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撩不倒你算我输[快穿] > 4.第 4 章
    白恬醒来已临近放学,热爱学习的沐辰在守了她一节课后,被医务室的医生劝去上课了。

    等他放学再回到医务室,白恬已经离开了。

    “轰隆——”一声,天边响起惊雷。

    白恬遥望天边,只见阴沉天际闪过一道紫光。

    终于打雷了!

    但是因为原主刚刚情绪太过激动,突然蹦出来美救英雄,将白恬折磨得够呛。

    这幅身体显然体力透支,虚弱不堪,她现在半点劲也提不起来,可晚上回去还得一阵忙活啊。

    一步一步丧尸般地爬上别墅前那坡梯子,推开大门,屋子里仍旧静悄悄死沉沉,女佣们各自忙着手中的工作,无一例外地沉默不语。

    冬雷滚滚,如万马奔腾,由远及近地袭了过来。

    震耳欲聋的沉闷雷声衬得空寂的别墅越发诡异。

    家里的管家佣人都不知打雷闪电的意义,只知每当暴雨雷电时,少爷的屋子都是落了锁的,陆昭立下过规矩,他的房间要是落了锁,就意味着他不想被打扰。

    仆人们都像畏惧魔鬼般畏惧着陆昭,他的规矩没人敢忤逆,对于他所有的命令和规矩,他们从来都只负责遵守,从不多问。

    陆昭这秘密隐藏得很好,如果不是白莲花女主机缘巧合碰见,然后解决了他这块心病,林洛都发现不了。

    林洛是最听话的,男主说不准进他房间,她肯定连他那层楼都不敢去。

    但白恬可不是林洛,她可不怕陆昭。

    管家女佣都被赶去了大厅外,现在陆昭房间周围静悄悄,一个人影也没有。

    白恬偷偷摸摸地握着陆昭房间的把手,往下一压,锁了。

    看来陆昭这是要发病了。

    她怀着紧张的心情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钥匙,对准锁孔,成功打开了陆昭的房门。

    当她推开门的刹那,天边一道白光闪过,跟随着刺耳的霹雳声划破天际,同时也几乎震碎了白恬的小心肝。

    “救命——不要杀我!”她听见声声颤抖而虚弱的求救。

    房间里一片漆黑,她不敢贸然开灯,只能循着声音摸索前进。

    最后在柜子里找到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陆昭。

    此时的他曲着长腿躲在衣柜里,双手死命地捂住耳朵抱着头,像极了一只畏惧世界的小奶狗,哪里还有半分霸道暴戾的王者风范。

    白恬屏住呼吸,伸手试图摸他的头:“我们开灯好不好,开灯就不怕了。”

    她刚说完,天边又是一道惊雷,惨白的电光裹着爆破般凄厉的闪电声撕碎了暗紫色的夜空,也撕碎了陆昭最后一点心理防线。

    “不!不!不要过来!”他低哑的声音带着哭腔,胸膛因为激烈的呼吸而起伏着。

    黑暗中的陆昭乱舞着手,像是在驱赶什么东西。

    白恬差点被他扇到。

    雷电声越加逼近,音量大且刺耳,宛若数万面玻璃被炸碎一般叫人震恐万分。

    透过惨白的电光,白恬发现陆昭的双瞳毫无焦距,她在他眼前挥了挥手,他眼睛一眨不眨,毫无反应。

    不会吧?陆昭还被吓瞎了?

    他现在看起来状况很糟糕,仿佛沉浸在童年那场绑架案的痛苦中无法自拔,再加上现在又看不见任何东西,视野一片漆黑,还因发着高烧犯迷糊,旁人跟他说话他一句都听不进去,只顾着慌张害怕胡言乱语。

    “不要打我了,不要打了,我错了……”他抱着脑袋朝角落里又缩了缩,全身一抽一抽的,像是真有人在鞭打他一般。

    白恬往前倾了倾身,半个人钻进了柜子里,摸着他的背帮他顺气,在他耳边极其轻柔地呢喃:“不要怕,我在呢,没人欺负你。坏人我当帮你赶跑了。”

    因为白莲花女主抚慰陆昭的时候,林洛并不在场,因此白恬也读取不到这段记忆,只能摸索着按照自己的想法尽力去安慰陆昭。

    白恬发誓,她今日在陆昭身上几乎用尽了毕生的母爱。

    陆昭像一只牢笼里的困兽,在绝望的深渊无尽的嘶吼,被梦魇苦苦折磨终身得不到解脱。

    白恬此时见他这样,竟然有些同情他。

    陆昭虽然生活在一个豪门家庭,但母亲和父亲常年在外,极少陪伴他。孤独地成长到六岁,又被歹徒绑架折磨了三天三夜,心灵受到极大重创,但母亲依旧对他各种挑剔,父亲也对他非打即骂。

    六岁前的陆昭只有孤独,六岁后的陆昭除了孤独,还有滴血流脓的心灵创伤以及父母的挑剔和打骂,带着这些伤痕,他一步步成长到今天,心理也逐渐扭曲,但可悲的是,毫不关心他的父母根本不知自己的儿子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

    在他们看来,陆昭跟其他的小孩一样,长高长大,从可爱到英俊,从幼稚到成熟,可他们不知道,陆昭早就跟其他人不一样了。他看似美好的皮囊里却是一个不会爱的冷血怪物。

    陆昭隐隐之中还觉得他的父亲在用皮带抽打他,分明只是幻觉,可痛楚却是无比真实。

    直到他的世界出现一个声音。

    “不要怕,这都不是真的,我能保护好你,你要相信我。”

    这时,他突然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稳和踏实,但过后不久,他的心却又猛地抽痛起来,发酸发胀。

    白恬原本以为陆昭在一番激烈的挣扎下会推开她,但没想到最后却一把抱住了她,像只小羊羔似的躲在她怀里哭。

    哭得惊天动地。

    言谈之际不像是个十八岁的青年,更像一个小男孩。

    估计这一闪电让他返老还童了。

    “奶奶,我好想你,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他死死地抱着白恬的腰,埋在她的腹前上气不接下气地啜泣着。

    白恬一惊。她现在又不是老母亲了,是老奶奶了?

