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撩不倒你算我输[快穿] > 3.第 3 章
    晚上,白恬鼻青脸肿地坐在床上制定新的计划。

    虽然不能在陆昭同情心上做文章,但是有几点是不能改变的。

    那就是林洛该受的苦还是得受,不然以后陆昭不会替她去报复这些林洛黑名单上的人。

    还有,白恬要在适当的时机向男主表现出白莲花女主的善良,以及坚韧。

    白恬穿到林洛身上的时候,林洛就已经习惯了陆昭的奴役,并且陆昭也是知道林洛对自己的情意的,所以前期她不能表现出过多的反抗精神,但后面她必须要让男主意识到她是一个自由的人,而不是谁的奴隶。

    只有让陆昭对林洛改变看法,才能让他最后爱上林洛。

    让林洛从陆昭心里的形象从百依百顺变得自立自强,堪称全局最难完成的一步了。

    白恬望着天花板感叹,这次任务无疑是最遭罪的一次了。

    因为齐安澜在学校里也算得上是个人物,她讨厌的人自然是全民公敌。

    到了学校后,白恬发现自己的书桌被动过,不难发现,自己的作业不见了。

    她立刻将目标锁定在了齐安澜身上。

    阿兰回头望过来,对她露出恶毒女二般幸灾乐祸的笑。

    虽然只是在走剧情,但白恬还是难免有些气愤。

    强压下怒火,挨过了一节课,善良的数学课代表锅盖头扔了一个纸条给她。

    白恬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后山”二字。

    她立马反应过来,齐安澜等人是把她的卷子扔到了后山。

    下一节课就是数学课,她必须要赶在上课前找回课上要用的数学卷子。

    天公不作美,白恬求了许久的雨,这个时候竟然哗啦啦地下了起来。

    白恬表示,自己求的雨,跪着也得淋完。

    学校的后山是一片没开垦的荒山,教室的几扇窗正对着后山,白恬捡卷子的时候,全班同学正围在窗前看笑话。

    白恬压抑着心中的愤恨,不知原主林洛内心是有多么强大才能在这样的校园欺凌里忍气吞声并坚守对男主的爱的。

    被陆昭害成这样,林洛竟还做舔狗,这绝对是真爱。

    “哈哈,你看她那样儿,呆头呆脑的。”

    “几张卷子有什么好捡的啊,瞧她那穷酸样。”

    “快拍下来,她走光了!”

    ……

    教室里的同学们各种污言秽语,冷嘲热讽,更有甚者还拿起手机拍照,白恬不知道他们在拍什么,转过身去查看,吓了一大跳,她的裙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树枝割破了。

    她羞恼地看过去,拍照的男生对她轻浮卑劣笑了笑,掀起的嘴角满是嘲讽和猖狂。

    顶层一间空教室里,王乐也正拿起手机在拍。

    陆昭见王乐一脸坏笑,难免有了些好奇:“你在拍什么?”

    王乐以为自己惊扰了陆昭,哈着腰赶紧道歉。

    陆昭眉头一拧:“你听不懂话么!”

    王乐即刻反应过来,舔着脸笑道:“是三班那个叫林洛的在捡卷子。”

    陆昭神情冷漠,慵懒地半阖着眼,漆黑的双眸沉寂得像是一汪死水:“捡卷子有什么好拍的。”

    王乐抿了抿嘴,收了手机。

    卷子被雨淋得皱巴巴的,脆弱得一用力就破掉,好好的卷子已经无法拯救。

    白恬空手而归,全班都冲出到走廊来上看她的笑话。

    她捂着挂了一道口子的裙子,姿态扭捏地步步往前走,羞臊和愤怒让她憋红了脸。

    身旁好些男生开起了黄腔。

    原主林洛身材玲珑,颜值抗打,清纯中难得多了一丝媚,但以她现在这处境,颜值高并不是件很好的事情。

    剧本显示,就是因为这美色,原主林洛不久后命中有一大劫。

    正当白恬在群嘲中埋着头,忍受着不断传来的污言秽语艰难挪步时,一件衣服被递到了她的面前。

    抓着衣服那只手,指骨细长,肤色白皙,手臂肌肉线条流畅完美,隐约可见白皙肌肤下的青紫色血管。

    看她迟迟不接,那只手又往前递了递,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她头顶上响起:“怎么?不要么?”

