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撩不倒你算我输[快穿] > 2.第 2 章
    这一刻,白恬终于能理解原主的恨意了。

    如果是林洛,陆昭叫她跪她肯定立马就跪了,她爱陆昭爱得卑微,爱到了泥土里,因为爱情,她毫无尊严可言,但多年以后,变态总裁却被另一个女人给治愈了,从此总裁为了独宠白莲花女主一人,踢开了林洛,林洛一切的陪伴和忍受都化为了灰烬。

    付出的越多,竹篮打水一场空后仇恨也就会越深,是这个道理没错。

    对于白恬的恭顺,陆昭很是满意。

    “明天开学了,你要记住,我不认识你,你也不住我家,我们毫无瓜葛。否则后果自负。”他一字一顿,语气不疾不徐,言语中还是一如以往的强势。

    白恬低着头,掩饰自己内心的不满,朝他“嗯”了一声。

    “还有,以后吃饭自己端回屋子去吃,别出现在我面前,我看见你就没胃口。”

    白恬又点了点头。

    她看似低眉顺眼,其实是在瞧着地板缝隙的绿草。

    白恬根本无心他的警告,正心不在焉地思考之后的剧情,当然也没注意陆昭正起身向她走来。

    待面前突然多出一双脚后,白恬才猛地回过神来,呆愣地往上看去,正巧见陆昭曲着腿弯下腰来。

    他双手撑着膝盖,黑曜石般的眼眸饶有兴趣地盯着白恬,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的存在就是个笑话。”

    白恬愕然地看着他,又见他笑意更深,语气满是嘲讽:“卑微又恶心,却偏要来脏我的眼。你怎么不去死啊,活着对你来说有任何意义么?”

    白恬不说话,默默在小本子上记下一笔。

    也许是白恬的不反抗让陆昭觉得无趣了,他直起身,讽刺地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离去之时还警告她,说:“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免得破坏我的心情。”

    白恬想起陆昭整天黑沉着一张脸的样子,悄悄嘟囔了一句:“你有心情好的时候吗。”

    这时系统突然蹦出来像个老母亲似地啰嗦:“宿主冷静,这只是完成任务而已,不要过多带入情感。”

    白恬在心里说:“我才没有代入情感。”

    系统:“刚刚的话违规了,请宿主要抱怨在心里抱怨,不要崩了原主人设。”

    白恬不耐烦地轰走了系统,在陆昭走后,起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第二天,白恬睡得正香,就被系统闹醒了。

    陆家在环境优美的别墅区内,离学校很远,陆昭倒是每天有专车接送,但原主林洛就没这么好运了,她每天都要比陆昭早起一个半小时,转两路车前往学校。

    白恬知道,到了学校后,她的噩梦就算是真正开始了。

    她刚进教室,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就拦在了她的身前。

    “暑假作业帮我们做完了么?”

    昨晚复习了原主记忆里出现的人物角色,白恬一下就认出了面前这个人。

    此女名叫赵瑶,是齐安澜的狗腿子。

    白恬学着原主的样子,怯懦又恭顺地点了点头:“做、做完了。”

    赵瑶唇角一勾,扯着白恬的书包带将她拽到了一个短发女生的面前。

    “交出来吧。”齐安澜侧身慵懒地坐着,眼神高冷地扫了一眼白恬。

    齐安澜身边还站着两名女生,梳着大波浪卷的叫园子,金黄色公主头的叫阿兰,这两位的父亲都是齐安澜父亲的下属,自然她们也就以齐安澜马首是瞻。

    白恬将书包里无数的作业本掏了出来,轻手轻脚地放到了齐安澜的桌子上。

    这时课代表刚好过来收作业,齐安澜使了个眼神,狗腿子们就将小山似的作业直接砸到了数学课代表手里。

    “这都是乱的……”数学课代表看着手里一大堆各个学科的作业,忍不住埋怨一句。

    齐安澜抬起头凌厉地望向锅盖头课代表,吓得他赶紧说:“我来理,我来理。”

    齐安澜这才放过他。

    等锅盖头跑远了,齐安澜又将视线转移到了白恬身上。

    “喂,听说你妈死了?”齐安澜脸上带着一丝嘲讽。

    白恬心知她这个表情绝对不是要对原主给予同情。

    “嗯。”白恬将头埋得更低了。

    齐安澜嗤笑:“哈哈,世界又死了一小三,太好了。”

    说着就落井下石地鼓起掌,身边的狗腿子也慢悠悠地附和着鼓掌,用看笑话似的眼神盯着白恬。

    白恬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后,直接无视,因为她知道,这些人也在原主黑名单内,迟早也是要被收拾的。

    其实原主作为小透明,根本就入不了齐安澜的法眼,之所以能引起她的注意,是因为齐安澜听说林洛的母亲是小三,而齐安澜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小三,因为她的母亲就是被小三气死的,并且小三成为她的继母后,对她各种嫌弃唾骂,以至于齐安澜对小三深恶痛疾,势必要灭尽天下小三。

    但白恬知道,其实林洛的母亲根本不是小三,只是陆昭的父亲单方面的爱慕而已。

    可男主和男主母亲显然是不相信的,于是男主陆昭就故意放消息出来,造谣林洛的母亲也是恶毒的上位者,让小三终结者齐安澜来对付林洛。

    当然,他隐瞒了陆家的那部分,毕竟他还没有傻到将自己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第一节课下课后,齐安澜被叫到了班主任办公室,回来的脸色十分不好。

