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都市小说 > 撩不倒你算我输[快穿] > 5.第 5 章
    林洛心知自己在劫难逃,在齐安澜凶恶的眼神下一本一本地将她的书从地上捡起来,还有那一地的玻璃碎片,她也用书本帮她盛起,放在她面前。

    林洛保证,如果不是在课上,齐安澜一定揪着她的头发拳打脚踢给死去的杯子复仇了。

    齐安澜安静地靠在椅背上,双手环胸,咬得红唇发白,偶尔朝她一瞥,尽是毒辣凶狠,恨不得立刻把她千刀万剐,就地正法。

    林洛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下课铃一响,林洛提起书包就往食堂跑,因为她知道自己再不逃可就没命了。

    但她最后还是没能成功逃脱齐安澜的魔爪。

    齐安澜和她的狗腿子们拽着林洛把她拖去了后山。

    学校的后山,荒无人烟,是校园欺凌发生的绝佳场所。

    阿兰揪着白恬的头发,像扔垃圾一样将她掷到地上。

    昨晚刚下了一场暴雨,泥土还是湿的,这一摔,白校服上即刻沾满了粘稠的泥浆。

    白恬感觉自己陷在软泥里似的,爬起来的时候挺费劲。

    还没等她站稳,赵瑶上前就是一巴掌。

    这雨后湿地深一脚浅一脚本就站不稳,结结实实挨了赵瑶这一巴掌后,又结结实实地一个屁股墩儿跌坐回了泥里。

    她坐在泥地上,撑着身子想要爬起,突然间头顶罩来一片阴影。

    白恬心一紧,刚抬起头齐安澜就蹲了下来。

    齐安澜狠狠揪住她的领口,将她往上提了半分,薄薄的衣料紧紧绷着,勒得她喘不上气。

    “你知不知道那个杯子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齐安澜咬牙切齿地对白恬说着。

    “对……不起……”她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却没想到让齐安澜变得更加暴戾。

    “你觉得一个对不起就能解决么!”她强压的怒气顿时爆发了出来,狠狠拽着白恬的头发把她往旁边一块石头上撞去。

    白天只觉得额头一股强烈的刺痛袭来,一股暖热便沿着鼻梁淌了下来。

    狗腿子们从来没见齐安澜发这么大脾气,也没想到她下手会这么狠。

    触目惊心的红让女孩们有些怕了。

    “那个……安澜啊,要不算了吧,她都流血了……”园子上前来畏畏缩缩地来劝她,可齐安澜全然没有半分畏惧。

    反这血腥让她更觉畅快:“阿兰,把我碎掉的杯子拿来。”

    阿兰不解地问:“杯子都碎了,拿它来干嘛?”

    “我要让她付出代价!一命偿一命!”齐安澜曲着手指滑过白恬的脸蛋,对她阴阳怪气地说,“你放心,我不会真要你命的,拿你这脸蛋赔就够了。”

    白恬听后,吓得脸都白了。

    她不能毁容啊!毁了容还怎么勾引陆昭呀!

    白恬很想说,杯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可显然这齐安澜疯子一个,什么都听不进去的。

    在加上齐家有权有势,齐安澜就算是毁了白恬的容,也用不着付出什么代价。

    娘呀!都怪陆昭,如果不是为了照顾他,导致没时间复习剧本,她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恐慌了。

    不对,原主毁容这种大事,她就算不复习也能该有印象啊。

    难道是因为昨晚她的美救英雄对陆昭产生了影响,所以命运开始发生改变了?

    如果这一幕是命运改变后多出来的环节,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她真的要被毁容?

    旁边的狗腿子被吓得不轻:“毁容……不至于吧,安澜你冷静点。”

    齐安澜往后一瞪:“不去拿,我就先毁你的容。”

    阿兰全身一僵,赶紧跑下山去。

    齐安澜掐着白恬嫩白的脸蛋,神情高深莫测:“你这脸要是毁了,就当不成狐狸精了,以后就不用祸害别人家庭了,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说完,她又站起身来,一脚踹在白恬的肚子上。

    疼得白恬脸都皱到一块去了。

    齐安澜却很满意白恬痛苦的表情,一脚又一脚越加猛烈地踹,表情逐步变得疯狂。

    “我让你害死我妈!让你勾引我爸!活该!死贱人!”

    完了,这齐安澜是把她臆想成了她那恶毒的继母了啊!

    可怜了白恬,被齐安澜当做她的继母来发泄仇恨了。

    一阵拳打脚踢后,阿兰送来了齐安澜的杯子的碎玻璃。

    她颤巍巍地交给齐安澜,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对地上痛得嗷嗷叫的白恬投去一个怜悯的眼神。

    齐安澜选了一块最尖锐的玻璃,蹲下来掐着白恬的脸,将她柔嫩细滑的了皮肤挤得圆滑,然后拿着玻璃在她皮肤上轻轻地划了一下。

    “你说,画只乌龟怎么样?”

