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彩票

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咔酱他口嫌体正直 > 66.第六十六章
    我的名字是玛雅, 毕业于雄英英雄科A班。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不仅我的同班同学们成为了在电视上常见的活跃英雄,在考出英雄执照后,我以高分通过了雄英高中的教师招募。

    虽然当根津校长将英雄科A班交给我的时候,我吓得当场从办公室的椅子上摔了下去。

    旁边已退役的欧尔麦特大笑出声, 相泽老师默默地移开了视线。

    ……好吧, 我也知道我很丢人。

    因为是救援型的英雄,那群不知天高地厚觉得能打就是强的小萝卜头们, 在我上班的第一天就开始了他们的“叛逆”生涯。

    比如“反正野泽老师也做不到吧”之类的话。

    不过他们最近似乎很乖的样子,上课举手发言一个比一个积极, 甚至连在我偶尔抱着作业本想搬到教室的时候, 小萝卜头们也会一个一个热情地问我需不需要帮忙。

    我觉得这可能是上次爆豪君来学校指导他们训练的时候下手太狠了, 一不小心就把他们的脑袋打开窍了。

    啊,说到爆豪君。

    他是我的青梅竹马,也是我同伴三年的伙伴。

    哈!羡慕吧!

    算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羡慕的。

    虽然是青梅竹马,但是爆豪君总是一副想要炸飞我的样子。

    他说我烦人又粘人, 听不懂人话还总是惹他生气。

    可恶, 明明我可爱又善解人意。

    “玛雅, 你真的是个笨蛋吧。”

    可是, 当我这么和我的好友御茶子抱怨的时候, 她喝了一口杯中的清茶,一脸“果然如此”地别过脸去。

    为此, 我把给御茶子的备注改成了[御茶子大笨蛋]。

    咦, 好像偏题了。

    说到爆豪君啊, 我好像有点喜欢他。

    只、只是一点点。

    ……你不准告诉他哦!

    毕竟啊,要是爆豪君听说了这件事以后,估计每次看我的眼光就要从“你个麻烦死了的蠢货”变成“你这个恶心的女人离老子远一点”了。

    而且啊。

    女孩子不管怎么样被拒绝了都会很难过吧。

    虽然我关于爆豪君的小小的梦啊,估计永远都不会实现。

    但是,这样就好了。

    ……我本来是这样想着的。

    真的是这样想着的。

    可是啊,爆豪君向我告白了。

    在他不熟练地用LINE把我叫到家门口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我,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和松松垮垮的黑色裤子,头发乱糟糟地搭在肩上,脸上的妆也都被卸光了,嘴里还含着牙膏。

    结果爆豪君的突然一句“你觉得我怎么样”让我把牙膏直接咽了下去。

    我记得啊,当时我一脸惊恐地看着那个奶金色头发的男人,紧张地说着“我、我绝对没有在别人面前说过爆豪君坏话,一定是有人污蔑我,嗯,污蔑!”

    爆豪胜己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我。

    “你的脑袋里装的都是废物吗?”

    他说道,声音里的生气倒不是很明显。

    “喂。”

    “是、是!”

    爆豪君认真的目光让我不由自主地像个小学生一样站直了。

    我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爆豪君却有点不自在地别过了视线。

    “你……要不要和我交往试试。”

    心脏漏了一拍。

    不管是夏日的蝉鸣,还是远处行人的交谈声,我通通听不见。

    我只觉得胸口好闷,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知道哭出来很丢人,也知道我哭出来的样子丑死了。

    可是那个时候,我就是没有忍住。

    我喜欢爆豪君。

    好喜欢他。

    有多喜欢他,我也不知道。

    他笑的时候,他不甘心的时候,他烦躁地按下我的头说着“总之老子会解决”的时候。

    他蹲下身子口是心非地背我回去的时候,他嚷嚷着我哭起来吵死了却帮我擦掉眼泪的时候。

    他屈尊来帮我补习功课的时候,上课偷偷看向我在被发现了后装作若无其事地别开视线的时候,他啊,连书都拿反了。

    我多喜欢他,他不知道。

    似乎所有人都对我和爆豪君的交往不感到意外,在我告诉了相泽老师这件事以后,相泽老师甚至露出了“你们两个终于说出口了吗”之类的老父亲的眼神。

    要是我当时没有答应你的话会怎么样呢——我和爆豪君交往后的不久,在他再一次来雄英做英雄指导的时候,我这么悄悄问他。

    男人皱起眉头,“难道你这家伙还会消失吗?”

    用爆豪胜己牌翻译器翻译一下就是——不答应的话老子就把你逮回来揍到你答应。

    毫无危机意识的爆豪胜己如是说道。

    ——……真是太过分了。

    我气哼哼地别过了脑袋。

    不过我也没气多久,因为当我这么和御茶子说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切岛拍了怕我的肩膀。

    “对于爆豪来说,说出这句话已经很不容易了。”切岛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耸了耸肩对我说道,“那家伙还抛了好久的硬币,正面朝上就和你告白。”

    “???”

    可恶,居然这么草率的吗?

    我觉得自己亏大了。

    可是,切岛锐儿郎接下来说的话,却令我的心跳变得凌乱了起来。

    “不过那家伙抛的通通是反面哈哈哈。”

    “……咦?”

    我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切岛。

    红发英雄咧开嘴笑了起来。

    “因为最后那家伙把硬币翻了过来。”

    好吧,我对爆豪君的喜欢好像又多了一点点。

    在我带的英雄科A班毕业的那年,[敌联盟]的残党重新崛起,战斗发生的主战场,我接到了前去救援伤员的任务。

    那是我第一次完完整整地看到已经成为NO.2的英雄的爆豪君认真战斗的样子。

    他战斗的时候啊,眼睛里带着别样的光彩,唇角的笑嚣张又迷人。

    所以当战争结束过后,他拿出戒指向我求婚的时候,我依然沉浸在爆豪君帅气的身姿里。

    “不答应就炸飞你。”

    他的身影遮住了满天星辰,脸上沾了些烟尘,身上染着硝烟的味道。

    他不自在地挠了挠脸颊,表情却依旧是一副凶狠的样子。

    好吧,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他吧。

    嗯。

    我才没有开心得哭出来呢。

    真、真的没有哦。

    我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虽然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我相信。

    神明他啊,一定会保佑我的。

    *

    至于另外三个世界。

    不管是云雀恭弥,还是赤司征十郎,抑或是宇智波佐助,在一觉醒来之后,都觉得有些暗暗的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使得他们提早结束了出差和任务。

    一闪一闪的星星伴着明亮的月亮,照亮了大地。

    家门被打开,从黑漆漆的玄关处看不到任何人。

    “……玛雅?”

    他们试探性地喊道。

    心中的不安在蔓延,没有换下鞋子,他们径直走进家门。

    却在一个拐角,看见了揉着眼睛的金发少女。

    她(们)穿着洁白的睡裙,脸上沾染的睡意在见到面前的男人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喜悦爬上她的眉梢。

    “欢迎回来呀。”

    少女的声音温和。

    三个不同的世界里,他们的神色柔和下来,大手覆盖住金发少女毛绒绒的头顶。

    “嗯,我回来了。”

    他们这么说道。