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撩不倒你算我输[快穿] > 1.偏执总裁的私宠小甜心1
    白恬捧着碗吃得正欢,头顶突然出现一道浓黑的阴影,挡住了身后所有的光亮。她吓得动作一顿,生硬地抬起头往旁边看。

    在看见陆昭那张俊美阴鸷的面容时,她吓得手中的碗“嘭”地一声掉到了桌上。

    陆昭的眉头一拧,嫌恶地睨了白恬一眼,然后重重地吐出一个字:“滚。”

    白恬在心底里翻了个白眼,随便夹了些菜往碗里塞,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饭桌,蹲到了门口处,像只狗一样地吃了起来。

    身后传来陆昭冰冷低沉的命令声:“把刚刚她碰过的菜全都撤了。”

    仆人恭敬地应了一声:“是,少爷。”

    白恬不着痕迹地往后蔑了一眼,低低地“切”了一声,表示对陆昭此人的不屑。

    如果不是为了完成任务,她早就跟他打起来了。

    可是没有办法,为了完成原主“狠虐陆昭以复仇”的心愿,她现在必须要沉住气,对他唯命是从,做一只毫无攻击力的乖顺小奶猫。

    要说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惨状,这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她作为一只欢乐的肥宅难得出一次家门,就被系统给绑架了,然后就是各种被逼接任务。

    短短三个月来,她接的任务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了,被系统奴役得好苦!

    白恬接的任务大多是“愿望系统”,顾名思义就是帮原主完成心愿。

    在仔细研读了系统以原主经历做成的剧本后,白恬都不由得深深同情起原主来。

    原主名叫林洛,自从母亲去世后,就被母亲的好友,也就是男主的父亲收养了。

    但由于相传男主的父亲是因为一直爱慕林洛的母亲才不忍心林洛受苦,这让男主的母亲嫉妒得发狂,也让男主心生厌恶,可想而知林洛进了陆家后处境会是怎样的艰难。

    这陆昭妈妈是白雪公主的后妈也就算了,关键这男主陆昭自己也是个心理阴暗极不正常的,但奈何陆昭长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让林洛迷得神魂颠倒不能自拔,心甘情愿地忍受着他种种折磨欺辱,死皮赖脸地缠着他,可谓是痛并快乐着。

    她之所以能忍受这么一个不正常的男人,那是因为她深爱着他,并且自以为是地觉得陆昭也是爱着自己的。

    但是自从男主陆昭有一天邂逅了白莲花女主,冰冷已久的世界春回大地百花盛开,不会爱的他突然学会了爱,于是一脚踢开了痴痴守候、受尽白眼的林洛,将白莲花女主捧在手心上宠,并绝情地告诉林洛自己从未正眼瞧过她,更别说爱她。

    林洛为爱疯魔,抓了女主要和她同归于尽,却被男主亲手反杀。

    林洛在死前心有不甘,只想着若能让历史重来,她要让男主深深爱上自己,然后再将他无情扔掉,也让他尝尝纯情被践踏的耻辱。

    白恬一边背对着陆昭刨着饭,一边思考起“宏伟蓝图”。

    母胎单身的白恬想起原主的愿望就头疼。残忍抛弃的前提是先要让男主爱上自己,但零恋爱经历的她怎么才能撩得动这样一个黑暗系冰山呢?

    不过好在“愿望系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有剧本!

    既然男主喜爱白莲花女主,那她就照着白莲花女主演,先抢她的小奶猫性格,再抢她的戏!

    从剧本上看,陆昭小时候被绑架过,绑架犯是被陆氏集团整破产的周氏集团少东家,因家破人亡而将一腔仇怨发泄在陆昭身上。

    陆昭被折磨了整整三天三夜后,终于在一处荒野被发现,那时他已经奄奄一息。

    虽然经过抢救活了下来,但自此之后便在他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听说陆昭被绑架的时候正值夏季,雷雨天气持续整整一周,陆昭被救回来后,就开始极端恐惧打雷。

    白恬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切入口。

    陆昭真正接受白莲花女主,也是因为她成功地在打雷闪电的时候抚慰了男主的心,让他有了踏实感和安全感,由此让他觉得,白莲花女主就是上天派来解救他的天使。

    白恬吃着,回过头去偷偷瞄了一眼陆昭。或许是感受到了注视感,陆昭也刚好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下,他举着碗筷,脸一下就垮了,然后警告般地将碗重重往桌子上一砸,沉冷的双眸突显一道寒光:“我警告你,要是再把你那肮脏的视线放在我身上,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

    他沉着眼,微微蹙着眉,表情凝肃,不像是在说谎。

    而且白恬也觉得像陆昭这样残忍无情的人,完全做得出这样的事。

    于是她怂怂地转过了头去,连解释都不敢多解释一句。

    没过一会,她听见陆昭起身推椅子的声音,提心吊胆着回头。

    见他的修长的身影隐于楼梯间后,她才松了口气。

    脚都蹲麻了!