    白恬感受着皮肤上冰冷如游鱼的触感,全身止不住地颤抖。

    “不要……”

    齐安澜一用力,血珠子就刺破了她的皮肤,沿着玻璃片像红宝石般往下滚。

    好痛——

    看来剧情真的变了,林洛要被毁容了!

    天呐,她以后要怎么用一副毁了容的脸去勾引陆昭啊。

    “你在干嘛。”

    熟悉的低沉嗓音透过阴冷的空气传到众人的耳畔。

    齐安澜动作一顿,抬头看见陆昭长身玉立在两米开外,身姿卓绝,气质高冷,淡淡地往这边看来,英俊的面容无波无澜,看不出任何情绪,沉郁的双眸里无端带出几分沉重的压迫感。

    如画的沉静眉眼里,却总是裹着一层空寂和浓黑。

    “陆少……”狗腿子们纷纷低下头,不敢去看他。

    齐安澜表情很复杂。

    “不好意思陆少,脏了你的眼,我这就带她去别处。”说着就对后面的女生使了个眼神。

    阿兰园子等人赶紧上前来,弯下腰架起白恬。

    白恬此时已经被折磨得毫无力气,像只无骨鸡柳般软在别人身上。

    “你倒是自己用点力啊!”阿园埋怨了一句。

    用力个毛线!所有的力气都在刚刚的毒打以及毁容的恐惧里消耗殆尽了!她表示这具身体已经没蓝了。

    被齐安澜踢踹的部位仍旧持续不断地痛着,额头的伤也令她整整眩晕。

    雾草!这齐安澜下手真的一点余地都不留啊。

    陆昭冷冷站定,一言不发。

    白恬向他投去求救的眼神,他却理都不理。

    天呐,这大兄弟只是来客串一下的么!

    在白恬对陆昭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却又开了口。

    “你把她留下,我有话要问。”

    齐安澜并一众狗腿子都愣了。

    陆昭眉头一拧,狗腿子即刻反应过来:“好!我们把她放在这里,陆少随意。”

    说完就一溜烟地跑没了影。

    白恬被扔到土堆旁,摸了摸伤口,看见满手的血,吓得差点当场昏厥。

    陆昭慢悠悠地走到她的身前,眼中带着一丝鄙视。

    “真丑,恐怖得不忍直视。”

    然后他就真的不再直视,转身潇洒离去。

    狗腿子王乐朝她露出一脸的猥琐,殷勤地跑过来要占她便宜:“既然陆少救了你,我送你回去吧。”

    “滚!”白恬吐了他一脸的口水,厌恶又防备地看着他,“我警告你,别对我动手动脚!”

    当然,后半句是说给陆昭听的。

    陆昭现在在意与否不重要,因为它只是一个伏笔。

    前面的陆昭听到后,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滚过来。”比起以往说话时的冷淡低沉,此时的语气仿佛多了些怒意,更加地盛气凌人。

    王乐见陆昭发脾气了,吓得连滚带爬地跑过去,差点没跪在他面前磕头认错叫爸爸。

    白恬恢复了点力气后,午休时间已经过去了。

    她磨磨蹭蹭地跑去医务室拿药,校医只帮她处理了看起来比较吓人的皮外伤,内伤什么的叫她去医院拍片。

    但穷鬼林洛哪里有钱去医院?于是就这样,白恬忍着痛继续去上课了。

    白恬实在是太饿了,利用课间的时间跑去小卖部买点面包垫垫,途中正好遇上从楼下打印室出来的沐辰。

    他正抱着卷子,刚好与白恬打了个照面,看见她脸上的白纱布时,表情立马就从欢喜变成了担忧。

    “你这是怎么了?”他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白恬吃痛一声,往旁避了避:“没事,不小心摔的。”

    沐辰不相信:“是不是有人找你麻烦了?”

    白恬感受得到,原主不想让沐辰再因她惹上麻烦,所以她扯了个慌:“真的,我不小心磕到桌子角了,幸好没伤到眼睛。”

    沐辰将信将疑:“那你以后得注意点了。”

    两人寒暄没几句,上课铃就响了,两人互相道别后,各自往自己班上去了。

    王乐趴在窗户沿往下看,嗤鼻一声:“切,难舍难分那样儿,跟个穷小子有什么好的。”

    蒙着书本小酣的陆昭眉毛不着痕迹地皱了皱,抓起书就朝着王乐扔了过去:“住嘴,吵什么吵。”

    王乐暗自嘟囔了一句:“我说得这么小都能听见啊。”

    然后恭敬地捡起书递在他微抬的手上。

    陆昭接过,又盖在了脸上挡光,一系列动作下来,他连眼都没睁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