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道女 > 42.民国戏子42
    戚小小从考场出来, 看了看外面的蓝天,选好了一个地方坐着等人。

    这是最后一场考试,考完便开始长达一个半月的假期, 然后自行在校园官网上查询考试信息。不过后天有一场班级聚会, 要求全员到场。

    到期末考试的前两天,迟南才终于回到了学校,可能是因为一直要养伤,过两天要考试了才将其放出来。至于苏白, 直到考试当天才出现在学校。

    而戚小小在等迟南。

    本来按照戚小小的打算,是想到了七月十五的那一天, 把这桩生意解决。

    但无奈迟家等不及了, 她只能提前两天,好在这两三天的效果,也差不了多少。

    戚小小此刻坐在操场边上,在回想三天前那位鲁家后人说的那个故事。

    原来那栋别墅的悲剧, 也有鲁家人的一份功劳, 所以才会过了这么久, 都无法忘怀。

    在三年前和七年前的那两次事故中,都有鲁家人出现过,只是他们无法解决别墅里面的恶鬼,对于死去的人也无法将其复生, 只能处理一些后续的问题, 和将这栋别墅给暂时买下来。

    不, 应该是租下来。

    鲁家人没钱的, 基本上个个都是穷光蛋,平常若无要事,鲁家人与鲁家人之间也基本并不来往。

    他们有许多来钱的法子,只是不愿意用也不能用,这是大多数鲁家人所愿意能接受的一条路,一身贫苦。

    毕竟一生贫苦,总比断子绝孙或身残早夭又或一生鳏寡孤独没有一个朋友亲人的强。

    只是有些时候,缺哪一门,鲁家人自己并不能选择,基本祖上走的是哪一路,后面的子孙也差不多是走那条路。

    可惜这栋别墅似乎注定要死那么多人,每过一段时期,鲁家人便再无能力把这栋别墅租下去。

    并且这栋别墅会以各种各样的方法辗转反侧,或是租或是卖给他人,继续延续悲剧。

    “我的祖上,也就是我的太爷爷,在年轻的时候结识了这栋别墅的主人,那是一位了不起的军阀。那时我的太爷爷发生了一些故事,想要得到许多的钱权势,便跟在这位军阀的身边帮他。而这栋别墅里面的那位亡者,只不过是我太爷爷为了军阀所处理的,我太爷爷认为的最微不足道的一个小事,却没想到……会演变成后面的那种结果,而我太爷爷也因此而丢了性命。”

    “上次处理这栋别墅的事时,是我的两位叔伯,我的太爷爷只有我的爷爷一个孩子,而我爷爷却一共有三个孩子,分别就是我的两位叔伯和我的父亲,只可惜我的伯伯和我的父亲都已亡故,我叔叔也在去年出了意外,双腿俱断,成了一个残人,所以这次了解到这边的事,就派了我前来,只可惜还是来迟了……”

    “而我自从从我叔叔那里听来这件事后就一直很难过,这些年来这么多次,好像无论我们怎么掌控这个地方,也无论我们来得多快,都无法阻止这里发生的悲剧。”

    “鲁家人做事,总会害人害己,这栋别墅便也是鲁家造下的业果。”

    “所以我此次前来,也不只是为了处理这边的后事,也想试着把这边的事情了结,我的叔叔告诉我说,我的天赋很难得,是天生就吃这碗饭的人,可惜身在鲁家,注定没个好结果,所以我去没准能成。”

    “而且我叔叔也有算到,这栋别墅的一切似乎也可以有个终结了。我不知道将这件事情了结的是谁,但想去试一试。”

    “这栋别墅的危险程度,我想戚小姐也有所了解,所以戚小姐,我不会阻止你去那栋别墅,毕竟我也不知道能将这件事情了结的人到底是谁,但同样,我也一定会介入其中。”

    砰的一声,什么东西横空飞来,下意识的伸手一挡,将戚小小的思绪从脑海中拉了出来。

    一个英姿飒爽的女生从不远处着急的飞奔过来,边跑边对转头身后的男生吼道,“卧槽卧槽卧槽!陈文毅,你看你他妈踢的那个球,妈的,你打到小学妹了卧槽,还不跟老子滚过来!”

    说罢转过头来,脸一变,已经来到戚小小身边,连忙上下打量,道:“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位同学,有没有把你打到啊?”

    ……

    另一边——

    “你确定了要去吗?”苏白和迟南一左一右慢慢的行走在考场外走廊上,走路的同时,苏白向迟南出声问道。

    迟南杵着根拐杖,点点头:“嗯,那是我姐,我不可能不管。既然戚小小说了需要我去,那我就去呗!”

