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修真小说 > 魔尊他又舍不得 > 32.第 32 章
    此为防盗章  众人屏息, 见着魔尊朝着西海公主直径走去。

    起先那些人还在想,竟然尊上也有对女人感兴趣的一天,都觉得这位貌美的西海公主, 肯定是撞了大运。

    谁都不敢站出来, 与魔尊一争风头。

    此刻又觉得自己是猜错了,看尊上那眼神哪里是看上美人的表情。只怕这个西海公主,要自求多福了。

    明灭确实疾步走到了西海公主面前,却没有停下, 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这位刚刚舞姿绝伦,现在又楚楚可怜的公主。

    明灭走的很急, 长长的衣摆轻轻带过了西海公主撑在地面上的手背, 他向着一个所有人都颇感意外的角落而去了。

    在所有人就连西海公主在内,惊骇的目光中。

    明灭走到了大殿上,一处根本不会引人注意的角落里。

    他弯腰俯下了身子,还伸手好像要去接住迎起什么东西。

    画调烟躲在了一根柱子的下面, 她料准了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 更不可能注意到柱子下的她。

    因为这样的舞姿, 已经足够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力,让人不由得目不转睛了。

    谁曾想在西海公主意外跌倒的下一个瞬间,明灭师兄会发现了画调烟,还走了过来将她笼罩在只属于他的阴影之中。

    明灭已经有意识的放轻了声音, 却仍免不了板着脸, “人不舒服, 就应该好好休息。怎么师妹又偷偷跑出来了?这日后养成这个习惯可不好。”

    画调烟哪里看不出来, 师兄已是对她发了脾气,生了气。只不过看在自己如今年幼无知的份上,在那迁就着自己。

    要是以前的画调烟小师妹,那当然只有乖乖认错,滚回去睡觉的份。可如今不一样了,她是画调烟小花妖了。

    她有了不一样的选择。

    如果在众人眼里,画调烟是一个受魔尊所宠爱的小花妖宠物的话。

    那自己是否应该,就要按这个设定,好好当一个合格的宠物呢?

    师妹得听师兄的话,循规蹈矩,知错就改。

    那是宠物的话,在被主人当场逮住,主人还很生气的时候,又该如何是好呢?

    画调烟的脑子转的很快,她抿着嘴唇好似极为不好意思跟明灭开口,却又畏惧于他凌冽的眼神。

    她不得不,怯怯地吹起了海螺,“师兄……我做噩梦了。醒来后到处都见不到师兄,调烟就很怕……就跑过来找你了……”

    一共三句话,没一句真话。

    为了加大这副小花妖我见犹怜的力度,画调烟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是不是调烟不能这样做……”

    说完,画调烟还不忘做戏做全套,用力吸了吸鼻子。

    在画调烟黑暗阴影的上方,是明灭师兄伟岸的身躯,他挡住光线,同样也挡住了别人投来探究的目光。

    听见师妹这样委屈巴巴的说话,明灭往日毫无波澜的眸子里,成了暗沉一片。

    他俯身去,朝画调烟伸出了掌心,与她说道,“师妹在我这里,没有能不能。只有愿不愿意……”

    明灭低头凝视着画调烟,看着她悚在了自己的手掌前,师妹的大眼是一汪清澈而明亮的湖泊,可她并没有走上来,“愿不愿意的决定权向来在师妹手上……调烟要记住,只有你,我是绝不会拒绝的。”

    画调烟满脑子昏昏的,脸颊上也是一阵臊热。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真的如师兄所说的那样是生病了。所以才会这样。

    明灭以为师妹是不愿意到自己手里了,正准备将她抓上来。

    画调烟却在此时,又主动地走到了明灭的手心里,她还一路顺着明灭的手臂,拉扯着攀附他的衣裳,攀到了明灭的肩膀上。

    她站到了明灭的肩膀上,在颤颤巍巍几乎站不稳下,她还要努力踮起脚尖,只为了能凑近师兄的耳廓,细声细气的话里都没什么力气,“师兄,我脑子里乱糟糟的,胸口也跳得很快……调烟肯定是病了……”

    明灭勾起的唇角,露出了一丝几乎不可见的笑意。

    他撇过脸,眼瞅着师妹呆呆的看着他,“师妹病了的话,那我们就回去……”

    画调烟糯糯的答了一声,“嗯……”

    明灭连一句话也没有,就这样带着师妹,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抛下了一切,不管也不顾的离开大殿之上。

