知道多少同行等着看宋家笑话吗?”

    宋楚青皱了皱眉,他哪里会不知道这个?但是他现在有把柄在沈妙妙手里,和失去股权股份相比,离婚要划算太多了。

    而且,孩子本来就不是他的,这顶帽子不摘出去难道要一直带?

    “为什么怕媒体?”他反驳道,“就算曝出来又怎么样?我们可以压下去。”

    “孩子本来就不是我的,我必须要离婚。”他看着沈妙妙狠狠咬牙又补了一句。

    沈妙妙微微垂眸,心里开始忧虑了,宋楚青好像搞不定他们三人。

    何向琴面色深沉,语气不容置喙:“不行就是不行。”

    宋楚青也急了,“妈……”

    “好了。”宋红光看着争执两人倏地道,“吵什么?”

    宋楚青瞪了沈妙妙一眼,安静了下来。

    宋红光看着沈妙妙面色淡然,一副很镇定的样子,便笑问:“你都想好了?”

    “想好了。”沈妙妙毫不犹豫的回答他,“这件事是我的错,只有离婚才能让我觉得不愧疚。”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宋红光眉目含笑,一脸的慈祥总觉得前面一个有一个大坑在等她。

    何向琴冷笑,觉得她太天真,以为离婚就能抹掉他们被欺骗了五年的事实。

    “很好。”宋红光点了点头,“你嫁入宋家近五年,你名下宋家送出去的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我会在你离婚后全部收回。”

    沈妙妙支耳倾听,心提到了嗓子眼。

    叶天慕曾经说过,宋红光没那么容易被打发,自然也不会那么容易原谅自己,所以收回宋家送出去的资产是必然的。

    “孩子不是楚青的也是事实。”宋红光说到这个事,胸口微微起伏,“这个事我们被欺瞒了五年,也养了孩子五年。”

    沈妙妙看着他,咬了咬唇不语。

    宋红光睨着她,眸光闪过一丝冷意,“你给宋家这么大个意外,真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说着一顿,又继续道:“所以我给你两个选择,你选好就可以离婚。”

    “爸,你在说什么?”他的话一落,何向琴便惊问,她不知道宋红光到底有什么意思,但离婚不可能,她不会这么快放过这个女人。

    “就算离婚,至少也要等些日子吧?”

    “是啊,爸,现在不行啊。”宋元明也道,“这新闻才从热搜上下来,总得缓缓劲。”

    听着两人反对,宋楚青微蹙着眉,急道:“爷爷,现在事情已经出了,妙妙也不是故意的,再说这几年是我忽略了她所以才会这样。”

    “反正一个女人和孩子,我们也别太为难人家,不然有些说不过去了。”

    何向琴觉得今天宋楚青很奇怪,他受了这么大委屈,为什么还要帮沈妙妙说话?

    宋红光心里冷笑,他目光扫了三人然后将视线定格在沈妙妙身上,“你觉得怎样?”

    沈妙妙微微捏着指尖,压下心口的焦虑,抬眼看着他,“什么选择?”

    宋红光身子后仰,靠着椅背,语气淡然,“第一,退圈你自己走,孩子留下。”

    沈妙妙闻言一愣,宋红光要把孩子留下?为什么?

    他会不会像原著那样把孩子送去国外任随他们自生自灭或者还有更极端的做法?

    宋红光看着她,慢慢正身坐好,“第二,退圈,你支付孩子这些年所有的费用,我可以考虑让你带孩子走。”

    何向琴闻言眉心舒展,这种侮辱人的事情,她说宋红光怎么这么容易放过了,原来一切都是有条件的。

    沈妙妙看着他精神矍铄,眸光精亮,一副商人谈判势在必得的模样心便微微一紧。

    孩子不是宋楚青的,所以宋红光要么处理孩子,要么要钱。

    第一个选择对她最有利,把孩子给宋家之后她可以走得掉,但孩子一旦直接给宋家,就表明他们两个以后生死未卜。

    虽然她现在对孩子感情不深,但这个选择不会在她的考虑范围内,而且她自己还不一定能跑得掉。

    所以她抬头问:“那我需要支付多少钱才能将孩子带走?”

    宋红光指尖敲着桌面,神色平淡如水,语气随意道:“两个孩子两亿。”

    沈妙妙闻言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孩子一亿,两个孩子两亿!

    原主自己名下流动的现金不过也才一千万多万,再者她名下自己出资购买的小别墅最多也就三千万,她若是想办法最多也只能凑够一个亿。

    宋红光说出这个数字,无非就是知道她不能丢了孩子也找不出钱,选择与不选择都在他算计范围内。

    沈妙妙想着一股气直接涌上了心头,她余光瞥了看着宋楚青,轻咳了一声。

    宋楚青知道她的暗示,两个亿他自己没有,但是能借得出来,可是他为什么要借给沈妙妙?

    这个女人不仅绿了她,还威胁他,甚至还想从他兜里拿走两个亿,门都没有!

    故,他敛着情绪,一言不发。

    沈妙妙看着他的反应,眼眸微冷。

    宋红光看着她思虑已久,便提醒道:“你想好再告诉我也不迟。”

    “老太爷,两个亿未免也太多了。”沈妙妙看着他道,“您一定要这样为难我吗?”

    宋红光看着她,眸光淡淡,“你让宋家难堪,这是我们应求的,而你也可以选择不离婚或者自己走。”

    沈妙妙瞥了一眼宋楚青,男人察觉她的视线,又悄然转了脸。

    沈妙妙微缓了气,然后转眸看着宋红光道:“第一,我会离婚但不会退圈;第二,我会凑够两个亿,到时候希望您放我跟孩子走。”

    “希望您别把别人的后路全堵死。”她说完直接出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