    虽然不知道这陆昭在自己的世界里是怎么个穿越法,但幸好在白恬将近三个多小时的安慰下,陆昭终于慢慢消停了下来。

    白恬守在他的身边,给他换毛巾,帮他退烧,一宿没合眼。

    不过大多数时间是坐在地毯上回忆陆昭的事情。

    一下说不要杀他,一下又说不要打他,一下又喊奶奶,前两个还好理解,估计他是梦回绑架案以及屡次被父亲大骂的情景中了,但最后喊奶奶又是怎么回事?

    看来陆昭心结有点多啊。

    陆昭的奶奶,是他唯一依恋的对象么?

    感觉这是个不错的下手点哎……

    白恬觉得,只有抢在白莲花女主之前治愈好男主的心灵创伤才能有机会让他爱上她。

    她必须让陆昭对自己产生依赖感,这样,她才可以是男主心中不一样的存在。

    白恬这样想着,喜滋滋地睡着了。

    系统固定闹钟嗡嗡震动起来,将白恬从梦中闹醒。

    白恬烦躁地睁开眼,伸了个懒腰,想起陆昭该换毛巾了,将头转了过去。

    脖子还没扭多少就忽地见到陆昭近在咫尺的俊脸。

    他用一只手撑着头,一双乌黑的眼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四目相对下,白恬愕然,陆昭淡然。

    她吓得一屁股坐到地板上,反应过来后又一骨碌爬起:“我、我马上离开,不在这里脏你眼。”

    说着就慌里慌张地往门外走去。

    “等等。”

    身后传来死神般阴冷的声音。

    白恬扭过头,只见陆昭双手环胸,慵懒地靠在床头,清冷的眼眸跟往常一样冷淡陌离看不出任何情绪。但又正是这样一双毫无温度的眼,却是他绝美的五官中最惊艳的部分。双眼狭长,眼尾微微向上挑着,好看到没有天理。如果不是他平常给人的感觉太过沉郁阴暗,或许早就勾来了不少桃花。

    “你昨晚怎么进来的?”

    白恬早就知道他会问,于是说出提前准备好的措辞:“就这么进来的啊。”

    她无辜地指了指门。

    陆昭看着她半响没说话,两秒过后,拿起旁边的电话拨通了管家热线:“我门锁坏了,换个防盗门。”

    防盗门……她是被发现了么,还是陆昭只是想单纯地换个更保险的门呢?

    白恬无奈叹了口气,转身要走,却又被陆昭叫住。

    “昨晚……”

    他话还没说完,白恬就识趣地主动说:“我昨天什么都不知道。”

    陆昭沉默地看着她,不说话,过了一会直接躺会了被窝,无形地下了逐客令。

    真是任性啊^

    白恬嘴角尴尬地抽了抽,猫着身子轻手轻脚地回自己房间里收拾收拾准备上学了。

    她顺手翻看桌前的日历,离陆昭邂逅白莲花女主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呢。

    白恬脸上出现了阴暗的笑容。

    原主的记忆里,白莲花最擅长的是做蛋糕。白莲花成功安慰了雷电里发病的男主,成为他内心不一样的存在后,为了让他心情好一点,每天都会送他一块甜而不腻的蛋糕。男主最开始是拒绝的,但通过白莲花的坚持不懈,最终成功俘虏了陆昭的胃。两人的关系也从此更进一步。

    所以,白恬要赶在白莲花之前俘虏陆昭的胃!

    白恬认真地盯着黑板,其实系统一直在投影甜品攻略,只是这幻灯片只有白恬看得到。

    “做哪一种好呢?这些看起来都好好吃哦……”她嘟囔着自言自语,临近中午却因上课不能吃饭的白恬饿得肚子咕咕叫,在看见众多糕点时没忍得住舔了舔唇,咽了咽口水。

    这一幕正好被讲台上的老师看见。

    “林洛,这线性规划有这么美味吗?来,你上来解答。”

    然后在全班同学的哄笑声中,林洛尴尬地起身。

    路过阿兰,没注意她的小动作,林洛被她伸出的脚绊了一跤。

    这些日常小把戏虽然很幼稚,但通常也最让人防不胜防。

    林洛这一摔并没阿兰意料之中那样摔个狗吃屎,而是在慌乱之中扑到了前面齐安澜的桌子上,将她一大堆的书全弄翻在地,还有她放在桌角玻璃杯。

    “嘭”地一声,齐安澜心爱的玻璃杯在众目睽睽下碎成了玻璃渣。

    大家都知道,齐安澜这杯子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来看的,因为这是她去世的母亲生前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全班同学集体为林洛默哀三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