    苏白停下来,犹豫了一下,才又抬头,颇为慎重的道:“你就真的相信戚小小说的话吗?她不是个普通人,也不像普通的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她也好像并不在乎人命。”他想起那天在别墅时戚小小从始至终都极其冷漠的模样,“我也听说了,因为那栋别墅,又死了好几个人,我很担心。”

    迟南无所谓得道:“相不相信都一样,我只知道我反正一定要去,戚小小有没有叫我都会去。”

    “为什么?就是因为戚小小给你看的那张照片?”

    “当然不是。”

    “那为什么?”

    迟南抬头看了一眼走廊外面刺眼的阳光,摇摇头:“不知道,可能就只是想救我姐而已,她都已经连续昏迷十几天了……”

    苏白无奈的轻笑了一下,只能问道:“那你们是待会马上就去吗?”

    “我打算先去医院把石膏去掉了来,反正都两周,差不多了,要不老杵着这个拐杖麻烦死了。”

    苏白沉默了一会儿:“行吧,你是为了你姐又不是其他人,其他人也不能替你做主,我只能祝你好运。”

    “还是祝你自己好运吧,你不是说了你要在戚小小那里打工两个月吗?”

    “是啊……”也不知道对方到底要他干什么,这段时间他回到家里也没来学校,对方居然也一直没有管他,就像没有那桩交易一样。

    ……

    一辆车子在天黑之前开进了山脚。

    周边的迷雾比三天前还要浓郁,这条山路也仿佛比平时更长,原本七八分钟的山路,却开了十多分钟都没有到达山顶。

    当然,或许是有太过看不清路,而车子开得格外慢的原因。

    忽然,马路中间像是冲出来了什么东西,挡在了车子的面前。

    吱——的一声,车子紧急刹车。

    男人打开车门,走到车前去看,发现车前倒下了一个人,是个女生。

    “什么情况?”车里探出一个脑袋来。

    男人转过头去,表情复杂的道:“三哥!是个小女孩啊?好像晕过去了……”

    “小女孩?那先带到车上来吧。”对方道。

    “好!”男人应了一声,抱起车前的女生,然后抱到车子的后座去,然后才又回到驾驶座,关上车门,扯上安全带,脚上踩下离合,结果却发出嗑嗑嗑的声音,最后直接熄了火,怎么点也点不燃。

    “怎么回事?”男人不信邪的将钥匙将转了又转,却仍是不停熄火的声音,于是对方干脆扯下安全带,对坐在旁边位置的男人道:“等等啊三哥,我去检查一下这破车子!”

    对方却将其动作打断道:“不用了,下车吧,那车子应该开不起来了,开起来也到不了山顶。”男人看了看手上的表,“我们应该已经着了道了,下车直接走吧,叫醒那个小姑娘,问问什么来厉。”

    “好。”男人下了面包车,走到后座颇为粗鲁的去把那女生拍醒。

    女生一醒来,看到眼前的人就啊的一声尖叫,瞬间缩到了车子里面:“你们是谁?我怎么会在你们车上?!”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小姑娘,你是什么人,怎么突然拦我们的车子,害得我现在这分钟连车子都开不了!”

    女生闻言,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我拦你们的车子?怎么可能!我哪里拦你们的车子了,我明明一直在路上走着的!”

    男人听到女生说的话挑挑眉,也不再纠结对方有没有拦车子的事情,转而问道:“那你为什么会在这路上走?你住在那上面?我记得上面那别墅的主人好像住院了吧……”

    “关你什么事?你让开,让我下去!”

    “嘿!”男人被气笑了,直接转过头看向驾驶座旁边的位置,道:“三哥!这小姑娘挺凶的嘛!明明是她自个冲到我们车间的,搞得好像我们把她迷昏带到我们车上的一样,要不就在这里把她丢下去算了。”说到这里语峰一转,又道,“不过这丫头好像是个普通人,没有什么特殊来历。”

    女生闻言又叫道:“什么普通人?什么特殊来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转过头来,一双眼睛细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女生,才江湖气的道:“小姑娘,你难道不知道,问别人来历之前,要先自报家门吗?说吧,你是谁?上这上面来干什么?”

    女生被对方看得卷缩了一下,才又挺起胸膛,故作镇定的道:“我,我来找人的!”

    “你找谁?”

    女生脸上再次露出了心虚的表情,吞吞吐吐半天后才道:“我找,我找迟南……”说罢便看到了对方露出惊讶的表情,立刻反应过来,激动的道,“我知道他上这上面来了!你们刚刚说什么普通人,你们也是迟家请来的对不对!你们带我上去好不好!”说着说着就带起了鼻音哭腔,“我知道我不该悄悄跟上来的,但我刚刚走了好久,走的我脚都快断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走不上去,我也不记得我拦了你们的车,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