    西海公主依旧坐在地上,她扭头看着魔尊离去的方向,直到魔尊都不见人影了,都还在那望着。

    那探究的眼光,像是要把什么望穿。

    满堂的宾客,竟然一时没人敢做第一个上前来扶公主的人。

    还是梅元雪看不过去了,他走到了公主的身前,向她伸出了手。

    西海公主这才转回过来,又把目光放在了梅元雪身上。她没有接受梅元雪的好意,“谢谢,我自己可以起来。”

    梅元雪被美人这样无情的打脸拒绝,还是第一次。当着大殿上无数同僚的面前,让他有些丢人。

    梅元雪尴尬的笑了笑,收回了那只手,正准备转身离去。

    西海公主叫住了他,“阁下别走……姝女有个疑惑,还想请教阁下。”

    梅元雪微笑着停了下来,“在下梅元雪,公主有何疑问,大可直说。”

    “如果姝女刚才没有看错的话,刚刚在魔尊大人的肩上……”西海公主笑了一下,这一笑就让本就明艳的西海公主,显得尤为的妖艳摄人了,“好像有一只小莲花妖?”

    这样妖艳的笑容,竟让梅元雪不敢多看,“这位花妖大人,可是我们尊上大人捡来的宝贝。别看她是个灵智未开的小花妖,全魔宫上下都知道,我们尊上大人异常的宠爱。”

    西海公主好奇心更盛,“哦,那这位小花妖大人,就真的仅是魔尊捡回来的普通花妖吗?”

    梅元雪面色不改,“当然……其实说普通的话,花妖大人一点也不普通。能这样的可爱,又博得尊上大人的喜爱,这件事本就不普通。”

    “自然……”西海公主颔首,认同了这一点。

    “既然梅元雪帮公主解惑了,那公主能否也回答梅元雪一个问题呢?”

    西海公主又露出了亲和的微笑,“礼尚往来这种事情,姝女自然是乐意的。”

    “恕在下冒犯……公主您真的如传闻中所说的那样,是从莲花中降生的吗?”

    “姝女出生之时,不止一个人看见了。这在三界之中,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梅元雪大人还是不信的话,自可以去求证。”

    “那公主的容貌……”梅元雪顿了一下,“是天生就如此的吗?”

    被人这样毫不客气的质问一个女子容貌的事情,西海公主并未露出什么不快,她极有皇族公主的涵养,“我知道大人想问什么,姝女确实长得有些肖像仙逝的调烟神将。姝女有幸,在孤鸿仙上那里,见过调烟神将的画像。姝女自知不及当年神将大人风采的十分之一……”

    “公主过于谦让了……”梅元雪没见过画调烟成年的模样,但若照姝女所言,世间还能有女子比西海公主美上十倍,这是梅元雪绝对不信的。

    “那公主……”梅元雪还想接着问。

    西海公主却打断了他,她流转着勾人的目光,“梅元雪大人的问题未免也太多了吧……要知道,太多问题的男人,可不好讨女人的喜欢呀……”

    ……

    月色清冷,夜凉如水。

    等明灭将师妹带回寝殿时,许是一路回来吹了夜风的关系,画调烟小脸上的红潮,已经渐渐退去了。

    明灭将坐在肩头的师妹,又捧到了桌子上放好,“回来后师妹的病,有好些吗?”

    画调烟站在桌上,点了点头。

    她觉得自己好多了,只要师兄再别这样盯着自己,那自己身上的异样就都没有了。

    “那师妹想不想全好呢?”

    师兄怎么问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画调烟觉得奇怪,如果真的有任何不适的话,谁会不想全好,把病治断根呢?

    只是,只怕这种病,根本无药可医吧。

    画调烟见师兄还在直视着自己,在等自己的答案。她就又点了点头。

    “那如果说师兄有办法帮调烟治病呢?师妹愿意相信师兄吗?”明灭将指尖伸到了画调烟的脸庞,却又没有去碰她。

    画调烟很乖,自觉地轻轻用脸蹭了蹭,然后点了点头。

    她肯定是百分百信任师兄的呀。

    明灭笑了一声,“那师兄帮你治病,需要让其他人都离开,不能让旁的人看见。这样可以吗?”

    画调烟觉得怎么师兄一句话更比一句话来得奇怪了?往日这种屏退下人的事情,师兄可从未问过她的意见。

    她懵懵懂懂的又一次点了点头。

    看着师妹乖巧的样子,越发让明灭满足,他忍住了笑意,对侍从们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没我的吩咐,谁都不准进来。”

    侍从们当即就听从吩咐离开了寝殿,走前还将寝殿的大门给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