    白恬走了几步,撑在桌子沿上捏了捏腿,瞧见椅子上有一个钥匙扣似的东西,好奇之下便用手指勾起来观察。

    余光瞥见陆昭忽然从楼上下来。

    白恬慌得整个人都僵硬了,只见陆昭怒气冲冲地快步走近,幽黑的双眸像是凝了一团寒雾,深处又似有烈火燃烧。

    白恬还没回过神来,便被他一把钳住了手腕。

    柔软纤细的手就像一枝梨花,仿佛稍微一用力就会被折断,但显然陆昭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像对待仇人似的硬生生地掰开她的手,抢过那钥匙扣。

    “以后再敢随便乱动我的东西,这双手你就别要了!”他低着嗓子,一字一句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眼底一片暴怒的猩红。

    短短两日相处下来,陆昭极尽变态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在白恬心里不断地刷新。

    虽然相处得十分不愉快,但其实陆昭今日可是难得地跟她说了两句话呢。

    因为大多数时候,他都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嘴皮子都懒得动一下。

    最近白恬每天都守在电视机前看天气预报,心心念念老天快点来一场雷雨,可是天不遂人愿,老天连毛毛雨都懒得给。

    暑假就快要结束了,白恬真正的苦日子也就快要到了。

    在开学前一天,白恬正在为明天的地狱锤炼进行心理建设的时候,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林小姐,少爷叫你去后花园。”

    白恬吓得几乎快跳起来,扭头看见是沉默恭敬的张妈,才松了口气。

    这偌大的屋子里,无论是管家还是十几名佣人,基本上个个走路都没声音,偶尔有什么事情要通知,就冷不丁出现在身后喊一声,真能把人吓尿。

    白恬清楚,这都是陆昭立的规矩。他喜欢安静,家里的人就得活得像鬼,好好一亮堂的屋子硬生生弄成个凶宅,白恬住在里面真是恐惧万分。

    “他找我做什么?”白恬惊讶地问,但随即心中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据白恬这几日观察与多方打听,陆昭对林洛的厌恶程度已经超乎想象,别说主动找她了,陆昭恨不得林洛原地消失。

    所以白恬觉得陆昭这次找她绝对没好事。

    白恬咽了咽口水,心怀忐忑地往后花园去了。

    后花园很大,一眼望不到围栏,仿佛已与那远处连绵的青山共为一体,成为世间一方净地。由鹅卵石铺就的小径回环曲折,道路两旁的矮丛被修剪得很整齐,说不出名字的花朵,如星辰般点缀其间。站在花园门口,远远地就能看见花园东边那颗枝繁叶茂的大榕树,亭亭如盖,投下好大一片浓阴。

    空气中隐隐飘来清淡的香气,沁人心脾。

    陆昭就坐在中间那个喷泉旁,搭在椅背上的手随意搓揉了点面包屑往鱼池里扔,表情依旧冰冷阴沉,从他脸上完全看不出一丁点喂鱼的乐趣。

    白恬在他跟前站定,正想开口,就看见陆昭一双漆黑阴沉的眸子微微朝她的方向转动分毫,似乎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很快又回转了目光。

    “今天我找你来,是想警告你。”他侧转过身,漫不经心地弹走身上的面包屑,朝她淡淡地看来,“我觉得你最近好像忘了规矩,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再提醒你一次。”

    白恬看不惯陆昭这盛气凌人的姿态,不由自主皱起的眉里泄露了她心中的不悦,很不幸,仅是这细微的表情也逃不过陆昭敏感的双眼。

    只见他原本沉寂的双眸中突然间卷起惊涛骇浪,虽语气依旧不咸不淡,但却更添几分不容忤逆的强势:“你这是在对我不满吗?”

    白恬很快地管理好自己的表情,做出一副恭顺怯懦的模样:“没有。”

    原以为这样可以讨好陆昭,但显然她低估了陆昭的病态强势。

    “跪下。”他面无表情地交叠起腿,语气冰冷漠然。

    “什么!?”白恬愣了,抬头望向他时,只见他面容沉静,神情冷淡,双眸一片空寂,仿佛并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陆昭,身为大财团的继承人,身边的人都对他毕恭毕敬,碍于他的权势和地位,没有人该忤逆他,多年来他已经习惯凌驾于他人之上。再加上他童年的伤痕以及病态的家教,更加剧了他性格上暴戾霸道。

    如果今天白恬要是不按照他说的做,那这个偏执的陆昭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活不下去。

    为了任务,白恬终于还是咬牙跪了下去。

    心里暗自腹诽,今天他虐我越惨,今后让他十倍奉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