    白恬一愣,顺手接过,并抬头望去,见到了一张清俊的脸。

    他的眉头微微皱着,眼中缀着些温和的关切。

    白恬当即便认出他来,这是沐辰,爱恋林洛并为她痴情守候,最终因帮助林洛绑架白莲花女主而受牢狱之灾的痴情守护者。

    林洛的一生中,基本上都是对不起她的,而她唯一对不起的人,只有沐辰一个。

    沐辰正直、善良,他从小家庭贫困,一心只有学习,虽平时处境也不好,但没有林洛这样惨。

    他今天实在是看不过去了,才施以援手。

    但显然,沐辰的帮助,得罪了齐安澜。

    不用齐安澜发话,几个男生冲上前去一把揪住沐辰的衣领,瞪着一双眼威胁:“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

    沐辰毫不畏惧的眼神惹怒了暴戾的寸头男。

    “给我教训他!”寸头男将沐辰扔到地上,一群小弟就冲上来对他拳打脚踢。

    看沐辰被揍出了鼻血,白恬心中顿时一痛,天旋地转之际,她胸口闷得简直喘不过气来。

    这是原主在悲伤。

    一般情况下原主很少出现,除非是她受到了极大的情绪波动。

    善良的沐辰因她遭到攻击,白恬也看不下去。

    于是林洛的疯狂躁动,加上白恬的打抱不平,致使身体不由自主地举起了旁边的塑料垃圾桶,朝着那个正在用脚踹沐辰的寸头男一桶子甩了过去。

    原主的愤怒之火炙烤着白恬,似要将她焚化了一般。

    看着眼前吃瘪的寸头男,白恬突然感受到来自原主的快意,一股兴奋激动的情绪窜上心头,让她为之颤抖。

    寸头男还没反应过来,白恬又举起垃圾桶朝他劈头盖脸地砸下去。

    呆愣的小弟们在反应过来后,急忙冲上前揪住白恬的手,试图去制住她。

    一时间场面混乱,几番缠斗下又波及到另外几个女生,女生炸顿时抓狂,气得跺脚尖叫,不问青红皂白地朝着旁边的人一顿撕扯抓挠,于是战火燎原,大家锤的锤,踹的踹,扯头发的扯头发,扒衣服的扒衣服,劝架的反被误伤,旁观的被推搡着跌进战场,没过多久在场之人就全都加入了大混战中。

    “打架了!打架了!”

    看热闹的同学们一涌而出,趴在教学楼的矮墙上探出头去观看,不少人还加油助威。

    场面之宏大,陆昭不想知道都难,更何况他正路过走廊。

    “快看,好热闹。”一名女生兴奋地跳起来,冲身边的男友喊。但其实她的男朋友早躲在一旁不敢出声。

    “什么事这么热闹?”陆昭站在后面弯腰凑上前去,顺着女生的目光朝对面望。

    “三班的林洛跟别人打架啊!”看热闹的女生并没发现不对劲,还暗自感叹,“这林洛平时看起来像个软柿子,没想到竟然能有胆量跟男生干架,而且还是二虎,看来俗话说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二虎是寸头男的绰号。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么?”他低沉的嗓音自喉咙里徐徐飘出,似若有所思。

    女生觉得男友的语气不一样,声音也不一样,这才侧头去看。

    看到的却是陆昭的那张脸。

    陆昭也侧头朝她看来,漆黑的眼中流转着一抹笑意,看得女生不寒而栗。

    她吓得大叫,低着头退了好几步:“陆少,我、我不是故意的。”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但还是先认个错吧。

    陆昭嗤笑了一声,也不知究竟是对这女生还是对林洛。

    陆昭并未理会旁边瑟瑟发抖的女生,直起身子,抄着裤袋恬淡自若地走掉了。

    身后一大群人暗暗松了口气。

    他走了没多远,又听见对面有人高声尖叫:“林洛晕倒了!”

    陆昭顿住脚步,微微侧头往对面走廊看去,清亮的眸子里出现了一个身穿短袖校服的男生。他抱着瘦弱的女生冲出了人群,奔向医务室的方向。

    他冷着一张脸收回视线,凛然地目视前方,悠然迈开步。

    陆昭的表情一如往常般捉摸不透,要说唯一的不同,就是那双幽沉的眼更加晦暗了些,不仔细看,难以看出其中飞快划过的讳莫如深。

    “她不会是被气昏了的吧?”

    “也许是被二虎打晕了的,啧啧,二虎下手那么重,会残废的吧。”

    即便陆昭气场强大,但还是有些多嘴的人管不住口,以为他听不见,就小声地议论了起来。

    显然,这几个女生成功引起了陆昭的注意。

    他不喜喧闹,这是他的规矩,但这两个女生却公然在他耳边议论,虽然声音压得极小,但还是让陆昭不悦。

    旁边的人用手肘撞了撞她们,提醒陆昭正看着。

    女生顺势一望,吓得顿时噎了一声。

    陆昭仅是这么淡淡一瞥,她们却能从中看出一抹凶残的狠意。

    当然,也有可能是女生们在过分恐惧之下的夸张错觉。

    身后的狗腿子见状立刻跳了起来,指着女生骂了几句。

    “你们不把陆少放在眼里么!”

    女生们吓得脸都白了,胆怯得直摇头。

    直到又有一人开口:“王乐,还不快跟上,陆少早就走远了。”

    陆昭此人最是复杂,谁也看不透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