    在撞上齐安澜憎恨的目光后,白恬慢悠悠地移开视线,气定神闲地继续看漫画。因为她知道,原主林洛帮齐安澜写的作业有问题,齐安澜刚刚一定是被老师叫去教育了。

    体育课时,全班同学都在操场上,唯独不见齐安澜等人的踪影,因为她们正在学校晦暗的角落里欺负林洛。

    “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阿兰一脚踹到白恬肚子上,疼出她一身汗。

    白恬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直犯恶心。

    “小三的女儿就是贱啊,心眼多是不是?我让你偷奸耍滑!让你暗算我们!”圆子甩手就是一巴掌,连着扇了三次,直扇得她两边脸肿得老高。

    一顿拳打脚踢后,白恬又被人抓着头发拽去了洗手间。

    赵瑶和圆子两个人提着她的衣领将她按在蹲位里,白恬全身青紫,痛得爬都爬不起来,任由被人踩着脑袋固定在坑里。

    意料之中,阿兰重重地踩了脚踏,激流的水呼啦啦地迎头冲了过来,她憋气闭眼,整张脸都皱到了一块。

    齐安澜还不满意,叫阿兰又是一阵踢踹。强烈的痛感接连不断地袭来,白恬吃痛之际,猛地呛了好几口水。

    齐安澜等人见状,一阵哄笑。

    瞅准时机,白恬照着原主林洛当时那样,趁狗腿子们给她机会呼吸的时候,奋起反击,推倒其中一人,然后朝着门口冲去。

    她知道,陆昭在这个时候会路过这里。

    但原主并没有幸运地引起陆昭注意,因为在此之前,她被阿兰一把拉了回去,捂住嘴关在了卫生间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从门口路过的男主陆昭身边的狗腿子王乐注意到了紧闭大门的女厕所里的动静,想要敲门查看,却被陆昭一个眼刀吓得收回了手。

    就这样,无心管闲事的陆昭潇洒离去,林洛失去了最后一丝求救的机会。

    但这一次,白恬要改变命运。

    因为料到阿兰会来拉她,所以白恬首先对付的就是阿兰。

    齐安澜一般是不动手的旁观者,再加上现在白恬身上全是脏污,她更不愿意接近。

    为了这一场打架,林洛已经在家里和系统提前演习了多次,早已记下了躲避攻击的招数。

    接下来就是她王者般的走位。

    “陆少,您渴么?我给您买可乐。”

    “闭嘴。”

    白恬听见了陆昭的声音。

    目标出现!

    白恬躲开了阿兰挥过来的拳头,泥鳅似的成功避开狗腿子的所有攻击,身手敏捷地钻了出去。

    狗腿子们都傻眼了。

    陆昭我来了!

    白恬正要跨出去的时候,腰腹突然一紧,是阿兰从后面抱住了她。

    她急得大叫出声,旁边的园子及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始料未及的偷袭!

    白恬豁出去了,她为这一刻付出了这么多,不能就这么认输!于是她拼尽了全力用屁股去拱身后的阿兰,用指甲使劲去掐环抱住她的手。

    阿兰痛得大叫一声,园子被白恬一口啃了手,两人松懈半刻,白恬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冲出了门。

    这时,身后突然伸出一只脚,白恬被绊得“梆”地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在场之人纷纷抽了口凉气,气氛一下子凝固了。

    狗腿子们和齐安澜站在原地呆愣地望着陆昭不敢吭声。

    白恬这一次时机掐得特别准,以至于她这一摔,刚好摔倒陆昭脚前。

    敬业的白恬双眼还冒着金星,忍痛抬起头睁着一双水盈盈的无辜小鹿眼,声音沙哑带着哭腔:“救、救我……”

    陆昭站在背光出,阳光从他身后照过来,投下好大一片阴影。白恬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说不清道不明的威压感却越发地强烈,就像是有一片黑沉的乌云正朝她压下来。

    白恬之前很仔细地研究过原主记忆,通过她多年看肥皂剧的经验,她觉得林洛之所以付出了这么多还不能得到男主的心,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她太没有战略。

    凭什么白莲花也是一副傻白甜小奶猫的样子,男主却偏偏爱上了她呢?

    林洛犯了几个致命的错误。

    一,她爱得太卑微,太舔狗,让男主瞧不起她。

    二,始作俑者陆昭在散布消息后就撒手不管了,林洛因他受过多少罪多少欺凌,陆昭根本没有闲心打探。

    虽在同一个学校,但陆昭此人阴郁深沉,很少有人敢接近他。远远看见陆昭身影,同学们都会自动闭嘴回避,以陆昭为中心的方圆百里之内自动静音,一片死寂,没有丝毫人气儿。

    像陆昭这种自带“荒野乱葬岗”背景的人,没人敢随意招惹。只要他不想听,就没人敢扰他清静。可谓是站在八卦中心,却离八卦最远的人。

    再加上林洛又是个只会一根筋默默付出的傻女孩,天真的以为陆昭会在乎她,怕他知道这些后会自责,所以无论受了多少伤,吃了多少苦,几乎全都憋在心里,从不向他多言。以至于她毕业,陆昭还不知道林洛被校园欺凌害得有多惨。

    白恬在想,如果陆昭知道林洛所受的这些罪,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所以她就按照原主的记忆,挑选了今天这个最佳时机,让男主亲自撞见林洛被齐安澜欺辱。

    白恬靠着自己的演技,演出了断腿断手的痛楚。

    不过,显然她低估了一个冷血怪物的怜悯心。

    陆昭不为所动,挣开了她的手,迈开长腿从她身上一步跨了过去。

    实验失败,陆昭的心是铁做的,完全不可能对林洛有一丝丝的同情心。

    于是白恬又被拖回去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